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风云》同眠玉浓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5:48 字数:4034 阅读进度:330/585

荫山之巅的天下会,风云阁楼内,雄霸听着手下的来报,冷冷的看着眼前桌子上的那只茶杯,只听砰一声,茶杯突兀的剧烈炸开。

几名随着秦霜去了乐山大佛的手下,全都吓得跪在了地上。

雄霸并未为难这几个没有多大用的手下,一挥手让他们全都下了去。

“囚奴、死奴竟然都死了,秦霜不见了,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雄霸皱紧了眉头。

他最深爱的徒弟秦霜,竟然在聂人王和断帅的比武中失踪了,看着这风云阁建立已多年,雄霸没有对秦霜的失踪过多的关心,而是冷声说道。

“不管用什么办法,给我翻遍整个武林,都要给我找到泥菩萨,他的批言,我不相信会是假的。”

就在他话音刚落,几道黑影从他身后的屏风一闪,离开了风云阁。

雄霸这才做回到椅子上,想起了三年前所遇之事。

泥菩萨号称知之间的万通神,雄霸初建立天下会时,便寻到他为自己的命运占了一卦,只是当泥菩萨把一张纸条递到雄霸面前时,他疑惑的看着纸条上的字。

向这泥菩萨问道:“这上面是什么意思?”

泥菩萨浅笑道:“是雄帮主你的命。”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这句话便是你为我所批之命?”雄霸挑眉道。

泥菩萨点着头,轻声道:“对,这就是你的命运。”

“那这是什么意思?我没看明白。”雄霸自然不懂占卦,也看不懂这句话所含之意思。

“呵呵,这是在说只要你一遇风云,便能化作九天之龙,天下将尽在你的脚下,你也将称霸武林。”

泥菩萨的话让雄霸当时很喜欢。

但是他却对泥菩萨对自己后面的解释,一下烦恼了多年。

且遇风云,是自己的造化,而这风云助自己称霸武林,亦只是自己的上半生命运,泥菩萨却没有告诉自己下半生命运为如何。

乐山大佛因北饮狂刀聂人王与南麟剑首断帅的比武,而一时大噪武林,但是比武因为意外,而被终结,谁也不知道聂人王和断帅的比武谁输谁赢,但在比武的那一天,一个血门帮派纵然崛起,因为血门派内皆是女子,亦都是高手,一女子持有断帅的火麟剑,而惹得武林中沸沸扬扬。

“夫君,这已是第十日,虽然他们还未在一起,但是四人已经成了好朋友,或许是被囚禁的苦恼,他们在找话题,互相聊着他们的以往故事。”

凌云窟洞口外,公孙绿萼笑着对血天君回报着近日的结果。

血天君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仰天朗声道:“萼儿,鱼儿该收网了,我要一个月内见到成效。”

成效,公孙绿萼一脸的媚笑,她已经习惯了这十来日的所作所为,而且公孙绿萼也想看到,那四个患难一起的男孩,可以在一起的时候,会是什么可笑的样子。

脚步声再次响起,秦霜第一个到了铁栏边,看着公孙绿萼送来的饭菜,笑道:“这位姐姐,今天的饭菜可送晚了啊。”

公孙绿萼嗯了一声,说道:“今天我可是给你们准备了很多好吃好喝的。”

见她放在铁栏外的饭菜,断浪也走来,激动道:“哇,今天有鱼吃了。”

他们两人的反应倒是一点都不出乎公孙绿萼的意外,而那聂风和步惊云,雷打不动的在角落里坐着,其实他们也会吃喝,但是每次公孙绿萼来这里,他们都不会说话。

这一点秦霜与断浪就比不了他们两人,也是被关押久了,秦霜和断浪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待公孙绿萼一走,断浪和秦霜将饭菜拎了进来,放到聂风和步惊云的面前,断浪颤声道:“好几日未见大鱼大肉,这女人今天倒是挺好的。”

聂风冷笑道:“她好,还不是有阴谋啊。”

“吃吧,我宁愿做个饱死鬼也不想做个饿死鬼。”秦霜比他们三个大上几岁,加上又是雄霸调处的好徒弟,对这江湖险恶,自然深有体会。

但是这十多日来,自己和另外三人被困在这里,除了吃喝拉撒都在这里,那个女人每天来送饭以外,竟在没有其他的事可做,也不知道那女人和她一起的同伙,要对自己四人做些什么。

步惊云看着三人开始吃饭,迟疑了一下,因为只有他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那个男人一直在没出现过,他对自己是好意还是坏意,步惊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快吃啊,云。”聂风见步惊云发愣,连忙催促道。

他这才拿起筷子,简单的吃了几口,又做回到了角落里。

断浪为四人倒了鱼汤,自己先端起碗,一口灌进了肚子里,喝完抹嘴赞美道:“还别说,那女人烧菜烧汤的手艺真不错。”

聂风也是一饮而尽,苦笑了一声道:“饭菜是好,只是人心叵测,若是在这汤里被她下点药,我们也不要在此被囚禁了。”

“为什么?”秦霜抿了几口汤,不禁问道。

“死呗,这样长期被关押,我想我们四个人都会疯掉的。”聂风直言不讳的说道。

他的话一点没错,秦霜自然也能想到这一点,一个人吃喝都有,但是在一个闭塞的空间,若是呆上个几年,不疯才怪。

就在三人喝完鱼汤,断浪刚把饭碗竹篮送到铁栏外,身子突然一晃,脸上通红,直嚷道:“好热啊。”

“是啊,怎么突然浑身燥热了起来?”秦霜亦是发觉到了。

只是片刻,步惊云听着三人直喊热,在看到三人双眼变红的刹那,立刻感到了一种毛骨悚然,四人中,步惊云是唯一一个最俊美的少年,也因为他留着长发,倒更像极了女孩子。

聂风离步惊云最近,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嘴角扬起一丝邪笑,猛地扑到了他的身上。

步惊云大惊,出声喊道:“风,你这是做什么?”

在他喊出来时,一旁已赤身的秦霜和断浪,竟也扑了上来,他们亦都是双眼通红,面带猥琐的邪恶无比。

前面的通道传来了一声惨叫,和几声大笑。

公孙绿萼看着身边的血天君,伸手挽住他的手臂,像是在邀功一样的娇笑道:“夫君,合欢散的效果似乎在起作用了。”

看着红扑扑脸蛋的公孙绿萼,血天君轻抚了她的股瓣,平静道:“这就是我要的成效,萼儿,你一定想问我为什么要这么邪恶的对他们吧。”

公孙绿萼点了点头,她一直没问,但是心里就像有个疙瘩一样,一直都解不开。

血天君搂着她向另一条通道而去,边走边说道:“因为他们四个人,将会阻拦你夫君我得猎美之路,我要这里的女人都成为我血天君的,消除了他们的男人的权利,对我才是最有益的。”

“原来是这样,那夫君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们呢?”公孙绿萼追问道。

血天君摇头感叹道:“如果他们死了,我就没有什么乐子可找了,以前我一直觉得,找很多的老婆,才是最大的乐趣,但是现在我才发现,做一个可以控制一切,把一切都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神,那种成就感,让我才更舒服。”

神,公孙绿萼不敢相信,血天君的变化,会这么快,但是在她心里,他已经是一个无所不能得神了,只有神,才配有自己的世界,才配有享受无数女人的权利,只是血天君不是正义之神,而是一个魔神。

大佛寺内的大雄宝殿里,玉浓烧着热水,等待着血天君的回来,她已经在这里待了好几日了。

门吱呀一声响了,血天君提着一只野兔走了进来。

看到血天君手里的战利品,玉浓连忙起身,迎了上去,娇声道:“天君,今天得猎物是不是不好打啊?”

“额,也不算难打,只是我想到河里给你抓几条鱼补补身子,没想到河里的鱼好难抓。”血天君放下野兔,将砍来的柴木,投入了火堆里。

玉浓脸上一红,柔声道:“我没事的啊,要补什么身子。”

血天君三下五除二,将野兔剥了皮,穿根棍子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看着玉浓蹲在自己身边,他笑道:“我看玉浓你,几日来,脸上憔悴了许多,要是天天跟我吃这些没有汤水的野味,势必要成野人了。”

“呵呵,才不会,我倒是喜欢这种平静无人打扰的生活。”玉浓轻声说道,眼神也不敢朝血天君看去。

血天君没在说话,这几日来,玉浓少有提及步惊云了,这就是成功的一步,想必她都忘记了自己的儿子步惊云,对玉浓,血天君一直是相敬如宾,这样发展下去的感情,才会让血天君,有一种恋爱和长久的感觉。

火堆的火苗渐渐弱了下来,身披血天君紫袍的玉浓,很温顺的靠在他的肩头,在火堆前与血天君烤着火,心里却在每日都想,这个血天君是不是根本对自己没有一点意思,为什么这几日来,他都出去,回来就和自己聊天到深夜。

“玉浓,困了你就先睡下吧。”血天君轻声说着。

玉浓站起了身,却有些犹豫,随着血天君站起来,两眼看着自己时,她低下头一脸红晕的说:“天君,你在地上睡不舒服,还是到那案桌上吧。”

几日来,血天君一直席地而睡,而那宽大留着供佛的案桌,倒被他整理成了一个床榻,用猎取到的虎皮做了铺垫,又弄了些甘草作为被褥。

笑看着娇羞一脸的玉浓,血天君拒绝道:“没事的,我是个男人嘛。”

他刚转身要往自己铺好的干草地铺而去,玉浓却突然拉住了他得手,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脸上有些哀怨道:“你是嫌弃我吗?”

血天君伸手指在她鼻梁上刮了一下,朗声笑道:“傻瓜,我怎么会嫌弃你啊。”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一起在那案桌上……”玉浓不敢去看血天君,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说出这些话来。

“我怕做错事嘛,有你这么美的美人在身边躺着,我可控制不住,万一伤害了你,我岂不是要……”

血天君的话还未说完,玉浓伸出手指堵住了他的唇,双眸与血天君的眼眸对视在了一起。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