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风云》前因后果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50 字数:3939 阅读进度:461/585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啊,我可不是坏人,我和师父见到这里的景象,只是过来看看。”剑晨有些害怕的看着眼前蓬头垢面的女人,心里有些直打突。

但是仔细一想,剑晨倒是释然了,她们都是普通人,自己可是无名的关门弟子,若是她们真要扑上来,让她们失去行动能力,剑晨倒是很有自信心,然而他面前的两个女人,却不是他以为的普通人。

银雪咯咯怪笑道:“小家伙,你和你师父真是好人吗?”

剑晨眉毛一挑,丝毫没觉得这女人问题是多么的奇怪,刚才还惊惧对自己的喊着魔鬼,现在走到他的面前,这剑晨还没回过神来。

“当然,我和师父一直为天下苍生祈福,也一直帮可怜人的忙,遇到这样的事,我和师父都准备出手的,想必我师父现在就已经去擒杀那个坏人了。”

看着只有十五六的剑晨,萧麟儿嗤笑道:“就凭你师父,笑话,我看你们师徒才是坏人。”

“你们……我们好心前来搭救你们,你们怎么要这么说?”剑晨越发的觉得不对劲,她们刚才还都显得疯癫无常,这师父一走,她们却都开始围攻自己了。

虽不知道银雪和萧麟儿这要干些什么,乌桓娘却一下明白,她们看来要对刚才那师徒下手,显然一直跟随自己几个人到了这里的,就是这对师徒。

“屁话,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小年纪,学武干什么,还不是杀人,还自称好人,我呸。”萧麟儿气得,吐出了一口唾液。

因为这对师徒,萧麟儿才换上这身行头,也是因为他们俩,萧麟儿才落得如此狼狈,但是想到银雪所说,要杀了此子,萧麟儿更是迫不及待的想动手。

剑晨脸上露出冷意,手也放在了剑鞘上,只是忍着没有发作。

银雪娇声笑道:“小子,别一脸不服的样子,你师父出去,就回不来了,你还不去看看。”

狐疑的看着银雪,剑晨一惊,师父脸上刚才的表情,那是如临大敌才会有的,难道真出大事了,不管是真是假,剑晨已不想在留下来保护这些女人,转身疾步踏出了大院。

“呵呵……”萧麟儿与银雪对视了一眼,回头说道:“桓娘,你们在此等着,我们和夫君一定会带回毁了这里的凶手。”

见两人也跟了出去,乌桓娘心里直感叹,想到夫君安排的事宜,哪是她所能明白的,心里又有所羡慕银雪和萧麟儿,因为她们在血天君面前,比自己要有用多的多。

乌家堡到处烟熏滚滚,满目疮痍的大街上,一阵劲风拂过地面,刮起了无尽的烟土灰尘。

而此时大街之上,有三人立在那里,一人银发布衣,双手背立,脸上有些狰狞的望着对面所站之人,只见一人着装鲜艳,一身紫色华丽长袍,一头血红色的长发,让他的脸上尽显妖异之帅气。

只是在这帅气男人的身边,却有一个和他浑然不搭的男人,一身也是布衣,同样身高马大,但是那人头发凌乱,满脸黑不溜秋得,像是从煤洞里刚钻出来一样。

这样对站了一盏茶时间,一袭布衣银发的男人才出声道:“是你们毁了这乌家堡?”

那脏兮兮的男人似是已经失去了思想,空洞无神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面说话之人,而那衣着光鲜的男人嘴角此时却扬起了一丝诡异的笑。

“呵呵,与我无关,这乌家堡惨剧乃是他一人所为。”

“哦?真是如此?阁下是?”

“天下无双帮帮主,血门门主,血天君就是我。”

“什么?你就是血天君?”布衣银发的男人,脸上露出了惊叹。

血天君点头轻笑道:“这还有假,无名,你一路跟随我来,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胆子。”

听到血天君喊出自己的名字,无名脸上的表情顿显丰富,他在江湖上是有些名气,可是长久以来,从未出现在公众面前,即使武林的什么大事,他都从未参与过,现如今,除非他出手,不然谁还记得他是无名。

无名心里也明白,这血天君,现在是武林第一大帮的帮主,不到两年,就让天下会和无双城易主,光是这等实力,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而且最骇人的是,他的天下会四个堂主,可是威震八方,而另一个血门,更是号称江湖第一美女帮派,全帮上下皆是女人,原来这些女人的领头人是血天君。

“你既然知道他就是造成乌家堡惨剧的凶手,为何你还要站在他身边?”无名凝声问道。

血天君摇头笑道:“他又不是我的仇人,我为何不能与他站在一起。”

无名接着问道:“第一邪皇,竟然会落得如此下场,血天君,剑圣的死,可与你有关?”

双眼冷视着无名,血天君淡笑道:“你在明知故问,其实我本不想杀你,但是你一直自视清高,什么天下苍生的救星,无名,这江湖即要大统,而统领这江湖的必是我血天君,所以像你这类人,都该死。”

“这一切都是你的把戏,哼,血天君,看来我没有看错人,你根本就是一个邪恶之人。”无名恼怒道。

江湖以前,有天下会和无双城两大帮派,虽然是他们在独权,但是却会出现过很多无辜惨烈的厮杀,而自当天下会和无双城相继易主,血门横空出世,江湖立刻展开了血腥的大厮杀,直到最近,江湖未被血天君征服过的门派,终于集结在了一起,准备抗击这要一统江湖的血门。

一脸轻蔑的看着无名,血天君嘴唇微动道:“邪皇,你不是号称第一邪皇嘛,呵呵,去,杀了他。”

其实邪皇复姓第一,而邪皇这个称号,亦是他十几年前练功走火入魔,屠杀了无数的江湖人士,才被冠以了第一邪皇的称号,虽然他隐入山林已很久,但是他的功力和威胁,却丝毫没有减退。

感到一股强势的杀气从第一邪皇身上散发出来,无名惊叹不已,他一眼便看出了邪皇的异样,要是一个正常人,那眼瞳也不会如此无神了,就算他发疯,也不会是这副样子,唯一可能的就是,第一邪皇已被血天君控制了思想。

“主人,邪皇听令。”第一邪皇低沉的说了句。

无名惊惧,果然如此,这第一邪皇,这武林中的一个超级神话,竟然被一个初出江湖没几年的血天君控制了思想,他到底是什么人?又有着什么可怕的实力。

已经不容他多想,第一邪神手中一把断了的剑,尤其的让无名惊汗,因为那把剑就是邪皇当年屠杀江湖人士所用的邪皇剑,虽然它断了一小半,但是控制这把剑的主人第一邪皇,已修炼到了无需用剑的地步,即可取敌之命,他喜欢用剑,而且钟一自己的邪皇剑。

“邪皇,你快点清醒过来,不要再造杀孽了。”无名并不惧怕第一邪皇,要是与他对战,无名有把握必胜,但是在他身后阴笑着的血天君,却是一个让无名头疼的对手。

他的功力如何,无名不知,甚至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气息,这并不是说血天君就是泛泛之辈了,闯荡江湖这么久,无名最害怕的莫过于两种人,一种是大哭的女人,而另一种就是身上毫无内力征兆,却满脸自信能杀死自己的普通人。

现在的第一邪皇又怎会清醒,他已经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活死人,一个可以帮血天君杀了无名的疯子。

血天君离开乌家堡时,无名和剑晨还未来到乌家堡,但是血天君已知他们回来,自然安排了一切,自己则前往了乌君山,还未到山上,血天君就已看到山脚到处都是尸首。

原来第一邪皇发疯时,确实来了乌家堡杀人,但是杀着杀着他清醒了过来,见到自己再造杀孽,伤痛不绝,却已难以挽回,便将自己杀的人,都带到了乌君山下。

只竖了一个木牌,血天君到那时,正见第一邪皇在埋人。

“你是谁?”第一邪皇眼见来人不凡,竟在他不知不觉间,便已到了身前。

血天君狞笑道:“我是谁,你不用多问,你只要知道,这些亡魂,都会报复你的。”

脸上现出伤痛的第一邪皇,低声道:“你是乌家堡的人吧,是我杀了他们,你可以替他们报仇,我是不会还手的。”

“我不会杀你,因为他们实在想找你报仇了。”血天君冷冷说了句。

突兀的两人周围阴暗了下来,第一邪皇一怔,却见自己刚埋到地下的尸首,竟……竟然全都在站了起来,最骇人的是,他们都向自己围了过来。

第一邪皇身经百战,什么场面没见过,但是如此恐怖的事,他却从未见过,甚至听也没听说过,这世间真的有鬼?第一邪皇一百个不信。

但真真切切的尸首已全都围了上来,他本不想还手,就想这么一死算了,但是当尸首到了近前时,第一邪皇心底的恐惧,让他不得不还手,只是他要还手之际,陡然发生巨变了。

看着身边满身是血的尸首,第一邪皇竟然动弹不得,他们的双手竟将自己困住了。

“呵呵,第一邪皇,不用在挣扎了,无用的。”血天君轻笑道。

第一邪皇惊惧的看着这个身着光鲜的男人,疑声道:“你……你真是乌家堡的人?”

血天君已到了他的近前,轻笑道:“是与不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第一邪皇,今日必须死,但是死之前,我要让你为我做一点点小事。”

不明他要对自己做什么,第一邪皇只感到,自己在他面前,简直是卑微的蚂蚁,因为这个年轻男人的身上,散发出的气势,都让他心脏扑扑急速跳动,更让他心底恐惧无比。

然而在他还未开口时,血天君突兀的抬起双手,拍在了第一邪皇的两边太阳穴上,嘴里念叨着:“邪皇,我血天君是你的主人,我让你做什么你便要做什么……”

如果银雪在此看到此番诡异的场景,定能想到,这一招其实是血岚阴血功里的血迷魂,将阴尸之气贯入人的脑中,进行催眠式的洗脑,便可把人控制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