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风云》小家碧玉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7:16 字数:4037 阅读进度:400/585

独孤鸣有些惧意,但是自己这么多人,这马车最多可以坐五六个人,怎么也不可能是自己这边人的敌手。

这么一想,独孤鸣招了招手,想要示意自己的手下全都过来,围着这马车,将里面的人逼出来,可是身后连半点声音都没有。

他回头一看,土坡上,哪还有半个人影。

“人呢,都给我出来……”独孤鸣暴吼了一声,身形一动,到了土坡之上,当看到土坡中剩下的刀剑,他惊呆了。

这里并没有树林,到处都是平坦之地,可是自己的手下呢,十几个手下难道人间蒸发了,这绝不可能,那剩下的刀剑,又怎么解释?

独孤鸣第一次感到了恐惧,对,绝对可以算得上是恐惧。

当他在看向马车时,马车竟然也不见了,他的脑袋嗡一下,这世间传说有鬼神,难道是真的,独孤鸣本来是不信的,可是人没了,那么庞大的马车和活着的马,总不会凭空消失,连一点声音都不发出吧。

“老天,你在玩什么把戏,我独孤鸣与你没有仇啊。”独孤鸣恨恨的对天长啸了一声。

他的宣泄,可以说是想将心中的恐惧喊出去,但是就在他仰头对天时,却看到天空之中,竟然落下了一些物体。

起初他没看清那些物体是什么,可是当那些物体在他十米的高空时,独孤鸣才看到物体的真实面目。

“啊……”独孤鸣吓得一声尖叫,身形立刻向一侧闪了过去。

只听砰砰数十声的落地声,独孤鸣刚站定,却看到脚前的地上,一个血淋淋的脑袋,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正和他对视在了一起。

独孤鸣害怕极了,可是这个脑袋的主人正是自己的手下夏三,再看不远的土坡上,到处都是残肢断体。

是谁?到底是谁这么残忍?

从天而降残肢断体,难道是老天在惩罚,我独孤鸣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如此严厉无情的惩罚我的身边人。

就在他悲痛之时,却猛然想到那辆马车,他绝对没看错,那辆马车是自己妹妹独孤玉的专属马车,但是现在连马车也不见了,那马车里的人,一定和自己这些心腹手下的下场一样了。

这么一想,独孤鸣摒弃了恐惧,仰头一脸森然的大笑了起来。

许久才收住笑,向着土坡走了上去,夜虽然很暗,但是这里的脑袋,他都认识,因为每一个都是他的心腹手下。

寻了一遍,独孤鸣却未看到有自己不认识的脑袋,更没有马匹的残肢脑袋,这实在讲不通啊,难道那马车里的人是魔鬼。

恐惧再一次让独孤鸣浑身颤栗了起来,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了,他相信就算自己的大伯剑圣来,也不可能在杀了所有人时,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而更可怕的是,这些残肢断体全都从天空上坠落下来,那可是高几十米的天空,杀了人怎么把尸体抛到空中,这除非是鬼神才可以做得到。

就在独孤鸣心灰意冷,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时,他却听到身后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而且那声音离他好像很近很近。

猛地一回头,独孤鸣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甚至那脚步声也戛然而止。

“太不对劲了,我要赶紧离开这里才行。”独孤鸣害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置身在这些残肢断体中,虽然这些人都是他的心腹手下,可是胆怯恐惧,还是让他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为这些死了的手下埋葬。

他脚步踏起,身形快速的向着无双城相反的地方而去,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但是普天之下,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也只有自己大伯剑圣的剑林了。

行了半晌,离刚才发生惨剧的土坡已有千米之外,眼前是一片树林,独孤鸣来时,和手下经过这里,而现在再从这里离开,他不免有些心惊胆颤。

鼓足了勇气,独孤鸣才走进了树林,当走了几十米后,他也渐渐放松了一直悬着的一颗心,想到如果是鬼神真要杀自己,那绝对不会放自己逃到这里。

心里复杂的想着刚才的一切,真埋头走路的独孤鸣却隐约听到了一声马嘶。

对,绝对是马得嘶鸣声,而且就在这附近,独孤鸣刚放下的心再次悬了起来,都快到了嗓子眼。

他的眼神向周围看着,却因为视线的限制,周围到处都是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妈呀,不要再折磨我了好不好,不管你是神也好,鬼也好,你到底想干什么啊?”独孤鸣哭出了声。

他一向都是狠角色,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在今日完全的被瓦解了,他已不会在管无双城到底是谁做主人,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到达剑林。

然而他的想法是好的,可是当他在行进几十米时,他眼前的林道上赫然出现了一辆马车,因为密林里的黑暗,他看不到马车上的标字,但是这实在太诡异了。

一辆马车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停在这里,他壮了壮胆,大声喊道:“喂,前面的,你们是谁?”

连喊了数声,可是根本没人回应,身子是那匹马,好像都是匹死马,若不是那马蹄子轻踏地面的节奏声,独孤鸣一定会被再次吓得逃窜。

不管如何,独孤鸣已经不敢在跑,向后跑,无疑只能回到无双城,而向左右,却是密集的树林,与这林道上的马车比,黑暗不可看到一切的树林更为恐怖。

“爹娘,保佑鸣儿吧,如果这次我能全身而退,我一定会带着大伯,回到无双城的。”独孤鸣低声念叨了一句。

慢慢的向马车走了过去,只有几十米的距离,但是独孤鸣却走了几百步之多。

到了马车近前,独孤鸣脸上紧绷的表情松弛了下来,因为这辆马车不是无双城里的马车。

“敢问车里有人吗?”独孤鸣轻声问道。

还是和刚才一样,没人搭理。

看了看周围,独孤鸣有些侥幸的想,难道是马车的主人不敢走夜路,弃车跑了,还是在马车里睡熟了,这么想着,他走上前,用手中的剑撩起了帘子。

虽然到处都是黑暗,可是马车里什么都没有,独孤鸣绝对没看错,这是一辆空着的马车。

一阵欣喜,独孤鸣一个翻身骑上了马,刚想让马儿调转头,可是他没动,却听马儿突然嘶鸣一声,突兀的向前狂奔了出去。

独孤鸣反应很快,刚要拉停缰绳,整个人却被马儿的一个急刹,猛地甩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感到全身都像散了架一样的独孤鸣,强忍着剧痛站起了身,狰狞的面孔瞪着眼前的马,怒骂道:“好一个倔马,连本少主都敢甩,看我不活剥了你。”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是独孤鸣当然不敢宰了这马,他还全靠这匹马带着自己回到剑林呢。

走到马的旁边,独孤鸣小心防范着,突然抽剑将马车和马连在一起的绳砍断,一个翻身再次上了马。

驾驭烈马,那是独孤鸣的强项,勒紧马绳,独孤鸣吼了一声:“驾……”

马儿这次很听话,载着他折返绕过马车,向前疾奔了出去。

这次独孤鸣悬着的心完全放了一下,身下的马儿虎虎生风的快速奔向前,让他欣喜若狂,终于可以躲掉这一难了。

不知跑了多久,在快要冲出这树林时,独孤鸣突然看到林道的出口,凭空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缝,在裂缝之后,闪着奇异的光芒,他一愣,刚要让马儿停下时,但是为时已晚,马儿和他都冲进了黑色的裂缝。

黑色裂缝瞬间合了起来,周围一片安静,这时却有三人从密林间走到了林道上。

“夫君,这场好戏是好看,但是人家可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啊。”

“是啊,我也是,夫君,刚才的那一切,简直……简直不像是一个人能做出来的。”

“呵呵,难道在你们眼里,我血天君不是人喽。”

站在一起的三人,正是血天君和四夜、五夜。

两女全程都跟在血天君身边,亦看到他是如何将独孤鸣的十几个手下凭空消失,而又将尸体分散,造成了天降残肢断体的恐怖景象。

一切的一切,都是血天君在操控。

看着眼前的空旷,五夜娇笑道:“夫君,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对夫君,使出的强大招数,感到惊叹罢了。”

“哈哈,日后你们会看到夫君我更厉害的招数,他一个独孤鸣,让我陪他玩了这么久,死了也足矣了。”血天君仰头大笑了起来。

搂着两女折返向着无双城走了去,这次解决了独孤鸣这个小子,血天君并未有多大的惊喜,他想见到的剑圣没有出现,但是不会多久,剑圣一定会主动出现。

无双城的改变,各处的贫民都被分到了粮食,所有的贫民的居住条件都在被改变,而这改变,仅仅用了三天。

大街上到处都在议论着新城主血天君,对于他的乐善好施,无双城的居民,全都是赞扬声一片又一片。

黑暗的小屋里,三个女人或站或蹲或坐,血天君在将绾萍带离这黑屋时,就说过自己会回来。

“有人想通了没?”血天君走到床榻边,坐了下来。

蹲在墙角的乌桓娘,还是那副冷淡的模样,她在用坚定来对抗血天君。

但是另外两个女人琦莲和程欢,却不像她有着一副坚定的心,在看到绾萍享受了后,离开了这不见天日的黑屋,琦莲已有了悸动。

“天君大哥,我……我想通了。”琦莲这时站了起来,有些结巴的说道。

血天君手指一响,床头的烛火一下燃烧了起来,屋里顿时亮堂。

低头不敢去看血天君,琦莲此时的心更是乱如麻。

“过来。”血天君招了招手笑道。

琦莲不敢不从,几步走到了血天君的面前。

血天君看着她低着头,不禁说道:“抬起头,让我看看。”

琦莲这才抬起头,其实血天君已经见过琦莲,她的美和绾萍和乌桓娘不同,这个年轻的女人的美,是小家碧玉之美,那尖尖的脸蛋,和一双忧伤的眼眸,让人一看,就想怜爱。

“你想通什么了?”血天君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