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风云》4P养成计划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5:48 字数:4008 阅读进度:329/585

这是谁干得?

看着地上囚奴、死奴的尸体,秦霜眉头皱起,脸上现出了惊骇。

他最了解两个仆人的功力,就算自己与他们两人一起打上一场,也未必能占到分毫便宜,但是看着两人死不瞑目的样子,连眼珠子都瞪出了眼眶,可见死时,他们所遇到的事情,实在匪夷所思。

“哎呦,这里血腥味怎么这么浓啊,姐姐们,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通道里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秦霜一怔,连忙躲了起来。

五六个身穿彩裙的女人,摇身向着死奴和囚奴的尸体走了过去,但是她们毫无惧意,反而走到尸体前,朝着尸体直看。

“这么丑的两个男人,怎么会死在这里啊?”其中一个女人娇声道。

另一个挽着长发的女人,笑了笑,轻声说道:“还能怎么死,一定是他们窥探这凌云窟里的宝物,夫君不是说了嘛,三条通道最中间的,才是最安全的路,里面有这个皇朝所有得宝藏,他们定是想来夺取,可惜还没走到岔路口。”

听到这,秦霜眼里都冒出了精光,宝藏,还是皇朝的所有宝藏,他不爱财,但是要是得到这里的宝藏,那自己在雄霸面前,也可以更加得到信任,更可以习得他的无上武学。

想着自己是不能带走这里的宝藏,秦霜却也不傻,这些女人敢来这里,可见她们口中的夫君不是普通人,一定是皇朝里的人,不然怎么会知道这里有宝藏。

不能让他们捷足先登,秦霜咬了咬牙,转身又回到了三条路口,中间得路口,他迟疑了一下,自己刚才走的是右边的路口,还没走多远,听到惨叫,才折返回来去看。

而现在只有两条路没走,进是不进,在于秦霜的抉择。

凌云窟洞口,黄蓉几人已退到了洞口,围着一身紫袍的血天君,公孙绿萼笑问道:“夫君,你为什么要困住他们三个人啊?”

一旁的小龙女娇声道:“何止三个,是四个,都是小男孩,夫君不是想……”

她的话还没说完,血天君伸手在她的股瓣上拍了一下,惹得小龙女娇哼一声。

“别乱想,我有我的计划,你们现在出去,把这柄火麟剑带着,要故意在那些武林人士面前炫耀一番,要是有人敢升起抢夺之心,杀无赦,我要血门从今天起,就出现在武林中,蓉儿,帮主,你们随意推选。”血天君冷静的说道。

众女都是疑惑,黄蓉亦是出声问道:“夫君,你难道不做帮主?”

血天君步入凌云窟,头也不回的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待我做完一切,再说吧,萼儿,随我进来,这些日子,可能要辛苦你一些了。”

公孙绿萼听他喊自己,连忙跟了上去。

眼见两人进入了凌云窟,小龙女娇真道:“各位姐姐,我也想留在这。”

黄蓉劝道:“夫君留下绿萼,是有大用,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要留下了。”

她虽然不是大姐大,但是在血天君所有老婆中,却是和林朝英、罗霄一样说话极有分量的一个,她的话也代表了血天君的话。

怀抱着火麟剑的黄蓉,身边有林朝英和李莫愁等极乐界的顶级高手,加上吃了血菩提,她们此时的功力,就算是雄霸亲来,也难在她们手中占到了便宜。

凌云窟内,血天君牵着公孙绿萼的小手,向着里面延伸得通道而去。

“夫君,这合欢散真的要用在他们四个人身上吗?”公孙绿萼听到血天君,说了自己的用处,立刻有些质疑,这还是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李虎嘛,虽然他化名血天君了,但是人怎么会变得如此邪恶。

血天君轻声笑道:“有些事你不懂,也不能懂,他们以后要阻挡我称霸武林的路,难道你觉得我不该,用点技俩对付他们。”

公孙绿萼冷冷看着前面得路,说道:“夫君说的对,有人阻拦夫君的路,就要被清除。”

“你们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这又是在哪,是谁设下的这圈套?”秦霜看着四面都是崖壁的空间,大声怒吼道。

一个脸上冷冷的少年,看着他冷声道:“别瞎喊乱叫了,这里是出不去的。”

聂风和断浪互视一眼,倒是不像秦霜一样,他们更处事不惊,既然能到这里,而且聂风深深的知道,那头全身燃满火焰的怪物并无意伤害自己,说明自己和断浪与另外两个差不多大的孩子,不会立刻出事。

秦霜看着那盘腿坐着的少年,怒斥道:“你是谁?敢对我如此口气说话。”

抬眼看着秦霜,步惊云面容很冷,冷到了极点,对于这里,他在熟悉不过了,虽然不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会把自己送到这里,但是步惊云知道,自己和这三个男孩,都是被选中了,至于为什么会被选中,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秦霜的话音刚落,“啪啪”得掌声在他身后响了起来,四个男孩立刻朝秦霜后面的墙壁看了去,但是那里哪还有墙壁,竟然出现了一条条铁棍栏。

囚笼,对这里确切的说,是一个囚笼,四个人被囚禁于此了。

“真没想到,我夫君没看错,你们都是好样的。”铁栏外,一个穿着绿裙的妙龄女子,笑看着步惊云四人。

秦霜两眼怒视着铁栏外的女人,不客气道:“快点放我出去,不然我的帮主雄霸,定然不会放了你们。”

那女子正是公孙绿萼,她不知道为何血天君不愿出面,只是让她过了来。

公孙绿萼娇笑了一声,将手中提着饭菜的篮子放到了铁栏外,沉声道:“还是少浪费口舌了,这是你们三日的饭菜,吃不吃在于你们了。”

看着那女子转身而去,秦霜突然身形一动,双拳亦是向那女子脑后轰去,只听砰的一声,他的双拳像是打在了棉花上,猛一反弹,将他整个人弹到了后面的墙壁上。

“噗……”一口鲜血从秦霜的嘴里溢出。

步惊云看都没看那女子,反而关心起秦霜,说道:“听她的,别浪费口舌与力气了,若是你在敢这样,只有一个下场。”

“什么?”秦霜咬牙切齿道。

步惊云直接说了一个字。

“死。”

死……秦霜浑身一颤,他好不容易活下来,怎么会想死,对,他不能死,他还要在天下会做自己的霜门主,还要在武林中立足。

在这呆了许久,谁都没有心情吃饭,倒是断浪,小肚子早就咕咕的叫,看着身边的聂风,他小声道:“我饿了。”

聂风凝视着铁栏外的饭菜,皱紧眉头道:“断浪,那饭菜不知有没有毒,我们不能乱吃。”

“可是……”断浪还想说什么,聂风却拦住了他。

过了几个时辰,断浪是再也忍不住了,而和他一样忍不住的,也有秦霜,两人几乎同时站起了身,朝着铁栏走了过去。

聂风和步惊云都是雷打不动的盘腿坐在墙角,对于他们来说,那饭菜太有古怪,他们不是不敢吃,而是不希望在上当。

“如果你不想死,就给我站到一边,等我吃饱你再吃。”秦霜看断浪也要抢饭菜,不禁冷声说道。

断浪才七八岁,自然不敢跟秦霜争,虽然自己也学过武,但是秦霜那两拳出招,断浪相信,自己根本挡不住。

从铁栏外拿过饭菜,秦霜连想都没想,拿起一个馒头,就往自己嘴里填去,咀嚼着,他也不忘吃了几口菜。

见里面还有很多馒头和菜肴,断浪哀求道:“这位哥哥,我饿了,求你让我吃一点吧。”

“断浪……”聂风出声想阻拦,他真有点瞧不起断浪,但是当自己小肚子里,咕咕叫起时,才知道,自己已经一天半都没吃饭了。

秦霜也不算霸道,指了指馒头说:“吃吧,反正我自己吃不完。”

这时聂风也站起身,走到铁栏边,伸手拿了一个馒头,就往自己嘴里填去。

“你不是打死都不吃的嘛。”秦霜调笑道。

聂风看了他一眼,沉声道:“我想吃。”

断浪早已开吃,见聂风和秦霜对视,赶紧拉开了聂风,他可不想因为聂风,而害的自己没有馒头吃。

三个人吃了个饱,坐在墙角的步惊云动都未动,他已经饿习惯了,在一个,就是这饭菜不明不白,他不敢随便吃。

也不知道是白昼还是黑夜,时间过了许久,那个女子又送来了饭菜,这次比昨天的要好很多,还加了点肉,还有一些汤。

“大姐姐,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你要囚禁我们啊?”断浪看着要走的公孙绿萼,疑惑的问道。

公孙绿萼回头看着他,浅声笑道:“因为你们都是有用的孩子,这不叫囚禁。”

没等断浪第二句话出口,公孙绿萼已经走了出去,这两日做饭送饭都是公孙绿萼,因为她有合欢散的药物,但是因为这四个人其中三个都不是普通孩子,所以公孙绿萼按着血天君的安排,第一天并没投入合欢散。

只是这次,她在汤里放了些合欢散,量很小,也只会让四个人喝了,会感到全身发热,倒还不至于让他们失去理智。

铁栏不远的拐弯墙角处,血天君一直注视着铁栏里得步惊云四人,除了步惊云没吃没喝已经是第二天了,那三个吃喝都是大饱,显然没有察觉到汤里的古怪。

“夫君,是不是循环渐进的加大药量?”公孙绿萼知道自己下的那点合欢散,根本不会起作用,立刻向血天君征求了意见。

血天君摇了摇头,说道:“还不到时候,步惊云很小心,等他什么时候开始吃饭,在加大药量,对了,在馒头和饭菜里,都加一些。”

想到四个小男孩将被变成的样子,公孙绿萼一阵恶心,她也很期待,自己的合欢散,用在这四个小男孩身上,是否和用在女人身上的用处是一样的。

大佛之巅,血天君看着身边得玉浓,轻声道:“玉浓,不要太过悲伤,天下之大,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惊云得。”

玉浓羞红的脸点了点头,轻声嗯了一句,感受着腰上那只大手,她哪还有心思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