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风云》无双四女289-299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5:42 字数:3932 阅读进度:321/585

大雄宝殿内传来一声冷哼,一道凌厉的劲风从大殿之内袭来,血天君拉起玉浓向后跃出,手中巨鼎也向前抛了出去,只听轰的一声,巨鼎竟被推出,在空中炸裂了开来。

“好凌厉的拳风。”血天君站在玉浓身前,看着那鼎被击碎,碎屑迸得到处都是,也有些武林中得泛泛之辈被殃及,哀嚎着四处躲去。

只见大殿里走出三人,确切得说,应该是一个只有十二三岁得男孩,和他身后得两个丑陋无比的男人,三人看着立在院中得一男一女,那小男孩冷笑道:“你掌掴我手下,就不怕死嘛。”

血天君仰头大笑了起来:“真是笑话,一个小屁孩,哈哈……”

男孩亦是仰头一笑,脸上却露出狰狞,一字一句道:“你……找……死……”

站在他身后的两个男人,也是怪笑道:“霜门主,他竟然敢说你是小屁孩,不,是他说得,不是我们。”

两人见男孩冷面回头,赶紧摇手解释道。

血天君凝眉看着男孩,暗笑,原来这个小屁孩,就是雄霸三个徒弟中的第一个秦霜,怪不得会这么骄阳跋扈。

只见这男孩双手突然握拳,在他面前,顿时出现一团雾气,院中之人皆是退到了远处,怕被波及。

“霜风扑面,哼,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就让老子领教领教你的高招。”血天君心里暗笑,要是雄霸亲自来,或许他还会有一些谨慎,但是这秦霜,血天君可不怕他。

雾气凝结许久,突然男孩身形一动,向着他奔跑了过来,玉浓娇呼道:“天君,小心。”

血天君回头看着玉浓,轻声道:“你且退到一边,看我怎么教训他。”

话音未落,血天君身形也动了起来,向着男孩反冲了过去。

就在两人即要接触时,男孩身前的雾气突然大涨,笼罩了一大片,院中武林众人,谁也看不到雾气里的情况,却能听到砰砰之声直响。

“这是什么招数,天下会的人果然不凡。”一个男人吃惊道。

另一人摇头笑道:“这以雾化招固然厉害,但是那紫袍之人,也不错,光是那单手抵住巨鼎,我想在这得人里,没有几位可以做到。”

雾中不见两人身形,但可见光芒顿闪,亦有两人得爆喝声响起,周围地面都凝结成了冰霜,可见那男孩得招数邪气无比。

“霜门主果然厉害。”两个站在门前的丑陋男人之一,咯咯怪笑着。

另一个男人脸上很谨慎得说道:“那紫袍男人也不是好惹的,囚奴,要是看情形不对,你我都要上去帮把手。”

被叫做囚奴的男人点了点头,他们二人就是天下会得两个冷血杀手死奴与囚奴,也是雄霸派来,跟随秦霜来以观看聂人王和断帅比武为名,其实是要抢夺两人的雪饮刀和火麟剑。

玉浓担心的看着白雾,虽然那血天君与自己初识,但是一切却都是为了自己着想,得罪了天下会的人,下场一定不好,对方只是个小男孩,但他的招数奇怪,玉浓虽不懂武,却也能看得出那男孩得厉害之处。

就在院中武林中人,都在看热闹的齐看着雾气时,突然一声冷笑在雾中响起,刹那间白雾散去,只听几声啪啪的耳光声,紫袍之人也从雾中退了出来。

“小子,你这武功再练个百八十年吧。”退出战圈的血天君,朗声大笑道。

只见刚才还叫嚣的十多岁男孩浑身颤抖得站在那,脸上却留下了几个掌印,再看他的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死奴和囚奴一怔,他们是没想到秦霜竟然碰壁了,他可是雄霸帮主最疼爱也最唯一的徒弟,见他被欺负了,两人哪还能站得住,口中爆喝着,就要朝血天君奔来。

“都给我回去,好,今日得你几巴掌,我秦霜定会要回来。”

血天君看着秦霜,狞笑道:“哈哈,好,我等着那一天。”

拉起还未回过神来得玉浓,血天君笑道:“里面暖乎一些,在外如果闲冷的兄弟,都可以进殿里休息一晚。”

秦霜喝退要阻拦他们得手下,转身进了大殿之内,当进到里面,血天君也看到了这里面的人,并非只有天下会的人在,与他所料一样,大殿里果然有几个一流高手。

殿内角落,一个一袭火红衣袍得男人低首抱着一把通体青绿得剑,靠在墙壁上休息,而另一边,也坐着几人,但是那几人都面带黑巾,根本让人看不到她们得长相。

血天君却有些愕然,这火红衣袍之人,定是断帅,他早来这里,也是必然的,因为他早就想借与聂人王得一战,而重立断家威名,但是天下会的人,并不认识他。

而那四个女人,哪一个都身兼很高的内力,绝不是泛泛之辈,血天君心中搜寻着,这风云世界里,有什么女人会有如此高的内力时,却听盘腿而坐的一个银发女人咳嗽了几声。

那咳嗽声立刻让血天君注意了起来,已声辨人,血天君暗暗点头,似乎猜到了几个女人的身份。

“玉浓,我们坐在这吧。”血天君拉着玉浓的手,径直走到几个女人的不远,坐了下来。

虽然殿内很安静,外面那些武功不高的武林人士,也没有进到殿里取暖,可见天下会的名头,对他们还是有些威胁得。

玉浓看着被打得男孩和他身边凶神恶煞得人,靠近血天君柔声道:“我们在这里过一晚,真的无事嘛。”

“嗯,放心,有我血天君在呢,你若困了,便可靠在我肩上休息。”血天君点头笑看着她说着。

摇了摇头,玉浓虽与血天君相识不久,对他却有些好印象,只是自己和他并不是夫妻关系,再说自己还有儿子,她不想欺骗对方,也不想让对方对自己产生好感。

安静的夜越来越深,殿内的气氛凝固到了极点,秦霜坐在一张木椅上,一双眼睛从血天君和玉浓进到殿内,就没离开过,他在记仇,对,身为天下会帮主雄霸的徒弟,他何时遇到过这种挫折,一向只有他杀人,却从未被人伤过,而如今自己竟被他在数百武林人士面前掌掴了脸,这种羞辱,是他秦霜受不了的。

“霜门主,今日已晚,你先休息去吧。”死奴小声的劝道。

秦霜冷冷的回绝道:“我不困。”

与囚奴对视了一眼,两人无奈的走到了角落里,小声交谈着。

玉浓似乎是累了,靠着墙打着哈气,身子却总不愿意靠在血天君的怀里,他看着美丽的玉浓,暗笑着,这个女人总会是自己得,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大姐,我困了,借你肩膀用用吧。”那四个女人其中一个,轻声说道。

被叫做大姐的面带黑巾的女人娇笑了一声,声音不大却也不小的说:“那边有个肩膀多结实,靠上去也暖乎些。”

她所指的当然是以化名血天君的李虎,她得话音刚落,那银发女人冷声道:“你们不许给我瞎闹。”

血天君侧头朝四个女人看了过去,而眼神唯独落到了那个银发女人脸上,虽然有黑巾遮面,血天君却惊讶万分,那一双凸起的眼珠子和颧骨,简直就像是一个只有皮层的头颅,不要看她下面的脸,血天君都知道,这银发女人定然是无双城的姥姥。

他在看向另一个一直没开口也未动过的女人脸上时,看到她左边眼角下一道红痕延伸到了黑巾里,这女人定是梦了,血天君亦知道她有个好听的别名:明月。

“看什么看啊,美男子,小心眼珠子被挖下来。”第一个说话的女人,挑眉笑道。

血天君盯着她,咧嘴笑道:“因为我很好奇你们的模样。”

那女人接着说道:“是嘛,我也好奇。”

“你好奇什么?”血天君轻声道。

女人娇声道:“好奇你的心是什么颜色得。”

这次两人说话,那银发女人出奇的没有阻拦,血天君暗想,这与自己对话的女人,是她得二徒弟五夜,而另一个是四夜,无双城守护得几人都来到乐山大佛,足可见聂人王和断帅比武的魅力所在。

玉浓本就没睡熟,听到血天君正与一个女人如此的对话,浑身一颤,双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

另一边的天下会众人都看好戏般得看着血天君这边,秦霜冷着脸,暗暗叫好,这个紫袍男人,看来不是个受人待见的家伙,不然也不会这么一会又得罪人了。

来到这大佛寺,秦霜就和死奴、囚奴进了大雄宝殿,见到那四个女人和红袍男人时,秦霜就知道他们不是好惹得主,只是没想到这个紫袍男人也很厉害,身上倒没凌厉的气势和高强得内力,武功却在自己身上。

“这位美人真会说笑,心当然是红色得了,若是你想看,我倒不介意让你看一看。”血天君捏了下满是手汗得玉浓小手,对着那五夜朗声说道。

“呵呵,美男子,你身边女人都吃醋了,你就不怕她伤心离去。”

血天君轻笑道:“她不会吃醋,倒是美人你,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叫你美人,实属不恰,要是你长得很丑,我当算是夸错人了。”

他的话一出口,四夜便大笑了起来,她们都是无双城的人,而无双城与天下会亦是武林中得两大帮派,这紫袍男人,竟敢如此随意说五夜这种话,也算胆大。

先是败了天下会雄霸得弟子秦霜,四夜有自知之明,若是自己,都不一定能从秦霜手里得到便宜,而这紫袍男人,只是几下,便破了武林中雄霸三绝之一得天霜拳,可见他不简单。

五夜刚要站起身,她身边得银发女人却制止了她,凝声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得道理,还用我教你嘛。”

血天君故意对着五夜眨了眨眼,吐了吐舌,其实他倒是想跟这无双城的四个女人过过招,但是想到银发女人的话,他也知道,这大殿里还有秦霜等人,更有南麟剑首断帅在,只是血天君纳闷,五夜她们和秦霜等人,竟然不识得断帅。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