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风云》英雄救群美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15 字数:3995 阅读进度:421/585

血天君只是轻瞟了一眼银雪的赤体,但是现在他是没有心情留下,因为昨夜他听龚美香说过,今日司马家的女人们就要被推上法场,斩首示众。

“雪妹,恭喜你恢复神功,以后你和我一起跟着夫君,一起为他效力。”血岚看得出,现在的银雪比之自己初见时,要强了许多。

她主修阵法,但在一些防御招上却有着血岚都没法比的厉害之处,如果两人真要对决上,谁输谁赢,血岚也不敢断定。

银雪手一挥,身上突兀的幻化出了一件白色长裙,看着火火和水多多,她立刻答谢道:“两位妹妹,若没有你们的水火灵珠,我也不会恢复的这么快,谢谢。”

火火摆手道:“雪姐姐,这就客气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

“你倒是学的挺快,好了,我们快些离开这里吧,天君哥还有要事去做。”银雪朗声说道。

几女同是一愣,齐齐看向血天君。

血天君解释道:“楚楚的娘亲一家女人,要在今天被斩首示众,现在已近中午,再不去就只能替她们收尸了。”

颜盈一惊道:“现在什么时辰?”

“这是地下,我的妹妹,现在上面早已是中午了。”银雪娇笑道。

这里是地下百米的地宫,当然不会有阳光和白日,但是血天君可没忘,他回来时就已是五更,而在这里又呆了好几柱香的时间,龚美香的话,他可没有忘。

若是司马家的女人被斩首,那于楚楚必然会很伤心,血天君也答应要救出她们,如此食言,实在不是一个男人所为。

太阳当空照,大地铺撒一片金辉,连日的雪竟在今日停了个彻底,地上也仅有一些被融化的雪水痕迹,表明着昨夜还下过一场小雪。

皇宫的东门外,一处热闹非凡的大街上,硕大的木台早已搭建了两天,这里虽是皇城人流经过最多的大街,但是这条大街却鲜有人做生意,甚至连叫卖的小地摊都不见一个。

正是因为这里被称为丧魂街,凡是皇宫里有斩杀罪大恶极的要犯时,都会在这里斩首,已示众人。

“听说了嘛,这可是司马家最后一批人了,本来皇上下令不杀她们的,可是那魏明却偏要杀,哎,真是惨啊。”

“不要乱说,小心别人听了去,你的脑袋可不保。”

人群里不断响起如此的对话,但是虽然都害怕被官府的人听到,却还是有人岔岔不平的说上两句。

而在人群里,血天君一群人都围在一起,也跟着看热闹的大流挤在一起,就在于楚楚奋力翘着脚尖想朝前面观望时,却听不远有人大喊了起来。

“来了……来了……”

血天君看着身边于楚楚担心的表情,不禁安慰道:“楚楚,没事的。”

于楚楚眼睛都红了,虽然还未见到自己的亲娘是什么样子,但是这关系绝对错不了了,她看着血天君,恳求道:“天君哥,你一定要救下她们啊。”

“放心,欢欢,桓娘,你们可要好生给我看好楚楚,带她回客栈等着。”血天君嘱托了一声。

乌桓娘嗯了一声,这砍头的场面她可不爱看,立刻拉着于楚楚挤着人群向入驻的客栈走了去。

而留下来和血天君一起的,也只剩下血岚和银雪,有了她们两个,血天君已经不需要其他人的插手了,虽然穆念慈和火火、水多多,都是会武功的主,但是人多反而不好。

三人都挤到了人群的最前端,两排官府的士兵持着武器维持着秩序,血天君看到一排马车,而最前面的马车上,一个身材臃肿的大胖子,盘坐在上,笑着向两边的百姓招手。

看到他,血天君冷笑道:“这个就是魏明。”

“夫君,怎么知道?”血岚疑惑道,因为血天君可一次没见过魏明。

血天君悄声笑道:“昨晚龚美香说的,因为他这么胖,在十年前就不能了,所以娶了十几房小妾,却只是给自己冲冲颜面。”

银雪一听,调笑道:“那可美了夫君了,想必这次要是诛杀此贼,那些女人们还不都要寂寞着。”

“雪妹说得对,夫君,诛杀此贼,你何不去他府里走一遭,把那些女人都据为己有,在顺便把那美香带在身边。”血岚也赞同道。

“哈哈……”血天君仰头大笑了起来。

他早就有这等想法,但是却没想到要霸占人家府里的全部女人,如此有些邪念的血岚和银雪,果然不愧是魔神之中最有默契的组合。

周围的人都是看着血天君的奇怪大笑,殊不知他刚才和两个女人聊了好多句,只是血岚用了一种扰听术,这些人离得再近,也是听不到三人在说什么,但却可以看到她们的嘴皮子在动。

在魏明的马车过去后,血天君的笑戛然而止,因为后面的第一辆囚车里,就是司马玉娇,看到憔悴披着头发的司马玉娇,血天君心都揪在了一起。

“夫君,你说的楚楚她娘,是哪一个?”血岚不禁出声问道。

血天君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司马玉娇,血岚和银雪也都看到了。

见她那般模样,血岚直气道:“夫君,要不我现在就将她们都救走吧。”

摇了摇头,血天君感叹道:“你一出手,这皇城必然会在一天之内,传出鬼神之说。”

“呵呵,岚姐,天君哥是想自己出手,那些女人们也能念得天君哥的好,你要是出手,你一个女人,人家想以身相许的回报,岂不是没办法。”银雪轻声笑道。

血岚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点头道:“说得对,我怎么没想到呢,夫君还要表现呢。”

看着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血天君轻斥道:“别乱说了,到时你们带走人就是。”

不到片刻,十辆囚车已全部到达了前面的终点,被押出来的三十多个女人,亦都被官兵拉到了木台上,并在每个人后背上,都插上了一个木牌,上面写着每个人的名字。

“司马家的女人罪不至死,魏明狗,你个杀千刀的……”

不知哪个胆大的百姓高喊了一声,但是人是深藏在人群里,喊过这句话后,立刻激起了民愤,很多人都是义愤填膺的大喊不公,可是却没有人敢挤上前去。

靠近了法场的木台,血天君小声的向着身边的人询问道:“这司马家在皇城很有影响?”

“你不知道吧,司马家在没出事前,可是皇城里最好的大善之家,要不是于家家主得罪了魏明,唉,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了。”

听到这个信息,血天君暗笑了起来,这次劫法场,显然不用杀太多人了,倒是那魏明,必要诛杀,不杀还是不能除去后患。

在平民百姓的高呼下,身着华丽的官服的魏明站起了身,毫不在乎咒骂,大声的说道:“你们这些暴民,真是不知死活,司马家与于家私通,要造反,证据确凿,若是谁在敢高喊一句,以判民定罪,杀无赦。”

魏明可是当今皇上的大舅子,此话一出,立刻有几百的官兵跑到了平民面前,锐利的眼睛更是在四处搜寻大骂大喊之人。

“好一个魏明,权可通天,他还真把自己当成天子了。”血岚咬牙恨恨的说。

血天君轻笑道:“恶狗在死时都会呜呜两声的。”

太阳升至天的正中,魏明并未在起身说话,而在他身边的一个官员站起了身,手里拿起一条木牌,往面前空地上一扔,随即喊道:“斩……”

可听到木台上跪着的司马家女人,已经有人忍不住大哭了起来,血天君看到司马玉娇和她身边的几个女人,倒是都有着坚毅的表情,司马玉娇更是左右看着,看到她的眼神,血天君知道她是想搜寻自己和于楚楚的影子。

就在十几个刽子手站到第一排女人的身后,双手握着大刀扬起到空中时,一声暴喝顿然骤起,木台周围突然风卷残云,铺天盖地的土雾陡然将木台围住。

“啊……”

只听十几声惨叫,从土雾中传出,赫然有几条人影,已从土雾当中飞射而出,重重的从木台上摔到了不远的地上。

法场突然的异变,让所有的人都惊惧了起来,只是刹那,土雾无风吹,却也渐渐消散,周围的人才看到,木台上的三十多个司马家的女人还是跪着,只是在木台上的十几个刽子手却倒下了几个,还有几个已倒在了木台周围的地上。

“你是谁?敢劫法场?”下令喊斩的官员看到木台前端站着一个人,立刻高呼了起来。

只是那人面带邪笑,朗声道:“我为何不敢,官逼民反,这些女人罪不至死,叛国之罪,是你们硬加而已,以为没人知道嘛。”

那官员一怔,随即看向了身边冷笑的魏明,颤声道:“魏大人,你看,这……”

魏明冷声道:“这还用我问嘛,把她们全部给我用箭射死。”

“弓箭手,给我上。”那官员得令,立即大喊道。

司马玉娇抬头看着面前站着的男人,虽然没看到他的脸,但是她已猜出此人是谁。

“天君,你快走,照顾好楚楚。”

血天君回头笑道:“玉娇姐,我不会走,我答应过你,带你带她们一起走的。”

看着周围围满了弓箭手,司马玉娇心灰意冷道:“为了我们,你值得这样送命吗?”

“值得,因为你们都是大美人,我可不想你们都香消玉勋。”血天君轻声笑道。

听到他这么说,司马玉娇叹气道:“若是我能活着,嫁给你这样一个男人,是我司马玉娇这辈子最快乐的事。”

这时血天君蹲,伸手掂起她的尖尖下巴,坚定道:“因为这句话,你必然要嫁给我了。”

就在他的话音刚落之际,围住了木台的百十个弓箭手,竟全都倒在了地上,只是那么一刹那,没有人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两个身影出现在血天君的身后,却让司马玉娇看到了一丝活下去的希望,这两个绝美的女人到底是什么人,血天君又是什么人?江湖上真的有这么厉害的高手,可以以一敌百?她以为这只是一个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