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风云》倾城美香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24 字数:4004 阅读进度:429/585

眼看着秦青吓得跪在了地上,血天君脸上带着冷笑,探身直视着她的眼眸,轻笑道:“我说了不会伤害你,那是在你告诉我实话的前提。”

“大哥,我……”秦青咬了咬嘴唇,却是没再说下去。

血天君暗笑,这秦青出现在大雄宝殿外就是一个完全的错误,宫女身份在高,也决不允许随意站在那,而让血天君挑她进到大雄宝殿里,也故因她没有和魏家的人站在一起。

再看她身上的宫女装,虽然不是皇宫之人,血天君却记得,后宫的宫女服侍和皇上身边还有那些大臣的宫女服侍,是完全不同的。

“我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说是不说,你自己衡量一下吧。”血天君接着说道。

这个宫女也就十七八岁,论起血天君的智谋,他根本无需哄骗,只要略加威胁,便可逼得她说出实话。

只是沉默了一小会,秦青才抬眼看着血天君,幽声说道:“大哥哥,如果我说了,你……你能不能保我没事?”

血天君摇头笑道:“那要看你说的事,对我有没有用了。”

犹豫了一下,秦青立即娇声道:“我是皇后身边的贴身婢女,因为皇上没有权势,所以皇后命我每日都要去皇上身边。”

“去他身边?做什么?”血天君追问道。

秦青接着说道:“皇后知道皇上没权势,会有人凯觑这皇位,她……她也想争权。”

血天君挑眉笑道:“哦,呵呵,皇后是个女人,争这天下权势又能怎样,你一个小小的宫女,受她如此指派,你就不怕被人发现你的企图,到时可能连命都没了。”

“这,还请大哥哥饶命,我什么都告诉你了,这事千万不能传出去啊。”秦青连忙对着血天君磕起了头。

看到她这样,血天君暗叹,这皇宫里的斗争,简直比那些平民百姓的世界要危险的多,但是这秦青也是一个单纯的女孩,一切要怪,也只能怪那想争权的皇后。

就算她真的取得了很多的信息,到时如果争权成功,这秦青还是活不了的。

血天君平静道:“站起来吧。”

秦青不敢不从,站起了身。

血天君又问道:“皇后是个女人,就算后宫她说了算,想争权也要有人才行,没势力,争权那只不过是浮云,她凭什么争?”

看了眼庭院的门,秦青走进血天君身前,俯身轻语道:“边塞的护国大将军羽华,是皇后的哥哥。”

边塞大将军,那可是掌握着这世界最重兵权的人,要是羽华想造反,那和她妹妹联手,这皇城倒是真的会变成她羽家的。

这么近的距离,血天君嗅了嗅秦青身上的香味,突然伸手将她揽在了怀里,并在她耳边说道:“不要动,有人过来了。”

秦青刚要抗拒的身子立刻不敢乱动,只是红着脸,小心肝扑扑的直跳。

果然有脚步声踏进了庭院,似乎因为院子里叠坐在一起的两人,那脚步声的主人咳嗽了一声。

“呵呵,是大夫人啊……”血天君这才推开怀里的秦青,站起身笑道。

秦青不免有些害怕,这魏府是出了名的婢女地狱,这大夫人更是皇宫里掌管禁卫军百万的龚阿福的妹妹龚美香,她可是看到了自己和血天君这样亲昵的举动。

龚美香徐徐走了过来,到了两人的近前,白了一眼血天君,轻笑道:“看样我来的不是时候。”

“怎么会呢,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我只不过和她有些话说。”血天君讪笑道。

脸上带着醋意,龚美香娇真道:“什么话还要坐在身上说啊。”

秦青不知血天君到底会说出什么来,立刻躬身道:“见过大夫人。”

“免礼,在我面前,不需要那么多的礼仪,秦青,你不好好的在后宫伺候皇后,跑到皇上那干什么?”知道她和血天君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龚美香也不多问,但是这秦青是后宫的宫女,怎的跑到前宫来了。

脸上一紧,秦青忙回道:“是皇后让我去看看皇上,龙体是否安恙。”

“哦?是这样啊。”龚美香虽点着头,却看向了血天君,她不是很相信秦青的话,倒是血天君露出了肯定的眼神,龚美香才没有在追问。

血天君该问的也问了,在知道这皇宫其实是四分天下后,他更觉得有意思,只是龚美香虽然和她的哥哥,在宫里最占据优势,可是这龚美香没有争权之心。

而另一大势力便是尚书林江海,血天君从端云口中得知,尚书林江海其实也算是个忠心爱国的人,但是当皇上下令屠杀于家一百多口人命时,又将司马家的男丁们都杀了时,他也对皇上心灰意冷了。

虽然这些事都是魏明在主事,但是皇上的懦弱,也是让人气愤的。

端云说过,她和于家没仇,一切都是魏明的所作所为,然而魏明有了权势后,竟将端云不当以前那般尊敬对待,这也是他死了后,端云连他口棺材都不给,直接扔到了皇城后面的山上喂野兽去了。

“秦青,你先回去吧,若是皇后问起,你知道该怎么说吧。”血天君看向了秦青说道。

秦青点头躬身道:“天君哥的话我都记住了,奴婢先告退了,大夫人。”

看着她走出庭院,龚美香娇嗔道:“你们在商议什么计谋呢,还要那样亲密。”

一手搂住了她的腰,血天君坏笑道:“你说呢?”

感受着他双手放在了自己的翘股上,龚美香娇怯道:“不要在这里,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你还怕什么?魏明都死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血天君才不理会她的抗拒,双手不断得捏搓着她的股瓣。

龚美香一脸担心道:“人家当然有顾忌了,魏明虽死,可是人家怎么说也是被娶过来的,这偌大的皇宫,可最容不下……”

她的话还未说完,血天君已探头吻住了她的唇,霸道得用舌钻进她的口腔,灵巧的舌顺势探入到里面,更是肆无忌惮的左右扫撩着她的口腔壁。

知道这庭院是端云公主的,龚美香也知道此时的端云不在魏府,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双手环住了血天君的腰肢时,双手也开始上下的轻抚了起来。

只是一会的功夫,龚美香便已哼出美妙的鼻音,舌与舌不断的挑撩,两人都在尽力的用手给予对方最大的快乐。

“天君,你弄得人家浑身都热了。”

好一会,两人才分开唇,龚美香满脸娇红的媚笑道。

血天君抬手按在了她的心口窝,轻声笑道:“是里面热了,还是外面热了啊?”

扭捏了一下,龚美香亦双手绕前,一下抓住了血天君腿根崛起的硬邦邦凶器,娇滴滴的笑道:“哪里都热,我要你给人家消消火。”

龚美香的主动,让血天君丝毫没有感到意外,像她这样的一个美妇人,阔别了多少年的同房之乐,一天不来个两三次,她绝不能好受,但是这也要看她能受不受得了。

横身抱起龚美香,血天君可不客气到手的肉,虽然现在还有很多事没做,但天大的事,也不会让血天君失去和美女同欢的乐趣。

看着要进的屋,龚美香急道:“天君,这……这可是端云的房间。”

已开门走了进去,血天君才朗声笑道:“那又如何?”

被血天君放到了床榻上,龚美香更是羞怯无比,娇红的脸蛋上虽是妩媚的期待,但是一想到这张大的主人是谁,她还是有些害怕。

“要不去我那里吧,你想多久就多久,在这里,人家心不安。”龚美香娇声的仟媚道。

血天君双手已附在了她裙下的硕大圣女峰上,轻轻揉搓着笑道:“心不安,我可以让你心安,只要有床,在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嘛。”

龚美香哪能经受得住血天君的挑撩,只是被捏搓了几下,鼻音就变成了嘤咛,想到端云一时半会还回不来,她连忙催促道:“天君,那就快点嘛。”

看到她脸上的表情,血天君忍不住双手向下搂住了她的,低下头去顺势在龚美香盈巧玲珑的耳朵上轻吻,甚至伸出自己的舌尖尖探入她晶莹的耳洞,轻顶旋转地细添着,再微微张开牙齿,轻轻咬住她圆润的耳珠,忽轻忽重的着。

“嗯……”

随着血天君的挑撩不断升级,和他双手在腰上的抚撩,龚美香扭动着娇躯,嘴中更是“嗯嗯”哼吟。

血天君双手继续亲薄着已经星眸迷离,满脸羞红的龚美香,亲吻了一会她的耳垂,血天君抬头调笑道:“香美人,是不是很舒服啊?”

龚美香依偎在血天君怀中纤弱润滑的娇体,不停地扭动,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已经如火焰般滚烫烧红。

现在有着倾城之貌的龚美香大美人,脑海中早已一片迷糊,更何况挑撩自己的又是自己第一次就倾心爱恋的人呢?

“坏人,舒服是舒服,可是人家好痒痒啊,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嘛。”龚美香娇滴滴的娇嗔道。

然而血天君可没有这么急着就要翻身上去的意思,掀起了龚美香的裙摆,血天君顿时一怔,原来这龚美香早就准备好了,下面竟然是真空上阵。

那嫩的粉缝处,流出的汩汩爱意,那生理及心理上的极度需求,体内久蕴的媚态,都已被血天君轻易地挑得一发不可收拾。

用手轻抚着她的腿内侧,血天君俯身看着她漂亮迷离的眼眸,轻笑道:“这怎么是折磨了,好美人,我疼你还来不及呢,若是上来就一阵汗彻淋漓,你又说为夫不懂情调了。”

听他这么说,龚美香无奈的笑了笑,心里却还是担心着,端云可是皇上的妹妹,就算这皇宫的势力一盘散沙,皇上不过问朝中之事,可是自己和血天君在她的大,那端云怎能饶了自己。

只觉一阵浑身无力,龚美香媚眼如丝横飘,娇喘细细,哪里还能答得出话来,双手勾住血天君的脖子,身子更是向上不断的挺起。

“美人,为夫还想多和你接触接触呢,你可莫要催我。”

龚美香只是哀怨的眼神“唔啊”了两声,算是回应了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