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风云》合欢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5:47 字数:4005 阅读进度:327/585

眼见着没有悬念得比武,血天君已达到了目的,便在玉浓耳边轻声道:“你在此等我,不要到处去。”

玉浓疑惑的看着血天君,又看了看周围,遂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待血天君身形远去,玉浓不禁嘀咕道:“臭男人,花心的很,不知又去和哪个女人私会了。”

大佛之下,血天君看着两个弱小的身影向凌云窟而去,他笑了,因为这两个身影,定是断浪和聂风的,想到自己邪恶又有些疯狂的计划,血天君更是激动无比。

“夫君,找我来何事?”

出现在血天君身边得正是极乐界中最会捣鼓药得公孙绿萼。

看着她脸上得哀怨,血天君笑道:“你研究的合欢散,派上用场了。”

“夫君,你还用得着合欢散,有什么女人不好收拾啊?”公孙绿萼本想埋怨血天君不让自己出来,听到他要自己配制得合欢散,不禁一怔。

合欢散是一种迷情药物,只要吃下去的人,在一盏茶时日内,便会火烧火燎,想找人共。

血天君嘴角勾起一丝邪笑,低声道:“不是给女人吃,而是给男人吃。”

“啊?夫君,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公孙绿萼一脸的疑惑。

笑意一脸的看着公孙绿萼,血天君轻笑道:“为夫何时开过这种玩笑,一个月内,合欢散要天天用。”

公孙绿萼撅起小嘴嗔怪道:“夫君是用到我了,蓉姐姐她们都来这里玩了,却还把人家留在极乐界里。”

“这月之内,你便留在这里吧,待我的计划施行,你便可以长久和她们一样留在我的身边了。”血天君说着,径直向凌云窟走了过去。

公孙绿萼急道:“夫君,什么时候用啊?”

血天君摇了摇手,公孙绿萼哪还在乎他何时能用到合欢散,现在主要的是,自己终于不用老呆在极乐界里,和那些姐妹无聊的在一起疯耍了。

想到黄蓉她们都在,公孙绿萼未跟上去,而是按着血天君所说,朝着山上武林人士得聚集地而去,在那里亦可找到黄蓉她们。

一处隐蔽的草丛里,囚奴一双贼眼瞄着凌云窟的洞口处,眼见两个弱小的身影到了洞口,他才回头抱拳道:“霜门主,雪饮刀出现了。”

秦霜眼神中尽是冷意,此次来这里,主要的目的就是为雄霸夺得北饮狂刀聂人王的兵器雪饮刀和南麟剑首断帅的兵器火麟剑,但是秦霜在聂人王到了这里时,却未见他手中有宝刀。

所以才和囚奴、死奴一起到了这下面,果然没有料错,聂人王的儿子和断帅得儿子出现了,而那雪饮宝刀就在聂人王儿子的怀里抱着。

“先过去拿下雪饮刀。”秦霜冷冷的说着。

死奴急道:“霜门主,那两个小子是两大高手的儿子,要是我们这样贸然上去抢来,恐怕被发现的后果,可不乐观啊。”

见他这么说,秦霜嗤之以鼻道:“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没脑子,挟持他们得儿子,也能让那南麟剑首断帅屈服,交出他断家的神兵火麟剑。”

两奴对秦霜竖起了大拇指,囚奴连忙献媚道:“霜门主得计策果然好,要是夺了两把神兵,我们就杀了他们,雄霸帮主一定会大大赞赏门主,指不定会提升门主得职位呢。”

秦霜摇了摇头,职位再高,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区别,倒不如现在,天霜门下,领导个三五千手下,作为才十二岁得秦霜,已经是很满足得了。

佛首之上得对决已接近了尾声,聂人王浑身上下都是火烧之洞,手中的普通大刀也早已碎裂,没了武器的他,自然不会是断帅的对手,但是断帅却不屑杀他。

“嗡嗡”之声突响,断帅一怔,火麟剑突然火光闪现,他不想火麟剑出鞘,但是火麟剑竟在此时自己出鞘了。

“那是……”聂人王浑身颤抖着,要不是手抓着岩壁,此时已经不堪身上的重伤,从这摔下去了。

断帅失神的看着手中火麟剑出鞘,又归到手中,不禁狂笑道:“麟儿,我知道,你找到了你一生最强的对手,是它,刀中之王,那是它才配有的气势。”

眼前断帅一脸的狰狞表情,聂人王听到他的疯癫话语,再看他的眼神向下,遂跟着往下看了去,这一看聂人王差点惊的从这掉下去,那下面竟然有聂风,而他手里正抱着自己的雪饮刀。

聂人王暗恨自己太过自负,更是心里埋怨风儿不听自己的话,雪饮刀若是离这千米之外,断帅是万万感觉不到它里面内含的强大力量得,显然此时的断帅,根本忘记了自己是跟人比武还是兵器比武。

只看到断帅双眼一刹那血丝布满,脸上更是邪意盛足,与刚才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只听断帅大笑道:“雪饮,刀中之王,快来与我得火麟一决高下吧。”

话声未落,断帅突然身形向下扑去,手中火麟剑更是一挥一划间,布出了漫天剑网,剑网由上而下,恍如乌云直罩,密不透光,正是断家顶级剑法蚀日剑法中最厉害的一招火麟蚀日。

看着他使出的招数,聂人王大惊,以断帅这式剑法攻击自己的儿子,他简直不敢相信,南麟剑首竟然是这样的人。

浑身虽剧痛,聂人王却咬了咬牙,就算此时追下去不及,他也不能看着自己儿子惨死在断帅手中,身形坠下时,聂人王暴喝道:“断帅,你个卑鄙得小人,让老子用雪饮跟你打,你这么对一个小孩下杀手,怎配得上一代宗师的名号?”

断帅心智已被火麟剑的邪气所控制,哪还理会他的喊话,头也不回,身形向下急速攻去时,嘴上喊道:“聂人王,你儿子势必是个高手,比起现在的你,都不差分毫,跟他打才有意思。”

走在大佛膝上的聂风与断浪,哪会料到这一出,听到就在头顶急速朝自己攻来的断帅的话,他呆住了,在他印象里,断帅是个和蔼可亲不善言语的怪叔叔,但是如今,他变得太狰狞了。

“爹爹,不要啊,聂风是我的朋友……”断浪仰头大喊道。

但是中了邪得断帅,就连自己儿子都认不得,火麟蚀日得招意依旧使了出来。

眼看火麟剑挥发的招意即要杀死聂风和断浪,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原本下坠的断帅,突兀的身形向上飞了上去。

“是你……”断帅立在半空中,看着聂风和断浪身边出现的男人,不禁惊叹道。

“呵呵,断帅,杀他们的人不是你,而是我血天君。”突兀出现的男人,朗声说着。

聂人王已追了下来,看到下面的情景,终于放下了心,但见自己儿子身边男人所说的话,他又皱起了眉头。

摇了摇脑袋,恢复心智的断帅,这才看到下面两个男孩,竟然其中就有自己的儿子断浪。

他怒喝道:“浪儿,说了不让你来,你怎么还来这里。”

断浪仰头看着一向都很严厉的父亲断帅,凝声道:“爹爹,你说过,这火麟剑中有邪气,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用它来比武,你刚才差点杀了我。”

听到他的话,断帅一阵茫然,看着手中火麟剑,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被火麟剑的邪气所控制,但是没有用,他只知道,火麟剑已经摆脱了自己的控制,非要找个人来比试。

“断帅,你的儿子说的没错,我就是知道雪饮刀有强大的控制力,才没敢用它来和你比武,火麟剑一定也是如此,可以控制你的心思。”聂人王凌空而立在断帅的不远处。

就在几人说话的空档,血天君突然狞笑了一声,正站在凌云窟洞口的聂风和断浪朝这个陌生男人看去,却突兀的感到一阵火热,从凌云窟的洞里传来。

断浪知道这凌云窟的古怪,遂即大喊道:“聂风,快逃。”

他的话音刚落,凌云窟内突然喷出火焰,在上面的聂人王和断帅对视了一眼,几乎使出了平生最强的功力,齐齐向下闪去。

“啊……”一声惨叫从聂风口中传出。

他没有受到一点伤害,但是当他回头之际,却看到凌云窟的洞口,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怪物,那是一头全身染满了火焰的怪物,眼见那怪物怒瞪着自己,聂风哪还有胆子和机会做出反映,一刹那,人竟消失在了火焰中。

聂人王没想到会有如此突变,眼见自己的儿子神秘失踪,他怒吼着想要快一些冲到凌云窟的洞口,但是已然来不及了,那从洞口喷出的火焰遂即收了回去,而这时,虽然已躲开的断浪,却被火焰波及,待火焰消失时,断浪亦不见了。

站在凌云窟的洞口,断帅与聂人王同是一脸的震惊和疑惑,他们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却从未见过此等怪事,甚至刚才那火焰从洞口喷出时,他们都没看到喷火焰的是什么怪物,还是武林中的隐匿高手。

“聂人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若想救你的风儿和我的浪儿,我们必须进去走一遭。”看都未看雪天君一眼,断帅便凝声说道。

聂人王看着眼前的洞口,竟然满脸笑意的看着断帅,说道:“这是必须的,哪怕死在里面,我也不怕。”

两人对视着,竟仰头走进了凌云窟之内。

血天君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的背影,暗笑着,这两人果真是傻,但是也可看出,两大高手的爱子心切。

“霜门主,聂人王和断帅进了凌云窟,我们可怎么办好啊,那两神兵可在聂风和断帅手里啊。”已到了大佛膝首的秦霜三人,目睹了凌云窟洞口的一切。

秦霜冷冷看着囚奴与死奴,低声道:“你们在此等候,如果我一天出来,你们便可回去,向我师傅回报。”

看着他向着凌云窟走去,囚奴和死奴悄悄对视了一眼,死奴激动道:“囚奴,如果半天不见秦霜那小子出来,我们就回去向帮主禀报。”

囚奴一脸的疑惑道:“禀报什么?”

“就说他得了两大神兵,进了凌云窟内,在没出来。”死奴一脸阴险的说着。

囚奴点了点头,其实他与死奴是于几年前显赫一时的十大剑客其中之二双龙剑壁,只因武功不敌雄霸,所以认他为了主人,如今跟随秦霜,两人实在有太多不满了。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