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风云》皇城歌姬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6:38 字数:3998 阅读进度:373/585

穆家庄到处,都洋溢着喜悦,张灯结彩,彻夜忙碌的穆家庄内的人,都在为穆念慈和血天君明日大婚喜宴。

“未来女婿,今晚你就别想好好休息了。”穆家庄园内的一个大的别院内,穆龙与血天君并肩走过了面前坐在长椅上的近百人群。

这穆念慈出嫁,在前晚必有歌舞表演助兴,所以穆龙从皇城请来了一支表演队。

与穆龙走到人群最前,血天君与他客气了一番,才落了座。

在百人面前搭着一个台子,台子之上,此时正有数个身穿彩裙的美女,随着乐声而翩翩起舞。

“岳丈,这表演着实不错,要是念慈此时在这里就好了。”血天君虽也喜爱看舞乐表演,但这身边,左边穆龙,而右边是穆家庄的穆龙长辈级别的男人,这欣赏舞乐的感觉,立刻大打了折扣。

穆龙脸上现出苦笑,他怎么看不出这个武功高强的新女婿,是个很好色的家伙,从他看穆念慈和自己大女儿二女儿的眼神,穆龙坚信,他根本不是一个专一的男人。

但是穆念慈不是他穆龙的女儿,穆龙一点都不在乎穆念慈和他以后会过的怎么样,只是想赶快送走她,也送走这个来路不明的武功高手。

“爹爹……”

两声娇呼在穆龙和血天君的身后响起。

血天君也随之回过了头去,看到穆小小和穆欢欢,立刻有人给两人让了座。

穆小小很乖巧的抢得先机,坐在了穆龙的左侧,穆欢欢看了看血天君身边也空了下来,本想另去找座,却想要是自己如此去找座,那就是对自己未来的妹夫小觑,不管如何,她也要给自己爹爹穆龙一个面子。

摇身坐在了血天君的旁边,穆欢欢故意娇嗔道:“妹夫,见到你的两个姐姐,怎么也不招呼一声啊。”

血天君淡淡的笑了笑,这个穆欢欢可比穆小小要开朗的多,而她的年纪才二十多几,跟成熟的血天君相比,要小上好几岁,这么说,也只是想赚血天君便宜,亦想让他丢丑。

侧头挑眉看着穆欢欢的嬉笑脸蛋,血天君轻声呼了句:“欢欢二姐好。”

穆龙瞪了眼自己的二女儿穆欢欢,责怪道:“天君还没和你三妹成婚,怎可现在就叫你二姐,天君啊,你还是叫她欢欢合适点。”

“无妨,倒是二姐为人豁达开朗,若是一般女孩家,怎能第一次,就让人叫她姐姐,这也说明了我欢欢姐人好,我喜欢。”血天君摇着手轻声笑道。

穆欢欢撅嘴白了一眼穆龙,娇嗔道:“妹夫啊,你怎么说喜欢我呢,该喜欢我三妹才对啊。”

这么说时,她的脸上也现出了红晕,眼中更是露出飘离之意。

血天君长得俊逸不凡,武功又卓绝,在这现下的武林,像穆欢欢这样的女子,亦都喜欢武功高强,长相潇洒之人。

看他不语,穆欢欢讨了个没趣,暗恨着自己的爹爹穆龙,要是这比武招亲是为她举办,这血天君定已成为了自己的夫君。

就在此时,台子上的舞者已退了下去,在台上出现了一张屏画,随着屏画摆好,屏画之后,立刻闪现出了几个身影。

只是片刻,屏画之后,立刻有悠扬的琴声流淌而出,轻灵而缥缈,台下交头接耳,亦聊天的人也都慢慢安静了下来。

琴声连绵不绝,时而高亢,时而低美,似是一个女人在倾诉自己心中的情谊一般,让人听着倍感舒服,如此美妙的琴声,更是让血天君深深入了神。

弹琴之人并没露面,简短的琴声之后,突然,屏画被人撤去,而屏画之后,一个粉色的身影在横琴前站起了身。

台下众人一看,顿时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女人倒不觉得什么,而男人的心却都在腔子里乱跳起来,双眼发直,甚至有的茶水倾在手上都不察觉。

血天君双眼瞪直了,故因台上的年轻女子,简直就如九天仙女下凡一样美丽,更因这女子一身粉裙,却掩盖不住她曼妙玲珑的娇躯。

她头上只用三根银簪固定住头顶的发丝,只余下耳后两侧直垂至腰部的青丝,露出白晰细致的颈项,白里透红的皮肤闪着柔嫩的光泽,未施脂粉脸上。

那一双水汪汪的美眸闪着盈盈光彩,看起来是那么百媚横生,而女子眼中的淡然,似乎不屑看台下所有欣赏她美貌和喜欢她刚才所演奏琴声的客人,一张樱桃小嘴此时抿成一道了弧线。

一袭丝织透明的粉裙,圣洁高雅,前襟敞开极低,露出优美的锁骨及迷人的圣女峰沟壑,她双手交叉轻掩住高耸的圣女峰。

盈盈可握的细腰系一条同色丝带,透明的白纱下也清晰可见的一双腿也紧挨着,掩住两腿间隐约可见的倒三角地带,而拖地的长裙下是半截光洁细致的小腿,小巧的脚踩在地上分外的勾人夺魄。

此时见女子一步一步走到台边,更是让人心疼之余,更惹起男人的无限遐思。

“小女子是皇城歌姬媛媛,献丑了。”

只见她躬身向着台下的人说了一句。

那如黄鹂般清脆的嗓音,更是让人觉的她仿佛是凌波仙子下凡来,是那么的不染纤尘,是那样的令人心悸目眩。

注目于她的血天君,只觉心间一阵跳动,看着这窈窕的身段,妩媚动人的身子,绝色的容颜,那一举一动无不着自己的火热。

“啪啪”之声从血天君双手拍打在一起而响起,随着他带头,所有人都跟着鼓起了掌来。

那歌姬媛媛感激的看了眼血天君,刚要退身离去,血天君这时站起了身。

“在下血天君,乃是明日的新郎官,今听媛媛姑娘的琴声,真是仙音妙曲啊,不知媛媛姑娘,是否还能在弹奏一首呢?”

说这话时,血天君心里也在暗叹,这风云中美女绝对不缺,要是自己不来这穆家庄,何能碰到如此美人。

歌姬媛媛笑了笑,娇声道:“原来是新郎官啊,但是弹奏曲子我做不了主的。”

穆龙眼见血天君喜欢,也看到自己这些亲人朋友喜欢,也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媛媛姑娘,就在来一曲吧,我会向班主说的,钱不是问题。”

有他这个穆家庄庄主吐口,歌姬媛媛哪还有拒绝的理由,重又走到横琴之后坐了下来,双手落于琴弦之上,只是前后轻抚几下,美妙的琴声再次响起。

血天君与穆龙落座,继续欣赏了起来。

也不知是给谁的面子,这次演奏,歌姬媛媛不止抚琴弹奏,更是唱起了一首古曲牡丹香飘,那琴声伴着她绝美的嗓子,更是掀起了热潮。

曲毕,一直到深夜,表现才到尾声,血天君借故先行离开,却根本没回穆龙给自己安排的住处,而是到了后台。

看着后台坐着或站着的表演班子,血天君看到了刚才表演抚琴的歌姬媛媛。

“媛媛姑娘……”血天君到了她的近前,轻呼了一声。

本背对他的媛媛一怔,回头看是血天君,不禁站起身,娇声道:“新郎官,呵呵,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啊?”

血天君笑道:“不要叫新郎官,这还不是没成婚嘛,我叫血天君。”

媛媛看着他,也笑道:“我叫柳媛媛。”

“刚才媛媛姑娘演奏唱的曲子,真是让血某听得丢了三魂六魄啊。”

见他这么说,媛媛捂嘴咯咯笑道:“哪有这么夸人的,要是把你三魂六魄都给听丢了,那我岂不是杀人凶手了啊。”

血天君只怪自己夸赞的话语用得不当,立刻改口道:“听了姑娘的演奏,是余音绕梁三日,是……”

媛媛娇嗔道:“你似乎很不会文诗句啊,我演奏的也只是一般啊,你为何不接着看下去,我后面的师姐师哥,都唱的比我好。”

这时后台的人越来越多,见说话不方便,血天君出声邀请道:“媛媛姑娘,是否有空?”

“额,你有事?”柳媛媛见惯了这样的搭讪,她跟着班子不管到哪里表演,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男子搭讪,但是这个叫血天君的男子,柳媛媛却没有张口就拒绝他。

血天君一指天上弯月,低声道:“我晚上从无睡意,今晚夜色很好,又无凉风,不知媛媛姑娘肯否赏个脸,与我一起在庄内溜达溜达。”

柳媛媛低头犹豫了起来,她是初次和班子到这穆家庄来,而这面前的男子还是穆家庄明日的新郎官,她要是答应了,溜达时被人看到,势必会引来闲言碎语。

“谢谢你的好意,我累了,所以晚上想早些歇息,明日还要有表演的。”柳媛媛婉拒道。

血天君很明白的点了点头,他和柳媛媛所想一样,若是两人从这后台一起走出去,不管走到哪,都会惹来非议,当然血天君哪有心思和她溜达,只不过是个借口,带她出去,找机会叙叙感情。

“那好,那我就不打扰媛媛姑娘的休息了。”血天君拱手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柳媛媛娇声道:“等等……”

回头看着她,血天君疑惑道:“怎么了?”

“以后还请叫我媛媛妹妹吧,我想天君哥比我大上几岁,我不能直呼你其名,你也不要叫我媛媛姑娘了,听着很见外啊。”柳媛媛腮上两团红晕,眼神瞟着血天君认真道。

听她这么说,血天君笑了笑,回头向着远处走了去。

看着他的背影,柳媛媛一直把他送到看不见,才收回眼神。

这时的穆家庄大院内,已安静了许多,走在小道上,血天君高兴的哼起了小曲,更是在心底暗暗起誓,必要将那皇城来的歌姬媛媛搞到手。

就在他脑中一直出现柳媛媛抚琴的娇美画面时,血天君猛然眼睛向前看了去,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娇呼,那是一个女人的娇呼声音,听起来更显急促。

他一怔,随即想到那边排列的三间房,都是穆家三姐妹的,身形陡然移动,血天君已向前奔了去,可是刚到近前,他就看到两个黑衣人影从穆念慈的房顶跃得没影了。

“不是吧,连我的媳妇都敢抢?”血天君愣住了,他并没急着追上去,因为他知道,那两人跑不掉。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