第四百三十六章 《风云》血天君巧施技巧 无剑邪逆天三屁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50 字数:3964 阅读进度:462/585

一脸阴沉的第一邪皇,丝毫没有因为无名的话而清醒,机械式的继续向他走去,浑身的气势也在加剧陡升,眼看他过来,无名脸上露出了惋惜。

即使这第一邪皇现已变成现在的样子,无名还是很敬佩这个武林中一流高手,要是他不是因练功而走火入魔,现在的第一邪皇,还是武林中的一段神奇。

“邪皇,我无名虽不能让你恢复,但是为了你不危害苍生,休要怪我啊。”无名低声呢喃了一句。

只见无名袖中突兀的甩出了一把轻灵秀剑,一股气势陡然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连他周围的土尘都被气势所化气劲,而像被劲风吹了起来一样。

血天君暗笑,要是自己还没有如今的实力,这无名和第一邪皇,他可敌不过,但是现在,无名和第一邪皇,可谓是与剑圣可以匹敌的高手,但是下场却要比剑圣的死还要悲惨。

“无名剑气……”两人距离已不足十米,无名突然暴喝一声,高高跃起,手中秀剑更是向前直刺。

一道金光剑气,咻得从剑身激射而出,然而剑气所击却不是第一邪皇,而是从他身旁向后,目标竟是血天君。

看着剑气向自己疾射而来,血天君脸上带着淡笑,单手一挥,那到了近前的剑气砰的一声消散了,这一轻描淡写得撩手式,让无名脸上露出了惊骇。

可是他已来不及在关注血天君,此时的第一邪皇已然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强悍无比的力劈华山,比之无名的剑气,第一邪皇双手握剑柄,那断了一半的剑身,说散发出来的剑气,没有规则,诡异的从四面八方向无名击去。

“好生霸道,这剑气实在太邪了。”无名身形未动,祭出了自己的防御招式,无名护体。

只听乒乒乓乓一阵乱响,剑气犹如击打在了坚硬的石壁上一样,无名面色微红,一丝不动,只是那剑气全部消散后,他才暗吐了口气,这么一直用内力催动无名护体,自然要很废内力。

就在无名接着要出手的刹那,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叫。

“啊……”

无名身形向后一跃,才借此机会回头看去,却见剑晨整个人凌空而立,但是那样子好像是被人虚空提起的一样,只是他的周围没有人,那他怎么凌空而立的。

“师父,快走……”剑晨又喊叫了一声。

听他这么喊,无名顿觉惊惧,他可是自己唯一的徒弟,虽然还是个十四五的少年,但是如今的剑晨,也得到了无名的真传,武功内力不高不低,却也能在江湖上立足,做个一流高手也不难,可是这是怎么回事?

“晨儿,为师就过来救你。”无名已不能再犹豫,与之和第一邪皇如此无休止的斗下去,剑晨的命还是他最关心的。

只见无名身形跃起,脚踏旁边房顶瓦砾,急速向剑晨所处之地奔袭了过去,眨眼间他已接近剑晨,但是令他震惊的是,剑晨……剑晨身边竟多出了两个人。

确切的说是两个女人,她们怎么会突然出现,无名惊惧无比,因为这两个看起来貌美如花的美人,出现时,他没感到任何的气场,就是她们虚空立在剑晨左右,也是毫无气场。

剑晨满脸痛苦道:“师父,你快走,她们不是人,是魔鬼啊……”

“小子,在瞎说,姐姐我就割了你的舌头。”萧麟儿淡笑道。

这也不怪剑晨说她们是魔鬼,两人跟随剑晨,立刻恢复了原来的美人样子,只是两人在来这里的一路,一直都在吓唬剑晨,年少的剑晨见少识少,加上两女神一般的奇异能力,剑晨才会认为她们是魔鬼。

无名离三人也就五米,可是他却没有靠近,他也想出手击杀那两女,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一旦出手,第一个死的不是两个女人之一,而是自己的爱徒剑晨。

“哈哈……”一声大笑响彻了起来。

无名回头一看,血天君已和第一邪皇来到了自己的近前,只是两人都没出手。

盯着血天君,无名皱眉道:“剑晨只是个孩子,放了他。”

血天君冷笑道:“哦,放了他?你是在命令我嘛。”

“邪道亦有道,你们要是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我无名定当将你们全部诛杀。”

听他这么说,血天君和萧麟儿、银雪都是大笑了起来,银雪更是轻蔑道:“小家伙,你真是个傻子,就凭你,连我的一根手指头都斗不过,还要诛杀我们,天呐,这可是我银雪听到最可笑的话了。”

她的话音刚落,银雪突然仰头娇呼了一声,那衣裙无风却瑟瑟抖动,一股气势顿然笼罩了这里,亦是内功很强的第一邪皇和无名,也都忍不住的嘴角溢出了鲜血,只是剑晨却安然无恙。

无名惊骇万分,这女人……这女人怎的会有如此狂暴的气势,若是有人说她能毁天灭地,无名都不得不信。

“师父……”看到无名受伤,剑晨立即呼喊了一声,奈何他浑身动弹不得,却也只能看着。

知道自己遇到了一生都难遇到的敌手,无名弃掉了手中秀剑,平静道:“放了他,我任由你们处置。”

萧麟儿和银雪都看向了血天君,只要他一个眼神,两人绝不会让无名活命,但见血天君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笑,两人顿觉浑身发毛,因为血天君露出如此诡异的笑时,绝对会有惊人的想法。

“好,无名,我敬你是条汉子,若是你吃了这颗毒药,我便放了剑晨。”血天君说着,手掌中出现了一颗红色的药丸。

剑晨急道:“师父,不要,你快走吧,徒儿已不能再你身边孝敬你……”

说着说着,剑晨哽咽了起来,无名坚定的眼神看着血天君,轻声道:“你的话可当真。”

血天君轻笑道:“我要的是你的命,你也说他是个孩子,我又怎的会杀他。”

“好……”无名轻喝了一声,跃到了血天君身前,接过血天君抛给自己的药丸,毫不犹豫的往嘴里塞了进去。

看到他吞吃了药丸,血天君又拿出一颗递给了第一邪皇,笑道:“你也要吃。”

第一邪皇目光呆滞,话也不说,接过药丸吃了进去。

无名脸上露出悲凉的笑,看着第一邪皇凝声道:”邪皇,没想到你我二人,今日却要被毒死。”

当他话音刚落,无名面色一变,惊异道:“这……这不是毒药……”

血天君仰头大笑道:“当然不是毒药,哈哈,让你们这么死,岂不是便宜了你们。”

脸上变红的无名,已看到第一邪皇双眼都变得通红,那双眼睛盯着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流氓盯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无名也觉小腹一阵燥热,但是他在运力想压抑住小腹的躁动时,却感到内力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别白费心机了,在我面前,你就好比一只蚂蚁,还是想想如何与邪皇共处吧,对了,我绝对不会食言,不杀剑晨,但是我要让剑晨跟你们一起……”血天君的每一个字,都如雷击一般的震撼着无名的心脏。

他已知这药丸不是简单的药丸,而是让男人和女人能够达到疯狂的药丸,不管他怎么想清醒,也已经是无用得了。

剑晨亦被银雪和萧麟儿带到了血天君身旁,血天君又拿出一颗药丸,塞进了剑晨的嘴里,一拍他的脖颈,剑晨咕噜一声,连吐出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咽了下去。

将三人扔到了一间屋里,萧麟儿和银雪互视一眼,同看着一脸坏笑的血天君。

看到两人的眼神,血天君凝声道:“怎么?觉得我手段太卑鄙?”

“何止卑鄙啊,简直太卑鄙了。”银雪娇笑道。

其实两人才不会怜悯屋里已经迷失自我的三个人,她们只是觉得三个男人在一起,实在是太恶心至极了。

血天君仰天感叹了一声,他只是不想杀了这三人,但是吃了公孙绿萼研制的迷魂药,三人的内力已丧失,以后彻底也成为了普通人,想必他们在经过这一次后,连活下去的信心都不会有了。

“麟儿,去叫她们过来看看吧。”血天君轻声说了一句。

萧麟儿嗯了一声,转身去了。

只是片刻,几十个女人已来到这里,乌桓娘和蓝溪儿等人,都朝屋里看了去,虽然里面的三个男人还没有,但是令她们感到恶心的是,三个男人竟然相拥在一起,已经开始了的前奏。

一群女人都红着脸撤回了身,蓝溪儿更是红着脸看着血天君。

看到她们的表情,血天君说道:“你们的仇人在里面,用如此手段,我只是想让他生不如死。”

蓝溪儿突然跪在了血天君的身前,娇声道:“谢谢恩人,虽然我们不会看下去,但是还是要谢谢你,让我们的仇人得到了报应。”

有她带头,乌家堡剩下的女人亦都跪下,乌桓娘和独孤玉,也要跪下时,血天君沉声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我帮你们,是应该的,如此重谢,让我血某人怎可承受的起。”

乌桓娘一看血天君脸上表情,即可转身扶起蓝溪儿,娇声说道:“这是我夫君,都是自家人,你们都起来吧。”

她这么一说,蓝溪儿众女才起来,倒是这时屋里不合时宜的想起了一声惨烈的尖叫,众人都知道里面已经开始了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战争,顿时所有女人脸上都露出了红晕。

血天君轻笑道:“呵呵,该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走吧。”

他带头向西而去,乌桓娘众人连忙跟了上去,蓝溪儿看着前面伟岸的背影,那头火红色的长发,衬托着这个男人的邪气。

“夫君,你猜是无名和剑晨在一起,还是第一邪皇和无名在一起?”

看着身边的萧麟儿问出这样的问题,血天君摇头笑了笑,他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就好像当初让聂风、步惊云和断浪、秦霜四人在一起的时候,血天君亦没有看到那邪恶的场面。

银雪却笑道:“不管哪个先在一起,反正他们三个这一生都联系在了一起,哎呀,这种事想想都要吐啊。”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