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风云》村妇婉柔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08:13:10 字数:3927 阅读进度:296/585

夜风呼啸,李虎浑身沾满了泥浆,凝望周围的稻田,听着稻田里蛐蛐的娇声,天上星辰闪耀,月光把整个黑夜映照得凄白,身处此地,李虎并未惊骇,而是苦笑,自己是从境地之门进来,竟从半空跌落,猝不及防落入这稻田,自己身手如此,竟然连反映都没做出,就摔了个狗啃泥。

“哎,真是笑话,幸亏没人看见,不然我李虎还不被笑话死。”李虎凝声自语,走出稻田,到了一条小道之上。

前后观望半晌,也未看出这里是哪,这种不知身处之境的感觉,让李虎非常不舒服,特别是不知这里到底是什么世界,更让他感到彷徨无措。

看着周围连绵不断的稻田,李虎哑然失笑,既然这里有稻田,那就有人家,有了人家,问出个地名,倒是简单的很了,如此一想,李虎便快步向北面行去。

行了半晌,天色渐渐开始泛白,星辰与月亮也都消失在天际,李虎便想,此时一定快天明了,就在他继续前行时,却见眼前百米外,走来了几个农户模样的庄稼人。

头带斗笠,身披草衣,肩扛锄头,老实巴交得几个庄稼汉,与李虎行到对面,亦都对他注目了片刻,显然李虎一身泥浆的样子,让他们觉得奇怪。

“老乡,请问这是何处?”李虎见他们打量自己,便出声询问道。

其中一个庄稼汉笑道:“这里当然是源村啊。”

李虎一怔,暗笑自己问的问题实在太傻,刚要改口问他们现在是什么年代,但是一想,自己若是这么问,岂不是很丢人,而那些庄稼汉似乎也不想与他多说话,已扛着锄头向前走去。

走了不远,其中一人便对身边同伴道:“老戚,那聂家媳妇今天不知会不会来稻田,长得模样可算咱村里第一美女了。”

“哈哈,老王,你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另人大笑道。

这时又一人说道:“老王,那聂家媳妇叫颜盈,听听人家的名字多好听,在看看你老婆的名字,贾思,真是难听的很。”

“去你的,对了,你怎么知道她叫颜盈?”名叫老王的激动道。

那人朗声笑道:“我家媳妇去河边洗衣,与她聊了几句,才知她叫颜盈,她儿子叫聂风。”

几个庄稼汉越走越远,李虎却呆立不动,以他的听力,听到几个庄稼汉的对话,实属小意思,但是听到他们的对话内容,却让李虎倍感震惊,颜盈,聂风,老聂,难道这里是风云的世界?

虽然庄稼汉口中的人名与风云中的聂人王一家同音,但是李虎还是不敢确信,如果只是同名呢,心中猜测着,但是听那几个庄稼汉口中所说,那颜盈铁定是个美女。

“美女,我最喜欢了。”李虎爽朗一笑,大踏步向着前快步走去。

日上三竿,一间茅草屋前,一位弓着背的老婆婆,舀了一瓢木桶中的清水,颤悠悠的走到一身粗布衣的壮汉身前,笑呵呵道:“来,小伙子,这都是山泉之水,喝了解渴的很。”

“谢谢老婆婆。”接过水瓢,壮汉将水瓢中的水一饮而尽,用衣袖擦了擦嘴角流出的水渍。

接过空水瓢,这看起来足有七十好几得老婆婆,笑看着眼前壮汉道:“小伙子,现在到处都闹饥荒,我们这源村,倒是自给自足,种田养禽,你啊,要是真是无处可去,可留在这里,我们这外来人,还是很多的。”

壮汉有着一双深邃的眼眸,看了眼老婆婆,躬身谢道:“老婆婆真是好人,但是我一个外人,没田没地的,留在这里,又有何用。”

“看你身强体壮的,我膝下无子,若是不嫌弃我这糟老婆子,你就留下桃种田如何,对了,还不知你的名字呢?”老婆婆艰难的坐在一张破旧的木椅上,喘着粗气道。

“我叫李虎,真是不知如何感谢你,我爹娘都被饿死了,如此,我便认你做娘吧。”

壮汉突兀的跪在老婆婆面前,激动的说道。

老婆婆哈哈大笑了起来,许久才平息住笑,说道:“真是天赐良福,竟让我晚年在得一子,快起来吧。”

与这老婆婆又寒暄了几句,李虎便开始替她修葺起看起来大风一吹,都要被刮翻的茅草屋,想到自己在这最起码要住上一段时日,李虎立刻问起这个干娘,从源村后面的山上,砍来了十几根粗壮的树,将茅草屋加固又多添了一间屋。

这老婆婆名为金华,是这村里为数不多的老人,添了李虎这个义子,她早就乐的将这消息通告了全村,李虎忙着加固茅草屋时,已有不少村民前来,看看金华的义子。

中午,李虎已忙完,厨艺虽不精湛,但是有一身绝顶武功的他,到了后山,打了些野兔猎物,回来便是一阵捣鼓,给金华做了一顿她这辈子吃的最好的午饭。

“虎儿,这是我从隔壁张家给你找来的几件衣服,她们家的男人去年上山打猎,被猎豹所伤,重伤不治,留下了一家孤儿寡女,衣服也没人穿了,你就将就着穿吧。”李虎正在院中劈柴,金华拎着一大包衣物走了过来,而她身后跟着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村妇。

李虎赤着上身,一身古铜色的皮肤,精壮的肌肉,让那村妇看了,羞怯的低下了头。

接过金华手中得包袱,李虎便说道:“娘,那我得去谢谢人家。”

“呵呵,呶,这就是隔壁的张家媳妇。”金华回身指着那村妇说道。

李虎仔细一瞧,这村妇模样绝对不赖,一张小巧的脸膛,柳叶弯眉之下,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薄如蝉翼的粉唇,似是经过雕琢一般的恰到好处,身上虽穿着粗布麻衣,却遮挡不住她那曼妙的丰腴身姿。

“谢谢,不知大嫂如何称呼?”李虎挠了挠头,傻笑的问道。

那村妇点了点头,柔声道:“我叫婉柔,不用谢得,还望大兄弟不要嫌弃这些衣服。”

李虎朗声笑道:“婉柔姐,我怎会嫌弃,我娘对我如此好,你又借衣与我,我李虎粗人一个,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下午我再去山上狩点野物回来,晚上来我们家吃饭吧。”

婉柔脸上一红,轻声拒绝道:“那怎么可以啊。”

“张家媳妇,我虎儿说得对,反正你和两个女儿在家,晚上一定得过来。”金华也在旁说道,心里对自己这个刚得的义子更是赞赏。

有金华的话,婉柔再无可拒的话说,瞄了一眼李虎精壮的上身,脸上红晕更甚,说了两句客气话,逃也似的走了。

夜晚很快来临,李虎备了几道小菜,与金华一起等待着婉柔来临,果然婉柔没有失约,随她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女孩,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而另一个则略小点,十四五的样子。

“童鑫,童乐,快来,坐在婆婆身边。”金华见到两个小女孩,站起身开心的招呼道。

两个小女孩也不见外,蹦跳着到了金华的身前,只是打量了下李虎,便与金华一起坐了下来。

婉柔也走了进来,而手中也提着一个酒壶,李虎一看到酒,脸上露出了憨笑,他早就在暗暗叫苦不迭,这么好的一顿野味大餐,若是缺了酒,那就好比一碗好汤,却缺了最最重要的一副佐料一样。

“婉柔姐,怎么这么客气,说好了我和娘请客的嘛。”李虎站起身说道。

婉柔笑了笑道:“反正在家也没人喝,我想你一定会喝酒,所以就拿来了。”

李虎忙伸手去接酒壶,不小心触碰到了婉柔的手,那柔若无骨的小手,传递着温热与滑嫩的触感,李虎假装不知,反而紧紧握了一下她的手,才接过酒壶。

婉柔俏脸一红,低头斜视了一眼李虎,她真不知道李虎是故意还是无意。

“坐吧,张家媳妇。”金华没看见两人手碰手的刹那,开口招呼道。

李虎闲天热,赤着上身,桌子小,婉柔也只能坐在他身边,或许是很久没有和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过,婉柔有些扭捏的坐姿,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打开酒壶盖,李虎笑问道:“娘,您老可喝一杯?”

金华摆手道:“我不会喝,给张家媳妇倒点吧,她能喝一点。”

婉柔一听,立刻摇头道:“我……我还是不喝了吧。”

“不喝怎么行,今天是我金老婆子得义子的喜庆日子,就算庆祝了,童鑫、童乐,你两个丫头别光看,快吃吧,这都是你们这个叔叔在山上打的猎物。”金华笑着招呼着。

两个丫头没有一点拘谨,拿起筷子就吃,看着她们狼吞虎咽的模样,显然是很少吃肉,这也难怪,李虎听金华说过,这后山常有豺狼虎豹出没,导致村里的人不敢再去打猎,最多在山边砍些柴木,不敢深入山内去狩猎。

倒了一小杯酒,李虎一闻酒味,便知这是烈酒,举起杯子,李虎说道:“婉柔姐,初次相识,小弟敬你一杯。”

见李虎敬自己酒,婉柔只得也举起酒杯,与李虎碰了一杯,喝了个底朝天,李虎便又倒了第二杯,吃了几口菜,又劝婉柔喝了一杯。

经过无数场酒场的李虎,劝酒的本事,哪是婉柔这等女人能抗拒的,只是一盏茶时间,已下了五六杯,或许是高兴,婉柔丝毫不惧,与李虎竟改换大腕喝酒。

她的两个女儿早已吃饱,回家休息去了,而金华因为年迈,也不能熬夜,也已住进了李虎新搭的草屋之中,距离李虎与婉柔喝酒的草屋足有六七米远。

婉柔面带酒红,吁吁的直吐酒香,眼神迷离似乎已看不清眼前的人,但是还照敢与李虎拼酒,李虎见她喝得差不多了,便想起今晨遇见的几个庄稼汉。

“婉柔姐,你们村里有个叫颜盈的人吗?”

婉柔咯咯笑道:“是啊,也才来我们村不久,你从哪里知道的?她可是我们这得第一美女。”

李虎靠近婉柔,双眼直视着她轻声道:“第一美女,我看不见得,倒是婉柔姐,长相如此俊俏,这村内第一美女,你才是名副其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