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风云》撞破歼情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7:03 字数:3900 阅读进度:389/585

横陈娇体玉玲珑,此番美景圣人行。

被撩起的裙下,一条的腿呈现在血天君眼前,被挑撩沉醉的穆欢欢,殊不知血天君接下来要对自己做什么,但觉小腿一阵麻痒,微微睁眼的她看到血天君一只手,在自己小腿上轻轻点动。

那似是带有魔力的五根手指,俨如一个琴技高超的琴师,在抚弹琴弦一般,阵阵快意直让穆欢欢想要高呼,可却又娇怯的忍住,憋着一口气。

“天君哥……”她轻呼了一声。

抬起的手欲阻止血天君手指的前行,可那手指快速点动,已临到她腿根处,才停了下来。

一股致命的奇妙感觉,让她放弃了抵抗,也让她心情豁然开朗,顿觉男女欢愉,其实真谛就在于此,没有男人的挑撩,那后面的欢愉,更不可达到传说中的最高境界。

血天君俯身深情的看着穆欢欢迷离的眼神,轻张口唇柔声笑道:“欢欢,你可准备好了?”

这一声问意之话,仿若是一个提醒,穆欢欢还未想着怎么回答血天君,突觉腿根处一阵微凉风袭,刹那间,她听到一声嘶的声响,才发觉自己的小裤裤,竟已被血天君粗鲁的撕扯断掉。

羞怯、彷徨、还有些欲压的穆欢欢,她可是和血天君已有先前约定,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先让穆小小,成为他血天君的女人,可是现在,无疑血天君已经忍耐不住了。

她惊叹的表情显于脸上,亦看到已跪在自己面前的血天君,将衣袍潇洒的甩到了地上,更可看到他那一身古铜色的完美肌肉,和那小腹之下,让她心肝扑扑直跳的凶器。

“怎么可能?这就是他的凶器,这就是让念慈每日每夜欢叫的凶器,这么大……”穆欢欢不敢相信,这犹如成熟了的莲藕一般的凶器,怎么可以和女人的结合到一处。

在她疑惑震惊的同时,血天君已双眼赤红,简短的几下挑撩后,双手抓着脚踝,猛地向上一提,身子往前一倾,那凶器顺着湿滑的粉缝,突兀的狠狠的扎了进去。

只听“啊”的一声嘶吼,从穆欢欢喉咙里沉闷的发出,她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血天君的手臂,长长的指甲似要嵌入他的皮肤里一样。

感到一阵紧锁,血天君一鼓作气,直达深处,在穆欢欢仰头高呼的时候,血天君停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已经到达了一个无法在深入的深度。

“呜呜……”穆欢欢从未想到,原来一个女孩被侵占,会是如此这么痛苦的事情。

而血天君静止不动的体恤柔情,却又让她心怀使然,女人第一次都会痛的,如果不痛,那便永远不会懂得真爱。

她很快止住了哭泣,紧绷的神经也开始慢慢放松了下来,眼神有些哀怨的看着血天君,轻语道:“天君哥,你好不知道怜爱人家。”

她的一句轻语,让血天君无奈的摇头笑了笑,他也想怜香惜玉,也想对她温柔,但这第一次,如若不让她有点痛的提点,日后她又怎会记得,自己第一个男人是血天君,又怎么会记得,这个男人,在她身体里留下了一个永远无法抹掉的印记。

轻抚着她额上豆大的冷汗汗珠,血天君俯身在她秀眉上亲吻了一口,柔声宽慰道:“欢欢,痛过才知快乐,忍着点,天君哥,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穆欢欢轻声应承道。

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还有什么可逃避抗拒的,她爱这个男人,爱他的一切,那让自己身下被胀满痛快的凶器,更是穆欢欢的最爱之物。

心与灵的短暂交流,血天君已开始如白蚕一般的躬身蠕动,起先还慢吞吞的,一下接着一下的间接耸动,随之穆欢欢鼻中哼出的美妙,他的蠕动速度越来越快。

“咕噜”一声,站在门外偷看的穆小小,深深的吞了口口水,这惊险又刺激的一幕,尽收她的眼底,虽然穆欢欢的嘶吼,和脸上露出的痛苦,让她有些想打退堂鼓,但是接下来的两人,就以让穆小小寸步难行,被屋里引人入胜的两人叠在一起的缠绵,所深深吸引。

不知过了多久,穆小小浑身娇颤,若不是双手扶着面前的门板,她就要瘫软到地上去。

随着屋里传来的一声似是极度满足的高呼,她看到穆欢欢整个人,竟弓成一张弓似的,嘴巴张启,许久不能言语,只是片刻,她拱起的身子,又落了下去,这时她才看到,血天君也停了下来。

“看够了吧……”

血天君朗声突然说了一句。

门外的穆小小一怔,却看到血天君的眼神朝门这边看了过来,难道自己被发现了,她惊诧之余,刚要转身离开。

就在这一剎那,突然一股吸力,将原本紧闭的门打开,而站在屋外的穆小小,身子竟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瞬间拉到了屋里。

“嘭”一声,门再次被关上,惊恐的穆小小,只看到血天君的一只手掌张开,正对着门的方向。

是他,天,他怎么这么厉害,这是什么武功啊?

穆小小惊叹不已,她明明看到血天君一指在床榻上,但是他却用一只手打开了门,并把自己一下吸到了屋里。

“小小……”血天君似笑非笑的转头看着她。

穆小小脸上红扑扑的,眼神看到血天君的脸时,下意识的不敢与他对视,一低头,却正巧看到血天君的凶器从穆欢欢身上抽离了出来。

当看到那带着一丝红和白的凶器时,穆小小吓得哇一声捂住了眼睛。

穆欢欢侧身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说道:“大姐,你叫什么叫,在屋外偷看这么久了,还有什么好怕羞的啊。”

慢慢的松开了手,穆小小腿软的坐在地上,显然穆欢欢和血天君,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在外面偷看,他们难道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

这时血天君已跃下了床榻,赤身走到了扭头不敢看自己的穆小小面前,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俯身看着她身前那裙口露出的和深深的沟壑。

“小小,我知道,你也和欢欢一样,想做我的老婆,今日就是个大好日子。”

穆小小使劲的摇着头,浑身娇颤着不敢说话,更不敢升起逃跑的心,他血天君可以凌空将自己摄进屋里,绝对有办法让自己走不出去。

穆欢欢以为她会满口答应,但见穆小小不言语,她做起身,只披上了裙子,走到血天君身侧,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的笑道:“夫君,我说了大姐本来就不喜欢你,你还不相信,现在相信了吧,既然她不从,你可不能强逼她啊。”

“呵呵,当然,我不是那种人。”血天君轻笑了一声,直起了身。

两人一对视,默契立刻产生了,血天君知道穆欢欢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能引导穆小小到门外偷看,也能引导她穆小小,自动躺倒到床榻上,等待自己宠幸。

走到一旁的椅子边坐了下来,穆欢欢蹲,娇声说道:“大姐,你还在犹豫什么,现在如果念慈回来,我和天君哥已生米煮成熟饭,我们不怕了,但是你呢,你就算没有和天君哥发生,但是你却在外面偷看,这让娘和三妹知道,她们是原谅你呢,还是原谅我呢。”

这句看似很矛盾的话,在穆小小听来,那就是一种游说,她眼神暗自瞟了一眼血天君,刚才在门外所看到的一切,已让她不能自持。

“我……我害怕……”穆小小声音颤抖道。

穆欢欢挑眉笑道:“早说啊,那我就先回屋是了,天君哥,你可对我大姐温柔点。”

待穆欢欢走出了房间,穆小小才重重的呼了口气,不知哪来的勇气,她颤巍巍的努力站了起来,竟没有选择离开,反而走到了床榻边,一个翻身面朝墙壁躺在了床榻上。

看到她这样的表现,血天君哪还不知她已答应了,依旧没有喷出的凶器此时上下抖动了几下,血天君暗笑:好兄弟,又能让你尝个鲜了。

走到她身后,血天君并未像对穆欢欢一样,来个细致的挑撩,身子到了她身后时,血天君就已半跪在她翘股之后,两只手一起用力,成功的分开了她的腿,并让她平躺了下来。

“啊……”在她的惊叫声中,血天君用膝盖把她的腿呈“大”字形的牢牢顶在了两边,眼光早已落在了那腿根处被粉色长裤所遮住的倒三角处。

只是这丝质的长裤,在血天君眼里,简直连一张纸张都不如,只见他手指一勾,那倒三角地带的一片布料,竟刹那如烟火般消散。

和血天君所想一样,那长裤之内,再无任何小物件,可见那黑丝丛丛包裹掩饰不住的粉缝,早已湿泞不堪,一张一合,略显娇嫩的可爱。

当血天君的手指恶作剧的在粉缝上轻轻触了一下时,穆小小的的娇体一下子绷紧了,两条的腿高高的竖了起来,嘴里犹自喃喃的道:“不……不能这样啊……别碰那里……”

到了这个份上,血天君哪里会听她的求饶,俯手口并用,在她身上最动人的几个地方大肆轻薄不已。

眼见自己逃脱不开,被挑撩的身体如火烧一般的炙热,穆小小像蛇一样的扭动着身躯,贝齿咬住下唇,低吟道:“不……不要……”

可是她的低吟反抗,一点效果都没有,血天君我行我素,手口并用之间,只是短短的刹那,以让穆小小连连哼出美妙的鼻音。

比起穆欢欢,穆小小略缺乏了一点ji情,当血天君与她合为一体时,穆小小的沉闷嘶吼,才点燃了血天君的霸道,让他开始疯狂的驰骋与征服。

许久屋内陷入一片安静,血天君轻抚着怀中穆小小的圣女峰,这时门被推开了。

刚经过一阵ji情的穆小小,蜷缩在血天君的怀里,听到门声还以为是穆欢欢,一回头却见到两个人,穆欢欢和穆念慈竟然都来了。

完了,被撞破了,穆小小有些恼怒的瞪着穆欢欢,一定是她去找来的穆念慈,为什么她要这么陷害自己啊?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