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风云》田里云雨颜盈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19:05:29 字数:3860 阅读进度:303/585

说道此时,李虎故意看了看那红袍之人,那人果然朝他看了过来,那双明亮的眸子带着些杀气,但是他只是凝视了一下李虎,又收回了眼中的杀气,暗自摇了摇头。

李虎暗笑,自己收敛了身上的内力,就算对方内力再高,也不会察觉到他是个会武功的人,南麟剑首亦是,他以为李虎只是个庄稼汉,听闻江湖之事,闲聊一下,也是不为过的。

就在李虎还要为这几个听自己聊的武林中事迹入迷的庄稼汉讲些新鲜事时,却听远处马儿嘶叫,只见远处小道奔来两匹马,马上有两个男人,正往这边赶来。

“哟,袁氏兄弟终于出现了。”李虎心中暗笑。

骑马的两个人到了聂人王正插秧的低头,其中一人怒喊道:“北饮狂刀,我袁氏兄弟寻你七年,杀我父亲之仇,今日便来找你报了。”

“北饮狂刀?这里何来的北饮狂刀?”老张小声的说道。

李虎这时低声道:“北饮狂刀姓聂,难道这聂家汉子是?”

他这么一说,几个庄稼汉都露出了惊骇的表情,刚才还听李虎说江湖中的北饮狂刀聂人王,而这个才来村子几个月的聂姓男人,一直都没说过自己的名字,他们再傻,也联系到了一些事情。

但是站在田里的聂人王,却依旧插着秧,连头也不抬的说:“你们找错人了。”

“哼,聂人王,你以为躲在这个小山村,我袁京就找不到你了,我父亲惨死在你刀下,今日定要报此血仇,快快使出的你得傲寒六绝,来与我袁氏兄弟比试比试。”马上的男人叫嚣着。

李虎已站起身,提着锄头径直走向骑马的两人,朗声笑道:“两位,看来你们找错人了,他是我们村的村民,又怎会是你们口中的北饮狂刀呢。”

这两人怒瞪李虎,另一个略显年轻点的男人怒喝道:“没你得事,给我滚一边去,不然可小心我手中得刀。”

说话的人正是袁氏兄弟的老二袁正,见他执刀对准自己,李虎吓得踉跄一退,退到了坐在石墩上的南麟剑首断帅身前,他就是要这样,阻拦住断帅出手,就看那聂人王被欺负,会不会出手。

袁氏兄弟跳下马,连看都不看李虎和他身后的红袍之人,袁京突然甩刀撩起一块污泥,砰一声打在了聂人王的脸上,污泥溅满了他一脸一身,但是他却连动都未动。

“哈哈,聂人王,你挺能忍得,是不是觉得杀了这么多人内疚,不肯与我兄弟二人动武,漠视我们,以为我们怕你,快出手,与我们兄弟决斗。”袁正疯狂的大笑着,但是手中的刀却握得很紧。

袁京亦是一样,他们当然知道聂人王的手段,就连他们的父亲都不是北饮狂刀的对手,连他三刀都接不住,他们又怎么是北饮狂刀的对手,可是报仇心切,已让两人完全忽略了敌我双方的实力。

聂人王无神的双眼看着二人,淡淡笑道:“你们找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北饮狂刀。”

“哼,那就看招。”袁京和袁正互看一眼,突然一起纵身而起,各握手中长刀,划出两道精芒刀气,像聂人王劈去,眼看就要将他一分为二。

一直坐着未动的南麟剑首断帅嗤笑一声,刚要动身体去挡住两人的攻势,却见身前站着的庄稼汉向后一倒,口中乱喊道:“不好,杀人了啊。”

他向后倒下时,双手亦是按住了刚握住剑柄的断帅之手,他本能的想甩开李虎的手,却发现对方手劲极大,更听他呼喊道:“英雄,看你手中有剑,武功定然很高,快救救我们村的人吧。”

断帅苦笑,这庄稼汉口口声声喊自己救人,竟出手拦住自己,以为他不是故意的,断帅推开他,但是那袁氏兄弟的刀已经劈到了聂人王的面前,就算他出手再快,亦只能夺了两人的命,而不能阻住他们的刀劈在聂人王的脑袋上。

这时聂人王突然向后踉跄一躺,堪堪躲过袁氏兄弟的致命一击,狼狈的连滚带爬向后逃去,嘴上说道:“两位真是找错人了,我不会武功。”

见他躲过,断帅并未出手相救,反而感叹,昔日的刀界之王,竟然落得如此田地,他能自保,却不愿还手,这还是当年与自己齐名叱咤江湖的北饮狂刀聂人王嘛。

聂人王狼狈的躲刀,而袁氏兄弟却一直追砍着他,断帅深深的看了眼李虎,突拔出鞘中长剑,在身后石墩上留下了一行字,并对李虎笑道:“等他们打完,你务必要让姓聂的看看这石头上的字,若是通传不到,就和此枝叶一样。”

只见他唰唰两下,地上枝叶似是没动过,红袍之人立刻远去走了,微风鼓动,李虎才看到那枝叶支离破碎,暗叹断帅的剑法精湛,李虎也在暗暗发誓,一定要让断帅刻苦铭心的记住他刚才对自己的下令之言,是绝大的错误。

田里还在厮打,聂人王一味得躲避,也让袁氏兄弟头疼,他们武功是不错,但是在北饮狂刀聂人王面前,挥出的刀却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力度和速度。

李虎回到几个庄稼汉的身前,警告道:“快走吧,那两个人杀了聂家男人,一定会杀了我们得,我们不可在此久留啊。”

听李虎如此一说,几个庄稼汉立刻都吓得慌乱逃往村去,李虎不急不躁走出不远,看着迎面而来的颜盈,手里提着篮子,与她走到一处时,李虎低沉道:“你都看到了。”

颜盈脸上露出苦笑道:“你也看到了,他不是我喜欢的男人,我喜欢的男人要有争雄之心,要有称霸武林的野心,而他不是。”

回头看着那田地里追赶来追赶去的三人,李虎突然拉住颜盈的手,贴近她轻声笑道:“跟我走吧。”

被李虎拉着手,闻着他身上男人特有味道,颜盈脸一红,娇声道:“你不怕被他看到,惹得他疯狂。”

“哈哈,我要是怕他,又怎会对你这般,美人,有你在身边,他一个北饮狂刀又如何,就算刚刚走的南麟剑首断帅与他一起联手,也不会是我李某人的对手。”李虎站在颜盈身后,紧紧贴住了她的后身,凶器昂起正顶在她丰腴得股瓣缝中。

颜盈娇呼了一声,手中篮子摔在了地上,饭菜散落了一地,双手却向后探去,抓住了李虎裤中巨大的凶器,抬头靠在李虎肩膀上,娇滴滴的笑道:“我就喜欢你这么狂妄的人,但是我要留下,看看他会如何对付那两个仇家。”

听她这么说,李虎当然明白,颜盈对自己的实力还不是很信任,他也乐得悠闲,一看那金黄的麦田地,李虎咬着她的耳垂说道:“美人,不如我们去田里躲着,边看他们打架,边一起聊聊日后如何?”

“我有能力拒绝你嘛,只是你可要消停点。”颜盈媚眼如丝,心知肚明李虎要干什么。

猫腰进了田地,距离三人混战不远,李虎踩踏了一些麦田,又褪上粗衣扑在了上面,如此简易的床就这么完成了,颜盈一看,直乐呵,调笑道:“你就不怕有虫子。”

抱住颜盈一起坐下,李虎双手顺势按住她高耸的圣女峰,大力之下,朗声说道:“虫子要敢钻进去,我就用它捅死虫子。”

此时的颜盈嗓子眼都蹦到了喉咙处,一想到自己的丈夫聂人王,正和仇家打太极,自己却和李虎在此甜亲昵,她脸上一红,却激动无比的自己褪下肩上的裙带,裙子立刻下滑,将她上半身袒露了出来。

一件墨绿的小肚兜,丝毫遮挡不住她身前的美好风光,李虎见她要完整褪下裙子,忙制止,轻声笑道:“就这样好了,你自可看他们打架。”

让她背对自己盘坐着,李虎双腿伸直,手拎着颜盈的裙子在腰间,看着那身下没有穿亵裤的肥美股瓣,说道:“美人,已经为我准备好了啊。”

“去,才不是为你准备呢。”颜盈头也不回说道,却扭动的股瓣,的扭摆身姿。

李虎慢慢把手从颜盈的腋下搂了过去,两只手插到了肚兜底下按在了她的圣女峰上。

“嗯,这样霸占人家的老婆,是不是很爽啊。”颜盈嘤咛一声的说道。

李虎倍感刺激,笑道:“难道你阂不一样,都汩汩向外冒了,是不是急需老公我的安慰啊。”

颜盈回头在李虎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催促道:“要就快些,我可不想被发现。”

“来了,那你可要忍着点,莫要大叫,把他们引了来。”

说着,李虎的一双大手便在颜盈的硕大的圣女峰上肆意搓捏了起来。

而颜盈则急迫的挪动股瓣,用那湿泞的粉缝在李虎凶器上一阵研磨,迫不及待的向下一落,将李虎的凶器包裹了进去,两人同时一呼,颜盈是满足的低吟,李虎则是刺激的霸占人妻。

一想到聂人王就在不远处,李虎占有之心就愈是,双手支在身后,身子不断向上急速顶着,颜盈想大声哼吟,却不得不用手捂住嘴巴,强忍着那舒服。

“聂人王,你给我还手啊。”袁京怒吼着。

他和自己的弟弟都要疯了,不管他们怎么劈砍,就连聂人王的衣襟都碰不到,报仇说的简单,但是在北饮狂刀面前,他们就是两个小孩。

聂人王一再的喊着:“我不是聂人王。”

他根本不想还手,不想再添杀戮,这些都看在了颜盈的眼里,一边享受着李虎在自己体内的横冲直撞,颜盈也在暗暗起誓,聂人王彻彻底底不会是自己爱的人了,他的归隐之心,已经无法改变了。

看了许久,颜盈再无心思看下去,一个翻身,双手推倒李虎,低头看着他咬着牙轻呼道:“老公,我要你更疯狂一些。”

李虎看着一脸媚意的颜盈,心中大笑,此时的颜盈主动的前后摇摆腰肢,使粉缝包裹着他凶器更深,速度也更在加快,仿佛一切都已不重要,颜盈开始了大声的哼吟,似要喊出被压抑的。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