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风云》乱葬岗之战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5:58 字数:4034 阅读进度:335/585

眼见聂风和步惊云跪下,并称呼了自己一声师傅,雄霸这才大笑起来。

“血兄弟的话还是有用的。”

看着雄霸的脸上表情,血天君暗笑,其实雄霸这句话,是想说自己的命令,聂风和步惊云会听,但是雄霸的话,就算他威胁,也是无用,因为聂风和步惊云和血天君的关系,比他师徒关系还要密切。

雄霸诏告了整个天下会,聂风和步惊云成为继秦霜之后,他的关门弟子第二第三,而血天君亦被雄霸当成了上客贵宾。

“雄帮主,为这风云可是下了不少苦心啊。”眼看着面前比之雄霸殿都不次的阁楼,血天君轻声笑道。

雄霸点了点头,一脸笑意说道:“就因为泥菩萨一句话,我早在三年前就建成了这风云阁,等的就是风云来入驻,本以为老夫这辈子都不能见到风云二子,没想到血兄弟却给老夫送了过来。”

血天君摇了摇头。

这时从风云阁内走出了一个妇人,那妇人一脸的阴霾,看到雄霸,立即下跪说道:“帮主,那新来的聂风和步惊云,不愿意要女仆人伺候。”

“哦?”雄霸挑起了眉头,自己好生要看待两人,没想到这两个孩子,竟然不给自己面子。

见雄霸脸露不快,血天君轻笑道:“雄帮主,恕我直言,风和云不是一般孩子,既然他们不想要,就随他们吧。”

雄霸拍着血天君的肩膀大笑道:“兄弟说的言之有理,要是他们没脾气,我倒看不上了。”

妇人接着说道:“帮主,那几个丫头怎么办?”

“遣散回荫城吧。”雄霸说道。

血天君眼睛一转,看着那妇人,也是这天下会的女管家,笑问道:“大姐,你说的女仆人之中,可有叫孔慈的?”

妇人看着血天君,点头道:“是有一个,叫慈儿的女孩,才八九岁。”

雄霸看着血天君,不禁奇怪道:“血兄弟,为何知道我招来的仆人里有叫孔慈的啊?”

“呵呵,我来贵派前,在荫城遇到一家姓孔的住户,在他家住了两日,得知他的女儿来到了天下会,所以多此一问。”血天君笑着说。

雄霸却摇手道:“那不行,血兄弟既然来了我天下会,便要在这住下,我要为血兄弟准备一个更好的住处,而仆人嘛,还请血兄弟挑选。”

血天君心中暗叹,这雄霸果然不是一般人,只是自己的一句话,便知道自己所想要。

没有拒绝,血天君答应道:“雄帮主如此客气,我血天君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

“哈哈,说什么,咱兄弟二人去喝一杯,不醉不休啊。”雄霸说着,揽住了血天君的肩膀。

看着远去的二人,妇人嘀咕道:“雄帮主,怎么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几日来,血天君和公孙绿萼在这天下会安住了下来,一来血天君还有很多事要在这天下会办,二来,也是要监察雄霸,看他是否是真心在教聂风和步惊云。

“这是何处啊?”血天君看着身边的已有九岁的女孩,问道。

两人前面便是一条长廊,而长廊的尽头,是一阁楼。

“回主人,这里是雄霸帮主爱女幽若所住得闲庭小筑。”身边的女孩,娇声答道。

看着这个九岁女孩,血天君一阵暗喜,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原著中让风云决裂雄霸得导火索———孔慈。

血天君喃喃自语道:“幽若,幽若,还得在等几年啊。”

孔慈抬起一张俏美的脸蛋,轻声道:“主人,在说什么呢?”

“哦,没什么。”血天君连忙说着。

回到暗香阁,这是血天君自己起的名字,也是为了自己在天下会收容美女的处所,虽然离天下会的乱葬岗很近,但是这里亦是最好的地方,在这里做些什么,都不易被发现。

孔慈早早的为血天君备好了热水,这才和血天君一起坐下,准备一起用晚膳。

“你们都坐吧,我不是雄帮主,在我这里,亦不要那么多规矩。”血天君看着这些全都不超过十岁的女仆,笑着说道。

公孙绿萼眼见自己的夫君,在这里住下,但是几日来什么都不干,除了和这些小女仆聊天出去溜达,再无其他事可做。

与他连身坐着,公孙绿萼问出了自己几日里想问的问题。

“夫君,是不是准备把她们像襄儿和师师一样对待啊,养大了,然后……”她还没说完,血天君已伸手止住了她的话。

看着公孙绿萼,血天君仰头轻笑道:“吃饭吧,你知道夫君的为人,又何必说出来呢。”

公孙绿萼却不依不饶道:“要不要我给调教调教。”

“好了,吃饭吧,你调教出来,哪有我亲力亲为来的刺激。”血天君说着,看了眼孔慈,和另外三个形貌都不错的女孩。

吃过晚饭,外面得武场上传来哼哼哈嘿的声音,那是新来的百名天下会挑选的精英,正在接受训练,而他们学武的宗旨,或许都是很单纯的,想让自己变强,可以不受别人欺负,亦有人想学好武功,成为人上人,但是他们来错地了,天下会这地方,只会教出冷血的杀手,衷心雄霸的狗腿子。

“慈儿,看什么呢?”让孔慈在陪着自己逛天下会各处时,两人到了武场,血天君见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武场上练武的孩子们,不禁轻声问道。

孔慈眨着一双美瞳,虽然才九岁,但是孔慈却生的水灵,尖尖的脸蛋,尤其笑起来最迷人,而那薄薄得嘴唇,更是让血天君有想咬上一口的冲动。

摇了摇头,孔慈笑道:“没事啊。”

血天君摇着手指道:“小小年纪,就知道说谎了。”

见他这么说,孔慈连忙跪下,胆怯道:“主人,我……”

扶起孔慈,血天君盯着她的眼睛,孔慈已来到天下会两年,如果按照原著所说,这个小丫头可在这里吃了不少苦头,而那妇人管家领她和其他女孩来到暗香阁时,血天君亦看到,几个女孩对那个丑陋妇人很畏惧。

“慈儿,在我面前,不要任何礼节,你就是我血天君的小妹妹,以后也不许在称呼我主人,就叫我君哥哥吧。”血天君认真说道。

可是他的话一出口,孔慈连忙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主人,慈儿只是一个奴仆,还望主人开恩,千万不能破了主仆关系。”

“哈哈,真是可笑,堂堂暗香阁阁主,竟要认个奴仆为妹妹。”一声狂笑在两人身后响起。

血天君回头看去,不禁乐了,因为说话的正是雄霸请来坐镇天下会的四个高手之一,苍山四鬼的红鸾。

其实这红鸾年纪也就二十五六,但是身材火爆,亦穿着袒露,给人一种很邪的印象。

看着红鸾脸上的冷笑,血天君嗤之以鼻道:“怎么,我做事,你不服啊,手下败将。”

“你说谁是手下败将。”红鸾听血天君这么说,立刻暴怒的大喊道。

孔慈拉住血天君的手臂,劝道:“主人,别……别和红鸾姐姐……”

她得话还没说完,红鸾瞪着孔慈,斥喝道:“谁是你姐姐,你一个女仆,怎敢称我为姐姐。”

被她这么一斥喝,孔慈赶紧要跪下认错,血天君这时拉住她的手,才没让她跪下去,冷冷的看着红鸾,血天君凝声道:“红鸾,你就不是看我不顺眼嘛,要是有本事,跟老子找个地单练,怎么样。”

红鸾可是吃了一次亏,想到那日在雄霸殿,被这个可恶的男人摸了一下股瓣,她的脸立刻现出了红晕。

“呵呵,不敢是吧,那下次见到老子,最好绕路,别没事找事,不然我可不会给雄帮主面子,惹我者杀无赦。”血天君轻笑着,一转语锋的警告道。

挑眉看着血天君,红鸾只觉他身上的气势陡然膨胀,压得自己都有些喘息困难,这就是高手,她和苍山三鬼,曾败在雄霸手中,连一招都没出,就被雄霸身上的气势所打败,而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势,比起雄霸来,更要恐怖很多,因为孔慈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可见血天君的气势,竟可划分区域,或是对单体进行压迫。

心中有些惊惧,但是红鸾可是这天下会中数一数二的好手,加上武场的那些人都看了过来,自己要是真不敢答应血天君,跟他比上一场,那以后在天下会还怎么立足。

如此一想,红鸾咬牙切齿道:“血天君,这可是你说的,找地方吧。”

血天君看向孔慈,一脸无所谓的说道:“你先回去吧,告诉萼儿姐姐,我晚些回去。”

“主人……”孔慈本想在劝,但是见血天君坚定的眼神,立刻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眼见孔慈走了,红鸾才冷笑道:“选地方吧,就算我杀了你,雄霸帮主亦不会责怪我。”

“哈哈,好,我对天下会各处不熟悉,还是你选吧,要是你觉得敌不过我,把你三个师兄一起叫来也可。”血天君仰头大笑道。

“哼,杀你何须我三个师兄出手,跟我来。”红鸾身形一动,一团红影向天下会后山飞去。

看着红影疾速飞出,血天君暗赞了一声,红鸾的轻功倒是不错。

只是几个眨夕之间,一处似乎荒废坟地,血天君皱眉看着周围的环境,亦因为他和红鸾的突然出现,无数只秃鹫嘶叫着四处飞了出去。

乱葬岗,血天君对这里很是熟悉,天下会年年都会虐杀很多叛徒和不投靠天下会的敌人,而他们的尸首就是被集中扔在这里,时间长了,这就成了乱葬岗。

“怎么?害怕了。”红鸾看到血天君脸上表情,嘻笑道。

血天君不屑道:“怕,我血天君的人生格言里,从没有一个怕字,倒是你一个女人,敢约我来这种地方,该怕的是你。”

红鸾眼神一冷,爆喝道:“少废话,看招。”

见她疾奔过来,双手袖管射出两道红绫,血天君大声笑道:“红鸾,你就只会用红绫嘛,这红绫绸缎,还不如做身衣服,比你身上的裙子可好看多了。”

“我非杀了你。”红鸾何时受过这等气,听着血天君的言语刺激,两条红绫如两条毒蛇,扭曲着向他面堂袭去。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