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风云》夫君好坏256--266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08:13:11 字数:3897 阅读进度:297/585

男人特有得味道喷面而来,婉柔脸红红的看了眼李虎,娇声道:“大兄弟真是说笑了,我长得可不好看。”

见她如此娇羞,李虎突然抓住她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夸赞道:“婉柔姐谦虚了,我虽是个粗人,但也懂得闻香识人,若是你这模样还称不上美女,那什么女人才算得上美女呢。”

“大兄弟,你……你喝多了。”婉柔挣扎着想抽回手,但是李虎是个男人,他的力道又岂是婉柔这等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可以挣脱开的。

李虎凝视婉柔,感叹道:“我娘说了,你一个女人,却要扛起整个家,又带着两个女儿,生活如此艰苦,我李虎虽无什么本事,但是种田干些粗活倒是一把手,婉柔姐,你就做我得老婆吧。”

说着,李虎手上一使劲,将婉柔拽到了自己的怀里,婉柔轻吟一声,加上措不及防,整个人斜卧在了李虎怀中,看着李虎强壮的体格和他俊朗的外表,婉柔在一刹那,竟不知如何抗拒。

紧搂着怀中美人,李虎俯视着那一张俏美的脸蛋,喘着粗气道:“婉柔姐真美。”

“你……你怎可对我这般,若是让金婆婆看到,岂不要被笑话我不守妇道。”婉柔见自己挣脱不开,便想拿出金华压制李虎。

但是李虎又怎会不知,此时的金华早已酣睡,除非婉柔失声尖叫,或许能吵醒她,但是怀中美人,似乎根本没有要尖叫喊人的意思。

大手顺着软软的腰肢向下,拖出婉柔丰腴得股瓣,轻轻一捏,李虎顺势单手揽住婉柔的脖颈,将她身子倾起,近在咫尺的娇美面容,让李虎不忍粗鲁。

“婉柔姐,你就从了我吧,难道你就不想重温男女之乐,再说,这里就你我二人,我俩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不说出去,便不会有人知道。”李虎一脸认真的说道。

婉柔气喘吁吁,单手挡在李虎身前,却不经意间按在了他的胸口,感受着手上强壮精硕得肌肉,婉柔的心在一瞬间被融化,她又怎么不想男女之间的情事,而且以她的长相,村里追求和想占有她的男人,也不在少数,但是却没一个男人,会有眼前这个男人的胆量。

看着婉柔微微闭上了一双美眸,李虎已知她不会在反抗,怀抱起她,径直走进了才修葺好的卧房,将婉柔横身放在木床之上,李虎猴急的俯身压了上去。

“嗯……”婉柔嘤咛一声,睁开了美眸,迷离的眼神看着李虎,轻呼道:“大兄弟,请……请你快点,我还要回去照顾两个女儿。”

李虎知她催促自己的用意,并非是着急回去,而是酒精麻痹了她的大脑,加上自己是个男人,试想一个好多年都没和男人发生过ji情的女人,和一个男人独处,就像干柴遇到烈火,怎能一下不烧起来。

想到自己来到这世界的第一个女人,李虎当然要细细品尝,如若自己太过野蛮,也怕吓到这个村妇,看着身下娇美人,李虎双手轻轻解开她腰间的束衣粗绳。

粗绳一开,婉柔身上的麻衣也随之向两边敞开,李虎吞了口口水,因为在麻衣之下,竟然直接是婉柔的娇体,原来她没有穿内里的衣物,李虎更想,是不是婉柔根本没有肚兜和束衣之类的小衣物。

虽然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是婉柔那娇挺的圣女峰倒是不小,硕大的没有丝毫下垂之意,峰尖上的两捻粉尖,也早已因为婉柔的激动而发硬翘起。

低头狠狠的嗅了一口那圣女峰上的淡淡香味,李虎恶作剧的用手指捻住一颗粉尖,轻轻的一捏,顿时惹得婉柔娇呼不已。

“不……不要碰那里。”

李虎轻声笑道:“那要碰哪里,是这里嘛。”

他得手顺着婉柔的小腹向下一探,婉柔立刻娇羞的伸手想去阻止,嘴上更是哀求道:“大兄弟,不要这么折磨我啊。”

李虎摇头道:“我们现在都这样了,你怎能还叫我大兄弟,我叫你老婆,你叫我夫君啊。”

“夫……夫君……”婉柔皱眉看着李虎,突然身下粉缝被一根细小之物钻入,她刚要惊叫出声,却被低下头的李虎,堵住了唇,只听婉柔“唔唔”了几声。

李虎温柔得让四片嘴唇轻轻的磨擦着,并且用舌伸进婉柔的嘴里搅动着。

只见婉柔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轻轻的在李虎的背部滑动着,柔若无骨的娇躯像虫蚓般蠕动着,似乎还可听见从喉咙发出断断续续“嗯嗯”的低吟声。

长久不得满足的婉柔,再无任何羞耻之心,她早已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寡妇,她不能自拔的回吻着李虎,双手更是紧紧的环住了李虎的脖颈,身下也是一拱一拱得,感受着那手指给自己带来的极度。

时间不长,李虎的嘴唇离开了,但却又往婉柔的耳根、颈项、香肩滑游过去。

婉柔只觉得阵阵酥痒难忍,把头尽力向后仰,全身不停的颤抖着,娇喘嘘嘘,此时的婉柔彷佛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李虎正在她身上做什么事,只是很兴奋,朦胧之中觉得自己很需要,但又说不出是需要什么。

当李虎得吻顺势而下,来到了婉柔硕大得圣女峰时,她只觉得自己像是兴奋过度般,全身一阵酥软无力,滚烫得热火在小腹中燃烧而起。

“我等不及了……”婉柔终于喊了出来,声音虽细如蚊声,但是那言语间的情感,却已表明她的决心。

木床之上,婉柔得头发披散着,赤着的娇躯,映在红色的薄被单上,更显得晶莹剔透。

如痴如醉的她,早已忘了自己是怎么躺到这里,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身无寸缕,只是紧闭着双眼,双手紧抓着跪在自己面前得男人手臂。

看着俯身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他得身体显露出结实的肌肉,微微出汗让全身彷若有荧光粉一般得闪着光泽。

李虎是个挑情圣手,知道怎么让女人得到最高的满足,他的凶器不急不徐的在婉柔身下轻轻研磨着,可以感触到那汩汩向外流出的爱意,已彻底出卖了婉柔,标示着她并非一个纯洁不爱男人的圣女,这并非是她得错,试问哪个女人能经受住李虎如此的挑撩,而没有一点感觉。

就在婉柔急切之时,她终于感觉到一根火热如刚出熔炉的铁棍,挤开了自己的粉缝,突兀的扎了进来,一种又舒畅又充实的感觉传递全身,但是那铁棍似乎永无止尽,竟然还在向里探入。

“啊……”刺痛的感觉让婉柔立即下腰退身,娇呼了一声。

李虎刚觉得凶器彷佛被大力吸了一下,随即又被甩开,立即沉腰让凶器,又钻了进去。

这一来一往只听得又是“噗滋”一声,这下是全部进去了。

“啊……”婉柔又是一阵刺痛觉得身下刺痛难当,双手不禁紧紧的按住自己的。

李虎不急躁的浅出浅进,温柔的双手,捏搓着婉柔身前硕大得圣女峰,如此柔和的动作,让婉柔觉得身下刺痛渐消,起而代之的却是粉缝里有一阵阵痒痒的,令人不搔得不快之感。

静若处子,动如狡兔,前者形容婉柔在恰当不过了,而李虎则配得上动如狡兔,因为他深浅不一,左右旋转的技巧,是婉柔从未体验过的男女之乐技巧,她甚至怀疑,身上的男人真的没见过女人,没和女人睡过觉,他又怎么会如此多的花招,会让自己神魂颠倒得如此舒服。

婉柔丰腴的娇体随着李虎节奏分明的冲顶而上下摆动着,一双腿盘着李虎的腰肢,口中轻呼低吟,尽是对李虎强悍的赞美。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李虎才发出低吼声,用力的抱紧身下得婉柔,一阵颤抖之后整个人脱力似的趴在了她得身上。

婉柔感到一股热流冲进自己的体内感觉黏腻而温热,李虎呼出来的男人独有的气息几乎直接喷在她的脸上,让她觉得意乱情迷。

粉缝里面依然涨涨满满的还有酸麻灼热的疼痛,那是李虎还未离开她体内得凶器。

许久得相拥不语,李虎看着刚被自己征服过的猎物,笑着说道:“怎么样,你舒服吗?以后你就是我李虎的女人了。”

婉柔此时蜷缩在李虎怀中,百感交集,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知道是幸福的还是悲哀的,一想到自己终于和男人做了这种事情,心中感到一阵甜甜的意,但又想到自己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寡妇,如果自己和李虎得事宣扬出去,那自己又怎么有脸还留在村里。

“夫……夫君,我答应做你的女人,但是你我今晚之事,请你不要说出去,好吗?”婉柔抬起头,一双美眸幽幽得看着李虎说道。

李虎沉思了一下,轻声笑道:“老婆是怕被别人说闲话吧。”

果然婉柔点了点头。

李虎接着说道:“放心,我李虎不是那种大嘴巴,今晚得事,只有你我知道,但是今晚,老婆就留在这里,别走了吧。”

被李虎又捏住了圣女峰,婉柔娇羞无比得娇真道:“夫君,人家累了,而且童鑫和童乐还在家里,我不放心,若是夫君想了,便……”

见她迟迟不说,李虎追问道:“便什么啊?”

“便来我家,夫君什么时候想跟我一起,我都会答应。”婉柔埋头进李虎怀里,低声说道。

李虎故作不明白的问道:“跟你一起干什么啊?”

婉柔的两只手握起拳头,轻轻打在李虎的肩上,娇声嗔怪道:“夫君好坏,夫君好坏。”

“哈哈,老婆,夫君现在就想跟你一起,来吧。”抓住她的手腕,李虎身子一翻,又压了上去。

婉柔抗拒不得,嘴上哀怨道:“夫君不公平,刚才被你一直压在身下,现在又是我在下面,人家不依,我要翻身作主。”

听她如此一说,李虎简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婉柔酒意早该散了,看着她一脸的媚笑,李虎直感叹,女人一旦得到了满足,变得,简直是易如反掌啊。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