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风云》女人香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5:44 字数:4032 阅读进度:324/585

天已大亮,东边的太阳射出了一缕金色的阳光,普照大地,亦使大地到处都充满着生机勃勃得景象。

大佛寺之后的崖上,四夜和五夜两女娇喘着,脸上带着回味,她们从来没想到,和男人会是这么的快乐,而这个男人得霸道和粗鲁,以及花样颇多的技巧,会让她们永远忘不了这个男人的名字——血天君。

“你们该回去了。”血天君站在崖边,穿回了被两女爱意侵湿了得紫袍。

四夜搀扶着五夜一同站起身,看着血天君俊逸得脸膛,四夜娇声道:“夫君,你真的会去无双城吗?”

血天君点了点头,平静道:“是,我会去,因为那里有我所需要的东西,而你们要密切关注无双城的一切,如果做得好,我会让你们留在我身边得。”

五夜柔声道:“夫君,我和大姐会等你得。”

说了些话,两人立刻折返向着大佛寺走了去。

血天君脸上这才露出了笑意,有了这两女得帮忙,自己只要到了无双城,取那倾城之恋招意就会事半功倍,而让她们不跟着自己,也只是想她们,作为自己安插在无双城的两颗旗子,他在想,自己有必要建立一个自己得势力了。

第一次,血天君有了争雄之心,第一次,有了建立势力得野心。

“剑圣,无名还有雄霸……”血天君自语着,眼神中冷意十足。

大佛寺中得大雄宝殿之内,囚奴阴笑着站在玉浓的身前,怪声怪气道:“你那个朋友不会来了,哼,他敢欺负我们的霜门主,就不怕我们天下会欺负他的女人。”

玉浓害怕的看着这个丑陋得男人,和他身边另一个更加丑陋的男人,天已亮了,可是血天君为何还未回来,而那两个女人也没回来,难道血天君遭遇不测了。

她并没有害怕这个男人的威胁,反而心里想着血天君的安危。

“囚奴,少跟她废话,先把她挟持起来,若是那人回来,我们就以她做要挟。”死奴冷声道。

囚奴嗯了一声,却也不忘看了看大殿内的另外三个人,那火红衣袍得男人动也未动,似乎根本不想管这事,而另外两个黑巾得女人,其中一个倒是有要站起出头的意思,那银发女人却拦住了她。

刚伸出手朝玉浓抓去得囚奴,突然哀嚎了一声,举起一手向后退去,只见他手掌被一支破木锥穿了,血流了很多。

“是谁?”死奴左右看去,可是大殿里的人都未动。

秦霜冷冷盯着大门,斥喝道:“都给我回来,别再丢脸了。”

其实他倒是想看看,自己带来的囚奴和死奴,如果抓住了那女人,要挟那个男人,会让他变成什么样子,但是外面袭击囚奴的人,武功不低,却比那个男人要差上了许多。

大门被推开,两个蒙着黑巾得女人走了进来,进来就对那受了伤的囚奴嗤笑道:“就你那模样,还敢欺负人家一个弱女子。”

说话的正是四夜,她与五夜先回了来,在外面就听到里面的对话,如果不出手,被囚奴得逞,那血天君回来看到这场面,定会气得杀人得,她们不想血天君与天下会为敌,亦是为了他好。

“是你……”囚奴颤音得疼苦说道,但秦霜得话,他们不敢不听,只得和死奴退到了秦霜身后。

走到墙边,银发女人低沉道:“谁叫你们多管闲事得。”

四夜坐了下来,看了眼一脸害怕也在怒视自己的玉浓,小声回道:“姥姥,我们都是女人,就看不惯那臭男人欺负她。”

“是啊,姥姥,别责怪大姐了。”五夜也搭腔道。

一直不吭声,脸上带着红痕得女子娇笑道:“两位姐姐出去一趟,回来人都变了。”

四夜盯着她,娇真道:“梦,你别乱说,我与你二姐,和那男人只是出去切磋,没想到他武功真不赖,我们联手才和他打平手。”

银发女人冷声道:“那人不好惹,不要再去招惹他了。”

就在她话音刚落,大门又走进了一人,看到那人身穿紫袍的身影,玉浓猛地站起身,朝着他奔跑了过去。

“你……你没事吧,天君。”玉浓看着眼前的男人,娇声关心道。

血天君笑了笑,摆手道:“我怎会有事,见你睡得香甜,所以不忍扰你,出去溜达了一圈。”

四夜这时大声说道:“刚才那欺负女人的家伙,现在怎么倒老实了,是不是人家的夫君回来了,不敢吭声了。”

疑惑得看着玉浓,血天君冷眸看着秦霜和他身后的手下,低声问道:“是谁欺负你得?”

玉浓摇了摇头,娇声道:“没事了。”

血天君见她如此,知道她是个好女人,遂向四夜看了过去,见她眼神里带着调皮,他便知道,欺负玉浓的人,准是秦霜得手下,但是无妨,四夜和五夜先来的,定然不会看着玉浓被欺负而不管。

“那我们走吧。”血天君说着,拉起了玉浓的手。

玉浓就像熟练了一样,连半点挣脱的意思都没有,她习惯了血天君大手牵着自己,那样的安全感和手心接触,让她很舒服。

大佛之巅,越来越多的武林人士聚集于此,北饮狂刀聂人王和南麟剑首断帅得比武就在明日,而今日,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得也来了。

“你有心事?”大佛佛首上,血天君看着身边的玉浓,轻声道。

玉浓先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血天君笑了笑道:“我虽和你才识两天不到,但玉浓你,已是我血天君最好的朋友,若是你有心烦,我必跟着心烦。”

听他这么说,玉浓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出了实情。

“我有一个几岁得儿子,他来了这里,但是我却找不到他。”

血天君皱眉道:“才几岁,怎会来这里呢?难道他知道这里有人比武,想来看看热闹。”

玉浓苦笑道:“若真是这样倒好了,他脾气古怪的很,来这里,只是为了阻止……阻止我……”

说着说着,玉浓已经不知怎么说好了,她竟不想告诉血天君,自己要嫁给霍步天得事。

血天君也没追问,劝道:“小孩子就是这样,你一定会找到他得。”

玉浓嗯了一声,但却没看到血天君嘴角勾起的邪笑,亦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此时就在自己脚下的凌云窟内。

一天转瞬即逝,翌日天刚亮,大佛寺已人去寺空,血天君手牵着玉浓,也随着人潮到了大佛首得崖边,这里将会发生一场武林最强之战。

看着到处都挤满了人,血天君暗笑,自己只不过想让聂人王和断帅的比武提前,更想自己阻断他们比武,来博得上位,在武林中展露锋芒,这排场果然够大。

几千的武林众人汇聚于此,这也是崖边火红衣袍的南麟剑首断帅没想到得,他没有因为这么多人想看自己和聂人王的比武而烦躁,反而很激动,自己这一战,若是胜了,那断家定然在武林中又会崛起,若是败了,也只有一死。

血天君眼神环顾着周围的人,想看看还有什么知名人士,令他失望的是,这些武林中人的武功内功都是一般,也没几个出众得。

“昨日谢谢你们的帮忙。”玉浓这时与走到身边得四夜答谢了一声。

四夜脸上依旧带着黑巾,对着玉浓点了点头,娇声道:“这有什么,都是女人,再说我救你,也是为了自己好啊。”

玉浓疑惑,她救自己,怎么会对自己好呢,得罪了人,哪有什么好处。

眼见四夜走到血天君身边,四夜小声道:“天君,小心点,姥姥好像知道我们和你的事了。”

“没事,她不能把我怎么样。”血天君看也不看她得说道。

四夜不再吭声,挤进人群走了。

待她走后,血天君冷眼朝着不远的四夜几人看了去,眼神落在了银发姥姥身上,心中暗暗念叨:“该死得丑女人,阻拦我泡妞的下场,你是吃不消得。”

在这等了一炷香得时间,武林人士都是叫喊了起来,聂人王和南麟剑首竟还没出现,其实他们都不知道南麟剑首是谁,只知断帅之名,却从未见到过人。

让玉浓在此等候,血天君走到了抱着青绿宝剑的断帅身边,或许是他一身的霸气,周围堪堪没人。

“他来了。”

断帅看也未看血天君,只是眼露精光,平静道:“我知道他来了,我也知道你,源村的庄稼汉。”

血天君笑了笑,轻声道:“你早就认出我来了。”

“是,在那阻拦我出手时,我就记下了你的容貌,昨和天下会的秦霜激战时,我看到是你,若是别人,我早就出手击杀秦霜了。”断帅脸上毫无笑意,依旧冷冷的说道。

没等血天君说话,断帅回身环顾了下那些嘈杂的武林人士,突然怒吼道:“不想死得都给我散一边去。”

他得声音浑厚,亦使了些内力,玉浓不会武功,也没有内功护体,只觉那人的怒吼似要震破自己的耳膜一般,就在这时,她得面前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带着笑意,伸手揽住了她得腰肢,一动之下,两人已向后窜出了几十米去。

“天君,那个人是谁?”玉浓惊疑未定道。

血天君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女人香,说道:“南麟剑首断帅。”

“啊,他就是断帅,今日比武的岂不是他?”玉浓挑眉惊叹道。

血天君点了点头,遂听到玉浓说了昨夜之事,原来玉浓想出去寻自己,断帅却拦住了她,并且声称没人敢欺负她。

断帅得所作所为,可以称得上一个英雄所为,血天君心中记下了,但是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

一叶小舟在大佛前的河面上疾行,只见小舟在翻滚的巨浪上,摇摇欲翻,小舟之上竟无驾船之人,只有一成年男子立在小舟前首,用内力使小舟前进。

“爹爹,小舟要撞上岩壁了。”小小聂风看到小舟已不能正常前行,眼看着就要撞上河边岩壁。

小舟前首的就是聂人王,赶赴乐山大佛,与南麟剑首断帅决战的他,准时赴约了,北饮狂刀在他身后悬挂,嘤嘤做声似是在向聂人王传递一股信息。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