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风云》贴身保护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33 字数:4038 阅读进度:437/585

端龙一死,朝中群臣像没了脑袋的苍蝇,都在议论纷纷,这杀人之人竟是端龙的私生子,他竟然杀了自己的父亲,夺得皇位。

但在明眼人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平成人心的技俩,那老公公虽然服侍端龙几十年,若是被威逼利诱,谁又会保证他不会在说假话。

“各位,今日之事,在场的人人都已看到,断浪已成皇上,登基大典明日就举行,还请各位朝官务必明日到玄清殿,参加大典。”端云这时朗声说道。

她虽和魏明曾为一伙,但是如今,端云却已自立门户,而今天端龙做出如此的事,也不是有人相信,是端龙自己所为。

有了林江海和端龙两个前车之鉴,那些大臣都怕自己成为剑下亡魂,亦没有人敢违背端云的意思,同是答应明日参加皇上登基大典。

血天君这才授意端云,让这些大臣先行离去,他倒是不怕这些臣子反骨,就算他们想反,也反不起来。

待断浪和十二鬼煞离开,端龙的尸首去抬走,血天君才和端云看向了地上林江海的尸首。

“玉蓉姐,诗音,还请不要太过悲伤,林尚书是个忠臣,我们都知道。”端云平静的说道,眼中却露出了冷意。

一想到这乔玉蓉如何对待血天君的,端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这个女人,然而没有血天君的下令,她也不能乱做主张。

“公主,你也说我爹爹是忠臣,可是那断浪无故杀了我爹,难道就这么算了?”林诗音已止住了哭腔,抬眼看着端云质问道。

乔玉蓉一怔,娇斥道:“诗音,断浪……已成皇上,这事就这么算了。”

听到她这么说,血天君淡笑道:“乔夫人可真是有远见,林尚书既死,这公道无处去说,可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当真要此事就这么算了?”

直勾勾的看着血天君,乔玉蓉挑眉道:“端云公主,你身边的下人,一点规矩都没有,他算什么东……”

她的话音未落,端云已怒瞪着她哼道:“玉蓉,我身边的人怎么了,难道他说的话不对,还有,我要告诉你,就算是断浪,也要称他为师父。”

“端云……”血天君皱眉看着端云,沉声喊了一声。

他本不想与断浪之间的关系,让这乔玉蓉和林诗音知道,但是端云脱口而出,已是他阻拦不了的了。

只见跪在林江海尸体旁的林诗音抬头怒视着血天君,哽咽道:“是你们,一切都是你们搞的鬼……”

端云冷笑道:“林诗音,没有证据不要乱说,人是断浪杀的,与我们何干。”

眼见事情败露,血天君一脸冷意道:“断浪杀人,是林尚书对皇上不敬在先,他既杀了皇上端龙,亦是他自己的意思,我虽是他得师傅,却不能左右他做事。”

“诗音,血大哥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在场的神捕门捕快紫狐,为血天君说起了好话。

林诗音挑眉道:“血大哥?紫姐姐,你也看到了,这事明摆着……”

一直冷观全程得青玄轻声说道:“诗音,你可知魏明是谁所杀。”

听她提到魏明的死,林诗音立刻摇了摇头,虽然林江海已死,这悲痛自然大过一切,可是断浪已被尊为皇上,林诗音也没能耐报复。

“魏明就是血大哥所杀,他与于家有些渊源,更知道林伯伯是于家和司马家的好朋友,听闻你今日庆生,血大哥可是冒死混到林府,就是想和林伯伯叙叙司马家和于家的往事,却不曾想,事情会有如此变化。”青玄言辞诚恳的说道。

然而这一切,青玄并未说谎,因为血天君就是如此跟她说的,虽然在青玄眼里,血天君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他若想杀林江海,哪还需要用如此卑鄙的技俩。

林诗音轻哼道:“冒死混到林府?青玄姐,你要说他不是宫中人吗?”

“我是天下会的帮主血天君,与朝廷没有一点关系。”

“天下会?”林诗音一怔,随即点了点头。

乔玉蓉这时气道:“你既是江湖人士,那断浪也是,端龙膝下无子,他何来的私生子?”

血天君一愣,疑声道:“你说端龙没有子嗣?”

“我哥哥……他身体不好。”端云小声的说道。

看着端云,血天君暗暗气恨,这端云看起来很聪明的女人,却总是在干些不聪明的事,这端龙没有子嗣,不能生育,这事为何还不早说,要是早知道端龙是个废人,他何须要搞出断浪是端龙私生子的骗局来。

见血天君的眼神,端云缩了缩脖子,转头看着乔玉蓉说道:“现在不是谈及断浪身份的时候,我看你该想想,怎么安葬林尚书。”

乔玉蓉突兀的趴在了林江海的身边,呜咽痛哭了起来,血天君暗笑,这女人变化的也太快了,从林江海死的那一刻起,她一直都在旁观。

那眼神简直就是旁观者才有的眼神,林诗音的哭和伤心才是真的,阅女无数的血天君,怎会看不出,这乔玉蓉对林江海的死,根本没有伤心可谈。

“夫人,我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既然断浪杀了林尚书,我便让他前来服罪。”血天君朗声说道,又到了青玄身边耳语了几句。

尸首被抬到厅堂之内时,青玄和紫狐已与几个捕快回到了林府,看着紫狐和青玄压来的人,林府众人不禁暗暗心惊。

断浪竟被五花大绑的捆来了,他的身份虽然很不真实,但是老公公已宣布他明日要登基做皇上,谁敢这么对皇上。

“断浪,你杀了林尚书,可知自己所犯之罪?”血天君冷冷盯着断浪,叱喝道。

断浪面无表情,倒是血天君这一句话,他立刻跪在了林江海尸首面前,看着乔玉蓉与林诗音,直接说道。

“人是我杀的,师傅,我知你一直教导我不许乱杀人,今日所犯之错,还请师傅责罚。”

血天君点头道:“好,那为师今天就替天行道,杀了你这个孽徒。”

见他取过青玄腰间佩剑,扬起就要朝断浪脑袋上劈砍,端云和青玄几乎异口同声道:“天君哥,万万不可啊。”

“为何不可?”血天君皱眉道。

“他……他可是要做皇上了,你若杀了他,那可是大罪。”

血天君冷声道:“这个孽徒,有什么资格当皇上,我不杀他,难解我心中之恨。”

在血天君下挥剑之时,林诗音娇呼道:“不用你杀,我要亲手杀了这个冷血之人。”

这断浪可一直都为惊惧,因为血天君只是说说,不会真的杀他,但是这林诗音可不一样,她满怀为父报仇心切,杀断浪那可是会毫不犹豫得。

然而断浪的眼神被血天君忽视掉了,将手中剑递给了林诗音,血天君平静道:“诗音妹妹说得对,为父报仇得事该你来。”

冷视着跪在地上的断浪,想到他一剑刺死自己父亲的场面,林诗音双手握住剑柄,一咬牙向断浪脖颈刺了过去。

只见一道血剑从断浪脖颈上喷发而出,但是那剑尖却只没入了分毫之深,看着断浪坚毅的眼神,林诗音胆怯了,这江湖人士根本不怕死,甚至不知死有何惧。

明知道这一剑再深一些,就可以为父报仇,可是林诗音却将剑扔在了地上,再次哽咽的扑到了林江海的尸首上。

“爹爹,女儿不孝,不能手刃杀你的仇人啊……”

血天君突然身形抖动,一掌拍在了断浪的胸口,只听砰一声闷响,断浪的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撞在了几米外的墙壁上。

声音巨大,连墙壁都被撞得出现裂纹,而断浪更是连一声哀嚎都没发出,摔在地上时,已是晕了过去。

“天君哥,不要……”青玄和紫狐挡在了拾起剑得血天君面前。

血天君暗叹,这青玄和紫狐倒是很有眼色,若是她们此时再不阻拦,血天君定然不会杀了断浪,但是对着林家人,却要使出点狠手段了。

“够了,你们都走吧……”林诗音哽咽的娇呼道。

见她如此伤心,青玄等人立刻退了出去,让人将晕过去的断浪抬走,血天君才轻声说道:“诗音妹妹,请节哀顺变。”

待他走了出去时,端云几人已在等候离开,这时血天君看到了柳媛媛得身影,并且看到了她哀怨的眼神。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血天君交代了一番,让端云务必要给林江海有个厚葬大葬。

看着青玄、端云一些人离去,血天君才走到一身青衣的柳媛媛面前,轻声道:“你还不走?”

“林伯伯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柳媛媛其实刚就打听了一些事情的变化,这原本是多么好的庆生宴,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但是由始至终,血天君的出现,都让柳媛媛疑惑,他既是江湖人士,又怎么进宫来的,而且还和端云公主的关系不一般。

血天君摇头苦笑道:“媛媛,你不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而是该去问问你的姐妹林诗音。”

直勾勾的看着血天君,柳媛媛凝声道:“天君哥,我敬你是个汉子,如果这件事与你有关,我……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抬起的手放了下来,血天君亦是不明白,这柳媛媛对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情谊,想到自己设下的这局面,血天君还是很放心。

在柳媛媛进了厅堂时,已是双眼微红的乔玉蓉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血天君还未离开,她的脸上只有冷冷的表情,到了血天君的近前。

“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乔玉蓉声音冷道。

血天君挑眉道:“夫人,林尚书刚刚离去,我想在新皇上还没登基的时候,这宫中自然不会平静,我留下来,只是想着一些人的安全。”

听到他这么说,乔玉蓉冷笑道:“就凭你?”

在她说完时,血天君身形突兀的到了她的近前,乔玉蓉一怔,吓了一跳,身子向后退时,却被血天君的手臂揽住了腰肢。

几乎是脸对脸的距离,血天君沉声道:“就凭我,可保贵府平安,更可贴身保护夫人。”

乔玉蓉脸上一红,心跳也加速了起来,感到男人凶器紧贴在自己的小腹上,她更是心惊不已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