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风云》毒计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5:47 字数:4031 阅读进度:328/585

眼看最后的秦霜进入凌云窟,血天君脸上露出了笑意,这倒省了他不少功夫。

躲在一边,静待片刻,血天君预料的没错,跟秦霜来到乐山大佛的囚奴与死奴,终于不能控制心中的疑惑,向着凌云窟走了去。

“我们当真要进去?”囚奴有些胆怯。

死奴笑了笑,指了指凌云窟内说道:“怕什么,当今世上两大高手在前探路,你我进去,只要有不妙,立刻退出来,有他们挡着,不会有事得。”

虽然死奴这么说,他心里亦然没有底,凌云窟出现的火焰,是多么的奇怪。

两人在洞口静待片刻,才一起走进了凌云窟。

“咦,这凌云窟倒是奇特得很,洞口向下延伸,就不怕那水涨淹了这里。”囚奴眼见自己和死奴所前行的向下山洞,奇怪道。

死奴倒是不像他那样奇怪,只是轻声道:“这洞古怪的很,小心点。”

两人行了许久,到了三岔洞口停了下来,囚奴看着眼前的三条路,不禁问道:“往哪走?”

死奴摇了摇头,苦笑道:“我怎么知道。”

就在他话音刚落,两人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很冷很冷,就像是地狱传来的鬼魅声音。

“你们没有路前行了,那就在这里好好长眠吧。”

空旷的山洞尽是这回音,死奴与囚奴几乎同时转过身,但是身后哪有人影,可是刚才那近乎在耳边响起的说话声,绝对不是错觉,不然两个人不会一致的转身。

囚奴脸上流出了冷汗,惊叹道:“你刚才听到了?”

“是,那声音就在这里响起的。”死奴点着头,也有些害怕。

囚奴抽出腰间佩剑,疑惑道:“什么是长眠?那个人在哪里?”

他的声音里净是恐惧,囚奴和死奴闯荡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未碰到过这等怪事,一个人的说话在身边,但是他们却感不到有人的存在。

这样的可能只有两种,那个人不再这里,当然这是不太可能的,而另一个可能,就是那人的功力已经超出了两人很多很多,就算雄霸出现,囚奴和死奴亦可在几十米之内,感到他身上透出的那股霸道。

“长眠的意思就是死亡。”突兀的又一声响起,那声音就在二人的身后。

或许是精神被一瞬间恐吓到了,两人转身的同时,连出手这样简单的武林中人,尽可做到的,都没有做到,当他们回身看去时,只见一道银光在眼前一闪。

“噗噗……”

两道血箭从两人脖颈喷出。

只是几秒间,死奴得嗓子如回光返照般,哀嚎了一声。

看着颓然倒在地上的两个尸首,血天君用他们身上的衣服擦了擦自己的宝剑,暗骂道。

“该死得,聂人王和断帅,一定有所发觉了。”

好像睡了好久,也好像只眯了一小会,聂风睁开了双眸,头晕眼花的看着上面的光点,他一下做起了身,惊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看着自己身边躺着的断浪,聂风赶紧摇了他几下。

断浪也睁开了眼,当看到身边的聂风时,他脸上露出了欣喜,坐起身时,看到周围的一切,不禁奇怪问道:“聂风,这……这里是哪?”

聂风摇了摇头,平静道:“我们应该在凌云窟之内了。”

“啊……怎么会这样?刚才那火焰是什么?”断浪站起了身,感到自己没有受伤,这倒是更让他疑惑万分。

随之站起了身,聂风想了想,脸上滴下了豆大的汗珠,那是冷汗,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所见,他只知道,那是他从未见过的奇兽,一身燃烧着火焰的怪物。

当两人四处巡视了一番时,才发现这硕大的山洞竟然没有门,也即是两人是被困在了这里……

一条走道中,聂人王双手空空,而在他前面急速前行的断帅,手中还握着他的火麟剑。

两人走了许久,但是这条走道,像是永无止境,更像是在来回兜圈子,让两人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

“断帅,不要在往前走了,结果绝对是一样的,三条路,我们选择错了。”聂人王终于停了下来,沉声说道。

断帅回头盯着聂人王,沉默了片刻,重重的点了点头道:“聂兄,你知道刚才那声惨叫有多犀利,那个人不是聂风,也不是我儿子断浪,你我都知道,这里是……是个陷阱。”

聂人王又怎么看不出来,他轻声问道:“那战书真不是你下的?”

“哈哈,我断帅找你比武,你都不跟我比,况且我断帅不会为了重振我断家声威,而诏告武林,我和你比武的事,只是我很奇怪,你给我下得战书,我给你下的战书,却都是我们的字迹。”断帅冷静得分析道。

听到这,聂人王仰头笑了,但那笑更像是在无力得笑,他聂人王驰骋江湖武林数年,得了刀王的称号,隐居田园,想过上幸福的日子,但是老天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

“是谁?是谁要用这么毒的毒计?”

断帅看着有些发狂的聂人王,沉声道:“人王,眼下是先找到聂风和我犬子断浪,若是他们有什么不测,我与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两人凝视着对方得刹那,走道中突然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活着没意思,那就不活呗。”

听到一声怪笑,和这句话时,两人立刻朝身后来时的通道看了去。

正有一个人影朝他们走来,当走到近前时,断帅眼中露出了惊骇,也露出了疑惑。

“是你?”断帅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然是自己在大佛寺里遇见的那个紫袍男人。

血天君笑看着两人,只见他手中提着一把大刀,双眼冷冷的盯着聂人王和断帅,冷笑道:“北饮狂刀、南麟剑首,两大高手,竟有机会并肩作战,你们死也应该知足了。”

突然血天君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劲的气势,尽管断帅第一次见到血天君时,以为他只是个会点武功的庄稼汉,再到大佛寺,他竟能打败雄霸的徒弟秦霜,这一切的一切,绝不是巧合,而是他有意为之。

聂人王倒不像断帅,他见过的人,就算是断帅的长相,都依稀间模糊,况且血天君与他在一个村子时,也未与他碰过几面。

“他是谁?”聂人王只是冷冷问了句。

断帅朗声笑道:“如果我没猜错,我们来这里比武,就是这位朋友撮合的,我们的儿子失踪,和他也有必然的关系了。”

听断帅这么一说,聂人王脸上露出狰狞,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爱妻,现在连自己的儿子也要眼看失去,他怎么能接受的了这打击,虽然没了武器,虽然受了重伤,可聂人王还是肆无忌惮的张狂如故,下颚微翘,看着血天君冷声道。

“你把我儿子还给我,不然我就让你死在我的傲寒六绝下。”

血天君仰头大笑道:“傲寒六绝之中的红杏出墙,可是你新悟出的招式。”

聂人王一怔,急道:“你……你怎么知道?”

他的双手都握成了拳头,啪啪的直响。

在一旁的断帅并未出手,他倒是更想知道,今日的聂人王,为什么会如此疯狂,不惜生命的跟自己血拼。

“因为颜盈是我带走得,她爱上我了,和我有了夫妻之实,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如胶似漆,还别说,她可是一个极品女人啊……”血天君自顾自的说着,话语中愈发的露骨。

聂人王听着听着,再也听不下去了,如果眼前的男人在撒谎,又怎么会熟悉颜盈的一切,又怎么知道自己和聂风的事,他处心积虑谋划的比武,原来就是想让自己和断帅到这里来。

“哈哈,那个女人跟了你又怎样,你已注定要死,她活该守寡。”聂人王亦仰头大笑。

断帅算是很了解聂人王,但是对聂人王这样的表现,却是想不通,连老婆都被人抢去了,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就在聂人王狂笑不止之际,血天君突然身形一窜,手中大刀舞出惨白得像幽灵的刀光,光速一般的向聂人王脖颈劈去,聂人王哪会知道他这样突然动手。

那把看似普通的大刀,却不知含带了多少强大的力量,聂人王和断帅只觉面前袭来一阵狂风,断帅惊讶之余,反应极快的向后退去,倒是受了重伤的聂人王,也想退,却要比断帅慢上了一些。

高手过招,谁先出招,必然会有优势,而且交手之间,高手过招时得一招之差就可决定生死,聂人王脸上的笑容几乎都未收回,惊惧也没出现在脸上时,他的头,已被血天君横劈一刀,“噗”的一声脑袋被斩了下来。

“不……”断帅惨呼一声。

虽然和聂人王是对手,但是他和聂人王的友情却只有两人知道。

眼看聂人王连半点挣扎都没有,就被卸去了脑袋,断帅在恐惧之下,依然做出了高手的反映,那就是持剑向血天君刺去。

“记住我的名字叫血天君,做鬼好有个念想。”聂人王站着的尸首后,血天君冷冷的说了句。

断帅没看到他收刀,窃喜自己这一击必然得手,但是剑几乎要刺到血天君得前身时,只听一声闷响,透心一凉,断帅惊惧的低下了头,看着贯穿自己的长剑。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那明明是一把大刀,怎么会突然变成一把长剑?

血天君收回长剑,走到死也不瞑目,睁着眼睛的断帅身前,手一抚,让断帅的眼睛闭了上。

“呵呵,你到死也不会知道,我的兵器比你的火麟剑要好多少倍。”血天君狞笑着。

将火麟剑归鞘,携带着这把武林中排名前十的神兵利器,向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真正的计划也在杀了聂人王和断帅后开始施行了,一切的一切,都要在这凌云窟发生。

武林尽皆变换风云,血天君要做的一切,将改变风云所有女女的命运,照单全收,合集索取看公告……

{推荐《龙入红尘》《神雕风云》《蛇血沸腾》《御心香帅》《艳说大唐》《火影之奈良鹿丸》《天龙替身段誉》《潋艳生香》《神雕后宫录》《死神之地狱归来》《小村风月》《乡春》都是好书}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