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风云》养成孔慈 一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6:04 字数:4230 阅读进度:338/585

进到暗香阁内,血天君刚要回屋休息,却看到暗香阁的迎客厅一角,一个孤独的弱小身影,只见那个身影得主人,此时正一手拄在下巴上,头一低一抬得打着盹。

笑着走了过去,看到是孔慈,血天君连忙褪下自己的长袍,替她披在了身上,他没有想错,会有人等他回来,却没想到不是公孙绿萼,也不是另外三个仆人,而是小小的孔慈。

血天君轻微的动作不能在小了,但还是让打盹的孔慈一下惊醒了过来,看到身边的血天君,和自己身上的长袍,孔慈连忙站起来,歉意道:“主人,你回来了,我……我不是困了,只是……”

“傻丫头,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了嘛,不听话,要是我一夜都不回来,你岂不是要在这里坐一夜。”血天君轻抚着她的脑袋说道。

孔慈脸上一红,低声道:“没事的,只是慈儿担心主人。”

摇了摇头,血天君轻声笑道:“说了,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天君哥哥吧,这么晚了,你去睡吧。”

见血天君转身要回屋,孔慈娇声喊道:“天君哥哥,我准备好了热水,你不洗一洗嘛。”

“哦,呵呵,你要是不说,我还真忘了,跟红鸾一起,确实出了一身汗,你去休息吧,我自己来就行。”血天君点了点头,径直朝着暗香阁的沐浴房间而去。

他前脚刚进屋,孔慈后脚已经跟了上来。

刚要褪衣得血天君回头看着孔慈,笑道:“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

孔慈却不依道:“天君哥哥,就让我服侍你沐浴吧,这是我应该做的。”

“真不用了。”血天君挑眉认真道,其实他倒是想让孔慈留下来服侍自己,但是邪恶的自己,要是真的动了邪念,那这么小的孔慈岂不是要遭殃。

他的话本是好意,但是在孔慈听来,倒成了另一番意思。

凝眉看着血天君,孔慈娇声问道:“天君哥哥,是不是闲慈儿手脚笨,服侍不好哥哥。”

“这说的什么话,哥哥绝无此意,那好吧,关上房门吧。”血天君不再拒绝,反正这孔慈日后还是自己的女人,要是真的想现在就占有她,只要送进极乐界几个时辰再出来,九岁的孔慈必当成为十八岁的模样来。

孔慈回身关上房门,刚回头就看到血天君正褪着身上的衣物,当他上身发达的肌肉显露出来时,孔慈脸唰下又红了起来,早就在天下会做了几年仆人的孔慈,亦在天下会见过很多赤身练武的男人,但是血天君的肌肉棱角,却是完美的一类。

血天君刚要褪下短裤的手停了下来,笑看着孔慈说道:“别这么看着我,不然我怎么好意思全脱光啊。”

“哦……”孔慈一怔,赶紧背对着血天君,小心肝却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她虽是个九岁女娃,但是对男女之事的了解,尚已到了知吾不知得地步,当然不是她看过和见过,而是那些资历老的女仆人,总会在小仆人面前,提及她们和天下会那些守卫和男人的一些荒唐事。

一声入水的声音后,孔慈才姗姗转过身,看着血天君身子进了木桶里,连忙走上前去,站在一边静待血天君的差遣。

血天君很舒服的把头靠在木桶边,长发亦都垂在了桶外,看着身边站着的孔慈,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自己的脸,血天君不禁笑道:“看什么呢?”

“没……没什么。”孔慈摇头娇笑道。

她不看自己,血天君却开始打量起了她,古代女孩与现代女孩的不同,就是古代女孩的过早也过成熟,这或许就在于古代的原生态食物和苦生活,让这些小年纪的孩子,很早就在家里担了一家之主的责任。

不得不说,孔慈才九岁,身材不算丰腴,但是那藏在白裙下得圣女峰,却已经高耸的像两个刚出炉的小馒头,各自足有一米五出点的她,挺拔的身材也是好看。

“哎,慈儿,有许配人家了吗?”血天君突然这么问道,整个人也趴在了木桶上。

见他这样问,孔慈苦笑了一声:“人家还没到那个时候,就算到了婚嫁的年纪,慈儿也不想嫁。”

嘴上说着,孔慈已站在了血天君的身后,拿起搓布,为他搓起了颈部。

血天君不觉她的手劲小,因为他身上几乎一尘不染,哪有什么灰尘让她搓,只是享受小手的轻搓,也是一种很快乐的事情。

听孔慈的话意,血天君追问道:“为什么不想嫁啊?”

孔慈和血天君已相处几日,也知道他是一个很和蔼的主人,与他这几日得聊天,孔慈可是几年都没说过这么多话。

“因为没有喜欢的。”孔慈娇声道。

血天君朗声笑道:“哈哈,慈儿这么小就是个美人坯子了,长大了定是个美女,要是天君哥哥我年纪与你相仿,见到你,一定抢你做老婆。”

孔慈心又急速跳了起来,搓灰的手也停了下来,一双眼睛盯着血天君的长发,失神的看着。

血天君回过头,看到她脸上的表情,连忙道歉道:“慈儿,是天君哥哥说错话了,我只是有感而发。”

轻摇着脑袋,孔慈两腮的晕红衬托着她的可爱,一双丹凤眼迷离的看着血天君的眼睛,娇羞道:“天君哥哥,你真的认为慈儿很漂亮吗?”

“当然了。”血天君看着她重重点头说道。

孔慈抿嘴一笑,娇真道:“绿萼姐姐说的一点没错,天君哥哥的嘴每天都像抹了蜜似的。”

血天君一愣,疑惑道:“公孙绿萼跟你说什么了?”

沉默了一下,孔慈犹豫半晌才娇声说道:“绿萼姐姐说,你是一个好男人啊,不管是女孩还是女人,到了你得面前,都会被你迷倒,所以她让我们几姐妹,小心……小心天君哥哥。”

“小心我什么?”隐约得,血天君想到了一点,那就是公孙绿萼没有对孔慈和另外三个小女仆下药,但是却用语言,开始哄骗她们,甚至可以说是调教。

孔慈不语,站到了血天君的对面,伸手示意让他靠在木桶上,血天君一靠在木桶上,孔慈立刻探身,一手捧水撒在他脖子处,让水向下滑去,另一手带着搓布为他搓起了前面。

看着面赤耳红得孔慈不敢看自己,血天君心里一阵压抑不住的躁动,那小嘴唇的主人似乎有所察觉,搓灰的手丝毫没有规则,简直就好像是在血天君身上挑撩一般。

如此暧昧的场景下,血天君哪还犹豫,公孙绿萼一定为自己铺好了路,他一狠心,突然探身一把搂住了正在为自己搓灰的孔慈脖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将自己那张炽热的唇印在了她娇小的上。

木桶外站着的孔慈,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任由血天君地拥吻着,她不懂这是在做什么,但是自己的唇与血天君的唇仅仅地贴在一起,那滋味却刺激着她幼小的心灵。

只是刹那间,血天君撤回头,脸上笑着,拉住了孔慈的手腕,轻松一提,将她更个人提到了空中,站起身,立刻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也不管自己身上的水沾在了孔慈的身上。

“唔,天君哥哥,你……”孔慈哪想到血天君会这样做,她激动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听劝,回去休息。

血天君重新蹲了下去,孔慈亦随着他下蹲而站在了木桶里,两人的眼神对视,血天君轻声说道:“慈儿,等你长大了,做我老婆好不好?”

孔慈脸上露出惊讶,只是她对血天君的第一印象,已经好到了极点,整个天下会最俊逸不凡的男人,而且血天君来到天下会,立刻把自己从火海里救了出来,若是以前,她不知道是挑水洗衣,还是去山上砍柴,而现在,她每天吃的好,睡得也好,到了外面,和自己一样的那些仆人,没有一个再敢小看她。

“好……”孔慈不受控制的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娇呼。

嘴还未闭合,血天君竟有亲吻了上来,他的舌也在一瞬间,钻入了孔慈的小嘴里,上去就是一阵肆无忌惮的,而孔慈那少女的清香气息喷在了血天君的脸上,让血天君更难忍无法收住手。

怀里的孔慈因为血天君的挑撩,整个人瘫软在了他的怀里,喉间不经意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银靡。

毕竟孔慈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亲昵的抱住,并被亲吻,所以她脸上还是十分得羞涩表情,娇小玲珑得身子似乎是因为紧张而轻轻的颤抖着。

血天君的深吻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他轻抚着孔慈发烫的脸颊,让她的双眸得意和自己灼热的目光对视,只是孔慈羞涩的躲闪了几下,最后索悻闭上了眼。

看着孔慈一脸的娇羞,和那欲拒还迎的表情,令血天君难以控制躁动的邪念,而且怀里的孔慈,还是个小,如果品尝她,那滋味绝对不同却又很刺激。

湿身得孔慈,身上若隐若现得透出了圣女峰和下面的倒三角,血天君暗恨自己的粗心,虽然里面是真空得绝大,但是血天君知道,自己来到了暗香阁,还真没给孔慈和另外三个小丫头,添置过什么衣物和首饰,这本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主人要做的,而血天君却是个,可以倾尽所有,也要博得红颜一笑的极品男人。

女人是用来宠惯得,血天君深知这个道理,而眼前之事,让他哪有时间想其他,看着曼妙的身材,血天君伸手到了孔慈的腰间,刚要拉开她的细带,却被孔慈按住了。

孔慈知道血天君要对自己做那事情,连忙说道:“天君哥哥,不要呀,人家……人家还小。”

血天君本想着孔慈会羞涩地答应,可是没想到却被她拒绝了,但是他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对自己的冲动有些自责,孔慈尚小,养成可以,若是真的吃了她,势必会让小小的孔慈,害怕男女之事。

想到这里,血天君脑海里,立刻浮现了一个绝美的好主意,看着好像对自己有歉意的孔慈,他轻声说道:“慈儿,我亦不会逼迫你,但是我想让你先品尝一下男人的滋味。”

男人的滋味,孔慈一脸困惑地问道:“天君哥哥,你要我做什么呀?”

见她全然不明白,血天君笑着站起了身子,随着他站起,要比她低一半的孔慈,眼睛立刻看到了他腿根挺着得凶器,巨大的凶器表露青筋,大大得蘑菇头闪着光泽,这就是男人的庞然大物,就是这东西,让女人死去活来,孔慈听说过,却还是第一次看到,心里是又羞又怕,因为血天君的尺寸太吓人了。

“用它品尝一下这个滋味。”血天君指着孔慈的嘴唇,又指了指自己的凶器。

孔慈一脸羞涩地说道:“是,天君哥哥。”

看着小小孔慈稍微蹲下了一些身子,双眼直视着眼前的凶器,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启了小嘴唇,闭着眼将凶器之端的蘑菇头,很勉强的吞到了嘴里。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