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风云》潮喷得四夜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5:43 字数:3886 阅读进度:323/585

两女不停的上下挑撩血天君,四夜却觉嘴中凶器竟前后在耸动,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当她停下吞吐时,那凶器还在前后耸动,难道……

她抬眼一看捆仙绳,竟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原本保持这背手站立的血天君,一双手竟环住了五夜得腰肢,而正在与血天君亲吻的五夜竟毫不知情。

“退开。”四夜一声爆喝,身子向后一动,手也顺势拉住五夜的手臂,两人急急退开了十米之外。

不明所以,还在享受之余得五夜,疑惑的看着身边得四夜,娇真道:“大姐,你这又是为何?”

四夜一双冷眸盯着似笑非笑的血天君,凝声道:“看他身上。”

顺着四夜的眼神看去,五夜顿时娇呼了一声,自己设下的捆仙绳怎么没了,血天君得身子也似乎动了,被自己点了穴位得他,站姿改变了。

“四夜果然眼尖,真是失败,哥哥我还刚刚兴起呢,来,我站着不动,再来啊。”血天君脸上平静如水,言语中却带着些鄙夷。

见他手舞足蹈,两人对视了一眼,五夜低声道:“姥姥说的没错,此人深藏不漏,你我不是她的对手。”

四夜嗤笑一声道:“哼,他早已能动,却假装还被点穴中,这口气你咽得下去,我咽不下去。”

血天君抬手指着两人,大笑道:“你们若不主动,那就该哥哥我来了哦。”

只见血天君身形一动,眨眼间已到了两女的面前。

两人何时见过如此快速的步法,就算是她们得姥姥,也没这等功力,眼见对方到了近前,两人惊异得刹那,刚要再退,血天君却已伸手抓住了两人的肩头。

“我血天君碰到的女人,没有一个能逃掉的。”

四夜怒声道:“那就看谁厉害。”

她得话音未落,身子扭动想挣开血天君得大手,却震惊得感到,自己身体不能动弹分毫,与她一样,五夜亦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血天君摇了摇头,感叹道:“你们的姥姥说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你们这么想成为我血天君的女人,我就成全你们。”

“你……”四夜眼珠子来回转,说了一声,却再无下言。

知道这四夜是个聪明狠毒的女人,血天君首当其冲是拿她先动手,将五夜撇在一边,血天君横身抱起四夜走到了一片干净的平地上,褪下紫袍,扑在了地上。

四夜绝望得看着血天君,她还想玩了这个男人,在杀了他,但是现在,自己竟然成了任人宰割得木板上的肥肉,若是自己再生反抗话语,不知他会对自己做什么可怕的事,这么一想,四夜也只能乖巧的一言不发。

解开四夜身上衣裙的细带,她的娇体立刻袒露了出来,血天君欣赏着玩味似得笑着,伸手在粉色丝质肚兜下的圣女峰上轻拍了一下,惹得四夜娇声低吟了一声。

去除了肚兜和那亵裤,血天君眼睛来回扫了一下,俯在四夜耳边轻语道:“美人,你得身体可真好看。”

四夜想说话,却不知说些什么好,她就期待和这个男人发生点什么,但是真的来临了,她却有些害怕。

微闭起双眸,四夜突觉身下被一只手覆盖了上去,那肆虐的怪手在她腿间左右轻抚了几下,又进一步占领了她从来无人有缘欣赏地粉缝处。

血天君探出两指轻轻温柔得在她粉缝处逗撩之余,半侧着身子在四夜身边,将脸贴在了满脸通红得脸侧,更伸出舌轻添着四夜晶莹的耳垂,并不断地向她耳朵里边吹着热气。

阵阵热气,与身下传来的奇怪感觉,让四夜又羞又痒,想躲开却又不能动弹,只得含羞忍怯任血天君轻薄调笑。

“呵呵,刚刚你主动的紧,现在被人这样,可舒服啊?”血天君轻语着。

四夜哪还有力气回答他得话,汩汩爱意早就湿泞了身下的一片,若不是五夜在那看着,她真要不受控制得娇声大喊了。

她不说话,使得血天君更加变本加厉,手指快速得挑动,更出声刺激道:“四夜妹妹下面好象已经很湿了,是不是想要天君哥哥得凶器,进入一趟,为你除除湿气。”

听着血天君这等轻薄言语,四夜羞得连耳根脖颈一起红了个遍,原本娇喘吁吁不愿说话的她,终于娇声道:“你休想让我求你,我才不会如此认输。”

她得态度强硬,但是说话与身体反映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表现,虽然四夜被点了穴,但是她可以做到很细微的蠕动,血天君感到她原本因自己大手入侵而略略蹦紧的腿间皮肤,现在已经放松了不少。

血天君喃喃自语道:“既然四夜妹妹不肯开口求我,那我只好霸王硬上弓了,你可莫怪我不懂怜香惜玉啊。”

说完话,血天君起身跪在四夜身前,双手微微用力,顾做急色地将四夜一双腿向两边分开,更迅速埋下头,一双猥琐的眼睛放肆地饱览四夜最最神圣地粉缝处。

血天君看到在那一片并不太稠密的黑丝中,两片粉红莹润的粉唇微微向外张开着,含苞欲放地娇花细蕾正向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有缘者骄傲地展示着它的美丽与圣洁。

而晶莹滋润,艳光四射地娇嫩小可爱悄悄探出粉缝并渐渐膨胀,红润欲滴,就像一颗粉红的珍珠般,偏又晶莹剔透。

花香雨滴般的爱意不断地从她粉缝内汩汩溢出,血天君恶作剧的用手指再探,进出时,更让那爱意飙出,竟潮喷出了许多,有些溅到了血天君的脸上和嘴上,他也只是用手擦了擦。

片刻得挑撩,血天君抬头可见,四夜平坦的小腹,此时已经此起彼伏了起来,在看着她那傲人的圣女峰,也在微微抖颤,两粒粉尖亦是迎风而立,显露出了她最可爱之处。

“好玩。”血天君笑着,继续用手指挑撩。

一根不足,便换了两根,直到第三根手指都进了粉缝搅弄时,四夜突然哀嚎一声,血天君躲闪不及,被粉缝里喷出的大量爱意喷了一脸。

抹去浓浓的爱意,血天君这才直起身,猥琐得笑意依旧,却不动得说道:“你还忍得住?”

四夜急喘着,双眼迷离的看着血天君,她还怎么忍得住,这个男人绝不是第一次这样欺负女人,她恨,恨自己太大意,但是没有办法,她和五夜都逃不了了,若是对方享受一番便离去也就罢了,若是他享受完了,在杀人灭口,四夜已经不敢想下去了。

“天君,我……我什么都给你,但是请你不要伤害我。”四夜终于先软了下来。

熟知她的脾气,血天君当然知道,她很怕死,但是自己可没有要杀她得意思,这女人已经自己朝死亡去想了。

一脸的冷煞,血天君狞笑道:“刚才你不是说要随意摆置我嘛,现在怎么不说这种话了。”

四夜双眼可怜的盯着血天君,娇声道:“那是人家瞎说的,求求你了,天君哥哥,人家任凭你摆置还不行嘛,只要你爽完了,放过我,好不好嘛。”

“哦,那怎么行,我血天君有一个特别得嗜好,就是占有了的女人,喜欢喝她们的鲜血,你这皮肤得美人,血一定好喝得很啊。”血天君故意大笑着。

听到他这么说,四夜急道:“天君哥哥,我是皮肤,但是我那二妹比我要好多了,她得鲜血也比我得纯净。”

“大姐,你……”五夜在那边听得一清二楚,她没想到自己得大姐,竟然会这么出卖自己。

看着血天君得眼神朝自己看来,五夜一不做二不休得冷声道:“哼,我的血你是喝不到,我就算咬舌自尽,也不让你这个恶魔得逞。”

血天君挑眉笑道:“我倒成了恶魔了,哈哈,好啊,那你就咬舌自尽吧,我血天君还有个嗜好,就是对女尸也是情有独钟,就算你死了,我也要天天带着你,天天占有你的身体,直到你腐化。”

刚升起自尽之心的五夜,立刻顿住了,惊惧的看着血天君,暗恨自己不该听信自己大姐四夜的话,什么美男子共享受,还没享受,倒已经被这美男子血天君给任由宰割了。

“哼,乖乖听我的,我便不会为难你们,若是敢反抗逃走,我定让你们尝尝我血天君的厉害。”看着身下的四夜,血天君冷哼着。

突然他双手对着两女虚空一指,四夜和五夜得身体立刻都恢复了自如,五夜更是颓然跪倒在地上,脸上冷汗连连,哪还有本事在逃走。

四夜见自己能动了,却也不敢造次,媚笑得看着血天君,娇滴滴得说道:“天君哥哥真好,四夜妹妹今日对你不敬,还请不要放在心里。”

“我当然不会放在心里,我只会在行动上付诸。”嘴上说着,血天君双手抓住她得脚踝一拉,将四夜得股瓣拉到了身前。

他浑身上下早已光赤赤得,那昂起的凶器,表露青筋的可怕,让四夜直吞了口唾液,她娇羞无奈,却又有些期待。

血天君用凶器在四夜粉缝处研磨了几下,脸上邪笑着,身子突兀的向前一压,只听噗嗤一声,凶器延伸进了粉缝之内,四夜一声哀嚎,整个身体颤抖了起来。

她想扭动身子向后退去,血天君哪给她向后逃的机会,使劲一拉一推间,自己不动,那四夜的粉缝都在吞吐凶器,紧窄而又不失温热之下,他只感到凶器已戳开了四夜内里得一层膜,果然不假,四夜竟是个雏。

“这……这就是……”五夜惊讶的看着眼前不远的男女,听着“啪啪”得银靡声,更有四夜痛苦哀嚎得低吟。

强有力的撞击,次次深到底的粗鲁,血天君没有一点怜香惜玉,对付这样的女人,就要快准狠,四夜是个狡猾也心狠手辣的女人,血天君亦明白,想征服她,比征服五夜,要下的功夫还要多一些。

“天……嗯……”四夜娇呼着,低吟着,她奇怪的很,为何现在自己没了痛感,而是一种很舒服得感觉呢。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