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风云》触景生情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7:06 字数:3954 阅读进度:390/585

一脸羞怯恐惧的眼神望着自己的两个妹妹,穆小小恐慌的心理顿时让她更靠紧了血天君。

然而穆念慈并没有厌恨的眼神,反而挑眉嗤笑道:“夫君,你可真是厉害啊,我只是出去一会的功夫,连我大姐、二姐,都被你……”

“念慈,不怪天君哥,是……是我主动的。”穆小小这时主动承担,她不想看到穆念慈,对血天君会有诅骂和蔑视。

血天君这时突然一手握住了穆小小硕大的圣女峰,在她耳边轻语道:“老婆,难道你还看不出,念慈是在跟你开玩笑的嘛。”

穆小小一怔,这才看到穆念慈和穆欢欢对视着大笑了起来。

而穆欢欢的一番解释,更是让穆小小定为吃惊,原来穆念慈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发生,而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是几个人策划好的,只有穆小小一个人被埋在了股里,不知情而已。

羞怯与害怕被她抛诸脑外,恨恨的朝着血天君身上捶打着粉拳,像是在,更像是在撒娇。

两辆马车停在穆家庄外,姚淑兰等人全都站在马车旁,而随着她们一起,准备离开这穆家庄的,亦有瑛姑和包惜弱与李萍三个女人。

“娘,我们此次离开穆家庄,等爹爹来,一个空庄留他,是不是对他很不公平?”虽已答应血天君,随他浪迹天涯,可穆小小,依旧有些良心上的过不去。

姚淑兰淡笑道:“这个不用问了,你爹爹会自己照顾自己的,我有书信留给他,他看到自然不会太伤心的。”

颜盈知道女人都是有情有义的,想到好不容易,才让这娘四个铁下心离开穆家庄,怕事情有变,她忙催促道:“快些离开吧,时间不早了。”

两辆马车,血天君并未雇佣车夫,因为这几人之中,不会驾车的也只有穆小小和穆欢欢,一声马嘶,两辆马车绝尘前行。

在前面驾车的血天君,一脸洋溢着激动的笑意,想到自己带走了穆家庄的女人,那穆龙回来,不知道会不会被气的吐血。

无双城,号称武林和天下会齐名的另一大派,而如今,城内城府之中,议事厅内,一群女人围着一个眼神空荡的男人痛哭着。

其中一个身穿粉裙的美妇,哽咽的看着释武尊,凝声问道:“大护法,你和城主一起去的穆家庄,到底是谁让城主变成这个样子?魅影、迷心两大护法又是怎么遭遇不测的?”

释武尊手中依旧拿着无双阳剑,护送独孤一方刚刚回来,他就知道会有人这么发问自己,而这美妇正是独孤一方的妻子,乌桓娘。

乌桓娘是独孤一方的原配,亦是独孤玉和独孤鸣的亲娘,她也是无双城仅仅地位低于独孤一方的无双掌管者,故因她是武林一个中等派乌家的大小姐,那时无双城还未崛起,乌家声名鹤立,独孤一方也是借着乌家的势力,才使得无双城成为现如今有着好几百分坛的大帮。

“夫人,那人武功很好,城主不是他的对手,被废了武功……”释武尊一脸森然道,在这个年近四十的女人面前,他有一些小小的恐惧。

乌家虽也是名门正派,但乌家所练之功法,尽是邪功,这乌桓娘更是乌家百年难得的一个高手,无双城能有今天的地位,亦与她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乌桓娘挑眉冷声道:“大护法,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嘛,既然那人和你们起了纠葛,为何单单你回来了,姥姥和四夜她们,都未见过那人出手伤一方,而你就在旁边看着……”

出家人不打诳语,释武尊虽已在无双城有了几年的生活,但是他依旧还是有着向佛之心,一想起那日血天君对独孤一方所做,他浑身都有些颤栗,那是一段让他不想再回想的恐怖记忆。

“夫人,我自知不敌那人,而那人也没有要杀我,只让我把这剑带回来,并让我捎带一句话。”释武尊将剑递向乌桓娘说道。

接过无双阳剑,乌桓娘沉声问道:“那人是谁?又让你捎带什么话?”

“他定会来无双城取回这把剑,他的名字叫做血天君。”释武尊一字一句道。

听到这个名字,乌桓娘和身后的一个少年都发出了惊呼,那少年更是紧皱眉头,看着眼前的美妇,说道:“娘,血天君这个人,我是有所耳闻,他……他是天下会的人。”

乌桓娘摆了摆手,对于血天君,她当然也知道,无双城和天下会虽表面看起来和和睦睦,没有发生过一次争斗,但是暗地里,两帮都曾派出探子,各探对方的虚实,而血天君在天下会的所作所为,无双城的主要首脑,自然对他很是了解。

“能在不到半年的时日里,让雄霸让出天下会,他到底是什么来路,连一方都不是他的敌手,看来只有一个人可以对付他了。”乌桓娘眼珠转动着,似乎已经从自己夫君变成痴呆的痛苦里走了出来。

释武尊听到她的低声自语,不禁脸色一变,她口中的那个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剑圣?

剑圣,武林中的一代神话,那是一个无人可匹敌的剑道神话。

无双城内欢愉的场面丝毫不亚于天下会下的天荫城,城外大门,两辆马车被门外的守卫检查了一下,才被放进了城内。

“夫君,怎的这无双城如此守卫森严啊?”看到外面的几十守卫把门,依偎在血天君怀中的穆欢欢,娇声问道。

为何守卫森严?

血天君只是一笑,并未答话,在他想来,一定是释武尊和姥姥等人已经到了无双城,并把独孤一方的事,告诉了这里的主事。

马车停在了一条并不热闹的街上,血天君下了马车,带着几女开了起八间客房,他与穆念慈还是一屋,而其他人则是一人一间。

此时正值上午,安排好吃住,血天君便独自走到了街上,这无双城势必会成为他第二个拿下的城池,而最近在江湖上,最热的血门,已经收服了十几个中小帮派,并收服了五六个城池。

比起黄蓉和林朝英她们,血天君是在清闲不过了,但是一想到她们都是在为自己南征北战,血天君亦有些歉意,或许该是让她们和自己在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到了。

“这世道实在太让人心寒了,竟然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是啊,想到那个姑娘才十七八岁,哎……”

血天君听着身边经过的两个路人对话,不禁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两个路人疑惑的看着这个衣着华丽的男人,不知他要做什么。

“两位朋友,请问你们刚才说的是什么事?”血天君笑着问道。

其中一个路人轻声笑道:“一看你就是外边来的,我们再说的,是城里的一家富甲,上官煌要卖女儿的事。”

另一路人一脸愤慨道:“那上官煌是个赌鬼,一月前赌光了家产,妻子已自杀,现在他竟要卖他自己唯一的女儿,准备再去赌钱啊。”

“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血天君故作惊叹道。

两个路人只是唉声叹气,并指了一个方向给他。

血天君不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但是刚到这无双城,他亦没有想先去拜会无双城现在主事人得想法。

走了两条街,血天君才来到两路人所说卖女的地方,街角处,一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来到人群后,血天君看到,一个妙龄女子跪在地上,而她身边,一个年约五十的老汉,身边竖着一个牌子。

上面竟然赫然写着:因没钱去赌,故卖我女上官燕,芳龄十八,长相乖巧俊美……

看着这卖女儿的老汉,血天君摇头笑了笑,竟然还有如此的糊涂老头,那妙龄女子确实很漂亮,一看就是乖巧的淑女,被这么无情的出卖,她竟不知道怎么去反抗,也可见这古代世道,就是如此风气,这些围观的人,没有一个训斥老汉的,反而对妙龄女子品头论足,更有甚者,已开始和老汉谈价钱。

看到此情此景,血天君退到了一个小巷子内,随着他的一声轻呼,他身后竟突兀的出现了两个身穿长裙的美丽女子。

“啊……夫君……”

血天君看着这两个女子,一阵笑意。

把她们从极乐界里召唤出来,血天君其实是触景生情,这两人是何香云和薛婉容,她们和血天君在一起的经过,也可以说是和刚才那个被出卖的妙龄女子一样。

薛婉容是被嗜酒如命的男人出售,而何香云好一点,却也是被她的男人送给血天君。

“随我来。”血天君只是轻轻的说了句。

何香云和薛婉容,都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把两人召唤到了这里,但是能从极乐界出来,跟着血天君在一起,哪怕仅仅一天,她们也都高兴。

人群中,何香云和薛婉容同是一脸愤怒的看着那老汉,原来血天君把她们召唤来这里,是让她们看到这个。

似乎是触景生情,薛婉容冷声道:“夫君,这老汉实在太可恶了。”

“是啊,天下竟还有如此痴傻之人,我真怀疑,那女子是不是他亲生的。”何香云亦是很愤怒的说。

血天君轻声对着二女言语了几句,随即退出了人群。

“喂,老汉,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嘛,她可还只是个孩子。”

正在和别人讨价还价的上官煌一怔,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两个女人,不禁挑眉道:“天谴,何为天谴?我卖自己的女儿,跟天谴有何关系?”

训斥他的正是薛婉容,她曾经也经历过这种被羞辱的场面,一想到自己那时的无助和痛苦,薛婉容更是同情这个跪在地上的妙龄女子。

但是她没有与老汉言辞激烈的吵,而是轻语道:“好,你不怕天谴,那你说说,她值什么价钱?”

老汉上下打量了一下薛婉容,眼神闪着精光讪笑道:“大妹子,你是不是想买回去当丫鬟使啊,一口价,三百两。”

“哦?才三百两,老头,你这价钱实在太低了吧,这个妹子值的钱,可不止三百两,那是无价的。”何香云恨恨的说了句。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