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风云》魏明的老婆 上 1--396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9-01 07:01:14 字数:4028 阅读进度:418/585

银雪不止阵法精通,亦是酿酒的绝对好手,虽然比起血岚,她要略逊一筹,但两人一个是攻,一个是防,如此组合,不可多得。

“雪妹,日后你便跟着我们一起吧,只要找到你说的灵兽灵丹,我便帮你回到你的世界,到时我也想去看看。”

听到血天君这么说,血岚激动道:“夫君,若是你去蛮荒之地,呵呵,到时你定然是我们魔族蛮荒之主啊。”

银雪一皱眉道:“那里还能剩下什么,神魔大战,死的死,逃的逃,想起以前,你我姐妹联手,不知杀了多少自称正义之神的小人,我回去也只是想得安逸罢了。”

“你比我先离开蛮荒之地,那里还有我们很多的姐妹呢。”血岚纠正道。

看着两人都是魔神,而且亦都是美女,血天君顿时心情澎湃,若是真的去了她们的世界,那些女魔神和女娲一派的女神仙,自当全部收服。

“天君哥,你笑什么?”银雪看到血天君脸上猥琐的笑,不禁疑声道。

血天君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我上去看看。”

知道血天君来这里的目的,血岚点头道:“夫君,那你去,我们在这里等你。”

“嗯……”

回到了地面之上,血天君踏出了地宫入口,地宫入口立刻自动关上了,此时还是深夜,但可听到周围还有人的话语之声。

悄声腾起,血天君如一个夜游神一般,脚踏房顶瓦片,丝毫没有留下任何声响,环视着这偌大的宫殿,血天君不禁暗叹,这魏明倒是挺会享受,一个皇朝官员,住的地方,比之皇宫还要阔气。

“乔月,你回去休息吧。”

血天君正想寻魏明的所在,却听到身下走廊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夫人,那月儿就先回去了。”又一个焦脆的女声响起。

一阵脚步声向远处走去,接着响起了推门的声音。

夫人?难道是魏明的老婆,还是他的娘?

在这称呼夫人,显然这女人在这里的地位不低,血天君嘴角勾起一丝邪笑,弯身蹲在了房顶,立时用手掀起了一片瓦砾。

透过瓦砾可见下面的房间乌黑一片,只是刹那,烛光顿显,血天君笑了,这下面的房间,竟是一个闺房,可见一张床榻和衣柜和梳妆台。

轻微的碎步声再次响起,血天君眼神紧盯着下面,看到了一个身影进入了自己的视线,当看到那盘起的发髻,和那女人曼妙丰腴的身姿,血天君已能断定,这女人的年纪,也就三十多一些。

“哎……”女人摇身侧坐在床榻上,深深的叹了口气。

血天君一怔,这等美貌的女子,一点都不常见,但是那多愁善感的脸上,却多了一丝忧伤,宛若弯月般的柳叶眉毛,更是扭成波澜。

这女人的表情和哀叹不禁让血天君心生疑惑,她有什么好叹气的,一看那身着的华丽彩裙,便已注定她是这里的绝对主人,有着很尊贵的身份,为何有着如此的忧叹?

只是片刻,女人似乎累了,连裙子都未脱下,就躺在了床榻上,血天君看到此,正要离开去往别处看看,但是紧接着的一幕,让他忍不住眼睛放光。

可见那女人并未安睡,只是借躺着给自己解乏,然而她的一条腿弓起时,那彩裙自然滑落近腿根一些,的小腿,晶莹剔透的脚掌,无一不征显这个女人,所拥有的洁白。

美,何其一个美字了得。

女人并不安于现状,她的手也跟着抬了起来,拉着裙子到了腰间,似是觉得热,还是在想别的什么?

血天君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腿根处,虽有一粉色亵裤在身下,但那贴身的亵裤,也勾勒出了一个三角形的棱角出来。

在裙子到了腰间时,她的腿又伸平了起来,而那只手也在血天君的注视下,移到了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看到女人脸上的表情,血天君不禁心里一阵暗笑,原来这个女人,是想自己安慰自己啊。

这样的女人有两种情况,一个是没有得到满足,而想用自己安慰自己的方式来满足,而一个就是,这个女人并不爱她的夫君亦或者男人,也能让她对男女得事过于冷淡,而偷偷的自我安慰,得到这般刺激,达到满足的要求。

见过自我安慰的女人很多,血天君却不由的对下面的这个女人很感兴趣,因为她并非完全的放得开,那手掌轻轻的拂动时,似是在试探,似是在挠痒痒。

“嗯……”女人娇呼了一声,脸上布满了迷人的红晕。

只是几下,她停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屋顶上的人影已消失,黑色的天空,笼罩着整个皇城,但见那惨白的弯月,尤其的耀人眼球。

血天君俯视着面前床榻上平躺的女人,听到她微微匀速的呼吸,脸上的邪笑更甚,走到她的身前,血天君也只是静静的观赏。

那足有碗口般大的圣女峰,藏在裙下,大的似要撑破裙衣弹跳出来出来似的,而那亵裤紧贴的,也让血天君的视线定格了好一会。

如此迷人的一具娇体,血天君见过很多,但是一想到这个女人可能是魏明的老婆,血天君就一阵悸动,若是得了她,那魏明的绿帽子可就被扣住了。

心里一下决定,血天君走到了她的脚边,看着那晶莹丰腴的小脚丫子,吞了吞口水,如此美足,可谓是光鲜夺丽。

“美人,好好享受吧。”血天君低沉的说着。

俯身下去,看着那脚趾,忍不住的张嘴哈了一口气,似乎是觉得热痒,女人的脚动了一下,却未抽回去。

血天君笑了笑,一不做二不休,若是女人醒了,他也有办法让她不能喊出声音来。

张嘴便含住了一根脚趾,轻微的吸允加上舌的挑撩,让女人的脚不断颤动,血天君双手抱住另一只脚,温柔的捏搓了起来。

“嗯……”女人的喘息而起。

血天君却看到,她没有睁开眼睛,那迷醉的神情,好像是在享受一场一样。

听着女人的轻吟,血天君更加卖力允吸,那脚趾上的透明趾肚,更显娇美可爱,俏皮的抖动时,却不闪不躲。

在她的脚趾上停留了片刻,血天君抬头看见女人俏脸绯红,紧咬下唇,那脸上表情如此纠结,显然是不知,自己的脚趾正被人侵袭。

起身走到女人的脸前,血天君凝视着这一张倾国倾城的俏颜,再忍受不住,低头便把嘴压到了女人的红唇之上。

而这时女人激烈的扭动头部,泛红的脸颊被血天君亲了两下。

似乎是感觉到了不对劲,女人的眼终于睁了开来,当她的眼神与在亲吻自己的男人眼神对视时,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就在她张嘴似是要大喊时,血天君强硬的将嘴唇贴上并粗重地喘着气,一下堵住了那要发声的嘴。

无比的厌恶感和惊恐感,让这个女人甩着脑袋想逃避开,而她根本躲不开这个陌生男人的嘴唇侵袭,更因为她张大嘴想喊叫,男人的舌已经成功进入了她的口腔,并在肆无忌惮的扫撩着四壁。

一种快意瞬间传遍了全身,女人的抵抗渐渐减弱,舌被强烈吸引、着,和血天君的被迫之吻,也在渐渐变成了像真正恋人一般所做的深吻。

血天君贪恋着女人口中的舌,吸取着女人甘甜的唾液,若说是接吻,还不如说是强占口腔来的家恰当。

“唔……”

许久的接吻,血天君才放开了她的嘴,女人这才得以大力的呼吸了一下,但是看到陌生的男人,她又想大呼救命。

“如果你要叫救命,我就会立刻消失,我是你潜意识里幻想出的男人,是来满足你的男人。”血天君脸上带着笑意说道。

女人摇了摇头,脸上表情复杂的盯着血天君,是梦境,还是现实,她又怎么分不清,男人的脸和男人喷出的热气,都是真实的。

“不,你到底是谁?”女人娇声说道,她放弃了喊救命,因为救命引来的人,会把她堕入更可怕的地狱。

血天君柔声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满足你的。”

嘴上说着,他的手也开始解开了女人身上的裙带,很快女人被扒了个精光,一对硕大娇挺的圣女峰也在此时暴露了出来,含娇带怯的两颗小可爱,更是发硬的嫣红玲珑。

不知怎的,女人没有任何的抗拒,她有些惊呆了,自己竟然没有反对男人她的衣服,还在这用欣赏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全身。

“夫人,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带着磁性的好听声音,让女人一阵悸动,脱口而出道:“龚美香。”

血天君又问道:“你是魏明的老婆?”

“是……”

“那你为什么刚才要在屋里自我安慰,别骗我,我已经全看到了。”

“那是因为……我……已经十年没有同房了。”龚美香毫不隐瞒的说。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和紧咬的唇,血天君点了点头。

眼睛炙热的继续看着她的娇体,一片玉白晶莹、娇滑细嫩中,一只圆圆的、可爱的肚脐俏皮地微陷在平滑的小腹上。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那丛丛而生的黑丝,可显出女人对的需求,这个龚美香的黑丝,出奇的旺盛,血天君暗叹,如此女人,十年没有同房,那是什么样的痛苦啊。

“美香……”血天君轻呼了一声,双手将自己的衣袍甩到了地上,整个人也压了上去。

龚美香一怔,双手顶在他的肩膀上,嘴上娇呼道:“不……不能……”

血天君用胸膛紧贴住她那一对怒耸、滑软无比的傲人圣女峰,感受着那两粒娇小、渐渐又因而的小可爱在胸前的碰触。

血天君凝声道:“为何不能?魏明如此薄待你,难道你还要为他守住你的贞节,我知道你想要,就不要再抗拒了。”

听到男人的话,龚美香果真放弃了抵抗,双手收回的刹那,她的脖颈也遭到了男人的吻添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