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风云》洞房夜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6:42 字数:3944 阅读进度:378/585

挑眉看着血天君,柳媛媛娇笑道:“我当然要离开了,难道还在这里长住下嘛,又没人管吃管喝。”

“我管吃管喝,等我今天成了亲,我定要请你留下。”血天君一脸坚定地说。

柳媛媛脸上一红,娇真道:“哪有这样的道理,你可是成亲,我留下来算什么。”

挥着手,血天君笑道:“我留下你,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天天听你的琴声和歌声,就像昨晚,和你分开时,我回去都没睡好,脑袋里总是回荡着你的歌声。”

“男人嘴巴都这么甜嘛,你可是我见过脸皮最厚的一个,等你成了亲后再说吧,到时你老婆可不一定愿意,你天天听我弹琴唱歌。”柳媛媛说着话,摇身向远处走了去。

穆家庄内已热火朝天,看热闹的人已挤满了穆家庄内庄外的主道,一匹纯白大马和红装素裹得轿子已准备齐。

换上了一身火红色长袍的血天君,也是第一次和女人举行如此隆重的婚礼。

他并未觉得对不住黄蓉她们,而公孙绿萼和叶研等人,更懂得理解血天君的所作所为,他会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按着穆家庄的婚嫁规矩,血天君骑着白马,先在这穆家庄内到处逛了一圈,在临近中午时,才在鼓乐队的伴奏下,到了穆家庄内庄大门外。

血天君毫无厌烦的听着穆龙指派给自己的一个老人对自己所说的礼仪,接新娘子上轿,在庄外绕了一圈,又祭了穆龙的祖先。

一切并未如此而简单地结束,拜堂在饭后进行,穆龙虽只是个富人,但是今天在穆家庄,倒是有五湖四海来的宾客,这已足见他穆龙做善事,已在这里出了名。

一直忙到傍晚,血天君才得已从众酒桌上脱身,他并没喝多,而且一点酒意也没有,故因他喝了这么多久,全都用内力排除到了体外。

刚刚入夜,血天君故作酒醉,被穆龙命下人扶到了婚房。

到了婚房的门外,血天君立刻让下人退了下去,双手一推,进到了房间里。

此时的房间里只有两根长燃蜡烛照亮,虽然有些昏暗,却不足以影响血天君的视线。

床榻边,一袭红裙红盖头的新娘子端坐在那,似乎知道是血天君来了,她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只是身子抖动了一下。

血天君眯眼看着新娘子,心里一惊:这不是穆念慈?怎么新娘子还能被掉包?

他对穆念慈了解虽不是很深,但是穆念慈有着高深的内力,可是这坐在床沿的人,身上却没有丁点的内力,更让血天君发现出端倪的是,她穿着红鞋的脚,比穆念慈的脚要稍大一些。

“额,娘子,夫君我来了。”血天君没有上去揭穿,而是醉态十足的拍了桌子一下,嘴上一吹,两根蜡烛立刻被熄灭了。

只听床沿上的人发出了一声娇哼,但是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血天君暗笑,这个女子一定是穆念慈派人假扮的,至于为什么她要这么做,血天君想到了自己昨夜所说的话,她被四夜和五夜掳了去,是自己指使,而自己和她两人在密林所做之事,穆念慈并未离开,而是看了许久才回到庄内。

她这是在报复,血天君唯一能想到这一点,可是让一个女人来报复自己,这样似乎更像是便宜了自己。

到了床边,血天君往床榻上一躺伸手揽住身边新娘子的腰,笑道:“老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快点宽衣,和夫君我好好快活快活。”

似乎被他的这句话吓到了,新娘子挣扎了一下,却未起身离开,只是挪了下身子,更像是被血天君拆穿,连大气都不敢出。

“好,我看你能坚持多久。”血天君心里暗笑着。

猛地坐起了身,双手朝她一搂,往床榻上一推,按住她挣扎的手,大笑道:“老婆,怎么还害羞啊,我们可是拜了堂成过亲的,今晚你就是我的人了,迟早该发生的,你就别推辞了。”

这假扮的女子也怪能沉得住气,就是一句话不说,只是使劲的挣扎,但是就算是烂醉如泥的血天君,身上的力道也不是她能承受的,更何况现在的血天君一点酒意都没有。

她强烈挣扎,血天君却来了个粗暴的撕扯,只听咝咝几声,新娘子身上的红裙,已被血天君无情的扯了个粉碎。

而她头上的红盖头刚要被揭开时,血天君却拿盖头盖住了她的脸,压着她颤抖的身子,朗声笑道:“老婆,你配合点嘛,夫君我,定会让你舒服的。”

当他的一双手按在身下女人的圣女峰上,这个假冒的穆念慈终于忍受不住了,似乎使出了她全部的力量,推开了身上的血天君。

随之她做起身,只听一声娇呼从她嘴里喊了出来。

“三妹……”

只见屋里烛光突然一闪,顿时光亮了整个房间,血天君故意一脸醉意的看着被自己撕扯掉裙子的女人,看着她那袒露在自己面前的洁白肌肤。

两串脚步声从屋里的木柜后走了出来,穆念慈和穆小小,同是一脸羞怯的笑。

这时揭开红盖头的穆欢欢,忍不住气道:“你们还笑……”

穆念慈连忙找了件自己的衣裳为她披上,看着起身的血天君,娇声道:“夫君,你连看都不看新娘子,就乱动手,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过分?我看你们才过分,念慈,我和你成亲,这本是我和你的洞房夜,她怎么会穿着新娘子的衣服,在这里。”血天君眯眼看着三姐妹,挑眉说道。

穆欢欢脸上还带着愤意,瞪着血天君说:“我和大姐都是三妹身边最亲密的人,闹洞房亦是我们这里的规矩,哼,没人闹洞房,不是少了很多欢乐嘛。”

血天君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摆手道:“对哦,你也说是闹洞房,那刚才就是开玩笑的了,哎,我还真怕你不反抗,万一把你那个了,我岂不是又要向岳父说一声,要娶他二女儿。”

听他这么说,穆欢欢怒道:“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是没吃到,可是这双手却摸到了,还很香呢。”血天君玩味的笑着,刚才捏了穆欢欢圣女峰的大手,更在鼻子前嗅了嗅。

想到自己刚才被他粗鲁的扒光,穆欢欢现在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但是这闹洞房的意见是她提出的,而且穆念慈也没反对,谁能成想他血天君喝多了,进屋就要占有,穆欢欢根本来不及做反应。

这三姐妹,唯有穆念慈最了解血天君,知他不是一般人,穆念慈也不想他和穆欢欢真的因这点事而吵起来。

“大姐、二姐,你们回去休息吧。”

看着穆念慈,穆欢欢调侃道:“怎么?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小妹啊,不是二姐说你,男人可没一个好东西。”

说完话,穆欢欢转身走了出去,穆小小立刻也跟着出了去。

血天君一直都在笑,在他看来,穆欢欢是最有心计的女孩,但是她却有时很大条,若是刚才穆念慈和穆小小躲在别屋,血天君早就将她穆欢欢拿下了,故因血天君来道这屋门口时,就知道里面有三个人存在。

待两位姐姐走了出去,穆念慈低声道:“我去隔壁和她们一起住一晚,等你醒酒了在说。”

“等等,念慈,我和你都已成夫妻了,今晚可是我们最重要的一夜,你怎么能去别屋住呢,这让外人看到,是说我不行,还是说你不好啊。”血天君站起身,拦住了她的去路。

穆念慈看着他的双眼,想着他在密林里和那两个女人所发生的一切,脸顿时通红了起来,她虽然还是个女孩,但也已经二十几岁,虽对男女之间的事不是很了解,但在昨夜,看到了二女一男的ji情后,她已明白了男欢女爱的真正定义。

血天君直视着穆念慈,伸手握住她的两只小手,浅声笑道:“老婆,心动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我要现在就跟老婆你一起翻云覆雨。”

翻云覆雨,听到他的这句话,穆念慈浑身娇颤了下,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时血天君突然环抱住了她的腰肢,紧紧的抱着她。

穆念慈那软软的圣女峰,虽然隔着衣服和肚兜儿,血天君却仍然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圣女峰上的两颗指头般大的粉尖正紧紧的贴住自己的胸膛。

显然她已经意乱情迷,看着那放媚的眼神,血天君轻声道:“老婆,如果你真的不想,我绝不强迫你。”

欲擒故纵,穆念慈明知他是在用这个战术对付自己,可是她却沉迷的,不知如何作答,因为在心里,她确实不想离开,她更想在今晚,好好享受血天君给自己带来的洞房之夜,那一定是很美妙的事。

她没有说话,血天君便急不及待的拥着她吻住了她的朱唇,随着一阵狂吻,穆念慈不由靠在了血天君的怀内。

两人拥吻着到了床榻前,穆念慈被他推着倒在了床面上。

紧接着血天君也俯身压了上来,两人对视着,血天君再次与她吻在一处,感受着男人的舌,撬开自己的牙关,并肆无忌惮的在口腔内扫撩,穆念慈浑身都开始发热,小腹里更是像燃起了一团火焰一样。

初次接吻的穆念慈有些生涩,但是这更激起了血天君的占有意念。

而被压着的穆念慈,突然感觉自己两条丰盈腿上,一双灼热的手在尽情抚撩着,她感到全身一阵阵的燥热,而那温柔的手却一下下地在裙底探入,刺激着她细嫩的肌肤,每一下柔捏都激起她一阵颤栗。

“老婆,是不是很舒服啊?”血天君丝毫没有任何的客气,放肆地在她的衣裙内使劲地揉摸着。

穆念慈闭着眼,享受着他的爱抚,也听着他在自己耳边说着那从未听过的甜言蜜语。

血天君撤回头,俯视着穆念慈美丽又有着属于少女的清纯脸蛋,现在的她虽然娇羞,眼中却又充满了初欢的渴望,更掺杂着一丝拒绝的羞涩和恐惧,然而温柔的抚在她丰盈的腿上的手,所带来的种种快意,又让她平躺着丝毫升不起任何的抗拒。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