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风云》野战红鸾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6:07 字数:4025 阅读进度:342/585

与血天君并肩席地而坐,红鸾看向别处,脸上还带着笑意,羞红的脸蛋煞是好看。

血天君侧眼看着红鸾,轻笑着问道:“在想什么啊?”

红鸾娇声道:“没想什么啊,只是在想那夜叉到底是何方神圣。”

“管他何方神圣作甚,难道你真的以为我来这里,是为了那夜叉。”血天君手放在了红鸾的腰上。

只是扭捏了一下,红鸾便依靠在了他怀里,娇笑道:“雄帮主的话,我们还是要听的。”

血天君不屑道:“那个老匹夫,他的话就如放屁一样。”

听他这么说,红鸾赶紧坐直了身,四处看了看,低声道:“天君,这话怎可乱说,要是雄帮主知道……”

没等红鸾说完,血天君冷笑道:“他知道又能怎么样,红鸾,我来天下会的目的,是为了玩,他虽是天下会的帮主,但在我眼里,连堆都不如。”

“天君……”红鸾没想到,血天君这话还真敢说的出口。

血天君笑了笑,搂着她得肩膀说道:“别担心,寄人篱下永远不是长远之际,红鸾,以后你跟着我一起,我定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红鸾点了点头,其实她早知道血天君不是一般人,私下里,雄霸曾给苍山四鬼和四大护法说过,血天君的武功高于他,红鸾亦相信,血天君是比雄霸要更霸道。

“我知道你厉害,只是你厉害的地方,不在手上招式,而是……”她说着说着,没了下文。

血天君听她话里有话,凝视着她得眼睛,问道:“而是什么?”

红鸾见话已到此,便低下头娇声说道:“而是夫君得凶器,更厉害。”说完,红鸾便羞的把头缩进了血天君的怀里。

“哈哈,鸾儿是不是想了?”血天君笑道。

红鸾羞涩的点了点头,嘴上却说道:“是你先想了,不然也不会带人家来这个地方了。”

看着她娇艳欲滴的表情,血天君双手捧起她那张俏丽的脸,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又向下移动而去,红鸾与他早有了夫妻之实,见血天君的嘴过来,她立刻嘟起嘴唇,迎了上去。

四唇贴在一起,血天君的舌立刻钻入进了红鸾的口腔中,一阵挑撩下,寻到了红鸾的舌,并与她互相缠绕着、着。

许久两人才分开唇,红鸾脸上更红,娇喘着,看着血天君褪下自己的衣袍扑在了地上,她娇羞道:“夫君,真要在这里做那事嘛。”

血天君已伸手隔着红鸾薄薄的衣裙开始轻轻抚搓她的圣女峰,因为是光天化日之下,红鸾显得很不自在,但是很快,那双带着魔力的大手,搓捏她得圣女峰时,所产生的快意,使她渐渐地发出细细的低吟,身下更是湿泞了起来。

“鸾儿,难道你不觉得在这里,会更刺激嘛。”亲吻着她得耳垂,血天君揽着她得腰让她躺在了地上。

红鸾哪还生的起抗拒之心,被血天君再次堵住了唇,而他此时的手也没有闲着,从裙下伸到了红鸾腿根处,红鸾是想做最后的挣扎,但是血天君的挑撩技巧,已让她丁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一股股强烈的男人气息,直扑进她的鼻孔,令她无法喘息。

血天君双手又开始搓捏她得圣女峰,让红鸾鼻中发出了一阵阵轻声的低吟。

几近快乐之中,红鸾已被剥了个精光,闪眼的娇体,袒露在血天君眼前,硕大迷人的圣女峰,因红鸾急促的呼吸,而抖动个不停,那腿根处的粉缝,更是流出了晶莹的热液。

见血天君跪在自己腿间,红鸾娇声道:“夫君,真不怕被人看到嘛。”

“怕甚,谁要敢偷看,我就挖了他的眼珠子。”

说着,他已让凶器抵触到了红鸾的粉缝上,上上下下研磨,更是惹得红鸾娇叫连连,双腿蜷起,再无顾忌,脸上尽是期待之美。

只听噗一声,红鸾眉头皱起,脸上现出满足的表情,显然是血天君的巨大,着实使她有些吃不消。

“鸾儿的内里真是紧凑啊。”血天君俯,笑着说。

红鸾脸上现出媚笑,双脚勾着他的腰,点了几下。

如此直白的示意,血天君在明白不过,故而凶猛的上下耸动,啪啪之声震彻整片小树林,红鸾亦大声哼叫着,宣泄着血天君给自己带来的快意连连。

时而上下叠身,时而女上男下,红鸾也趴伏跪着,让血天君从背后猛顶,徐徐之后,红鸾已三次宣泄喷潮而先瘫软,血天君亦没有在忍着,一股股热液喷在了她得股瓣上和光洁得后背上。

蜷在血天君的怀里,红鸾的笑道:“夫君,每次你都这么强,若是只有我一个女人,岂不是满足不了你啊。”

“呵呵,那是自然,鸾儿,不瞒你说,我血天君身边从不缺乏女人,但是我对我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是真心的爱。”血天君轻笑着道。

红鸾伸手捏了一下他那丝毫未软化的凶器,嗔怪道:“你可能爱的过来,花心。”

就在她话音刚落,血天君脸上露出了凝重得表情,红鸾看他眼向夜叉池方向看去,疑惑道:“怎么了?夫君。”

血天君轻声道:“如果我没猜错,是夜叉出现了。”

“夜叉?难道那传说是真的?”红鸾比血天君更了解这天荫城附近,而且夜叉村,是天下会所有人都知道的地方,只是雄霸当年来过一次这里,回去后,就下令帮中人,没事不要来这夜叉池附近。

穿起衣服,血天君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但是夜叉池那边传来的一股强大诡异的力量,如果真是夜叉,那我可要去会会他了。”

红鸾担心道:“夫君,夜叉很凶恶,不知他是人是鬼,你这么没准备的过去,万一……”

血天君凝声道:“鸾儿,这世上怎可能有真正的鬼,我看到夜叉池的池水时,就感到池内有股力量存在,那夜叉定是以池水塑身,成就了一身强功。”

“夫君,那我跟你一起去。”红鸾虽有些心悸,却也不能看着血天君自己去冒险。

抚着红鸾额前的乱发,血天君笑道:“我只是去看看,那夜叉未必是个杀人狂魔,若是情形不对,我有退身之法,你要在我身边,定会牵绊我出手,你还是去村里吧,在那等我。”

“我……”红鸾还想坚持跟去,哪只血天君身形一动,已消失在了自己眼前。

她惊骇得定在了原地,血天君去哪了,他轻功即使高于自己,但是怎么会突然消失,连半点身影都看不到。

红鸾自语道:“怪不得雄霸会把夫君当兄弟相称,原来夫君竟然这么厉害。”

行到夜叉池得血天君,凝视着汩汩冒泡的血水,可见池边,多了一个人的脚印,但只是几步,那脚印便已消失了。

“玉三郎?夜叉?如果真是他,这个时候出来,是为了什么?”血天君皱起了眉头。

看向了东面,如果不是他细心,定然发现不了脚印过后,竟有一条似是轮子轧出来的痕迹,而血天君几人来这里时,这里到处都很干净,哪来得车轮痕迹。

略一分析,血天君身形急窜,向着东面疾奔了过去。

一条小路上,独轮车得车主惊慌失措的站在车旁,车木板上一无所有。

“小姑娘,还是别回去了吧,你一个瞎子,自己过活多辛苦,跟着哥几个一起,包你吃香的喝辣的。”一个斜眼汉子,捏着下巴凝声笑道。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随他一起来的几个地痞流氓,皆都笑了起来。

独轮车旁站着得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女孩,脸上带着惨败的害怕,一双无神得眼睛似乎看不到身边人在哪,倒是一张小巧的脸蛋,和她标致的身材,显示出她得年纪,也就十一二岁。

“你们是谁?别要欺负我好嘛。”女孩娇声说着。

那斜眼汉子狞笑了一声,粗狂的喊道:“哥几个,今天我们享福了,还等什么。”

几个地痞,见斜眼汉子这么说了,竟齐呼着伸手朝着女孩扑了上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血红的身影挡在了女孩的身前,只听砰砰砰数声,六七个地痞得身子,如飞剑般倒飞了出去,甚至连出口尖叫的机会都没有,一一毙命。

斜眼汉子一怔,脸上吓的惨败,但还霸道的问道:“你是谁?敢挡老子得道。”

“哼,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真是不知廉耻,记住我的名字,血天君,到了下面好有个念想。”一身紫袍的血天君,抬手对着斜眼汉子额头一指。

斜眼汉子吓得往后退了两步,见来人手指着自己额头,却动都不动,立刻笑了起来,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那几个同伴已经毙命,笑看着血天君,他鼓起勇气大喊道:“哈哈,虚张声势,看我杀了你。”

说着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握在手里就朝血天君奔袭了过来,只是人还没跑出两步,嘭的一声爆响,斜眼汉子的脑袋炸碎了,脑壳和血喷洒在了空中。

许久之后,他的尸体才颓然倒地。

“血天君?血天君?你是血天君吗?”女孩没有在听到响声,有些激动的轻声问道。

血天君这才回头看着这个女孩,他暗恨自己出手太早,但是在这个危急时刻,夜叉竟然没有出现,难道他察觉到自己在跟着他,才没有出手救她。

“是。”血天君言语中毫无感情的回答道。

眼睛也在这个女孩脸上打量了起来,虽然很漂亮,但是却是个盲女,她叫玉儿,和夜叉的关系,血天君亦是了解。

女孩点了点头,娇声道:“谢谢你,我叫玉儿,就住在这附近。”

“你为什么不问我,那些流氓痞子怎么样了?”血天君凝声道。

玉儿摇了摇头,有些黯然道:“他们死了。”

看着她得表情,血天君冷笑道:“难道他们不该死嘛。”

“不,他们该死,只是不应该死在你的手里。”玉儿很冷静的说道。

血天君不禁暗叹,这小小年纪的玉儿,所经历的事一定都很让她难过,所以到了现在,一切事情在她面前,都显得那么波澜不惊了。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