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风云》第一邪神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46 字数:4043 阅读进度:460/585

“姥姥,怎么会是这样?我姥爷他竟也遭了毒手……”独孤玉怀拥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四十出头的美妇,哽咽道。

这美妇正是乌桓娘的娘亲蓝溪儿,倒是她的年纪有四十出头,而乌桓娘现在也有三十多岁,其实血天君不问,也猜得出,这蓝溪儿可不是她乌桓娘的亲生娘亲。

蓝溪儿点着头,大哭道:“乌家堡的男人全部被杀了,也死了很多女人,只剩下我们几十个了……”

从乌桓娘的转述,血天君已知乌家堡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万万没想到,这第一邪神还有如此癖好,为何杀光男人,又为何留下这几十个漂亮的女人,难道真是他的疯病突然好了,所以不再屠杀了。

“夫君,你一定要为乌家堡讨回个公道啊。”乌桓娘看向血天君,一脸伤心道。

而她这么一称呼,蓝溪儿和众多认识乌桓娘的女人,都愣住了,谁不知道她嫁给了无双城的城主独孤一方,而且独孤一方可是来过乌家堡,蓝溪儿这些人也都见过,这男人是谁?乌桓娘怎的称呼他为夫君。

其实乌桓娘不说,血天君也早有意会会这风云的三大世外高手,第一邪神,他是够邪,但是血天君却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这个世界又有几个可以配得上他对手的人。

“老婆,放心,我一定会杀了第一邪神,来祭奠这里的亡人。”血天君坚定道。

独孤玉轻搂着蓝溪儿的肩膀,娇声道:“夫君,你要带他来这里,我们要亲眼看着他死,千刀万剐了他。”

蓝溪儿再也忍不住了,轻声呢喃道:“玉儿,你叫他……叫他夫君?”

看着蓝溪儿,独孤玉满脸自豪的说:“姥姥,无双城遭遇变故,我爹身死,多亏夫君,无双城才能完好无损,夫君是个好人,所以……”

说着说着,孤独玉的脸上现出了红晕,她也知道这种事,在蓝溪儿和其他人眼里是多么的荒唐,因为她和她娘亲,竟然爱上了同一个男人。

眼见蓝溪儿脸上的震惊,乌桓娘轻声道:“娘亲,夫君是无双城的大恩人,他也是一个好男人,我与玉儿自愿与他在一起,还望娘亲别生气。”

摇了摇头,蓝溪儿感叹道:“桓娘,其实你大可不用在叫我娘亲,你爹爹已死,我便恢复了自由身,你也知道,我与你爹爹……”

“娘亲,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呢,我乌桓娘从没有把你看成是外人,就算你是我的后娘,可我从没对你有半点嫌弃,要不是你,乌家堡也不会在几年前崛起在此。”乌桓娘激动的说道。

几年前的乌家堡,已走向衰落,而蓝溪儿来到了乌家堡,只是用了一年,就让乌家堡再次在西廊之地成为大家族,也是她一次次捍卫着乌家堡,保护着乌家堡。

站起了身,蓝溪儿柔声道:“桓娘……”

“娘,不用说了,就算你要走,我是不会拦你,但是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我的娘。”乌桓娘与蓝溪儿相差不大,但是她却很尊崇蓝溪儿,故而会对她有这番话语。

看着乌桓娘,蓝溪儿肯定道:“我是不会离开乌家堡的,我要看着第一邪神被一刀刀活剐……”

“是啊,我们都不走,我们要看着第一邪神死在我们的眼前。”其他女人也都娇呼道。

血天君暗叹,这都是一群什么女人啊,就算你们的男人都死了,也不要这么暴戾吧,还有看杀人的嗜好,一想到自己真要把第一邪神抓来,一刀刀的活剐,他都下不去手,还不如直接杀了来的痛快。

看到众女的眼神都汇聚到了自己身上,血天君本来还信誓旦旦,但是现在却有点想打退堂鼓了,杀了第一邪神倒是没什么,可是真抓他来,这些女人又有几个敢真的动手,去一刀刀的挖掉他身上的肉。

银雪和萧麟儿就算听不到血天君说话,却可感受他在向自己两人传递了某种信息。

这时银雪娇声道:“桓娘,这仇必报,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是想想怎么恢复这里的原貌吧。”

“这倒不必了,雪姐姐,乌家堡已无在休整的必要。”乌桓娘说着,又看向了血天君,轻声道:“夫君,桓娘想求你,让她们跟我们一起吧。”

血天君脸上现出愁意,这只不过是他惯用的技俩,在乌桓娘这句话出口时,血天君已知道她会说什么,就算她不用求自己,血天君也没打算将这三十多个美女留在乌家堡,这可是一小股美女分队。

独孤玉也小声求道:“夫君,我姥姥和她们都无家可归,难道你要看着她们在这世界流浪?”

“这事待晚些在说吧,雪儿,麟儿,你们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

见血天君要走,银雪和萧麟儿已知他要去干什么。

两人同时说道:“夫君,我们随你一起去吧。”

血天君面色凝重道:“我此去没事,倒是你们,务必要留在这里。”

“夫君,你是说那疯子可能还会来?”银雪疑惑道。

与银雪眼神交流了一下,血天君已步出了大院。

看着血天君离去,萧麟儿拉着银雪到了一边,轻声问:“夫君说什么了?”

银雪一脸的神秘,面带微笑道:“夫君说了,等他回来便知晓。”

“连我都不能告诉?”萧麟儿可是剑灵,要是比谁先存在,自然是她比银雪大一些。

“还是保持点神秘好,你要是知道了,就没乐趣了。”银雪娇声说道。

乌桓娘众人看到两人神神叨叨的,都不知血天君安排了什么事,乌桓娘更是不知如何开口问。

但是不管事情如何,有了她们两人在这,一切都会没事的。

乌桓娘与独孤玉安抚着蓝溪儿等人,银雪这时却拉着萧麟儿走出了大院。

一脸疑惑的看着银雪,萧麟儿疑声道:“雪儿,拉我出来做什么?”

银雪一副你等着看就是了的表情,淡笑道:“夫君交代,你不用多问,我说什么,你做什么就是了。”

远离乌桓娘等人所在的大院,银雪进了一间已破烂不堪的屋里,好一会出来时,手里竟多了两件看起来乌黑的脏衣服。

看到她手中的衣服,萧麟儿惊疑道:“你这是做什么?”

虽然她知道,这或许都是血天君的安排,但是银雪拿这烂衣服有何用处。

银雪面带笑容却不语,将手中的衣裳抛给了萧麟儿,轻声道:“穿上吧。”

看着银雪丝毫不嫌脏的穿上了衣服,萧麟儿只能撇了撇嘴,抖了抖衣服上的灰尘,忍着上面发霉的味,穿在了身上。

这时银雪走过来,娇笑道:“不行,你这实在太不像了。”

“像什么啊?雪儿,你就别兜圈子卖关子了,夫君到底想干什么?”萧麟儿越发的沉不住气了,要是保护乌桓娘她们,何用如此大费周折。

见萧麟儿有点沉不住气了,银雪靠近她低声道:“夫君说,务必让你我和大院里的女人们一样,收敛起你我身上的气息,就这样,其他的,我来就行了。”

心中疑惑很多,萧麟儿却已没有理由在多问,血天君既然如此安排,必然有他的理由。

两人再次回到了大院旁,乌桓娘正从里面出来,看到大院门口衣着褴褛的两个女子,蓬头垢面得很是可怜,脸上露出惊疑,乌桓娘惊叫道:“你们是?”

“我们是乌家堡的人啊。”银雪故意粗声说道。

乌桓娘一怔,难道这里还有幸存者,立刻侧身急道:“快进来。”

“呵呵,桓娘,是我们啊。”萧麟儿掀起脸前的长发,嬉笑道。

看着她一脸的污垢,要不是她的脸型和笑容,乌桓娘还真认不出她就是萧麟儿,而另一个自然就是银雪了。

“两位姐姐,怎么回事啊?怎么打扮成这样?”乌桓娘疑声道。

银雪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与萧麟儿对视了一眼,两人身上的气势陡然收了起来,就算是乌桓娘,也是一愣,她有点武功底子,又有内功,两人的突然变化,她亦能感觉得到。

和银雪与萧麟儿现出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乌桓娘却和其他血天君的老婆一样,她们就算不说话,哪怕一个眼神,都会知道对方想传达之意。

“谁都不用说话,哭……”乌桓娘低声说了句。

这蓝溪儿和其他的乌家堡女人本就还有着伤心,知道有事发生,她们立刻学起了银雪和萧麟儿,躲在一处呜呜的哽咽了起来,好像这场面又恢复到了血天君初来时的场景。

只听两声脚步声已急促的踏进了大院,乌桓娘身着光鲜亮丽,倒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和蓝溪儿拥在一起,大哭着。

“师父,怎么会这样?我们又来迟了?”一个少年看到院中大哭的女人,脸上露出了悲痛。

银发中年男人摇了摇头说道:“这里早就发生了,天命如此啊。”

“你们是魔鬼,魔鬼……”银雪想起血天君所交代的,立刻伸出抹了灰土的手,指着两个人大喊大叫道。

少年一怔,手握腰上佩剑,眼中露出了冷意。

中年男人这时按住了他的手,训斥道:“晨儿,你这是做什么?为师怎么教导你的?”

“可是师父,她说我们是魔鬼啊。”少年辨正道。

中年男人唏嘘不已道:“晨儿啊,你得心还是静不下,这里又有几人还能保持清醒,她们一定遭遇到了可怕至极的事,才会将我们认作是魔鬼,如果你因为这句话,就要与人动手,那你就真的是魔鬼了。”

听了师父的一番话,叫做晨儿的少年红着脸低下了头,只得低声问道:“师父,那我们要怎么办?凶手必然没走多远,我们追上去吧。”

少年出声许久,却久未听到身边的师父回话,他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师父,却见他的脸上尽是冷冷的表情,双拳亦是攥的很紧,那狰狞的模样,就好像当年他杀了武林七害那时一样。

“晨儿,在这守着,为师有事,片刻后回来。”中年男人说了一声,身形高高跃起,弹跳出了大院。

少年看着师父远去的身影,心里有很多疑惑,但是眼前的女人们恶狠狠瞪着他的眼神,却让这少年心里有些畏惧了起来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