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风云》云与玉浓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5:33 字数:3922 阅读进度:308/585

后山密林中,颜盈撅着翘股,任由李虎的冲顶,她已发现自己离不开这个男人,在他强大的体能下,颜盈才真正体会到了一个女人快乐的真谛。

许久的缠绵后,颜盈气喘吁吁的依靠在李虎怀里,轻抚着他坚硬的肌肉块,赞誉道:“夫君,真是人家的克星,每次都让我无力才放过人家。”

李虎仰头笑了笑,自己的本事自己知道,颜盈这种女人,只有霸道的占有,野蛮的冲击,持久不停的酣战,才会让她真的臣服于自己,并真心跟随自己。

“盈儿,过两日,我便想离开这里了。”休息了片刻,李虎才对着怀中美人说道。

颜盈一听,脸上现出疑惑,轻声道:“你要走?”

李虎点头道:“是,我要去闯荡一片天,你不就想看到你喜欢的男人,称霸整个武林嘛。”

看着他俊美刚毅的脸庞,颜盈激动的亲了一口李虎,狂喜道:“夫君,我爱得男人就是要独步武林,成为武林至尊,像聂人王,他不算是个男人,我对他也再无留恋,带我走吧。”

“带我们一起走吧,夫君。”婉柔家中,李虎道出自己要离开源村,婉柔和童鑫、童乐立刻都如此说道。

看着三个与自己一起欢乐数日的美人,李虎怎会不带她们走,但是为了方便,李虎绝对不会让她们伴行,入夜时,便将三女送到了极乐界中,李虎第二日,便向金华道辞,而金华本就没有想到李虎会一直在自己身边。

嘱托村中人照顾金华,李虎收拾行囊,辞别了源村所有的人,踏上了征服风云所有美人的一条大路。

走到后山密林,颜盈早已背着包袱在等候他,看着她一身村妇的打扮,李虎笑了,聂人王的老婆随自己走了,如果他知道,一定会疯掉,而雄霸亦然,他没有李虎快,没有第一个从聂人王身边带走颜盈。

淡淡惨白的月光之下,路上李虎与颜盈有说有笑前行,他们已行三天路程,过了几个村镇,但是李虎亦没有要停驻的意思,颜盈也不多问,她知道,跟着这个男人,绝对比跟着聂人王要好很多,因为他有称霸武林的野心。

“这位兄弟,前面是什么地方?”行至白昼,两人吃完了所带的干粮,不远出现了一个镇子,李虎便向路人询问道。

那人笑了笑,说道:“霍家庄。”

那路人走了,颜盈小声说道:“霍家庄的主人叫霍步天,是武林中有名之人。”

李虎轻笑道:“来对地方了。”

两人走进庄内,李虎便先找了个落脚的客栈,与颜盈草草吃了一些饭菜,便邀她一起出了客栈,走在热闹的街道上,颜盈欢喜的四处看着地摊上卖的货物。

李虎倒没有真正逛街的意思,当两人走了几条街,看到一条街上,三五个小孩在吵闹,他们围着的是一个五六岁的男孩,那男孩脸上还带着瘀伤,眼睛冷冷的看着围着自己的几个小孩。

“这些孩子真是的,这么小就会欺负弱小。”颜盈母性的一面出现,看到那孤立的小孩被欺负,眼中流露出关切之情。

李虎摇头叹了口气,刚要从旁边走过,却听一个小孩骂道:“你这个野种,没有爹的孩子,要嫁给我们庄的庄主了,别以为你成了庄主儿子,我们就不敢欺负你。”

那被骂的孩子没有吭声,而是眼神犀利的瞪着骂他的孩子,如此忍耐让人看着似乎是他害怕,但是李虎却看得出,这个男孩不简单,他不是害怕,而是对这个孩子在暗暗记仇,那眼神杀意十足,若不是敌众我寡,他真的会出手。

“这孩子真独特。”颜盈看着那身披一袭破旧粗衣,眉宇间却很成熟得孩子小声道。

李虎没有答话,而是径直走到一群孩子的身后,大声训斥道:“你们这些小家伙,欺负他,不觉得羞耻嘛。”

几个小孩回身看到李虎,都不敢说话,却伸了伸舌头做了鬼脸,四处跑开了。

那个被欺负的小孩只是看了眼李虎和颜盈,转身就朝北面走去。

李虎连忙跟上去,拦住他的去路问道:“你的名字可叫步惊云?”

那孩子戒备的看着李虎,终于开口了:“你是谁?”

冷冷的三个字,冷冷的眼眸,和那一张雷打不笑的脸庞,无疑让这个小男孩,在李虎和颜盈的眼里,都觉得他实在太奇怪了。

回身看着一脸生气的颜盈,李虎低声道:“不知老婆有没听说过这武林中有个叫步渊亭的铸剑师。”

“步渊亭,步惊云,难道这孩子是武林中第一铸剑师步渊亭的儿子。”颜盈惊叹道。

她已不用回答,李虎也知道步惊云的爹是个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铸剑师也会是这个武林中最渴求的一类人,但是想到步渊亭已死,而这步惊云在这霍家庄,也即将因为雄霸争雄之心,而被送进天下会,李虎立刻脑筋一转,计上心头。

有野心之人必要有邪恶之心,李虎本想杀了这个风云的主角,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换种方式,让他在风云世界照样雄起,却抢走他身边心爱的女人,那痛苦又有几人可以受得了。

“小子,我是谁不重要,我知道你被人骂作野种心里十分不爽,寄人篱下却如奴隶一样,过的也不快活,想不想脱离这种生活,让不给你找后爹。”李虎蹲,刚要伸手扶他的肩膀。

步惊云却一扭身退后了两步,眼神中尽是戒备,更是用两只小手紧抓着自己身上的破布衣。

他的戒备并未让李虎生气,反而步惊云如果不是这个脾气,倒是辱了他冷面之神的称号。

李虎叹口气道:“小子,你只有这一个机会,如果我走了,就要嫁给别人,你就要改姓霍,你觉得你的亡父会在九泉之下瞑目嘛,哎,我真替你惋惜,你有能力为你爹爹抢回的。”

说着话,李虎起身对颜盈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刻向前走了去。

走出很远,颜盈回头看了三次,不禁奇怪道:“夫君,那小子没跟上来。”

“放心,他会来的。”李虎一脸自信的笑。

天昏暗下来,刚算入夜,霍家庄的主院落门前,张灯结彩一片喜庆,霍家家主霍步天今日将迎娶第二任妻子玉浓,请来了很多宾客,庄内每一个角落都是一张张喜悦的脸。

在霍家门前,一个身着紫裙的美妇人左顾右盼,一脸的忧愁,这时一个身穿红袍的男人走到她身边,出声道:“玉浓,今日是我和你成婚之日,你是不是让我见见惊云。”

玉浓愁眉看着这个自己即将嫁与的男人霍步天,幽幽说道:“我是这样想的,也跟他说过了,但是他到现在都没出现,早就答应我会来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见她如此担忧,霍步天急道:“你不早说,我们成亲怎能缺得了他,我对他也会像对我两个孩子一样亲,不行,得去寻他来才行。”

玉浓拦住要去寻找自己儿子步惊云的霍步天,柔声道:“你又不认得他,再说他没见过你,你未必能带他来,我去找他吧。”

“那好吧,早些回来。”霍步天一听也是,他早就听玉浓说过步惊云的脾气,古怪且冷漠的很。

在庄内寻了半晌,眼见天已漆黑,离拜堂的时间不多了,玉浓却没有要回去的意思,而是到处询问,她知道云儿是生气了,生气自己给他找了个后爹。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有人见过步惊云,因为不爱说话,又有着一张冷冷的脸庞,所以路人见过步惊云,记忆很深,告诉了玉浓步惊云的去往。

他出庄了,玉浓更加担心,一个只有五岁的孩子,出庄是很危险的,她已忘记自己马上要拜堂成为别人的妻子,快步走出了霍家庄,四处走动寻找。

不知走出霍家庄多远,玉浓心灰意冷,难道自己的儿子真的就这么走了,她不敢想,继续向前寻找着。

走到一片乱石坡前,玉浓突见乱石之中,有两个人影在那,她急忙走上前去,见是一男一女,遂即躬身问道:“两位朋友,不知有没有见到一个小男孩,五六岁的样子,个子这么高……”

一番介绍孩子的模样,男人首先看了她一眼,深邃的眼眸在玉浓身上扫撩了一番,才冷笑道:“你是那孩子的娘吧。”

听到男人的话,玉浓惊喜道:“这位英雄见过我儿子。”

“见过,向那边去了,听他说,你今日要嫁人,他不喜欢那种场合,所以要远离这里。”男人接着说道。

玉浓哪还听他说话,道了一声谢,向男人手指方向追了去。

“夫君,你怎么骗她啊,那男孩不是去大佛山了嘛。”颜盈疑惑道。

骗玉浓的男人正是李虎,为了阻止她和霍步天的婚事,李虎当然要哄她去寻步惊云,而步惊云,此时已经踏上了去大佛山的路,为何要引导步惊云去大佛山,也只有李虎自己知道。

颜盈是个不善多问的女人,她只知道,李虎好像是个万事通,而且是个亦正亦邪的男人,刚才见他打量那个女人,就可看出李虎眼中的邪光,男人好色属本分,这点颜盈是丝毫不会在乎。

夜深了,在此坐了许久,颜盈看着李虎问道:“夫君,我们去哪?”

“回庄里啊,还有很多好戏要看呢。”李虎朗声笑道。

回到庄内,李虎带着颜盈在霍家庄转了一圈,如李虎所想,玉浓没有回来,而霍步天的婚事也被搅黄了,原本喜庆的庄,到处都是唉声叹气与咒骂,回到休息之处,李虎无比畅意的入了睡。

翌日清晨,李虎便先起床在庄内走了一圈,并探了霍步天家中的情况,玉浓回来了,是早上回来的,也是被霍步天派人找回来的,想到现在的霍步天一定气得要抓狂,李虎也开始着手第二计划。

婚没结成的霍步天也不愿强求玉浓,只待她能忘记失子之痛,在和自己成亲,而这一日来的并不慢,到了他大寿那一天,玉浓又答应与他成亲了。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