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风云》穆家女人们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6:44 字数:4061 阅读进度:382/585

穆家庄外的月牙湾,这是血天君曾来过的地方,可是在来到这里,他又有了另一番独特的意境。

月牙湾旁,两人站在湖泊边,似乎知道血天君的到来,连回头都未回头,而是看着湖泊上的水面涟漪。

“你来了……”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血天君凝视着两人的后背,那个短发的必然是少林寺出身的释武尊,而另一个长发的男人,自然和释武尊有着亲密的关系。

轻笑了一声,血天君仰头看着天上的弯月,凝声道:“你们引我来,不是为了叫我来赏月吧。”

站在湖泊边的两人回转了头,那长发约有三十多的男人,朗声笑道:“血天君,你觉得我无双城城主,会有闲心叫你来赏月。”

无双城城主独孤一方,血天君在来时,就已知道,能引自己来这里的人,绝对是和自己有某些关联的人,而独孤一方和释武尊,一定知道魅影、迷心的死和自己有关系,才会引自己前来。

“哦?原来阁下是无双城独孤城主,真是久仰大名阿,号称武林和天下会齐名的无双城,我以为独孤城主是个老头呢,原来这么年轻。”血天君挑眉说着,言语中尽是讽刺之意。

独孤一方冷笑了一声,直说道:“天下会的现任帮主血天君,我没说错吧,杀了我身边两个护法的,想必也是你所为吧。”

血天君点了点头,道:“他们实在欺人太甚,我与释武尊比武,本就有输赢之分,他们倒好,咽不下这口气,就掳走我的未婚妻做要挟,不过,他们的武功实在不怎么样。”

听到他亲口承认了,释武尊叱喝道:“血天君,就算我两个兄弟做得不对,也不至于落到一个惨死的下场吧。”

“释武尊,我敬你是个出家人,也不像他们那么奸诈,要是他们是你敌人,掳你妻儿,你会怎么做?”血天君直视着他反问道,心里也在暗想,自己也是从出家人才到这个地步,这释武尊不是个奸邪小人,遂有收服其之心。

释武尊低下了头,已没有话说,江湖就是这样,武功高低先不论,掳人妻儿要挟,这种让人羞耻的事,释武尊一向都很反感。

见血天君一句话让释武尊受堵,请他做自己无双城大护法的孤独一方,可不会与血天君讲什么道理,让自己损失两个护法,就好像拿掉了他左右手一样。

心痛之余,独孤一方也在审视血天君,一个可以杀死魅影和迷心的人,在他的认知里,整个江湖中不出十个人,而这个血天君不单单杀了魅影、迷心,他竟是让天下会风云突变的人。

“血天君,少说废话,今日就跟你做个了断,如若我杀了你,天下会自然会成为我独孤一方的囊中之物,哈哈……”独孤一方突然浑身散出无尽的气势,大笑了起来。

血天君早就料到他的如意算盘,而他能知道自己身份,这也是血天君设的局,四夜和五夜的棋子,也起到了作用。

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血天君低笑道:“独孤城主,难道你觉得你可以杀了我?贵为一城之主,你竟有此龌龊的想法,真是悲哀。”

独孤一方狞笑道:“只要天下会成为我的,我就是江湖第一大帮的帮主,那时我就是群龙之首,受死吧你,释武尊,和我一起杀了他,无双城日后就是你来管理。”

“独孤城主,恕我做不到,我只是为了守护无双城而跟着你,如果你要杀了血施主,我是不会出手的。”释武尊双手一合,站到了一边。

“好……”独孤一方已知释武尊不会帮自己,他虽恨得直咬牙,却也不能逼迫释武尊。

血天君故意调侃道:“独孤城主,连你的大护法都不帮你,你更没了胜算。”

独孤一方冷眼盯着血天君,突然将他手中长剑出了剑鞘,月光照射到剑身上,让整个剑都显得是那么的明亮。

“好贱好贱啊。”血天君仰头笑道。

听他夸自己的剑,独孤一方盛气凌人的喝道:“血天君,你死在我无双城至宝无双阳剑下,也算你的福分了。”

血天君摇头道:“我不是说你手中的剑,而是在说你人好贱好贱,你真是自作多情啊。”

“你,纳命来……”独孤一方何时受过如此的羞辱,只见他扬手之间,手中无双阳剑顿闪出耀眼的光芒。

看他出招了,血天君动也未动,眯眼笑看着他手中的无双阳剑,想到这无双剑分阴阳,只有阳剑,那独孤一方的能力,一定大打了折扣。

血天君暗想道,一招杀了他,还是仅仅威慑一下,电光火石之间,独孤一方已持剑向他刺来,迅猛而刁钻的剑招,若是一般人,根本招架不住,必然毙命在他剑下。

“嗷……”一声狂吼,血天君身形突兀的动了。

只见他的身体左右乱闪,身后出现了数是残影,眨眼间到了独孤一方的面前,独孤一方一怔,他几乎都没看到血天君是如何移动的,就到了自己的面前。

惊骇之余,独孤一方更加快了刺出的剑,就在剑尖到了血天君身前时,却好像触碰到了一面墙一样,不管独孤一方如何的使用内力催动,剑一点都不向前移动。

“你真是太小看我血天君了,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高手。”血天君一脸轻蔑的看着独孤一方。

陡然双手握住了他的剑身,只见血天君身形如陀螺般在原地快速旋转了起来,而孤独一方握着剑柄,还未来得及松手,就被带着旋转了起来。

站在不远的释武尊惊呆了,他何时见过这么厉害的人物,独孤一方竟没有一点挣扎开的能力,被高速旋转的血天君来回转圈圈。

一阵飙风在地面上卷起,飞石走沙之间,释武尊已难看到两个人影,只看到刚才两人旋转之处,竟出现了一个高达十米的龙卷风。

“天呐……阿弥陀佛,幸亏我没出手啊。”释武尊心有余悸。

仅仅片刻后,龙卷风突兀的发出了爆裂的声响,原本的平地已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释武尊朝里面一看,一个站着的一个跪着的。

而那站着的人正是血天君,而跪着的浑身都伤痕累累的竟是无双城城主独孤一方。

“我今日不会杀你,但是你日后都只会是个废人了。”血天君将手中无双阳剑插入了剑鞘中,冷冷的俯视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独孤一方。

似乎受到了惊吓,独孤一方浑身颤抖着,言语也混乱无比,似乎一直在喃喃重复一句话:不要转了,不要转了……

跃出深坑的血天君,将手中无双阳剑扔给了呆立的释武尊手里,沉声道:“这把剑带回无双城,日后我会取。”

“等等……”释武尊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拿走无双阳剑,难道是不知道这是把连雄霸都想要的宝剑。

血天君回头看着释武尊,平静道:“你也要与我较量吗?”

释武尊连忙摇头道:“不,血施主,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血天君并未不耐烦,对这个释武尊,血天君还是有重用的念头。

“你到底是人还是神?”释武尊问出这句话,连他自己都在疑惑,自己怎么会这么问。

但是血天君的回答却模糊棱角。

“人与神只是一步之遥,做人做神又有什么区别。”

怔怔的看着远去的血天君,释武尊脸上露出了笑意,作为一个出家人,他没有参透佛理,但是刚刚血天君的一句话,却一下让他悟了。

穆家庄的一间客栈内,姥姥和四夜几人惊惧的看着如行尸走肉般的独孤一方,离开这里时,可是好好的,怎么这才多久,回来就成这个样子了。

释武尊一点也没隐瞒的解释了一番,并把血天君日后会去无双城的事说了出来。

城主成如此模样,而且功力尽失,即便是知道血天君厉害的四夜和五夜,也是被他对独孤一方的所作所为震住了。

一代无双城城主,竟然变成了一个废人,而且那双无神的眼瞳,更让独孤一方成了一个在没有思想能力的人。

他们连夜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处,向着无双城而去。

客栈房顶,血天君笑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自语道:“无双城,等着我吧。”

黑夜骤然转换为黎明,穆家庄依旧如往日一样,热闹非凡。

“女婿,我离开的这几日,还望你好好照看穆家庄。”

血天君点着头,今日穆龙要去皇城,作为一个富商,他时常会去皇城,那里有他开设的店铺。

想到他离开的几日,血天君心里很是兴奋。

别院内,颜盈与姚淑兰,一起练着血天君所教的塑身法。

“妹妹,还别说,这种塑身法,真不错啊。”姚淑兰蹲着马步,已有半个时辰多,她竟然坚持了这么久。

颜盈则是心里偷笑,要是姚淑兰知道,这方法根本不能塑身,一定会气疯的。

“姐姐,你这么想塑身,是不是为了穆庄主啊?”

姚淑兰嗤笑道:“那个老东西,我才不是为了他呢,不瞒盈妹妹,我与他虽有夫妻之名,却早没了夫妻之事,不怕妹妹笑话,我早就不愿跟他过日子了。”

颜盈挑眉道:“哎,姐姐想法确实很对,我心目中的夫君,就是我表弟那样的。”

“哦?天君确实不错,人长得好,武功也好,这个女婿,也讨我喜欢。”姚淑兰听颜盈这么说,也是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

想到昨夜见到他裤中蓬起之物,姚淑兰一夜都未睡好,脑子里尽是血天君蹲在自己面前的场景,想着想着,她的脸上又浮现了红晕。

“姐姐笑什么呢?”颜盈娇声问道。

姚淑兰忙说道:“没事没事,就是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

颜盈问她什么好笑,姚淑兰随即说了个男女的小笑话,让两人都脸红的大笑了起来。

“两位大美女,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老远就听你们的笑声。”血天君进到了别院,一眼就看到两人欢笑着站在一处。

“表弟,你岳母在说小笑话呢。”颜盈娇声说道。

血天君走到两人近前,疑惑道:“什么笑话啊?”

姚淑兰连忙说道:“不可说啊。”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