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美女行酒令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5 08:12:55 字数:4098 阅读进度:281/585

圆形饭桌上,逍遥三姐妹与李虎四人落座,十二星煞女是她们贴身侍卫,同样也是做饭菜的好手,一桌香喷喷味美俱全的菜肴,早就上桌。

“李兄,这是我们逍遥宫自酿的百花香酒,用百种鲜花露水酿制而成。”逍遥琴接过星煞女递来的酒坛,放到了桌上。

李虎夸赞道:“三位妹妹厉害的很呐,武功高强,还会酿酒,我李虎真是自叹不如。”

逍遥香轻声笑道:“呵呵,酿酒又不是很难,若是虎哥想学,小妹愿意交出这百花香的酒方。”

摇了摇头,李虎苦笑道:“就算有酿酒的方法,让我去采百花露水,也是一件很难得事啊。”

见两位姐姐如此讨好李虎,逍遥兰更是气打一处来,怎么也想不通,她们为何对李虎如此好,还真把他当成亲哥哥看待了。

“你们退下吧。”逍遥琴站起身,回头对着十二星煞女说道。

她们立刻全退了出去,逍遥琴揭开盖住酒坛的塞子,一股浓郁的酒香从坛中飘出,很快就香得满屋。

冯蘅看着逍遥琴,直吧唧小嘴,说道:“果然不愧是百花香,就是我这不会喝酒的人,都想喝上几口了。”

“姐姐说笑了,这香味其实就是花香,倒是不会醉人。”逍遥琴提起酒坛走到李虎身边,为他斟满了一杯,又逐一为冯蘅三女倒上,才走回自己的位置,倒满了酒,递给了逍遥香。

倒满酒后,逍遥琴端起酒杯,招呼道:“为了庆贺我们相识,也为了我们多了一位哥哥两位姐姐,还有沅君妹子,喝一杯吧。”

冯蘅这时说道:“如此喝酒没有乐趣,我们何不来个行酒令。”

她的提议一出,立刻得到了逍遥琴的赞同,倒是李虎看得出,冯蘅出得主意,似乎有些阴谋。

“那谁为令主呢?”何沅君出声问道。

几女一起看向李虎,李虎摆手道:“我没玩过行酒令,不知怎么玩法。”

其实他对行酒令算是个行家,在原来的世界时,与朋友喝酒,划拳猜数无一不精,但是在这古代,他当然不会和这几个美女玩划拳,大喊六六六。

“这都不会,真是白活这么大。”逍遥兰没好气的说。

逍遥琴白了一眼小妹逍遥兰,笑看着李虎解释道:“行酒令,就是酒桌上助兴的游戏,大家推出一位令主,由这位令主先说话,譬如对联,若令主出上联,那旁边之人便接下联,接不上就罚酒。”

“是啊,虎哥,很简单的,而且这里你最适合做令主了。”逍遥香接着说道。

冯蘅就坐在李虎右侧,见有人推举李虎作为令主,她立即替李虎答应道:“那夫君就做令主了,你随便说个令头吧。”

李虎故意装作一脸的疑惑,挠头轻声道:“我说什么?”

“随意。”冯蘅凝视着李虎,眼神之中传递着某些只有他们俩才看得懂的信息。

正了正身子,李虎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逍遥兰斜眼不屑的看着李虎,好像在说你能起出什么好令头。

“男人在上。”李虎脱口而出道。

“扑哧”一声笑从武三娘嘴里发出,她忙捂住嘴,想强忍住笑意,但是李虎这令头,出得可是让在场的每一个女人都脸红了。

冯蘅故作生气的表情,娇真道:“真不该让你做令主。”随后低头沉思了一下,接着说道:“女人在下。”

逍遥兰就坐在冯蘅右边,到了她这里,却让她犯难了,这如此羞人的令题,她要怎么接,憋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她端起酒杯道:“我认输,随即就要一饮而尽。”

“哎,兰妹妹,你可不能自罚这酒,要令主惩罚才行。”冯蘅伸手拦住她,娇声说道。

逍遥琴也说道:“是啊,小妹,令主还未说怎么惩罚,你先别喝。”

放下酒杯,逍遥兰瞪着李虎,等着他惩罚。

李虎也看着逍遥兰,心中暗道,可有机会好好整整你了,但是想了片刻,李虎都不觉得有什么好办法既好又能让逍遥兰出丑。

“夫君,怎么了,快点说出惩罚啊。”冯蘅低声说道。

李虎起身说道:“这样吧,蒙住兰妹双眼,我们几人站成一排,让她选择一人抱一下,如何?”

逍遥琴讪笑道:“这太简单了吧。”

“大姐,既然令主兜了,你就别掺和了。”逍遥兰离开座位,自己找了一块手绢,递给了逍遥香。

待为她蒙好双眼,李虎几人也站成了一排,这时李虎靠近逍遥琴的耳朵说道:“琴妹,借你手绢一用。”

逍遥琴不知他要自己手绢何用,拿出给了他,逍遥香拉着逍遥兰到了众人面前,立刻也站了过去。

“好了。”李虎出声说话时,拉过何沅君,与逍遥琴和逍遥香站在一起,这时他也拿出了逍遥琴的手绢,放在身前。

逍遥兰左右挪步,鼻子嗅嗅的,似是在闻面前人身上的气味,闻过了冯蘅三人,她都没有拥抱,显然是不熟悉的气味,而当她走到李虎面前,大力的嗅了一下,嘴角露出了笑意。

双手突然张开,抱住了李虎,李虎也不做作,双手也是环住了她的腰肢,顺势还不忘用双手在她股瓣上捏了两下,逍遥榔乎感到怀中人很奇怪,伸手拉掉手绢一看,顿时脸一红,挣脱的退了两步。

“怎么是你?”逍遥兰生气道。

李虎也不说话,扬起手中逍遥琴的手绢,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逍遥琴在旁说道:“李兄真是聪明,知道她一定会选择我和二妹拥抱。”

“哈哈……”李虎仰头大笑一声,回到了座位上。

逍遥兰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的大姐逍遥琴,怎么也想不通,她跟这个男人很客套就算了,现在竟然和他合起伙来整自己。

各自归位,作为令主的李虎又可以重新说出令头,他想了想说道:“一枝花。”

“两片叶。”冯蘅接口道。

逍遥兰不假索道:“三枝花。”

众人大笑了起来,逍遥兰疑惑的看着几人如此笑话自己,娇真道:“难道我接错了?”

“当然错了,李兄说一枝花,蘅姐则是两片叶,枝和花都不得重复,所以你错了。”逍遥琴解释道。

逍遥兰撅嘴说道:“那我该说什么。”

一旁得冯蘅柔声道:“兰妹妹,你要不接三须根,要不然就已三开头也行,随意说个便罢了。”

她轻哼了一声,看着李虎说:“好了,我又错了,你在接着惩罚吧。”

好像想到了刚才抱李虎的场景,逍遥兰脸上露出了红晕,显然是怕李虎再出什么馊主意。

李虎凝视她俏红的脸蛋,轻声说道:“那就自罚一杯吧。”

逍遥兰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连眉头都未皱一下,也不知是她酒量过人,还是这酒根本就没有酒特有的辛辣。

“好了,听好了,兰妹,要慎重考虑,千万别在错了哦。”李虎有些嘲笑的说道。

“哼,快点开始吧。”逍遥兰催促道。

李虎手指桌上菜肴,笑道:“一道菜。”

见他说出如此简单的令头,冯蘅脑筋一动,指着百花香的酒坛道:“香浓郁。”

“臭男人。”逍遥兰自觉冯蘅的下句很难,就出声指桑骂槐的说了三个字。

却没听他们笑话自己,身边的逍遥香抬眼看着接着说道:“很英俊。”

逍遥兰则是摆手道:“武功好。”

“君笑了。”武三娘也接道。

到了何沅君,她一脸的疑惑,憋了半天也没说出三个字来,看着李虎,奇怪道:“哥哥,她们这也算接下来了。”

见她这么问,李虎点了点头,笑道:“真是傻妹子,哥哥出得令头很简单,就是三个字不重复,你可以随便说的啊。”

听李虎这么说,逍遥兰一阵侥幸,自己竟然还懵过去了。

何沅君娇声哀求道:“哥哥,别惩罚我喝酒好不好,我不会喝的。”

“好啊,不让你喝,过来,亲哥哥一下脸就行。”李虎指着侧脸说道。

冯蘅娇笑道:“好啊,你连沅君都要欺负。”

李虎侧脸看着冯蘅的同时,也在看着逍遥兰,说道:“有人想亲我的脸,还没机会呢。”

“哼,坏哥哥,亲就亲,怕你啊。”何沅君站起身,走到李虎身边,弯闭上眼,立刻努嘴朝李虎的脸凑了上去。

只听啵的一声,何沅君浑身娇颤的向后急退了几步,用手捂住嘴娇羞脸红的望着李虎撅起得嘴,眼中尽是埋怨的神情。

“哈哈,夫君真坏,说了亲脸,竟然亲沅君的嘴。”武三娘怎会看不出李虎是故意的,他能这么做,显然是根本不把何沅君当成妹妹。

做回到位子的何沅君一句话也不说,脸红的低着头,心怦怦直跳,他竟然亲了自己的嘴,他到底对自己安的什么心,种种疑惑让何沅君心神不宁,因为她发现,自己根本不生气。

李虎看着低头的何沅君,问道:“生气了?”

“没有。”何沅君摇摇头低声道。

李虎自然知道,何沅君此时的心里一定乱糟糟的,不想再让她难堪,李虎看着其他人说道:“好了,下面不管谁错,我都罚酒了。”

行酒令错的最少的自然是令主,而李虎出得令头,冯蘅全部都接的上来,偶尔两次错的,那也是她故意所为,倒是逍遥兰错的最多,喝的也最多,何沅君也和逍遥兰一样,早早的就面带酒红,眼睛都迷蒙的似乎看不清眼前景象了。

一群人高兴的喝了五坛子酒,酒量最好的李虎也有些晕乎乎的,要不是用内力催出酒意,他真要倒下了。

“李兄,来,接着喝。”踉跄走过来的逍遥琴,手端酒杯到了李虎面前,嘴吐酒气笑道。

见她站都站不稳,再看其他人都趴在了桌子上,李虎嘴角勾起邪笑,单手搂着她的腰肢,往怀里一拉,让她坐在了自己身上,拿起酒杯,李虎说道:“琴妹妹,来杯交杯酒如何。”

逍遥琴脸本就通红,喝的也很多,哪还在意自己身在李虎怀里,扭动了下娇体,软软的股瓣在李虎腿上磨乃磨去,娇笑道:“好啊,只喝交杯酒,小妹可不跟你洞房啊。”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