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风云》司马家得女眷们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7:25 字数:3995 阅读进度:413/585

高峨威耸得壮观皇城,一幢幢高达十米之高的巨型建筑,可见这皇城内,有着十几座还要多,经过皇城大门的检查,血天君一行人才得以进城。

“夫君,这就是皇城啊,真是热闹,比起无双城热闹太多了。”颜盈欢笑着,看着周围的热闹景象。

虽有银雪铺撒而下,然而丝毫没有挡住这些闲逛人的热情,亦有摆摊的小贩,躲在屋檐下叫卖着自己的物品。

血天君点了点头,他曾经以为皇城,只不过多了一个皇帝老儿的宫苑,而这风云界中的皇城,竟然比自己的极乐界看着还要壮观。

只不过这些高层的府邸,看着好看,实际用途,却并非真的好。

就在众人行了一条街时,马车里传来了上官燕的娇呼:“夫君,这个楚楚姑娘醒了。”

马车停了下来,血天君返身登山了马车,看着做起身眼红的于楚楚,不禁露出关心的表情道:“楚楚,你醒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那信上的事都是真的吗?”于楚楚眼神闪烁,盯着血天君质问道。

血天君一脸认真道:“我怎么会无缘无故骗你,这件事我也不能确定增加,但是只要找到司马家,问问便知。”

听着他的话,于楚楚沉默了下来,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她竟然不是于狱的女儿,他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血天君柔声道:“楚楚,下来走走吧,这一路坐马车,你一定很不舒服的。”

“嗯……”于楚楚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虽然年纪才有十七八的于楚楚,看起来是个稚嫩的小女孩,但是与于狱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也早已成熟到了一定的境界。

她知道这个帅气却也不失邪气的男人,一路上对她的好,况且这里还有这么多女人、和自己一样大的女孩,叫他夫君,于楚楚已没理由把他当成一个坏人看。

下到马车下,和血天君并肩而行,踩着松软的雪,于楚楚深深的叹了口气,或许是经历了太多的事,小女孩的脸上尽显沧桑之情。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不管于狱是你亲爹也好,不是也罢,我都敬佩他,他是条汉子。”血天君仰头也感叹道。

于楚楚被提及如此伤心的事,不禁哽咽道:“我爹爹一直都是个好人,他从未做过坏事,这些神捕都是坏蛋,我要为我爹报仇。”

乌桓娘等人早就很有觉悟的向前走出了老远,血天君这时突然拉住于楚楚的手,转头凝视着她的眼睛,坚定道:“楚楚小妹,这报仇之事,你做不来。”

“我就算死,也要杀他们几个。”于楚楚撅起嘴喊道。

血天君摇头轻声道:“我不会看着你去送死,一切事情都有我在,要是你想灭掉这整个皇城的人,我都可以帮你,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杀了神捕门所有的人。”

停下了脚步,于楚楚怔怔的看着血天君,他为何会这么大放厥词,为何又要这么对待自己?于楚楚想不到和这个血天君又什么瓜葛关系啊?

“不用问我理由,这一切只是为了你,于兄临死时,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你,照顾你一辈子,就算你找到你的家人,于兄也不放心你,他让我娶了你,但是我当然不会这么做,你是我的小妹妹,我怎么能娶你呢。”血天君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可是这一番话,对于楚楚来说,却是一种心灵上的震撼,一个男人要照顾自己一辈子,这算怎么回事,她一点都不怀疑于狱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于狱早希望给她找个好婆家了。

一想到于狱,于楚楚的眼泪又决堤了,血天君连忙用手擦拭掉她的眼泪,探身看着她一双美眸,柔声道:“一切都过去了,你这样哭下去,只会让于兄在下面难受,还有这大街上这么多人,你这么哭,别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

于楚楚俏脸一红,娇声道:“我不哭,我要坚强下去,我不会让我爹爹为我担心难受。”

“这就对了嘛,走吧,先找到司马家在说。”血天君紧握着她的手不松,被拉着手的于楚楚,也只能任由他的手握着自己的手。

虽然这种感觉,让于楚楚有些浑身不自在,但是一种安全感也是让她心里好受了许多,看着那伟岸的长发背部,于楚楚依稀记到了一个常出现在自己梦里的人,那个人牵着她的手,带她闯荡江湖,那个人却始终没有给她一个正脸过。

走过了两条街,问了不下十个路人,于楚楚脸上露出了失望。

“夫君,你说的那个司马家,会不会已经离开皇城了,还是那些路人骗我们。”姚淑兰有些气愤的说。

血天君摇了摇头说道:“司马家应该没有离开皇城。”

众人都是疑惑的看着血天君。

血天君解释道:“如果我没猜错,司马家现在就跟普通人家一样,若是照着信上说的,楚楚家可是皇城的大户,其中有些事,才使得司马家消寂,那些路人应该知道司马家的事,所以才会那样,你没看到,每问一个路人,只要一提到司马家,他们就连回答都不想回答嘛。”

他这么一说,众女都是点了点头,确实如血天君所说,他们所遇见的路人,一听到是找司马家的,立刻就想跑。

显然这司马家在皇城是个禁忌,不然路人的反应也不会如此了。

于楚楚一脸担心道:“天君哥,如果她们真是我的亲人,那她们会不会有危险啊?”

“不会,放心,于狱既然带你来找她们,自然不会冒险扑空的。”血天君肯定的说。

颜盈皱眉道:“夫君,难道我们要一家一家去问吗?”

血天君脸上露出诡异的笑,说道:“刚才问路实在太客气了。”

见他这么说,众女又是一阵疑惑,难道问路,还要跟别人吵架似的,那怎么能问出路来。

看着她们脸上的表情,血天君独自向前走了几步,前面也正有两个壮汉路人经过,看到他们,血天君一脸笑意盈盈的迎着他们走了上去。

两个路人看着血天君,还以为他是无意和自己走对路,立刻想让开,这时血天君却伸开了手臂。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拦住我们干什么?”其中一个比血天君要高出一头的壮汉,冷声道。

血天君浅声笑道:“想问两位兄弟打听个人。”

问路的,两人脸上的表情立刻舒缓了开来,其中一人笑道:“好,你说吧,我们兄弟俩,在这皇城可呆了几十年了,除了皇宫里的人,这皇宫外的人,我们还真认识不少。”

“那就好,我向你们打听的人叫司马玉娇。”血天君直说道。

一听到司马玉娇的名字,两个壮汉脸色一变,都是摆手道:“恕我们不知,这个人我们没听说过。”

血天君一挑眉道:“哦?你们不是刚刚还说认识人多,怎么一个司马玉娇,你们却说不认识,那我提醒你们一点,皇城的大户司马家。”

“不管你说什么,我们没有听过司马家的事,你找别人去问吧。”第一个说话的壮汉摆手说道,拉着身边的人就要走。

当他们两人刚从血天君身边经过,突兀的两人的脚全都离开了地面,两个壮汉同是一惊,却回不了头,因为他们的脖子此刻被人掐住,并把他们提了起来。

“你……你是谁?要干什么啊?”壮汉惊叫道。

他们虽然是普通人,但是一个人可以轻易提起他们的身体,这样大的力量,那是一般人能有的嘛。

血天君双手握着两人的脖子,冷声道:“我只想知道司马家在哪,告诉我,你们走,不告诉我,那你们就死。”

一个死字被血天君故意拉长了许多。

而这句话也让被他提起的两个壮汉同是身体哆嗦了起来,他们也都知道了,这个问路的男人是个练家子。

民不与官斗,普通人当然不与江湖高手斗了,两个壮汉都被吓坏了,其中一人嚷道:“你先放我们下来,我们在告诉你。”

扑通两声,两个壮汉都瘫倒在了地上,血天君转到他们的面前,俯视着两个壮汉,脸上毫无表情的说:“如果敢骗我,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光是看到血天君脸上的冷意,两个壮汉就抖身害怕不已,待他们站了起来,又环顾了下四周,其中一个壮汉才压低声音说:“好汉,其实不是我们不愿意说,实在是这司马家,在皇城的普通百姓,根本没人敢提及,就算说个司马二字,被那些巡城的士兵听到,我们兄弟的小命就没了。”

“我只想知道司马家在哪。”血天君可不想听他的废话,他当然也从于狱的书信上,看到了一点端倪,这司马家和皇城的人结怨,一定很倒霉了。

壮汉再次看了看前后,小声道:“司马家就在皇城的北城墙外,但是那里有铁刀营把手,据我所知,里面的男人都早在几年前被杀光了,只剩下了女眷。”

血天君眯眼问道:“全剩下女眷?铁刀营把手?怎么一回事?”

壮汉也怕惹祸上身,随即简单说道:“听说是司马家得罪了皇宫里的一个大臣魏明,他可是这皇帝的大舅子,所以司马家惨遭横祸,没被灭家都是好的了。”

“哦,原来是这样,好,你们可以走了。”血天君点了点头说道。

两个壮汉对视了一眼,立刻走出了几步。

这时血天君的话再次响了起来。

“记住今天和我的对话,我不希望还有其他人知道,不然后果就是这……”

“砰”一声巨响,两个壮汉吓得回过了头,当看到不知哪一户人家门外的石狮子,竟然已经变成了粉末,他们同时跪在了地上。

“好汉饶命啊……”

待他们磕了几个头,在抬头看去时,眼前的男人早就不见踪迹了。

“老三,你死定了,那个人一定和司马家是朋友关系,他要是去救司马家的女人被抓到,把你供出来,你就完了。”

“老二,你别吓唬我,他又不认识我们,哎,看来这皇城呆不下去了啊。”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