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风云》萝莉幽若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6:14 字数:3998 阅读进度:350/585

站立在屋外,侧头看着屋里一切的红鸾,心扑扑的跳动着,她这个角度,只可看到公孙绿萼全身赤着跪在床榻上,而那脑袋却伏趴在血天君的腿根处,由此可见她正在做什么。

而血天君脸上的满足笑意,还有那阵阵荡人心魂得声音,让还没尝到满足的红鸾小腹一阵燥热。

好一会,公孙绿萼噗一声,吐出嘴中凶器,抬头看着仰躺着得血天君轻声笑道:“夫君,我说对了吧,红鸾一定找借口跑了,她知道我看到你在这里,还以为我会生气呢。”

“呵呵,红鸾看起来是个脾气很强硬的女人,实则胆小得很,我都说了,你不会吃醋啊。”血天君笑道。

公孙绿萼这时向前挪动着身子,娇声道:“在别人的床榻上和夫君一起这样,还真刺激。”

血天君叹气道:“要是红鸾在这,为夫更刺激。”

“我想她一定没有走远,若是夫君想,我这就去把她叫上来。”公孙绿萼其实早知道红鸾此刻就在屋外躲着,她和血天君都知道。

但是女人是不能逼迫的,要是红鸾真的释然放得开,便会自己进来。

血天君摇头道:“不用了,我不喜欢强迫她。”

轻嗯了一声,公孙绿萼已抬起身,向下一落,将血天君的凶器吞了进去,一声满足的娇呼,似乎是故意般,叫的很大声。

红鸾心神一跳,脸上现出了抉择,进还是不进,明显血天君和公孙绿萼都不在乎多一个人,而且公孙绿萼是不会吃醋,也不会责怪自己抢了她男人。

听着公孙绿萼浪荡的低吟连连,红鸾再忍受不住,转身抬步走进了屋里。

吱呀一声房门被关上,但是床榻上得两人却没停下来,公孙绿萼更是双手撑在血天君小腹上,回头媚笑的娇真道:“好啊,红鸾,把我夫君藏这里独享……”

她一句话都说不完全,就嗯嗯的直叫。

红鸾看着两人上下叠在一起,有些歉意道:“萼姐姐,我……我不是故意想……”

“快过来吧,萼儿是跟你开玩笑呢。”血天君招手笑道。

哪还犹豫,红鸾急忙上前走去,早就在屋外褪了个精光得她,白了一眼血天君,俯身就把圣女峰直往他嘴里送去。

两女一前一后,一个攻上一个攻下,但是血天君对付女人的技巧,哪是她们所能受得了的,仅仅一炷香得时间,两女已齐齐趴伏在床榻上,再无起身的力量。

天大亮之际,血天君才与公孙绿萼从红鸾阁内走出。

三日得庆生宴会,血天君回到暗香阁,第一时间进入了极乐界中。

众女欢愉,在一次次满足极乐界中得所有老婆后,血天君才在龙凤宫内的议事厅开起了会议。

“夫君,照我说,宴会主题,不如以舞乐为主题。”血岚提议道。

所有人都知道血天君这次回来所为何事,庆生宴会,在极乐界是时常的事,每每谁过生日了,血天君都会举办一场宴会,而举办人,一般都是林朝英和罗霄几人。

林朝英仰头娇笑道:“夫君,为雄霸女儿庆生,何不带来极乐界里,让她在这里过生日,保证她几辈子都忘不掉。”

“呵呵,姐姐说得对,但是那幽若,可是普通女子,要是被我们这么一折腾,还不没命了。”罗霄在旁轻声笑道。

刚加入大家庭的血岚和火火以及颜盈、玉浓都是露出了疑惑,颜盈更是问道:“在这里庆生怎么了?怎么会没命呢?”

血天君摆手笑道:“谁要庆生,都要接受极乐界中我血天君所有老婆的洗礼。”

“洗礼?何为洗礼?”颜盈追问道。

摇了摇头,血天君已不知说什么好了。

罗霄一脸神秘走到颜盈身边,附耳说了几句。

颜盈脸上立刻现出了红晕,羞怯的看了眼血天君和林朝英等人。

“怎么?这么秘密?”玉浓轻声问道。

林朝英朗声笑道:“霄妹妹就是,这是极乐界啊,让我说吧,要是谁生日那天,夫君第一个与她ji情后,而后就是其他女人,与生日的主角,互相磨镜子。”

玉浓挑眉道:“磨镜子是什么意思啊?”

“哈哈,就是那个喽。”罗霄指着玉浓身下,娇真笑道。

不懂的玉浓和血岚几人,这才明白过来,这极乐界要是会齐所有女人,没有三千,也有二千加人,那过生日的女主,岂不是要被折腾死,但是极乐界内有无限灵气,而且各个都是不死之身,又怎怕被折腾死,只是夸张点说而已。

见她们都在说笑,血天君一本正经的平静道:“我是要办一场庆生宴会,是让雄霸女儿更加憎恨他为目的。”

收住笑,所有女人都是挠头想了起来,一直都未说话,也答应血天君,在极乐界为奴的萧麟儿,突然出声道:“主人,你不是说,雄霸女儿本就恨他,是因为他害死了她得母亲嘛。”

“是。”血天君点着头道。

脸上也尽是悉心听得神情,看他对自己的话有了兴趣,萧麟儿接着说道:“那不然,找人重演当年的事情,让他女儿更加深,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死的。”

听她这么一说,血天君笑了笑,赞道:“这倒是个好主意,麟儿说的不错。”

“谢谢主人赞赏。”萧麟儿躬身娇笑道。

对于萧麟儿,血天君也没过多的想让她为奴,在极乐界只要安稳,而且和自己女人们共处,就不会为难她,而萧麟儿这几日也算不错,和所有女人都打得火热,简直是亲如姐妹一般。

站起身摆了摆手,血天君说道:“不用再叫我主人了,随她们称呼吧。”

萧麟儿还没来得及答谢,血天君的身影已消失在了龙凤宫。

见她脸上露出暗淡之色,林朝英几女劝道:“麟儿,时间长了,夫君自会宠爱你得,和我们一样,你就是我们这大家庭里的一员啊。”

感谢的看着这些姐妹,萧麟儿轻嗯的点了点头,她也相信了友情和爱情,固然自己是剑灵塑身,但是就连火麒麟和猫仙等,都能幻化人身,成为血天君身边的宠老婆,她萧麟儿又怎么不行呢。

天下会几年来都未这么热闹过,次日便是雄霸之女幽若的生日,而今日,红鸾已指配工匠在湖心小筑的对面搭起了台子,庆生宴会由她操办,她也是绞尽脑汁,想了几个节目。

夜刚到,血天君身影出现在了湖心小筑之下,这里是天下会的禁地,除了雄霸,没有人可以来到这里,而血天君却来了。

几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里面除了安静还是安静,血天君可以感到这里面得人此时就在二楼得一间屋里,而她或许是因为听不到敲门声,又或许是故意不下来开门。

脸上现出果断,血天君推开巨门,径直走了进去,这巨门重达千金,一般人是推不开的,但是在血天君手里,还是小意思,而从里面的机关,也可以轻易打开此门。

进到里面,一阵幽幽的阴风吹袭,到处都是黑暗,血天君不禁咬牙切齿得恨雄霸,对待幽若,竟然让她关在这暗无天日得湖心小筑里,一个小小年纪的丫头,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或许连见到人都会害怕。

眼见下面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血天君跨上楼梯,向着二楼行了上去,还有三阶阶梯就到二楼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娇小得身影。

突兀的出现,倒是让处事不惊得血天君,心里也吓了一跳,因为这娇小得身影,一袭白裙席地,又留着一头蓬乱的长发,若是自己是普通人,这一吓,早就翻滚下楼梯了。

“你是谁?”焦脆稚嫩的女声从她口中发出。

血天君看着她,轻声笑道:“血天君,你又是谁?”

那少女淡淡一笑,似乎对于血天君的到来,根本不在意,而是看着他说道:“我是幽若,你不知道我是谁,就敢来这里?”

见她这么说,血天君赞叹说道:“幽风起,若不凡,香棘飘,美人颜,幽若,你的名字真好听。”

幽若脸色一变,说道:“别要说此等好听的话,你来这里干什么?”

“难道你不该问问,我是怎么进来得吗?”血天君反问道。

只听幽若冷声一笑,低声道:“除了那个男人,我想不到你是怎么进来得。”

看着幽若眼神的分明闪硕,血天君感叹,这幽若到底受了多少刺激,让整个人都变得如此淡泊一切,她眼中甚至毫无任何感情,俨然是对雄霸的恨,已经到了一种至极得地步。

“你口中的那个男人,定是雄霸那个老匹夫吧。”血天君如此说道。

幽若眼中露出疑惑,不屑道:“你就不怕这句话传到他耳里,那时你死的肯定难看。”

故意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血天君暗叹道:“幽若,不瞒你说,我对雄霸已是恨之入骨,他是个冷血无情之人,我本是霍家庄的人,因为他要收服霍家庄,我们庄主不从,他就下令,屠杀了全庄的人,我……我是唯一一个幸存下来的人。”

幽若挑眉道:“那算你好运,他做事太绝,你没死竟然还敢来天下会,要是让他知道,你是霍家庄得人,我想后果你一定很不想看到。”

“我很了解雄霸,他连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都能害,这种人简直是世间上最恶毒得人。”血天君继续说道。

不时也在看着幽若的表情,显然自己这句话起了作用,只见幽若浑身颤抖着,眼中流出了眼泪,向后踉跄的退了两步。

血天君忙向前一窜,用手揽住了她得腰肢,急道:“幽若,你没事吧……”

就算被陌生的男人搂住腰肢,幽若也似是没有察觉,一脸得失神看着面前男人的衣襟。

听到她轻微的哽咽,血天君忙用手撩起她面前的乱发,才看到幽若真正的面孔。

一张小小的脸蛋上,沧桑和仇恨写于脸上,那双丹凤眼更是媚之极,特别是鼻梁下的薄如蝉翼得小嘴,微微触动着血天君的心,幽若竟然会是这么美得女孩,如果不是在这里被囚禁,她得美一定会脱凡超俗。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