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风云》良妃侍寝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38 字数:3963 阅读进度:447/585

眼看着秦青像个没事人一样,羽罗惊叹道:“夫君,你刚才不是真的下了重手吗?”

血天君摇头笑道:“如你所说,我怎么会和一个丫头计较,在说秦青也是我的老婆,我又怎舍得真打她。”

羽罗大呼上当,她可看到血天君每一下拍下的手,都是很大力,而且秦青的哀嚎也不像是假的,没想到还真是在装的。

见羽罗的娇怨眼神看向自己,秦青捏着已经破了的裙子衣角,娇怯道:“皇后娘娘,青儿……青儿刚才……”

“好了,不用说了,我的好妹妹,姐姐和你一样,都和天君这种关系了,你就不要再叫我皇后娘娘了,没有旁人的时候,还是叫我羽姐姐吧。”

听到羽罗的话,秦青点了点头,其实如果血天君不在这,两人的关系也是姐妹相称,而且血天君不在这,或许两人已经开始在床榻上磨镜子了。

两人如此的好关系,血天君心情备爽,探手拉住羽罗,一手搂住秦青,笑道:“二位美人,今晚你们就跟着为夫一起睡吧。”

哪只羽罗挣扎起身,白了血天君一眼,娇笑道:“我们才不跟你一起呢,今晚我另有安排。”

“这么好?你还真打算让我享受皇上的待遇?”血天君看着羽罗说道。

其实羽罗不答应和他同睡,血天君也能猜出一点端倪,想她只是个普通女人,在和自己的欢愉下,要是多次之后,她必然吃不消,而秦青小小年纪,刚从黄花大闺女变成女人,她也不堪血天君的欢爱索取的。

用过了晚膳,正躺在羽罗凤床之上的血天君,果然看到秦青端着盘子走了进来,而羽罗这笑嘻嘻的跟在她的身边。

起身看到盘子上的十几个木牌,血天君笑了笑说:“这翻牌果然有意思。”

羽罗娇真道:“便宜你了,这十几个,可都是绝色大美女,但是今晚,你只许翻一个。”

“为什么啊?”血天君还想赞美羽罗这个老婆够好呢,一个哪能满足他的需求。

可是羽罗却很认真的说:“就只能一个,她们还不知道你的身份,我怕到时物极必反,先找一个试试。”

血天君皱眉道:“这有什么好试的,为夫什么本事,你还不清楚。”

秦青娇笑道:“夫君,羽姐能让你翻牌,已经够给你好处了,我们都不吃醋,你还不满足啊。”

心里一想也是,羽罗和秦青都还不了解自己,她们能让自己翻牌,找来妃子侍寝,已经是她们的极限了。

这样一想,血天君点头道:“好吧,牌子拿来。”

秦青这才将盘子递到了血天君的面前,看着十几个翻着的牌子,虽然血天君可以轻易的看到牌子上的名字,可是这些良妃,嫔妃的,他可没见过一个。

但是这样也是最刺激最有意义的,想这皇宫里,即使再差的女人,美貌也绝不会低于眼前的羽罗和秦青。

血天君笑着抓起了一个木牌,说道:“就是她了。”

接过木牌一看,羽罗娇笑道:“夫君可真会挑,良妃可是个纯洁如水的大姑娘。”

“哦?给我说说她吧。”血天君仰头说道。

羽罗摇头笑道:“说了就没有意义了,我这就让人去叫她来,你可对她要温柔点。”

血天君轻“嗯”了一声,什么温柔不温柔的,来了,那就是一晚都别想闲着。

待羽罗和秦青离开一盏茶的功夫,外面顿时响起了嘈杂的声音,血天君已知羽罗的计策,即是拿断浪的新皇上身份,已招妃子侍寝为由,将人带到她的寝宫。

只是片刻,外面的烛火突然都暗了下来,血天君所在的房间本就只点了一火烛,屋里虽然很暗,但是一点都不妨碍血天君的视力。

阵阵脚步声走了进来,血天君半卧在床榻上,眯眼等待着来人的进来。

当来人进来,血天君眼睛一亮,暗叫了一声好,因为来的是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个连衣服都没穿的女人。

这就是皇上翻牌侍寝的好处啊,连的程序都给免掉了。

“见过皇上。”这看起来约有三十出头的女子,未走近床榻时,就已躬身柔声说了句。

血天君摆手道:“免礼,你就是良妃吧。”

“是……是……”良妃语气有些激动的回道。

这点也不怪她,血天君知道这后宫你的妃子,全是没被开采过的,那自然都是黄花大闺女,没有经历过的女子,第一次当然会有害羞和娇怯了。

看着她那羞怯的模样,血天君轻笑道:“过来让我瞧瞧。”

良妃没敢犹豫,却很慢的走到了血天君的身前,双手更是有意的想遮住她身前硕大的圣女峰,但是如此姿势,却更显得暧昧至极,将那沟沟挤得更加火爆。

血天君的第一眼就落到了她的脸蛋上,如羽罗所说,良妃确实是个美女,而且是个倾国倾城得美女,柳叶弯眉,一双精湛的眼瞳,尖尖的脸蛋上,五官整齐搭配,尤其是那张薄如蝉翼的粉唇,更是好看的紧。

也和羽罗与秦青形容的一样,这个良妃确实很老实乖巧,只见她害羞的眼神直看着地上,两腮上的晕红彰显着她的可爱。

“知道召你来是干什么的嘛。”血天君轻声说道。

良妃点了点头,娇声道:“知道,是来侍寝皇上的。”

做起了身,血天君朗声笑道:“是侍寝不错,但却不是侍寝皇上。”

听他这么说,良妃一怔,难道这个新任的皇上没看上自己,要把自己赐给别人不成。

看出了她的想法,血天君起身走到了她的身前,伸手掂起她的下巴,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的眼眸,说道:“我不是什么皇上,所以你不是侍寝皇上,而是侍寝我。”

良妃呆呆的看着眼前俊逸不凡的男人,不禁心里发荒了起来,是不是搞错了,还是这个人偷偷进了皇后的寝宫,那皇上是不是被他藏起来了。

看着她脸上颇多的表情变化,血天君附到他耳边道:“美人,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知道你从未享受过的情事,故让羽罗召你过来。”

如此近的距离,良妃退不敢退,而且这人竟然敢直呼皇后的名字,而且能在这里,显然绝不可能是宫外的人,那羽罗一定也知道他不是皇上了。

良妃心里乱乱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羽罗作为皇后,在后宫确实是个好皇后,可是这好的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她知道自己和其他妃子,都从未被宠幸过,难道找这个男人,就是为了自己和其他妃子享乐。

而更让良妃心乱害怕的是,血天君接下来的一句话。

“我不是你想象中的男人,羽罗已是我的女人,我不是受她支配,才想到你,而是我自己想,让这个后宫的女人,都能享受快乐。”

“你是谁?”良妃头绪整理不清,但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不知这个男人的底细,良妃就好如看到的是一个蒙面的男人,他不揭开面纱,她就无法看清楚男人的真面目,而这种连男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要侍寝,良妃万万不敢轻易去做。

血天君已单手揽住了良妃的腰肢,轻声道:“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今晚你是我的女人,尽情的享受我的恩泽。”

近乎被夹持到床边,良妃犹如失了魂魄的空壳子,任凭血天君将她推坐在了床榻上。

眼见这良妃没点抗拒,血天君暗叹,果然跟羽罗说的一模一样,这女人太傻了,就算是逼不得已也好,她也要有个不情愿的表情吧,但是血天君看到良妃的脸上淡如水。

其实血天君并不知道,就算是后宫里的其他妃子来,大多数也都会像良妃如此一般,故因是皇后派人去叫的,皇后可是一国之母,谁敢抗拒她的意思,就算皇后下令让她们去死,她们也没人敢拒绝啊。

坐在了她的身边,血天君侧头看着良妃的脸色,说道:“你是不是很不愿意,我不会强人所难的,若是你不想侍寝,就回去吧。”

良妃身子未动,只是轻声回道:“我愿意。”

看着她双手抓在一起,血天君握住了她的一只小手,侧脸贴在了她的耳垂边,吹了一口气说:“放松点,美人,等一切结束后,我会让你知道我是谁,我也会让你知道,你今晚留下来侍寝,会得到很多回报。”

这时血天君的嘴唇吻在了良妃的脖颈上,犹如吸血鬼似的,他的牙齿咬着她的脖子,咬一下,怀里的良妃就不由得全身颤抖了一下。

有着丰富技巧的血天君,一边轻咬,还一边,如此咬一下,吸允一下,只是来来回回十几次,就已让良妃即兴奋又有些吃痛的低吟了起来。

她在想,这就是的前奏嘛,为何会是这样的感觉,好奇妙啊……

良妃嘴里发出得美妙声音让血天君更细致更小心,噬咬她那柔嫩细致又香甜的脖颈,待把她的脖颈上的每一寸都咬遍了,血天君才看到,自己在她的脖颈上已经留下了很多个清晰的牙齿痕。

而此时的良妃面带桃花,双眼迷离的看着别处,虽然还是有害羞,但是她的双手已经缠住了血天君的手臂,那双硕大的圣女峰更是在血天君的前身上,顶撞的摩擦在了一起。

“美人,我会很温柔的,再放松点。”血天君轻柔的说着,把良妃推倒在了床榻上,本就只穿了一件外袍的血天君,随手将外袍甩了出去,整个人侧压在了她的娇体上。

身体零接触的触碰,让良妃心急速跳了起来,她能感到腿侧的温热,那坚硬的物体顶着,她知道,那就是男人的凶器,那就是让自己在今晚会改变的好宝贝。

就在血天君抬手准备进一步施展自己最擅长的,搓nai龙爪手时,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良妃并不知突然没了动静的血天君在想什么,只有血天君眉头紧皱,他感到一股很强的气势在附近,但是这股气势却散而不聚,让他也难查探到气势的真正位置,然而这股气势,血天君感到一丝丝熟悉。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