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风云》和美香得云雨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25 字数:3855 阅读进度:430/585

血天君看着龚美香乔红的俊美容颜,不禁轻轻的吻上了她光洁的额头,到处留恋游移一番,然后才滑到她早已羞涩半掩的美眸,掠过美香长而卷曲的乌黑睫毛,添上她丰挺圆润的粉红鼻尖。

“夫君真坏……”

龚美香嘴上说着,血天君已经吻住了她芬芳可口的朱唇,贪婪地着她唇内的香甜津液,不时还用舌与她的舌在一处。

唇舌纠缠间,龚美香这本就对特别需求的女人,自然受不住血天君如此的亲吻,已是越发意乱情迷呼吸急喘。

只见龚美香情不自禁地仰着因为刺激而红艳无比的俏脸,一双摄人心魂的美眸,不自觉地慢慢睁开,柔情似水地仰望着身上的血天君,眼神迷离间,散发出水波荡漾,摄心勾魄的冶艳风情。

“美人,感觉如何?”血天君很满足自己的所做一切,这龚美香只不过是自己在这皇城里的第一个女人,而这魏府的女人,他自当要全部纳入后宫在说。

龚美香一脸满足的娇笑道:“感觉嘛,很一般啊。”

听到她的话,血天君噗嗤一声笑了,这龚美香明明享受的不得了,却用一般来形容自己对她的爱、抚,脸上故意现出生气的模样。

这时龚美香眨着美眸可爱的笑道:“夫君,生气了?”

“哈哈,我有这么小气嘛,我在想,是不是我该在粗暴些,不然你感觉老一般,岂不是没有什么乐趣。”血天君说着,竟真的要作势撕扯她身上的衣裙。

龚美香面上一惊,急忙娇真道:“人家开玩笑罢了,夫君这么厉害,美香实在太满足了,若不是因为夫君这么厉害,我……我也不会这么急着来找夫君了。”

这话龚美香倒是不会说假话,魏明刚死,端云公主是皇亲国戚,大可用她的身份,去解释自己为何不为夫吊孝的事,而作为魏府的第一夫人,龚美香却没有端云那样的背景,魏明既死,她才要做一个榜样才对。

只是此时的龚美香,脑袋里哪有魏明,丧父之痛,不止她没有,端云没有,即是那二夫人孟子晴的脸上,也是毫无悲伤,或许是这三位夫人如此冷漠的表现,这魏府上下,又有几人对魏明的死有半点伤感。

想到此,血天君忍不住埋下头,就这么隔着一层丝薄轻纱,吻上了龚美香的圣女峰,牙齿轻啮,舌尖尖微顶,嘴唇乍触又离,贪婪而不失温柔地享受这硕大酥软的女人圣器。

如此微妙至极的挑撩,让龚美香尝到了非一般的感觉,她何时享受过如此美妙的之乐,脑中尽是血天君的笑脸,和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男人味道。

对,她不要做一个没有快乐的女人,她不要再被世俗的枷锁所困住,女人,一辈子不能只守着一个男人过,她从没想过这些,但是她也没有胆量想过,自己有一日,会和魏明以外的男人在翻云覆雨。

魏明死了,死的很突然,龚美香很突兀的感到,心底没有一丝痛楚过,反而知道是血天君杀了魏明,她竟有无限的悸动。

是他,是身上这个男人,解救了自己,让自己再次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

感受着血天君的手在触动,龚美香身子向上仰起,任凭他的左手绕过自己的小蛮腰,分开了自己身上的轻纱罗衣低开衣领,直到那带着些微热的手掌,攀上并掌握了一边的圣女峰,龚美香激动无比的哼吟了一声。

她的心情波澜起伏时,血天君亦是同样的刺激,想到自己占有了魏明的大老婆和三老婆,他就无比的悸动。

手掌体会着龚美香那光滑如缎,温润如玉,更是弹力十足的圣女峰,他的右手也没有闲着,撩起了龚美香轻纱罗衣的下摆,抚上了她光滑平坦的小腹,绕着娇嫩的肚脐画着圈,食指还不时逗弄着那浅浅的浑圆的脐窝。

被血天君如此挑撩,龚美香早就情YU中烧,有些忍不住了,但是这快意连连的感觉,却让她喜欢上了血天君的抚撩,原来之乐,并非只有进入才会有飞升天际的畅意感,这样的触摸,也会很舒服。

只觉手心中龚美香那小巧的粉尖变得立刻膨胀变硬,鲜红娇嫩得也同时在茁壮挺立起来,感觉到她扭动娇躯的身体变化,血天君更加兴奋起来,越发尽情地挑撩着着龚美香那不不能满足的春情。

“夫君……”

龚美香轻吟着,她仿若做了一场美梦一样,但是这场梦却是那么长。

眼看着身下美人的上半身都袒露在外,看着那脂白如遇的圣女峰,血天君一张大嘴亲吻了上去,更是用舌在那粉尖上挑撩不已。

而血天君得右手更是进一步扩大战果,已经在龚美香不知不觉间悄悄滑入了她最神圣隐秘的粉缝处,欣喜地从手指间滑腻的触感得知,龚美香早已动情,粉缝已经有爱意流出,而且源源不断,甚至快要将身下和腿根完全湿透。

舌一路下滑,从那圆润高耸的圣女峰滑落,来到平坦的小腹上,之后旋转绕过浅浅的肚脐,最后终于停住在龚美香的粉缝处。

略微抬头的龚美香,看到血天君埋首在自己腿根处,更可感到他的呼吸,吹得自己的黑丝都摆动,想到他接下来有可能要做的,龚美香娇羞的呼喊道:“夫君,那里……那里不能用嘴的。”

“为何不能?因为不干净嘛,傻瓜,在为夫眼里,老婆的一切都是干净的。”血天君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他已低下头,张嘴吻住了龚美香下面的小嘴,并且用舌轻轻添过那如丝的一片黑,时而用牙齿咬住她两边的哈贝,又不时用手指在她晶莹凸起的小可爱上捏来捏去。

如此致命的挑撩,使得龚美香吐出声声娇呤,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大声。

而最让龚美香发疯似的狂叫,是血天君竟然将舌顶入了她的粉缝之内,灵巧的舌在她深处旋转,更刺激着她粉缝内再次宣泄出了一股爱意。

不堪血天君如此情挑,龚美香得一双腿弯曲蜷缩了起来,小蛮腰腰急挺,身子微拱,绝美的容颜更是无意识地左右摆动,显得十分意乱情迷。

听着龚美香那荡人心魂的娇声,和她身体的反应,血天君再忍不住了,如果这样下去,龚美香倒是爽到了极点,而他却被憋的一身难受。

有些粗鲁的将她身上的衣裙扯了下来,耳听得从龚美香口中吐出的迷人之音,那滋味让血天君顿感蚀骨的快意。

血天君双手用力地在龚美香柔如丝缎、嫩如玉脂的上揉搓着,嘴巴则不停地着她那高耸、触之弹手的晶莹圣女峰。

同时伸出灵巧的舌添撩着圣女峰之上那娇嫩的殷红两点,不时还用牙齿轻轻的啮咬一下,令早已意乱情迷的龚美香,赤着得娇躯顿时陷入了阵阵的颤抖和中。

“夫君,人家受不了了……”

听着龚美香的呼唤,血天君按耐不住的挺着凶器,双手握住了龚美香的腰肢,看着她自动的将腿根打开,并用一只手撑开了那粉缝。

血天君异常激动,身子向下一压,只听扑哧一声,凶器应声而入。

只听“啊”的一声,龚美香满足的低吟了一声,与之和血天君的第一次相比,虽然这次有足够多的前戏,可是那巨大骇人的凶器,所给她带来的还是痛楚在前。

不得不说,血天君最让龚美香着迷的地方,就是他的本事,一炷香都不带松懈的,这样的男人,上哪找去。

不管血天君冲击的快慢,龚美香都已经压制不住的狂吼狂叫,就算此时端云回来看到这个场面,她也绝不会害怕,因为这个男人带给了自己无穷的美妙快意。

如此上下大起大落的姿势没多久,血天君突然俯身抱起已经羞红双颊、闭着美眸一脸享受的龚美香,将她洁白润滑的腿缓缓分开,让她跨坐在了自己的上。

一直没有分开,如此变换姿势的奇妙,更是让龚美香享受不已,怪不得这个男人有着让女人无法自拔的魅力,这当然不仅仅是他的外表,他的武功,还有他在征服女人的时候,说表现出来的强大持久力和粗鲁霸道。

与血天君结合在一起的龚美香,双手扶着血天君的肩头,双腿蹲在床榻上,不停的大起大落的起伏,紧窄的粉缝套动着那枪头,不时还转动几下,用深入来研磨,增加两人之间的乐趣。

阵阵快意袭遍着两个人的全身,龚美香毫不顾忌地大喊大叫,血天君毫无怜香惜玉的不断上挺,两人默契的配合,宛如已有十年同房的夫妻一样。

过了许久之后,龚美香上半身伏趴在床榻上,气喘吁吁的回头看着跪在自己身后的血天君,感受着他那一股股喷发出来的滚烫爱意,全部洒进了自己的体内。

好一会,那滚烫停止,龚美香才娇喘道:“我的天,夫君,你差点要了我的命,要是你每次都这样,人家一个人怎么能应付的了你啊。”

龚美香已有三次一泻如虹,血天君满意的退了出来,拍了拍她的翘股笑道:“所以我不会只找你一个女人啊。”

“那你还想找几个啊?”看着血天君躺在了自己的身边,龚美香半个身子压了上去,一脸红晕的娇美笑道。

血天君摇了摇头说道:“没算过,但是比起这后宫佳丽三千,我的后宫可不止这些。”

听到他的话,龚美香挑眉道:“夫君,你这样好嘛,你能应付的来吗?”

“难道老婆你还不知道我的厉害,若是我想,若是你能受得了,别说一天一夜,就是一年不眠不休与你每日都来个两三次,为夫也累不趴下。”血天君毫不谦虚的说。

其实他也没必要谦虚,现下极乐界你的女人,为数早就超过八千,要是血天君想一起满足她们,最多也就花个几天而已,只不过这些还没进入极乐界的女人,是不能长久如此的,必须日后进了极乐界方可能做。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