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风云》香艳鸿门宴367--376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7:12 字数:4117 阅读进度:395/585

“几日不见,释护法可好啊。”血天君像见到了久不见的朋友,对着释武尊笑道。

释武尊一怔,随即抬手对他施了一礼,道:“血施主,你也好。”

独孤玉看都没看释武尊一眼,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笑道:“血大哥,请……”

踏进内府的那一刻,血天君就已知道,这次设宴的独孤玉,实则是摆下了一桌鸿门宴。

眼不观耳不听,血天君亦能感到,在这内府之内,各处都潜藏着高手,这样的高手,自然也只能在孤独玉和释武尊的人眼里算是。

“血大哥,这次我娘听说你为我城除掉了上官煌那样的败类,可是对你有着很深的感谢之意啊。”独孤玉与血天君并肩而行,并如此说道。

血天君挑眉道:“是嘛,呵呵,玉妹妹,这顿招待我的宴席,让我实在有些受宠若惊啊。”

几人已行到一个大殿前,看到早已摆好的两桌酒菜,血天君也看到了几人早已在等候。

只是他一眼看过去,除了惊喜就是惊喜,这里站着的竟都是美人,然而美人中站着的痴呆男人,却把这道美丽的风景线给污染了。

那痴呆男人正是被血天君废了武功的独孤一方,空洞无神的眼神,让血天君心里暗笑。

“阁下就是我小女所说的血天君吧。”一个美妇冷冷的出了声。

血天君朝她看了去,点了点头,笑道:“正是。”

如此爽快的答应,血天君本以为她们会突然发难,可是这美妇却婉转一笑道:“阁下为我无双城除去上官煌那样的败类,真是大快人心,请坐。”

眯笑着入了座,血天君却暗想,什么叫大快人心,这美妇一定是独孤一方的老婆了,她虽表现的冷静,但是那眼神,却犹如蛇蝎一般的恶毒,一闪而逝。

“我叫乌桓娘,这是我夫君独孤一方。”美妇坐下,立刻介绍了她身边痴呆的男人。

血天君当然知道这是独孤一方,而这长得妖冶媚荡的乌桓娘,一定也已经从释武尊口中,知道自己就是害她夫君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血天君。

她们能做到冷静的地步,显然是有些计划,早已安排好。

到底要怎么对付自己,血天君尚不知,可是就算这无双城的全部高手来围攻,血天君定然也不会怕,而这群人里,唯独少了个独孤鸣,独孤一方的长子。

他未出现,血天君只是一想,也能知道他的去向。

剑圣是独孤一方的哥哥,而自己能把独孤一方变成废人,实力自然不可小觑,这女人一定是让她的儿子独孤鸣,去请剑圣前来。

想到剑圣,血天君是心潮澎湃,剑道之中神一般的存在,剑二十三的招意,那将是他迎来的最好敌手,可是他来不来这里,尚是个未知数。

“血兄弟,不知你从何而来?到我无双城,又有何事?”

婢女斟满了酒,乌桓娘才出声问道。

血天君看了眼身侧的释武尊,而后者一脸的惧意,不敢看向他。

“我只是路过贵城,听闻无双城是江湖上的第一大城,所以路过看看。”血天君轻笑道。

在乌桓娘身边的一个娇艳妇人,森然笑道:“只是路过看看嘛。”

“绾萍……”乌桓娘冷声说了句。

那妇人立刻不敢在言语。

这乌桓娘一一介绍了一番,原来在她身边的三位美妇,皆都是独孤一方的老婆,乌桓娘是大老婆。

看着这四个美妇人,血天君不禁暗道:好你个独孤一方,长得不怎么样,竟有如此几个老婆,哈哈,可是你已无福消受了。

“血兄弟,我无双城向来敬佩江湖中人,昨日小女见你出招击杀上官煌,我一直还在疑惑,上官煌的武功可不低,你却一招将他杀了,武功真是不错。”乌桓娘站起了身,端起了一碗酒道。

血天君也站了起来,谦虚道:“那上官煌做出卖女的荒唐事,该杀,但是他也是无双城之人,我自罚一杯,还请夫人见谅。”

说着,血天君将酒一饮而尽,当那酒顺着喉咙进去时,血天君一怔,但是脸上却很平静,将酒咽了下去。

酒中有毒,血天君只是细细一品,便知道这酒里掺杂了一些毒物,但是身具百毒不侵的强攻,血天君丝毫不惧。

这时独孤玉起身,为他又斟满了一碗,笑道:“天君哥,那人该杀,怎能怪你,此时不谈扫兴之事,小妹为表对你的敬意,还请天君哥不要拒绝。”

好啊,这些人原来是想用毒酒坑害自己,血天君暗笑,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又喝下了独孤玉端起的一碗酒。

刚刚落座,乌桓娘身边唤作绾萍的美妇,竟摇身走到他身边,斟酒端起道:“血英雄,小女子也敬你。”

“呵呵,不如同喝吧。”血天君笑着说。

这绾萍脸色一变,连忙盈声笑道:“那怎么行,我是敬英雄的,略表心意,你不是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吧。”

接过她手中的酒碗,血天君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绾萍,夸赞道:“多谢夫人的心意,我血某真是三生有幸,能让这么美丽妖娆、羞花闭月的夫人为我端酒,我干了。”

他仰头又喝下了一碗,如此豪气,让在场的人都怔住了。

乌桓娘不禁疑惑,难道他一点都察觉不出,他已经是众矢之的,这酒里有毒,要是一个高手,怎能品尝不出,还是他被美色所迷惑。

“血英雄真是会说笑,绾萍长得啥样,怎能羞花闭月呢。”绾萍娇笑道。

血天君感叹道:“酒不醉人人自醉,我看着夫人,真是心情畅快。”

绾萍笑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时轮番端酒敬酒的两个美妇,血天君一点都未拒绝,他就是要喝,让她们认为自己会中毒,不管是迷魂药还是毒药,只要她们暴露杀机出口,血天君也有理由来个绝地反击。

“好,血兄弟真是有个性,这酒也喝了,我看有些话,也该说了。”乌桓娘冷声说道。

血天君这时脸上带着酒红之色,突然脸色一变道:“酒……酒里有毒……”

“哈哈……”乌桓娘和绾萍等一众无双城的人都是大笑了起来。

唯独释武尊和独孤玉没有笑,而释武尊更是低着头,独孤玉倒是满脸的歉意看着血天君。

狰狞的面孔让血天君尤其的可怖,只见他猛地掀翻了桌子,整个人向后踉跄的摔倒在了地上。

“血天君,这酒里确实有毒,而且是这世上最毒的穿心断肠散。”乌桓娘狞笑着说。

血天君抬手指着她,怒道:“你……好毒,为何如此对我?”

乌桓娘看着身边被自己拉过来的独孤一方,恨恨道:“你把我夫君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要问我嘛。”

“杀千刀的,你就该被毒死。”绾萍也怒道。

嘴角溢出鲜血的血天君,突兀的仰头大笑了起来。

乌桓娘看他在此时还能笑得出来,不禁叹道:“血天君,我敬你是个汉子,但我夫君变成这般模样,都是你一手造成,纳命来吧。”

嘴上说着,乌桓娘身形一动,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秀剑,腾身就朝血天君刺来。

就在这危机时刻,两个人挡在了她的面前,让乌桓娘惊讶的是,挡住自己的人,竟然是释武尊和自己的女儿独孤玉。

“你们……”

“夫人,他已身中剧毒,必死无疑,请不要在下杀手了。”释武尊双手合十,劝道。

独孤玉也说道:“娘,虽然他是害我爹的罪魁祸首,可是他注定要死了。”

“哈哈,血天君,没想到你在我无双城,还如此能得人心,好,我就要看看你毒发身亡而死,到时天下会,没有你血天君,便会成为我无双城的地盘。”乌桓娘疯了一般的狂笑道。

血天君吐出一口血,他一直等的就是乌桓娘的这句话,她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为她夫君报仇,而是为了天下会。

这个女人野心很大,但是她千算万算,却不该如此低估自己。

站在血天君身前的独孤玉,突觉肩膀上被一只手按住了,她惊惧的回头看去,却见血天君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好妹子,你很善良。”血天君起身就是这么一句。

独孤玉歉意道:“天君哥,我……我虽恨你,但是……”

血天君笑道:“不必在说了,你做的对,其实我该听你的话,离开无双城。”

不知怎么的,独孤玉在知道他就是害自己父亲变成这样的人时,愤怒竟然毫无丁点,相反,当看到血天君被毒酒毒倒,她竟有些伤心。

就在这戏剧性的一幕刚刚开始时,几道身影已来到了这里。

姥姥和梦同看到桌子被掀翻在地,而血天君此时竟扶着独孤玉,好像受了重伤。

而随着她们之后到来的四夜和五夜,看到这一幕时,一起奔到了血天君的身边。

“夫君……”两人齐齐的娇呼了出声,更是扶着血天君向后退了退。

谁也没想到四夜和五夜的出现,竟然是为了血天君而来。

“呵呵,有红颜伴我身边,我血天君死亦足也。”

乌桓娘挑眉道:“四夜,你们怎的和我无双城仇人在一起。”

四夜怒视着乌桓娘,怒骂道:“臭女人,他是我和二妹的夫君,你今日要想杀他,就先杀了我们再说。”

臭女人,这四夜竟然敢骂自己是臭女人,乌桓娘虽和四夜没多少接触,可自己身为一城之主的夫人,她在这里就是掌控者。

“找死。”乌桓娘怒道。

姥姥急忙闪身拦住了乌桓娘,急道:“夫人,我的两个徒弟,不是那种人。”

“还不是,她们都叫这男人夫君了,难道是我听错了。”乌桓娘冷声道。

没等姥姥说话,乌桓娘接着说道:“你们看起来都要阻拦我是不是,好啊,竟然都跟这个外人有关系,叛徒,全部都该死。”

血天君抹去嘴角的血,朗声笑道:“哈哈,你知道什么叫众叛亲离,这无双城在你们的管辖下,都快成了地狱,民不聊生,你们活的倒是滋润,今日我血天君,就要这无双城改变。”

“你凭什么,该死之人,还豪言壮语,看我今日不把你大卸八块。”乌桓娘已气道至极,已压抑不住了心底的愤怒。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