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风云》新婚之云雨夜300--310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5:49 字数:4094 阅读进度:331/585

凝眸一刻,玉浓面带娇羞的红晕,眼前高大俊逸非凡的男人,让她在这几日间都夜夜不能安眠,每每想起身下的案桌发生的事,玉浓心跳就会加速。

她明知这个男人还有别的女人,但是玉浓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她知道,自己爱上了血天君。

“玉浓,你以后真的不打算成家了吗?”

两人沉默的并排躺在案桌上,手臂触碰在一处,血天君轻声问了句。

玉浓脸上现出迷茫,她是对血天君说过,自己不打算成家的事,因为她知道,自己似乎有克夫之命,先是步渊庭早死,后又霍步天全庄惨遭屠戮,无人生还。

虽然和霍步天没有半点关系,但是玉浓更觉自己是红颜祸水,她亦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有这样深的爱。

血天君每日出去打猎,她都会像一个小媳妇一样,乖巧得在门口等待他回来,为他洗衣煮饭。

轻轻扭动了子,玉浓叹息道:“不是不想成家,而是怕娶我之人,会被我的厄运给牵连。”

血天君侧身盯着她半面脸侧,平静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啊?如果哪个男人娶了你,定是他的福气,有你这么美的老婆在身边,那是几辈子才能求来的福源啊。”

“咯咯……你越发的喜欢说笑了,原以为你是一个不懂幽默之人呢。”玉浓娇笑了起来。

看着她额前的乱发,血天君伸手替她梳理了一下,这时玉浓似是娇羞的探手,想阻拦,却被血天君的手握了个正着。

“你……”玉浓羞怯无比,眼神媚离得瞟了一眼血天君。

还未说完得玉浓,看到血天君竟抬起头向她的脸靠近了过来。

她知道,男人是要吻她了,不知怎的,原本还想拒绝推开血天君的一双手,在这时竟然不听使唤的在腿两边闲置着。

看着近在咫尺的娇美容颜,血天君轻声说道:“玉浓,如果我娶你,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玉浓一怔,微微闭上了眼睛,侧过头去道:“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玉浓,难道你觉得我不够资格。”血天君一手将她的面容转了过来,正对着自己的脸。

“当然不是,只是我早有一个儿子,怕……怕你嫌我是有子之人。”玉浓连忙解释道。

血天君凝视着她的美眸,认真道:“这都不算什么,只要你答应,做不做我血天君的女人。”

听着血天君的话,亦看着他端正的神情,玉浓知道血天君是真的在跟自己商量,这个男人会和自己商量,说明了尊重自己。

她浅浅一笑,或许到了这个份上,她怎么还能在拒绝,嫣然红艳的脸蛋上露出丝许媚意,玉浓轻点额首,柔声道:“愿意,只是……”

已经没有了只是,在她话音未落下,血天君已低头吻住了她得朱唇,霸道的舌迅速探入了玉浓的口腔之中。

品尝着香甜津液,吸允着玉浓的薄薄朱唇,血天君很温柔的对待,让玉浓的羞怯渐渐消失了。

她已多年没尝过男欢女乐的事,这一夜,竟然又要重温了,玉浓激动,小腹燥热的烧着她的全身,男人的凶器,亦硬梆梆的顶在她的腿内侧。

舌尖纠缠,百转千回,两人彼此的气息越来越热,呼吸愈发急促。

玉浓娇小柔软的躯体也越贴越紧,如此亲密的接触,加上男人的气息,她全身已逐渐酥软,两手的圈着身上血天君的脖颈。

许久的亲吻,离开了朱唇的血天君,半倾起身子,伸手到了玉浓的腰间,她本该穿着自己的紫袍睡觉,但是因为这晚上也不冷,所以玉浓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白裙。

“真要那样嘛……”玉浓一脸的红晕,感到血天君的双手到了腰间,立刻伸手按住了。

血天君拨开她的手,突然仰身看着那尊佛像道:“我血天君没钱没势,只有一身武学,今日我血天君娶玉浓为妻,虽没红绸礼炮,虽没聘礼,但是我只有一颗真诚的心,佛祖在上,还请为我和玉浓见证。”

玉浓噗嗤一声笑了,她知道血天君根本不是礼佛之人。

“你就别这么说了,这佛祖要是真有灵,早就出来骂你了。”玉浓娇声道。

血天君挑眉道:“为何啊?”

玉浓指着身下的案桌,说:“因为有人在这里,不理佛祖在这,还敢破戒啊。”

“呵呵,那日是你在门外,全都看到了。”血天君轻声笑道,其实他早就知道是玉浓,但是嘴上却不能说自己知道是她。

果然玉浓点了点头,娇嗔道:“是我啊,我知道你还有别的女人了。”

血天君脸上突然黯淡下来,有些失望的问道:“你后悔了?”

见他这般表情,玉浓赶紧摇了摇头,娇声道:“都这样了,我又怎会后悔,只是见你对佛祖说这番话,感觉特假而已罢了。”

“那我对天发誓。”血天君扬手就要起誓。

玉浓连忙拉住他的手,嗔怪道:“谁让你发誓了,我又没说什么,不管你身边有几个女人,天君,只要你待我好,待我的云儿好……”

血天君堵住了她的唇,一脸肯定道:“玉浓,放心,有我血天君,你和云儿都会过上好日子的。”

玉浓点了点头。

这时血天君双手又到了她腰间裙带上,轻轻一拉,裙带一开,白裙立刻向两边袒露了开来。

“一刻值千金,玉浓老婆,让我给你快乐吧。”

玉浓轻嗯了一声,闭气了双眸。

白裙之内,是一件近乎透明的丝质小肚兜,和一条大红的三角亵裤,而这几乎透明的衣料和宽松圆滑的裙脚已经无法遮掩玉浓那晶莹、光洁细腻的完美娇体了。

欣赏着丰腴高耸的圣女峰时,血天君双手亦开始不规矩地覆了上去,轻柔但快速地隔着丝质肚兜轻轻着。

玉浓嘤咛了一声,双手握住血天君的大手,似是在抗拒,又像是在帮血天君的手使力。

掀起了肚兜,看着那洁白如玉的圣女峰,峰尖上的两捻小可爱,也早已因为她的动情而翘起发硬。

“不许你这么看,多羞人呐。”玉浓轻启眼眸,憋了一眼血天君。

血天君朗声笑道:“老婆的一切都是我的,看看又不为过,但是老婆说的对,此时不是看的时候。”

说着,他迅速低头,埋在了玉浓丰腴硕大的圣女峰勾勾间,舌顺着滑嫩的壁朝着峰顶的两捻粉尖转移,当含住了一颗时,血天君立即贪婪地大力,舌尖更是顶着粉尖迂回旋转,而那另一半圣女峰,则也被血天君得一只手攻占,两边轮流,手口轮攻。

玉浓越来越兴奋,身子更是开始扭动起来。

犹如呓语般柔声,模糊地从她口中吐出:“天君,我们……我们开始吧。”

听她催促,血天君哪还犹豫,直起身,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衣物褪去,又双手提着玉浓亵裤的边带往下一拉,玉浓亦是配合的蜷起腿,当亵裤被褪去,血天君的双眼又被吸引住了。

在玉浓腿间,是一片可爱无比的黑丝,女人黑丝浓郁,说明女人的渴望很强,而且滋滋光亮的爱意,正汩汩得从玉浓粉缝向外冒,更说明了,她是一个对爱痴狂的女人。

“咻,它……它怎么这般大啊。”看到血天君的凶器,玉浓吃惊的娇呼道。

血天君俯,让凶器在她粉缝处研磨了起来,才笑道:“大才会让老婆你满足嘛。”

玉浓娇羞一笑,突然血天君向前一顶,她只觉一阵如撕裂般的痛楚从下面传来,果然不假,那凶器大的让她有些吃不消,而男人一上来就的急耸,更让玉浓大喊求饶。

许久的缠绵,经过一阵滚烫的男人雄液刺激,玉浓此时才得喘气的机会,望着身上的男人媚笑,并替他擦了擦脸上得汗水,温情的吻着他,双手抚着健壮背肌道:“天君,你怎么这样厉害,我差点给你捣散了。”

“那你说我什么厉害呢?”血天君看着她的双眸明知故问道。

玉浓双手捶打在血天君的肩膀上,不依道:“坏人,人家才不愿意说。”

“哦?你不说,我也有办法让你说。”原就没有消退下去的凶器,再一次捣鼓了起来。

血天君疯狂的耸动,紧顶着玉浓的最深之处,不住揉擦磨旋的技巧,直让玉浓全身酥酥的,心里发颤,连忙大声叫道:“我说,我说。”

“哈哈,那就快说吧。”血天君得意的大笑道。

玉浓脸上更红,声如蚊声般娇羞道:“夫君,你得凶器真厉害,人家差点被你要了命去。”

轻抚着玉浓的下巴,血天君心满意足的笑道:“我可舍不得要了老婆的命,还想和老婆相守一生呢。”

“你……你怎么又来了。”玉浓刚要答谢血天君对自己的好意,却不想他竟然又的耸动了起来。

血天君边顶边说道:“因为我要让老婆你记住,我是唯一能给你快乐的男人。”

感受着充实,与血天君的耸动,玉浓浪哼着,摇摆着弓身迎逢着。

男人耸动的更急。

玉浓则是转动迎和的更快。

二度缠绵之下,玉浓这次坚持的时间是久了些,但是在她宣泄了一番后,一盏茶后,血天君才又将爱意洒进了她的体内。

暴风雨终于过去了,大雄宝殿又恢复了原有得静寂,只可听到两声急促呼吸的声音。

短暂的休息,血天君怀中紧抱着的玉浓,又在他得轻微顶撞下醒了来。

一双媚眼,看着紧压着的血天君,如此近的距离,有了今日的关系,玉浓才得以认真的正面看上血天君一眼。

那俊逸非凡的脸上,五官端正,唇角微向上翘,挂着甜甜迷人的邪气笑意。

更加之此时血天君又劲大力足的耸动,让玉浓体会到了若仙若死的极致,这样得男人,玉浓相信,整个世上都难找,但是缘分之下,她得到了这个好男人。

“夫君,你得愿望是什么?”

“娶很多很多很多得老婆。”

“切,真不知羞,你能来的了嘛。”

“哈哈,你夫君我是无敌,来多少女人,我都能给她们满足。”

玉浓看着血天君向往的眼神,笑了,或许这样有野心的花心男人,才是女人们最爱的一类。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