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风云》软硬兼施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42 字数:3955 阅读进度:452/585

女夜叉腿软的差点踉跄倒地,血天君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猛然扶住了要倒下的小玉娘,感叹道:“这夜叉力量果然很强大。”

看到他嘴角溢出的鲜血,小玉娘歉意道:“是我,都是为了我,这夜叉力量要是到了你的体内,必将和你本身的内力不符,你要受伤的。”

“无妨,只要能让你们娘俩在一起,我血天君就算死,也值了。”血天君故意咳嗽了两声,吐出了一口黑血。

好一会他才稳住身形,笑看着满脸关心的小玉娘,笑道:“放心吧,我没事的,对了,还不知你的名字?总不能叫你女夜叉吧。”

小玉娘看得出,血天君确实受了伤,但是他都能谈笑风生,虽看起来是在强装,可是小玉娘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娇声自我介绍道:“我叫碧瑶,随我夫家姓,我也叫玉碧瑶。”

“碧瑶……碧瑶……很好听的名字。”嘴上说着,血天君突然一头倒在了地上,让玉碧瑶措不及防。

天,他一定受了很重的伤,这可怎么办好啊,玉碧瑶心里焦急,本想现在回家看看小玉,但是血天君这个样子回去,小玉一定要伤心死了,如此一想,玉碧瑶刚要抱起血天君,却只觉他实在太重了。

一想自己已经是个普通人了,玉碧瑶更加着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得,唯一可去的地方也就是小玉所住之地了。

但是任凭她怎么挪动,血天君身体太重,她也不能这么拖着他,想了想,玉碧瑶急忙朝着小玉的家跑了过去。

在她刚跑了不远,血天君眯眼做起了身,自语道:“不出这一招,怎么泡你们娘俩啊,碧瑶,小玉,你们可都要是我的女人了。”

“天君哥,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了?”听着小玉痛哭的大喊。

一直闭着眼躺在地上的血天君,没有半点动静,就是呼吸也是虚弱起来,碧瑶摇头道:“小玉,先把他带回你家在说。”

小玉眼泪直流,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禁质问道:“你是谁?我的天君哥怎么会成这样?”

血天君心底暗笑起来,显然碧瑶还没说出自己的身份,但是这样也表现出了她的镇定,要是现在说出自己的身份,告诉小玉,她就是她的娘亲,小玉定会完全把自己抛在一边,而对碧瑶开始注重。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要是再晚点,他就活不成了。”碧瑶大声的喊道,用手抬起了血天君。

小玉强忍着心痛,这可是让自己视力恢复的大恩人,看到血天君嘴角的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帮着这个美妇人一起把血天君抬上了独轮车。

两人推着独轮车向着小玉的家疾奔,到了小玉的家,两人又合力将血天君抬到了屋里唯有的床榻上,看着血天君脸色惨白,碧瑶倍感心酸,这个男人救了自己的小玉,又救了自己,如果他死了,自己可要怎么办才好。

“天君哥……天君哥,你醒醒啊,我是小玉,我能看到了,你快醒醒啊,你说过,要让我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你不能骗我啊……”小玉悲痛欲绝的娇呼着,双手不断的摇晃着血天君。

碧瑶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小玉是自己的女儿,她长这么大,自己没有做到母亲的职责,让她受了很多孤独之苦,而血天君的出现,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帮助,让她得已有了些开心的起色。

只是没想到,事情却变成这样。

用手按在了血天君的胸口,碧瑶能感到他的心跳还是很平稳的,可是人却昏迷,这让碧瑶很难判断他到底受了多大的伤,又伤到了哪里。

“血天君啊血天君,你这样对我母女,让我碧瑶怎么报答你啊。”

小玉停止了哭泣,直视着碧瑶冷声道:“你说,我的天君哥是怎么受伤的?”

碧瑶凝视着身边的小玉,她很想说,其实我是你的娘亲啊,但是现下,她却不能这样做,首当其冲的就是要血天君醒过来,见他没事才行。

“先不要问这么多,我去城里请懂医的来看看在说。”碧瑶会点医术,可是她那点三脚猫的医术,根本无法解决血天君的伤。

就在她转身要离开时,却听到血天君轻呼了出声:“啊……我好冷……好冷……”

碧瑶转头一看,血天君的身体微微发抖,连嘴唇都变成了紫色。

一旁跪着的小玉,用手摸了摸血天君的额头,惊讶道:“怎么这么烫?”

让小玉让了开,碧瑶也摸了摸,果然很烫,血天君发烧了,但是这发起的烧可不简单,听到他嘴里直轻呼冷,碧瑶想了想,随即脸上一红,看着小玉道:“你现在去城里请人,我在这看着他。”

“我不相信你。”小玉坚定的说道。

碧瑶娇喝道:“快去,再晚就来不及了,我要是想害他,根本不会通知你他受伤了。”

直视着碧瑶的双眸,小玉迟疑了一下,又看着血天君,轻呼道:“天君哥,你一定会没事的,等着我回来。”

见小玉离开,碧瑶双手握住了血天君的冰凉的手,娇声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帮助我和小玉,你可知道我们欠你的,永远无法偿还啊。”

“好冷……我好冷……”血天君依旧重复着这样的话。

咬了咬牙,碧瑶站起身把自己的衣裙敞了开,又用手解开了血天君身上的衣袍,看着他上身的精硕体格,碧瑶闭上眼的刹那,人也随之覆压了上去,双手更是紧紧的环住血天君,两人的身体毫无距离的贴在一起。

碧瑶娇吟道:“暖和了点吗?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是个好男人,好人有好报的。”

“冷冷……”血天君还是这般的直呼冷,但是他的双手此时却已经按在了碧瑶的小蛮腰上。

这在碧瑶看来,是他无意的,虽感那双手触碰自己的腰肢和接近翘股时,带给她的是刺激是异样,可是这时的碧瑶,不想其他,哪怕这个男人此时想占有自己,她也不会抗拒。

过了许久,小玉还未归来,但是血天君已好了许多,嘴里不在喊冷,只是趴在他身上的碧瑶,却羞怯的不敢去看血天君的脸,因为这个时候的血天君,胯间竟然举起了大旗,那坚硬的凶器,直夹在碧瑶的腿间。

“不……他只是自然反应,没事的,待他好了之后,就没事了。”碧瑶这样安抚自己。

然而这只不过是开始,血天君的双手已按住了她的翘股,脸贴脸的暧昧,男人身上的气息,都已让碧瑶心扑扑的直跳动,阔别已久的感觉,点燃了她已躁动的心。

碧瑶不断地告诉自己,那双在自己翘股上重重捏揉的双手不是故意的,可是男人的舌尖此时却钻到了她的耳眼里,竟然轻轻的添了几下,这难道还是男人的下意识动作。

她抬起了头,慌乱的眼神往下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血天君的眼睛睁开了,深邃迷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碧瑶,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道:“你这么救我,我可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啊。”

听他这么说,碧瑶脸上更红,娇羞不已的急道:“不……天君,我只是见你浑身发烫,嘴里叫冷,给你取暖是我应该做的,现在你没事了,那就好了。”

嘴上说着碧瑶就要从血天君怀里挣脱开,可是她哪是力大无穷血天君的对手,双手紧紧的环住她的腰肢,血天君一个翻身,让她躺在了下面,轻声说道:“我伤势是好点了,可是现在更难受了。”

不知他所指什么,虽然害怕血天君轻薄自己,碧瑶还是关心道:“你哪里难受?小玉去叫人来医治你了,想必快来到了。”

血天君摇头轻笑道:“我难受的原因,是因为你,别人是无法医治我的,只有你才行。”

碧瑶更感奇怪,若是血天君受伤的原因,倒是真是自己引起的,可是现在他难受,也怪自己很正常,但是自己没学过多少医术,怎的能医治好他。

俯身看着她袒露出的洁白硕大圣女峰,碧瑶脸红的不知该怎么办,但是这时血天君拉住了她的手往下探去,在两人身体的中间,血天君牵引她的手停了下来。

“就是它让我很难受,你说那些会医术的人,怎么帮我医治,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如此袒露为我取暖,让它一下兴起,若是不由你来让它软下去,我可不是要被憋的难受啊。”

碧瑶心跳加速,手指已触碰到坚硬的男人凶器,她立刻感到喉咙干燥口渴,不知为何,她的手没有撤回,反而在血天君温柔的控制下,张开了手掌,握住了那巨大。

手握着男人的凶器,碧瑶嘴上却娇声道:“天君,我们不能这样,小玉会回来的,她要看到这……”

她话还未说完,血天君已探手按在了她的唇上,轻声说道:“她回来亦不能怎样,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真心,我血天君并不图你和小玉的回报,你要是此时说个不字,我便起身离开,绝不为难于你。”

看着血天君直视自己的眼神,碧瑶乔红的脸上现出了羞怯,这个男人是个好人,她知道,但是这才刚刚认识,就要发生这种事,实在有些迅速。

只是碧瑶脑中出现多种想法时,她握着凶器的手却紧了紧,那巨大的凶器传递着的温热,也让碧瑶的心痒痒的,阔别已久的欢爱,今日就要实现,再次做回真正的女人。

“碧瑶啊碧瑶,你在等什么?”

“碧瑶,要矜持,要矜持啊……”

她的脑海里同时出现了两个声音,但是不管这两个声音的争执有多强烈,碧瑶的脸上还是显出了迷人的媚意。

血天君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而且他已感到小玉确实回来了,只是她请的人竟然是银雪,以银雪的能耐,自然能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所以银雪似乎用了什么办法,把小玉留在了原地,离这里也不过百米开外。

感受着那腿间硬邦邦的凶器,碧瑶看到血天君竟弓起身,双手按住了她袒露的硕大圣女峰,那被大手掌控的一刹那,碧瑶闭上了眼眸,她知道自己逃不掉血天君的手掌心了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