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风云》十大酷刑—木马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35 字数:3979 阅读进度:442/585

羽罗娇真道:“她只不过是个小丫头,你一个大男人,还要跟她计较?”

血天君笑看着羽罗道:“你说得对,不跟她计较,因为她的主人是你,这笔账找你算才对。”

嘴上说着,血天君突兀的双手环住了羽罗的手臂,一把将她推倒在了凤。

羽罗并未抗拒,只是羞怯的看着血天君,嘤声道:“算账算到我头上也行,可是你这是想干什么啊。”

“我想什么,你还看不出来嘛,端龙是个废物,美人可是有许久没有享受之乐了吧。”血天君猥琐的笑道,双手扬起按在了羽罗一双硕大的圣女峰上。

虽有薄纱隔着,但那凸起的两点小可爱,却早已发硬的挺翘起来,感受手心的触碰,血天君暗叹,这女人时常不有欢爱之事,见到男人,那是止不住的悸动啊。

羽罗轻嗯了一声,面红耳赤的娇羞道:“你怎的知道他是个废人,你别这样,我……可是皇后。”

“皇后,呵呵,那也是我的皇后。”血天君说着,已低下头张嘴含住了她的珠玉脂红耳垂。

被血天君如此欺负,羽罗丝毫没有害怕,相反的却有无限激动,想到血天君连端云公主和龚美香都能征服,更敢设计杀了林江海和皇上端龙,这等胆量,可不是一般男人才有的。

双手环住了血天君的脖颈,羽罗娇滴滴道:“这可是我的寝宫,你就不怕惊动外面的宫女,叫来侍卫。”

“侍卫,这里不都是女侍卫,来一个我就拿下一个,来一双我就放倒一双。”血天君霸道的说道。

羽罗双眼迷离的看着血天君,娇笑道:“那要是来一群呢。”

血天君添了添嘴唇道:“就算这后宫里的女人加起来,我也能把全部女人累趴下。”

惊疑的看着血天君,羽罗挑眉嗤笑道:“男人都会说自己很能耐,可是动真格的了,还不是几下就完事的主。”

直起了身,血天君扯上衣袍,露出了一身精硕的体格,那腿间的凶器更是茁壮巨大,表露狰狞的硕大蘑菇头,赫然让羽罗吞了吞口水。

但见羽罗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凶器,呢喃道:“这……这就是……”

她的话还未说完,血天君已用手掀起她的纱裙,拨开那腿根,俯身压了上去道:“一个男人如果不能给一个女人满足,那就是废物,我的能力有多厉害,你体会一下便知。”

控制着凶器在羽罗粉缝处研磨了几下,血天君看到她皱眉张大了嘴,身子向前一顶,噗嗤一声,凶器应声而入。

而此时羽罗的脸上却表现出了扭曲的痛苦表情,血天君一怔,加上凶器探入时,犹如进了一个狭窄的通道,御女无数的他,怎会不知,这羽罗竟是第一次。

还没等她尖声叫出,血天君已低头用嘴盖住了她的唇,只听羽罗唔唔的叫唤了几声,血天君没有怜香惜玉之意,腰板直上下摆动,凶器直贯入羽罗粉缝之中。

行云施雨若干间,汗彻淋漓,眼看羽罗已是穷途末尽,血天君亦没有在坚持,与她的第二波高喷一起进行了一次对接……

看着羽罗眼露些许哀怨,血天君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笑道:“美人,怎么了?没满足吗?”

“你……人家可是第一次,你就这么粗暴。”羽罗真想不到,这之乐,竟会是痛苦和快乐相结合,有痛有乐,一切过程虽变幻多快,但开始之时的痛楚,却让羽罗深深的记忆住了这个男人。

血天君摇头苦笑道:“我怎知你是第一次,你表现的也不像是第一次啊。”

羽罗娇嗔道:“你都知道端龙是个废人,我从入宫,就被封为皇后,这三十年来,我一次之乐都没有,全是……”

“全是什么?”血天君轻搂着羽罗,轻声问道。

羽罗那脸上未消退的晕红更加发红,只听她娇声结巴道:“全是我身边的宫女,和我一起……一起欢乐。”

血天君已经不需再问,也知道了羽罗的话中含义,后又听了她的一番话,血天君才知道,原来羽罗没进到后宫成为皇后之前,所接触的人都是女人,打小就和女人生活在一起的她,对男人总有些害怕。

只是经历了这么多年,羽罗在这后宫无事,也知道端龙是个废人后,便不再抱什么希望,虽有皇后这么大的尊位,可是羽罗却不敢在外面找男人,她多么期望自己会成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可这一切,直到十年后的今天,才得以如常所愿。

而羽罗会这么轻易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出来,血天君倒是没问,羽罗确已自己说了出来。

因为皇宫出了这么大的事,皇上都换了,这后宫里的女人,地位和身份必然不保,谁知道这新登基的皇上断浪,会不会大开杀戒,还是会把羽罗她们逐出宫去。

所以羽罗才会让秦青去引血天君来,本想和他好好经过一段感情积累,在以身相许,和端云、龚美香一样,找一个坚强的后盾,当然这也是因为羽罗的哥哥羽华在边塞镇守边疆,要不是这样,这皇宫的权势,羽罗亦会争上一争。

紧紧搂着羽罗的脖颈,血天君柔声道:“今后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会弥补你所有的一切,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如果照你所想,让你哥哥带兵围皇城,后悔的只会是你。”

羽罗娇声道:“人家就知道你厉害,才没那样做。”

“我厉害的地方多了,要不在厉害一次给你看。”血天君翻身又压了上去。

这时羽罗双手撑住了他的肩膀,说道:“等等嘛,人家这寝宫可是随意出入,就算你能摆平那些小宫女,可是我经受不起了。”

俯视着羽罗的媚眼,血天君笑了笑,作罢。

一个女人连续两波高喷,而且羽罗还是第一次,如果不经过休整,虽然身体上的气虚不用补回,但是多次的,却会让她感到害怕。

穿回了衣服,血天君轻搂着羽罗笑说道:“晚上我还会再来的。”

羽罗点了点头,娇声道:“你就算不来,我也会派人请你来的。”

看着血天君起身要走,羽罗不禁出声娇呼道:“夫君……”

“怎么了?这么快就舍不得我走了。”血天君回头看着羽罗笑道。

羽罗娇嗔道:“才不是呢,人家只是想问你,这后宫里的其他妃子和女人,你要怎么处理?”

血天君轻笑道:“你说呢?”

“既然这登基的皇上也是个傀儡,夫君,你拿主意吧,是放逐出宫,还是……”

见她眼中露出的表情,血天君摇头笑道:“这么多美人都和你一样,她们也都想男人,为夫后几日,便会常驻在你的寝宫,到时要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双眼惊叹的看着血天君,羽罗娇真道:“那夫君晚上过来翻牌吧,我想她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哈哈,好……”血天君仰头大笑了一声,身形陡然一纵,消失在了羽罗的面前。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羽罗看着血天君刚站着的空地,一脸的失神。

这时几个宫女疾步跑进了羽罗的寝宫,看到羽罗原地呆立着,其中一个宫女惊恐道:“皇后娘娘,刚才谁在大笑?是刺客?”

羽罗回过了神来,脸上露出诡异的笑道:“对,是刺客。”

几个宫女同是露出了惊惧,刺客进来,她们竟然不知。

但是她们更不知,羽罗口中的刺客,其实是刺入她体内的来客。

“我说了,是皇后娘娘让我带那人来的,潘头领,你若是不信,跟我一起去见皇后娘娘。”秦青恼怒的瞪着眼前的潘花红,这个后宫侍卫的统领,竟然敢让人绑了她。

潘花红一脸冷意道:“秦青,你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不假,但是连皇后都说,没有让你带人进到后宫,你还在这睁眼说瞎话。”

秦青咬牙切齿道:“潘花红,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要是你敢动我一下,皇后娘娘一定会杀了你。”

“哦?吓唬我啊,秦青,你死到临头还嘴硬,好,我先杀了你,就说是被刺客杀了,我看皇后娘娘怎么给你报仇,来人呐,给我带走。”潘花红也气不过,俨然忘了这秦青可是皇后身边的宫女。

但是这后宫之中,死上一两个宫女,那是每天都会有得事,见潘花红动真格的了,秦青小脸吓得惨白,若是被潘花红带走,那自己小命可就真没了。

秦青大呼道:“救命啊,潘花红要杀人了……”

“给我堵住她的嘴。”潘花红冷笑道。

夹住秦青的三个女侍卫,随即从秦青身上撕下了一块布,塞在了她的嘴里。

一群侍卫围着,好像巡逻一样的向前疾步走去。

一间宫殿之上的血天君,看着远去的一群人,暗笑了起来,这秦青竟然被抓到了,但是潘花红要想杀了秦青,血天君又怎么会这么看着他要征服的女人如此死去。

想到秦青骗自己的技俩,血天君暗暗念叨道:“就先让你吃点苦头。”

身形一跃,血天君紧紧跟了上去。

只是片刻,血天君看到一群人进了一间围墙边的房子里,一看这里的环境,就知道这里是女侍卫所居住地,而秦青一群人进去的地方,更像是一个刑罚室。

故技重施,血天君依旧蹲身在了房顶,掀起了一片瓦向下看了去,果然如他所想,此时的秦青被五花大绑的按在了一个椅子上,在看屋里的别处,竟有很多用刑的器具。

最让血天君震撼的是,竟然还有清朝发明的十大酷刑之一木马,只见那木马背上崛起了一根粗壮很长的棍子,长度无法目测,但就是这尺寸,也可见这刑罚的厉害。

“秦青,那个人到底是谁,说了,你也少受些苦,要是不说,你也看到了,我就让你骑着个木马。”潘花红站在了木马边,一脸阴森的笑道。

坐在椅子上的秦青,只能唔唔发出声音,待她身边的女侍卫将她口中布扯掉,秦青才长吐一口气,叫嚣道:“潘花红,你敢这样对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