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风云》初见白虎女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35 字数:3939 阅读进度:443/585

潘花红听到秦青愤怒的吼叫,丝毫没有惧意,就算她是皇后羽罗身边的宫女,可是谁知道秦青在这里,在潘花红身边站着的几个女侍卫,哪一个不是她的心腹。

冷笑了一声,潘花红娇斥道:“我就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来人,给我把她放到木马上。”

得令的两个女侍卫,随即架起秦青,因为秦青瘦弱娇小,而且她们且都是练过武的人,很轻易的就把秦青扔到了木马的背上,这时另外几个女侍卫也围了上来,几双手一起按住了狂扭动的秦青娇体。

低头恐惧的看着那木棍,秦青虽然没见过这酷刑,但是却常听别人说过,一旦后宫里的宫女犯了大罪,就会动用这可怕的酷刑。

看着秦青小脸惨白,潘花红得意的笑道:“说是不说。”

“哼,潘花红,你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我就偏不告诉你,但是你要给我记住了,就算我死在这里,你也别想好过,还有你们几个,我的夫君一定会为我报仇的。”秦青咬着牙娇声道。

潘花红一怔,仰头笑道:“还夫君,秦青,你难道不知道宫里的闺女,一入深宫,你就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女人了,还想男人,哈哈,我就先让你尝尝木棍的滋味吧。”

在她的话音刚落,几个女侍卫立刻撕扯掉了秦青身上的衣裙,只是片刻,她就被剥了个精光,全身赤着,袒露着娇小玲珑的洁白,还有那不算太大的圣女峰上,两颗没有凸起的小可爱。

眼见着秦青的美妙娇体,潘花红狞笑道:“这么美的小美人,第一次却要和这木马一起,哈哈,动手。”

就在三个女侍卫架起秦青,两人拉着她的腿向前拽去时,酷刑室里突兀的出现了一团深红得烟雾,只是刹那,满屋都充斥着同样颜色的烟雾。

秦青正要尖叫,却被这突然的场景吓了一跳,和她一样,潘花红和几个手下也都吓得没敢在动,连大气也不敢呼。

过了片刻,烟雾还在,但是却没有其他事情发生,潘花红疑声道:“天娇,去看看哪里冒出的烟雾,其他人继续给我动刑。”

在木马旁的女侍卫嗯了一声,又在动起手来,虽然烟雾弥漫,影响了她们的视线,但是以她们的能力,还是知道该把秦青放到什么位置。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那是秦青发出的声音,同时拉住秦青的两个女侍卫,已知道此时的秦青,被木棍贯入了粉缝,如此她们也就可以放心,只用扶着秦青足以。

另一个女侍卫早就掌住了木马后边的摇把,在阿的惨叫后,她立刻动起手来,木马随即上下前后的摆动了起来,随着木马的摆动,秦青地惨叫声也在不间断的一直喊了起来。

然而谁也不知道秦青的叫声,为何会在片刻后,变为舒服的吟唱,仿佛她根本不像是在受刑,而是在享受快乐一般。

“是谁?这……这不是木棍,天呐,我身下是谁?”秦青惊讶的想着,触手可及的地方,竟然是温热的皮肤。

最让她知道破了自己处子身的,绝对不是木棍,而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到底是谁?

秦青只是略一想了想,顿时想到了一个人,难道是他?

可是不管怎么样,起初的疼痛已经过去,她可以感受得到,那深入到自己体内的物体,正在上下的在给予着自己极致的快意,让她忍不住的发出令人心魂激荡的吟唱声音。

“呵呵,秦青,你竟然还有闲情享受,天舞,给我加快速度,我要折磨死她。”潘花红看不到眼前的场景,心中暗暗对秦青升起了佩服之心。

她不知用木马杀了多少违规的宫女,可是这秦青,可是第一次上木马,竟然还能一点痛苦都没有,是天舞控制木马的速度不够嘛,潘花红可不这么想。

虽然她从未和男人有过欢愉,却也知道点男女欢乐之事,一个女人如果和男人一起,还能有快乐,可是这木马是个死物,在说木马上安置的木棍,长度也不是一个女人能受得了的,在她想来,这就是秦青的特殊之处。

不时一会,一阵脚步声进了酷刑房,天娇平静道:“花红姐,这烟雾不是外面的,而是从这房里散发出来的。”

潘花红一愣,冷声道:“酷刑房里怎么会有烟雾,给我好好找找是哪里。”

烟雾充斥到让她们的视线,连眼前都看不清,更何况这烟雾可不是一般的烟雾,没有来源,她们根本不可能找到。

片刻后,闲着的几个女侍卫,同是无功而劳。

“好了,既然这样,今天就到此为止,此事千万不能泄露出去,一点痕迹也不要留下。”潘花红的声音再次响起,显然是下了诛杀令。

她的话是说出口了,可是酷刑房里,此刻却只有秦青的吟唱声,却没有了其他声响,就是那原本还在摇晃的木马,所发出的杂声也消失了。

潘花红怒喝道:“都给我听到了没,给我杀了她。”

任她高呼,秦青依旧我行我素的吟唱着,而天娇、天舞几个女侍卫,却还是没有回应。

这太奇怪了,潘花红身为后宫的女统领,自然不是泛泛之辈,在这烟雾弥漫的状况下,加上秦青依旧在那吟唱,潘花红立刻觉得,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

“什么人搞得鬼,给我出来。”潘花红瞪着眼睛,看不到什么,却还是娇呼了一声。

秦青这时高呼了一声,好一会才喘着粗气道:“潘花红,这木马可真舒服啊,我可真是太爽了。”

“你……你个贱婢,我这就杀了你。”潘花红听到她的挑衅话语,不禁拔出了腰间武器。

“哼,杀我,那也要先问问我的夫君同不同意。”

秦青的声音刚落,酷刑房内的烟雾突然瞬间消失了,这时潘花红惊呆的看着眼前,木马之上竟然有着两个人,一个在上面坐着,一个却在木马背上躺着,而她们皆都全身赤着,更可见上面坐着的秦青,原来一直不是在享受木棍,而是在享受那个躺着对自己邪笑男人的凶器。

而在木马另一侧的墙边,自己的几个手下,竟全都赤着,每个人身上却都被捆绑住了,连嘴巴都用布塞了个严严实实。

怪不得她们没有出声,但是这一切并不是要点,潘花红看到马背上男人的赤体,立刻别过了脸去,娇斥道:“你到底是谁?这里可是后宫,我可是后宫的侍卫统领。”

“哦?潘花红,那你可知道我是谁。”血天君轻声笑道。

在秦青即要被拉上木马,遭受木棍酷刑时,血天君便已从房上下来,只是他没解救秦青,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了秦青的身下,用自己的凶器替代了那让女人感到恐怖的木棍,这一切血天君做起来十分的简单。

当然秦青也一直配合着,因为聪明的她,一定会想到,是自己出现在这里。

不敢去看血天君,潘花红恼怒道:“我管你是谁,现在你自己送上门来,现在的你插翅也难逃出去。”

“死到临头,还要对我的夫君如此口气,潘花红,你可真是该死。”秦青娇喝道。

虽然她一直不会以为自己能活下来,虽然这一切变化的如此快,但是享受了血天君对自己的所做,秦青知道,自己死不了了,然而当快乐到巅峰时,她更知道,自己可能在第一眼看到他,就已经将心嘱托给他了。

将秦青放到了地上,血天君一跃从木马上跳了下来,凝视着潘花红乔红的脸蛋,嬉笑道:“我本来也没打算逃出去,我要堂堂正正的挺身,从这走出去,但是在离开这之前,我要让你尝尝这木马的滋味。”

听到血天君的话,潘花红哪还顾忌男女授受不亲之理,转头看着血天君逼近,自知自己不是对手的潘花红,转身就想夺门而逃。

然而她的想法是对的,但是在血天君面前,她又怎么可能跑得掉。

“给我回来。”血天君轻喝了一声,手掌向前一伸,五根手指蜷缩一动。

只见正躬身要逃的潘花红,身形一下向后疾飞了过来,在酷刑房内的秦青和墙角的几个女侍卫,都是看得真真切切,一个人只是抬一下手,就可将潘花红拉回来,这等功夫,可是江湖上的内功才会有的效果。

将潘花红抱在了怀里,血天君兴头正尽,转身将她横放在了木马背上,伸手更是在她脖颈下方点了一下,这让扭动身体的潘花红在没法动弹了。

“你……你要对我做什么?快点放了我。”潘花红惊惧写于脸上,这个男人的功夫高深莫测,这才让她感到了真正的害怕。

血天君笑道:“你刚才对我的秦青要做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只是秦青不是受苦,而你却不同了。”

一听这话,一旁赤身的秦青,高声笑道:“夫君,让这个女人死的惨一点,让她想害我。”

潘花红急道:“秦青妹妹,我……我刚才只是随口一说,我怎么敢杀你啊……”

这话让谁听到都想笑,血天君摇了摇头说道:“潘花红,你以为秦青是这么好哄的,刚才我可是听得真真切切,若不是我及时出现,她还能活着离开这里嘛。”

嘴上说着,血天君扬手一拍她的小腿,那原本的盔甲,竟在瞬息间化为了粉末,潘花红也在此时变成了赤身。

比起秦青和那几个女侍卫的赤体,潘花红的明显要丰腴许多,那双硕大的圣女峰,更是挺拔得,而她腿间的粉缝处,则是一片洁白。

“呵呵,竟然是个白虎。”血天君轻声笑道。

虽然看不到血天君的脸,但潘花红还是能感到一双炙热的眼神,此时在盯着自己的赤体看,她脸上泛起更红的娇羞,哀求道:“大哥,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请你放了我吧。”

秦青耻笑道:“潘花红,刚才你不是叫嚣的很厉害,现在求饶太晚了。”

“青儿说得对,潘花红,你刚才气焰嚣张,现在被擒住了,却求饶,如果我放了你,你岂不是又要叫人来围攻我。”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