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风云》见面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6:15 字数:4069 阅读进度:352/585

叶妍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惊醒,看着赤着的上身,袒露着得硕大圣女峰,摇曳的烛火映衬着整间屋子,而在她惊魂未定前,身边的墙壁上倒映着两个身影。

“你醒了……”

淡淡的一声话语在身边响起,叶妍震惊的侧头看去,身边果真有一个男人。

是这个男人在说话,鬼怎么会有影子,自己不是鬼,怎么会在这里,一切的一切,都让叶妍有些迷茫,她清晰地记得自己惨死在雄霸面前,是他,是他为了争雄的野心,而害的自己惨死。

叶妍轻声问道:“你是谁?”

嘴上问着,她也拉起被子遮住了自己袒露的娇体。

处事不惊,遇事不乱,这和幽若倒是很相似,有其母必有其女,叶妍地长相,绝对配得上国色天香,而她在风云里,却是个从未被提及过的女人。

血天君仰头轻笑了一声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想问你为什么会活过来,又想知道这是在哪里?”

男人的话语响起,叶妍丝毫没有畏惧,她都是死人了,难道还会怕什么。

“是,我要知道我所处之地,你是谁?我怎么可能是活人,我都死了多少年了。”叶妍有些激动地大喊道。

血天君沉声道:“你是死了,但是我却把你复活了,我叫做血天君,你一定知道天下会,这里是天下会中的一个阁楼,暗香阁。”

暗香阁?叶妍挑起了眉头,她知道暗香阁,确实是天下会中的一个阁楼,她甚至知道,天下会建立时,所有阁楼的名字,那时地雄霸才刚刚起步,要做武林至尊,而叶妍百般劝阻,却落了个惨死的下场。

听到复活字眼,叶妍不敢置信,自己死了,怎么还可能复活。

看着眼前的年轻男人,叶妍颤声道:“你什么意思?”

“呵呵,你一定想知道幽若得事情吧。”血天君凝声说着,坐在了床前的椅子上。

一阵娇颤,叶妍眼中流出了泪水,如决堤的水坝一样不停,她哽咽着,嘴上重复着幽若的名字。

知道她只有幽若一个女儿,而且费了这么辛苦,才将幽若生下来,却不想,惨死时,幽若那时才多大点,就失去了自己这个母亲。

血天君轻声道:“叶妍,我知道你很想见到幽若,可是她未必能接受你已复活的事实,你若是想母女团圆,必须听我的话。”

叶妍激动道:“我怎么会复活?”

“这就无从解释了,我说我是神,你相信嘛。”血天君挑眉道,脑中却在想着,怎么撒一个弥天之谎,让现在的叶妍相信自己的话。

几乎没有犹豫,叶妍肯定道:“我相信,你快告诉我。”

血天君站起身,平静道:“你被雄霸所利用而惨死,我虽不是天下会中人,却早已仰慕叶夫人的美貌,故而寻遍江湖名医,学会了一种复活之术……”

一番解释后,血天君看着叶妍。

他本以为叶妍不会相信,但是叶妍却点了点头,眼神尽是很坚信血天君话的神情。

“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我的女儿?”叶妍出声问道。

她已掐了自己一下,痛感尚在,一切都不是在做梦,而且鬼是没有身体热度的,可是她刚才触碰了一下自己的,热度尚在,影子尚在,自己确实被复活了,但是自己被复活的事实,远远比不了幽若。

血天君摇了摇头,劝道:“叶妍,我知道你很想幽若,但是明日就是她的生日,雄霸要为她举办庆生宴会,所以你见她,是不太可能。”

“什么?你说幽若明天生日,天,我这个做娘的,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准备?”叶妍脸上一阵失落的自语道。

看着叶妍,血天君问道:“那你想不想让幽若高兴,让她看到你。”

听他这么说,叶妍激动道:“真的可以?”

话音刚落,她身前遮挡的被子立刻落了下来,可是她只顾激动了,袒露的硕大圣女峰,呈现在了血天君面前,她却丝毫没有感到任何羞耻。

血天君点了点头,侧头指了指她的前身。

叶妍低头一看,见硕大的圣女峰,竟然袒露在外,但是她只是羞怯的低下了头,亦想起,自己身体的一切,都已经被这个男人看光了,也是他把自己复活的。

“你说过,我的身体都已经被你看光了,这点被你看到又有什么。”

叶妍嘴上虽说着,脸上却有些不满的表情。

血天君轻笑道:“今晚你就在此休息,明日我会派人过来给你送饭。”

烛火依旧摇曳着,叶妍却百般不能入睡,她深知自己复活了,但是这一切恍如一场梦一样,想着自己身在天下会中,却不能和自己的女儿见面,那种痛苦又让她有些煎熬。

翌日天一亮,血天君又出门围着天下会的阁楼转了一圈,今日就是幽若的生日,但是天下会中,并没多少热闹之气,显然雄霸为幽若举办庆生宴会,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根本没有多少诚意。

台子已搭建好了,血天君看着红鸾指挥着手下如何布置,其实这一切都不是红鸾在操作,而是血天君,他要让雄霸在今晚难看,要他知道,什么才叫痛苦。

入夜,文丑丑已来到了暗香阁外。

“呵呵,我就知道文兄会来。”血天君已换了一身黑袍。

文丑丑尖声笑道:“血阁主,雄霸帮主有请,今晚可是幽若公主的庆生宴会,而你是主办人,怎能缺得了你呢。”

血天君轻笑道:“呵呵,文兄先去,我一会便到。”

湖心小筑前的一处平台,早已搭起了台子,天下会中精英亦聚集在此,雄霸此时也在一张椅子上坐着,笑看着忙碌的手下。

“风儿,今晚可要好好表现。”

雄霸看着身边的聂风笑道。

他已知道今晚所要表演的节目,聂风要上演一场独武,虽然是演练自己教他的神风腿,但却又威震帮众的作用。

想到这一切都是血天君策划,雄霸更在心底感谢血天君。

湖心小筑的窗台前,幽若看着不远的一切,脸上露出了不屑。

“天君哥哥,他这么做有什么用?想挽回我的心,不可能。”

听着幽若冷冷的声音,站在她身后地血天君劝道:“幽若,若是你能和雄霸父女消除隔阂,这也是哥哥我想看到的啊。”

幽若摇头怒道:“不可能,他是雄霸,我是我,我母亲的惨死,我怎么也不可能忘掉。”

一声哀叹从血天君口中发出,他却在暗笑,今晚所发生的一切,雄霸料定不得,而幽若更不会知道。

宴会准时开始,红鸾精心设计的节目,亦开始一一上演,武斗,群舞,加上面具戏,颇多的演绎在台子上不停上演着。

只是这一切逗乐、惊人的表演,在一个节目开始后,都被物化了。

只见台子上出现了一个身披白袍都女人,而她对面亦走来了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

“这……这不是……”一直站在雄霸身后的文丑丑,惊呼出了声。

雄霸也看到台上黑袍的男人装束,那可是自己最爱的装束,而那女人的装束,更是让他陷入了沉思。

“你真的要称霸武林,而弃我不顾吗?”女人看着面前的男人,幽幽说道。

黑袍男人冷声道:“对,武林之主,比起你,对我要珍贵的多,我不能因为你,而放弃我称霸武林的梦想。”

女人脸上现出暗殇,哽咽道:“那你就不关心我肚子里的骨肉了嘛,她可是你的女儿啊。”

看着台上的表演,雄霸刚要起身,却被一旁的血天君拦住了。

“雄帮主,怎么了?”血天君轻声问道。

雄霸看了一眼血天君,挑眉道:“这是谁安排的节目?”

血天君仰头笑道:“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节目似乎看起来还不错。”

盯着血天君的眼神,雄霸眼中露出了冷意,这一幕他太熟悉了,当年自己为了一争武林霸主的地位,抛弃了自己深爱的妻子,而害的妻子惨死,但是这一切,竟然重现在了自己女儿的庆生宴会上。

巧合还是故意,雄霸一眼便看得出来,这是有人故意在为之。

“血兄弟,你不要拦我,我要杀了台子上的人。”雄霸咬牙切齿的怒道。

这时却听一声哀嚎,台子上的女人跪伏在了地上,看着不远的湖心小筑大喊道:“幽若,是娘对不起你,是娘没有悉心照顾你啊……”

随着她都呐喊,湖心小筑中传来一声尖叫,只是刹那,一道身影从湖心小筑楼上飘出,片刻功夫已到了台子前。

黑袍男人立刻退了下去,台子上仅剩下白袍的女人和一头梳理干净头发的幽若。

“帮主,公主她……”文丑丑看到眼前一切,惊住了。

雄霸也看出不对,身形一动,移动了台子上,一股无比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而出,直逼面前带着斗篷披着白袍的女人。

只听一声嘶响,白袍应声而碎裂,一个女人跪伏在幽若面前,慢慢的回过了头。

那是一张芳华绝代的美艳面堂,一双带着恨意的眼眸,盯着一身霸气的雄霸,嘴角上扬,脸上更是露出了无比的憎恨之意。

“叶妍……”雄霸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震惊的颤抖起了身子。

幽若听到雄霸的轻呼,低头看着面前只有三十左右的女子,挑眉道:“你叫叶妍?”

叶妍看着眼前的幽若,颤声道:“幽若,我是你的娘啊。”

“不可能,我娘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幽若向后退着,嘴上说着。

她自己前一天才去过自己母亲的坟墓,而且叶妍已死了很多年,今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能相信这个女人的话,但是这个女人的脸蛋,却让她有些疑惑,为什么,她会长得和自己的亡母这么相像。

看着幽若向后退去,叶妍站起身追了上去,抓住她的手,娇呼道:“幽若,相信我啊,看看这个。”

见她手中出现的朱钗,幽若一下定住了,这朱钗确实是自己娘亲留下来的遗物,她保管好好地,怎么可能在这个女人手里,难道她真的是自己的娘亲,她没死?还是她都鬼魂来了?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