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风云》拔掉无情1--416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37 字数:4050 阅读进度:446/585

眼看着潘花红在血天君的征服下,娇吟连连,天舞和天娇几个女侍卫,何时见过如此场面,想到这深宫之中,她们或许一辈子都不一定会得到男人如此怜爱,几女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要是想死,你随意,我不会在拦着你的。”血天君起了身,看着眼角含泪的潘花红,冷声说道。

已恢复了自由身的潘花红,双眼失神的看着血天君,是这个男人无情的占有了她,无情的摧残了她这朵还未开苞的小花朵,可是这一切并未让潘花红有死的心。

刚才的享受,已经让她心起波澜,男人和女人做那种事,为什么会那么舒服。

“大哥,我们可以走了吧。”天娇几女,虽感到浑身燥热,被刚才的场景刺激的难受,但是现在,她们要离开这里。

血天君凝声笑道:“走?往哪走?刚才你们对我的青儿那般折磨,就想这么没事的离开。”

天舞娇声道:“大哥,我们也是迫不得已,而且……你刚才也说了,会放过我们啊。”

仰头大笑了一声,血天君炙热的眼神盯着天舞几个女子,胯间的凶器依旧挺拔巨大,表露狰狞得形态,让天舞几女的眼神都被吸引了过去。

“今日之事,如果我不做个了结的话,你们到外面定会乱说,所以我要……”血天君冷冷的说。

天娇急道:“大哥,我们绝不会乱说,请你放了我们吧,不要杀我们啊。”

嘴上喊着,天娇已经跪了下来,这时天舞几女也随之跪下求饶,在她们以为,血天君一定会痛恨杀手,已封她们的口实。

然而出乎她们意料的是,血天君走了过来,到了天娇的面前,却俯身用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了她的俏脸。

只听血天君猥琐的笑道:“看过我身体的女人,都要对我负责,所以你们一个都逃不掉,都要和潘花红一样,成为我血天君的女人。”

听到她的话,天娇脸上一红,双眼惊惧的看着血天君,但是紧接着,让她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血天君竟挺身,将那刚刚征服了潘花红所用的凶器,送到了自己的嘴边。

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天娇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却没丁点的用。

“张开嘴。”血天君命令的口气道。

天娇犹豫了一下,还是启开了唇,就在这时,她只觉一根坚硬的东西钻进了她的口腔里,虽没看到那是何物,天娇却已猜到,那一定是血天君的凶器。

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血天君肆意的享受着天娇五女的身体,直到天昏暗下来,才笑看着七零八散躺在地上的几个女人。

“记住,我是你们的男人,还会再来找你们的。”临出门前,血天君冷声说了句。

踏出了酷刑房,他才呼了一口气,暗笑这一天过得实在多姿多彩,要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哪有他这样旺盛的精力。

从酷刑房向远处走去,他丝毫不担心潘花红几个女人会自寻短见,而是只想她们一定会和自己的女人,终随自己。

这后宫一直都是如此安静,从早到晚,也不会有多少人走动。

血天君再次回到了皇后羽罗的寝宫,和初进到她的寝宫一样,血天君再次选择了从天而降。

只是这一次,寝宫里不在是羽罗自己,在羽罗的面前,还有一个年轻的宫女正低头跪在地上。

“天君哥……”那宫女抬起头看到血天君,立刻娇呼了出声。

她正是从酷刑房回来的秦青,血天君在她临出酷刑房时,并未让她出来报信,也不许她说出酷刑房的事,难道此事她已经告诉羽罗了。

羽罗没有一点惊讶,她已经习惯了血天君的出场方式,的扬眉看了一眼血天君,一身还是白日穿着的纱裙,内里还是若隐若现的透出迷人的两点一线。

“潘花红怎么处置的?”

血天君轻笑了一声,径直坐在了羽罗的身边,伸手揽住了她的腰笑道:“你以为呢。”

羽罗娇真道:“我又不是你,怎么会知道你怎么处置她们嘛。”

一直跪在地上的秦青怔怔的看着如此亲昵的两人,她暗惊,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还是这血天君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他怎么和皇后在一起,就算来找过她,那也只是几个时辰的事啊。

几个时辰就能发展的这么快,秦青不禁佩服起了血天君。

了一下她的股瓣,血天君得意道:“惩罚倒是算不上,和你一样,她们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羽罗挑眉娇嗔道:“夫君,你就这么到处留情啊,哼,要是被榨干了,人家晚上可怎么好……”

听到羽罗的话语丝毫不避讳秦青,显然是秦青一定交代了一切,其实这也是血天君想要看到的,秦青忠实,可是这也只是对羽罗,血天君也知道,她对自己也会有一种特别,因为她的第一次,就是被自己夺去的。

“为夫厉害着呢,就是你把后宫的女人全集合在一起,我也不会被榨干的。”血天君轻笑道。

这时他的眼神才看向跪在地上的秦青。

羽罗娇声道:“才不,我晚上要独占你,弥补我这么多年。”

“你不说要我翻牌嘛……”血天君笑了笑说。

翻牌,是皇上选择在哪个妃子那过夜的方式,血天君可从没翻过牌,在极乐界,那都是大家统一聚齐,就算单独,那也是血天君想去谁那就去谁那。

羽罗娇真道:“还没忘啊,翻牌是可以,但是不管翻到哪个妃子,人家都要你在我的宫里。”

“哈哈,是不是你想玩些刺激啊。”血天君大笑道。

脸上一红,羽罗嗔怪道:“人家是想,你也不要再秦青面前说出来嘛……”

秦青一阵阵哆嗦,她是成为了血天君的女人,可是这并不代表,自己可以和他平起平坐,皇后羽罗,在血天君面前,竟会表现的如此,这哪是她那时认识的皇后。

“哼,秦青,你可知罪。”血天君突然话锋一转,冷冷的看着秦青说道。

正跪着的秦青和一脸娇羞的羽罗都是一愣,秦青吓得不轻,小脸上由红变白的轻启唇道:“天君哥,我……”

羽罗刚要开口,却见血天君冲她眨了眨眼,看着他脸上带着诡异的笑,羽罗知道,血天君是故意为之。

血天君继续冷声道:“你什么你,连我血天君都敢骗,就算是羽罗指挥你这么去做,可是你却敢瞒着我,她敢杀你,你以为我不敢是不是。”

秦青低着头,呢喃道:“天君哥,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

嘴上说着,秦青心里不禁埋怨了起来,这个血天君到底是何用意,自己可是连身子都是他的了,怎么还对这点小事计较。

都说女人的心胸狭窄,容不得一些事情,可是血天君这样的话,让秦青顿感心凉,难道这就是男人的拔掉无情。

“不是有意,秦青,不要以为你已许身给我,那都是你不情不愿的,现在你一定在恨我吧。”血天君探身直盯着秦青说道。

秦青忙摇头道:“天君哥,我……我没这么想,我是没想到会是你,可是我……我后来猜到是你,我一点都不恨你啊。”

见秦青被这般质问,羽罗劝道:“夫君,别这样吓唬秦青了,她一回来就说跟你已成好事,高兴的不得了了,还夸你很厉害呢。”

“我这辈子最恨别人骗我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秦青,过来。”血天君恨恨的说。

秦青老实的站起了身,走到了血天君和羽罗的面前,眼神楚楚可怜的看着羽罗,希望她能帮自己在说点好话。

可是羽罗轻摇了摇头,秦青看到她脸上的笑,好像是在说,没事的,放心吧。

血天君站起身说道:“羽罗,去吩咐她们不许进来,你给我趴着。”

秦青按这血天君所说,趴在了床榻上,却不想他到底要干什么。

去吩咐了下人一番的羽罗,及时赶了回来,看到床榻上趴着的秦青,和站在一边的血天君,她不禁讥笑道:“夫君,你就这么惩罚秦青啊,这叫惩罚?”

“看我怎么教训她。”血天君话声未落,已伸手扯烂了秦青后背的裙子。

她洁白平坦的后背和翘起老高的两边股瓣都袒露了出来,那股瓣下的粉缝,更是有些臃肿的可爱。

羽罗疑惑的站在一边,她也是劝说无用,也知道血天君是不会对秦青太过分的。

这时血天君扬起了手,突然“啪”的一声打在了秦青的股瓣上,这一下的力道可不轻,秦青哀嚎了一声,而她原本白洁光滑的股瓣上,已多出了一个手掌印。

“你好狠心啊……”羽罗忙阻拦住血天君的手,娇怪道。

血天君靠近她附耳说道:“等会你就明白了。”

羽罗半信半疑的松开了他的手,血天君接着又开始了拍打,显然是很疼的,秦青哀嚎不停,却也知道压住自己的声音不会太大,感受着股瓣上火辣辣的疼,秦青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心里暗恨着血天君对自己如此暴力,秦青咬着牙不在发出一声哀嚎。

可是在被打了几十下后,秦青突兀的感到一股热流从腿根处飚泄了出来,她一阵脸红心跳,嘴里依依呀呀的嗯哼了出来。

一直在旁看着的羽罗惊讶满脸,感叹道:“夫君,这样……这样也能让她身泄……”

“这就是为夫的手段。”血天君满脸自豪道。

羽罗对血天君竖起了大拇指,啧啧有声的赞道:“夫君就是厉害,看来羽罗跟夫君在一起,是绝对没有选择错了。”

“怎么?你也想试试。”血天君挑眉道。

连忙摇了摇手,羽罗紧张道:“我可不想,看秦青那样,就算很爽,我也不想那么被打几十下股瓣,你看看青儿的股瓣,都肿了好多。”

秦青的股瓣果然比刚上来要增肥了许多,可是这肥虞之美,才是血天君最终的目的。

伸手在秦青地股瓣上抚了抚,血天君轻笑道:“别在那装了,疼的还少是不是。”

一听这话,秦青翻过身坐了起来,脸红的看着血天君和羽罗,娇声道:“天君哥好坏,竟然这样惩罚人家。”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