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夫君,你好强悍哦223--233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23 16:19:49 字数:3965 阅读进度:274/585

江湖就是江湖,大多有名之士,被人仰望的海了去了,而有名的人,又多想和有名的人联系做朋友,所以一个在大江南,一个在大江北,却走在一起并相识了。

李虎就用如此俗套的解释了自己和黄蓉的相识,让冯蘅没有任何疑惑,她继续细心的替李虎擦拭着的每一寸,直到完全的洗干净身子,李虎才得以从木桶里出来。

“夫君,我要沐浴了,你先出去一下。”看着赤体的李虎,冯蘅脸红的不敢直视他胯间之物,娇声摆手道。

李虎一怔,笑道:“那个,老婆,你洗澡,不是该夫君替你擦洗了嘛。”

冯蘅却走过来推着李虎,直说道:“我自己会洗,呆在屋里等我就是了。”

吱呀一声,竹门紧闭,只从缝隙中透出几道昏暗的烛火光线,李虎摇了摇头,这么好的机会,冯蘅竟然还这么推脱,难道她知道自己不是她真的夫君,还是如黄蓉所说,她的记忆消失了许多。

“千忘万忘,不忘男女授受不亲,这女人真是……”李虎收起散落的衣服进了另一间竹屋。

白日已在这竹屋里看了一遍,除了一张竹床外,还有竹柜和竹椅等等,几乎全是竹用品,这倒是一点污染源都没了,呼吸这种竹子散发出来的味道,对身体是有百益而无一害。

躺在竹刚要小憩一番,竹门却应声被推了开,一阵轻盈的脚步传来,李虎不用起身,也知道是谁来了,他没想到冯蘅洗澡这么快,简直就是洗了一下该洗的地方,就急躁的来了。

“夫君,睡了吗?”轻柔得声音由远到近。

李虎突兀的睁开眼,看着一脸红晕的冯蘅,做起身笑道:“老婆不在身边,我又怎能睡得着呢。”

此时的冯蘅只着一身薄衫,粉花的图案,若隐若现的透明布料,让烛光映射下的冯蘅,添了一丝妩媚的动人。

一双眼睛眨了眨,冯蘅坐在床沿,羞怯道:“夫君,熄灯安睡吧。”

李虎偏头看着她,伸出手指掂起她的尖尖下巴,说道:“熄了灯,我还怎么欣梢美丽的老婆。”

“可是人家见到烛光,晚上恐怕睡不安好。”冯蘅嘟着可爱的小嘴娇声道。

凑近冯蘅的脸,李虎轻声道:“这烛火正好,夫君我可是打算一夜不睡,陪老婆好好聊聊天。”

冯蘅眼睛眨了眨,看着李虎的嘴,吐气呵兰道:“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好聊的嘛。”

“是哦。”李虎点了点头,突然嘴一扬,吸住了冯蘅的下唇。

这一突兀并未让冯蘅有过激的反应,只是略微扭捏了两下,冯蘅整个人都被李虎拖到了竹来,拥着怀中丰腴身姿的美人娇体,李虎轻咬着她的嘴唇,凝视着她的一双美眸肯定道:“我要你。”

冯蘅双眼也盯着李虎,眼眉一挑,娇滴滴嗔怪道:“夫君,好坏。”

“坏的还在后面呢。”李虎直起身,双手放在了她薄衫的细带上,只是轻轻一拉,细带被解开,她的薄衫自然向两边掉了下去,一双硕大毫不下垂的绝美圣女峰,呈现在了李虎面前。

他双眼炙热的看着这双圣女峰,手伸上去,感受着的滑嫩,口中赞美道:“蘅儿,她们可真美,毫无瑕疵,犹如玉雕一般。”

冯蘅微睁着美眸,嗤之以鼻道:“哼,夫君真会说笑,她们在美,也是我身上长出来的,没有我,哪来的她们啊。”

“呵呵,那我替她们谢谢你了。”李虎开起了玩笑。

冯蘅刚要开口说话,李虎低头却含住了一颗她的粉尖,用牙齿磨挤的快意,让冯蘅到了嗓子眼的话变成了美妙的轻哼声。

她扭捏的摆动腰,双手按着李虎的脑袋,享受着男人嘴喊粉尖的快乐,畅意得娇呼:“夫君,你的牙齿咬的人家疼。”

李虎埋首卖力的吸允,换来的却也不少,冯蘅的手指在他耳根来回的捏撩,她的小腿在他凶器上的来回撩动,和那一手摸上去,全部湿淋淋的粉缝,无疑都在表达着,冯蘅对男女之事的迫切。

“蘅儿……”李虎转攻向上,吻着她的脖颈,耳垂,嘴里轻喊着。

冯蘅一腿弓起,另一腿搭在李虎的股瓣上,嘴里发出依依呀呀的低吟。

许久的前戏酝酿,早就泛起洪水的冯蘅主动伸手捏住李虎的凶器,娇声道:“夫君,人家里面痒痒的。”

“哦,那怎么办啊?”李虎撤回头,俯视着满脸娇艳欲滴的冯蘅。

冯蘅使劲捏了一下他的凶器,娇真道:“你坏,快给人家止止痒。”

李虎却偏不这么做,而是直起身说:“那还是你自己来吧。”

“坏夫君……”冯蘅娇滴滴的埋怨了一句,果真伸手拉着那凶器,往自己的粉缝填去。

可是李虎巨大的凶器,又如何能轻易这么进入,没有李虎的主动,冯蘅试了几次都不成功,原本红红的脸蛋,渐渐的恢复了常色。

李虎一看,这要是真的把冯蘅的情绪给浇灭了,自己可不白忙活一场,拨开她的手,李虎猛然向前一耸腰肢,嘴里喊道:“蘅儿,我来了。”

只听冯蘅一声娇吟,柳叶弯眉皱在一起,着实有些吃不消李虎的巨大,而显得面目扭曲,她不好受,李虎却也不好受,只觉浑身气力突兀的一阵鼓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李虎的神智一阵模糊,双眼一闭。

当他在睁开眼时,李虎愣住了,自己怎么站在竹床前,而床榻上,还有一个自己,正在和冯蘅ji情苟合,这是怎么回事,他惊骇的想喊话,却觉得自己光张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如此奇怪的场景,又如此奇怪的被一分为二,李虎觉得这实在太不可思议,刚要伸手去抓的李虎,却听身后传来一声召唤:“有缘人,且到屋外来。”

这声男人腔就好像在他耳边响起,李虎猛地一回头,却没看到一个人影,是谁在叫他,让他到屋外又是为何。

心中猜疑,李虎没有在理会床榻上的自己和冯蘅,跨步到了门边,伸手去触及门栓,却看到自己的手从门栓穿透而过,这震惊远不止于此,因为他看到自己赤身,双脚似乎连地面都没沾到。

“我死了。”李虎唯一的一个念想。

“呵呵,有缘人,还让老夫等多久,快出来吧。”声音再次响起,李虎也不管他是阎王还是黑白无常,一咬牙,整个人朝门撞了上去,果然自己好像只剩下了灵魂,竟然穿门而过,飘至屋外。

刚到屋外,李虎就看到一青袍着身之人立在门前石桌前,却背对自己,一头的长发到腰间,看其打扮,倒像是个世外高人一般,身后背着一把宝剑,在星光映射下,熠熠生辉。

那人头也未转,却先说道:“李虎,你可曾疑惑,为何会到了这里,现在又为何又与你本尊分离?”

李虎沉声道:“那当然,只有死了的人,才会一分为二。”

“呵呵,你错了,死了的人未必只有灵魂没身体,而活了得人,未必有身体和灵魂。”这人说着让李虎抓狂的话语。

他看着这装神弄鬼的白发人,喝道:“别给我兜圈子,你是谁?怎知我在这里。”

白发人回转身来,一张看似满脸皱纹的老脸上,有着一双让人不敢直视的双眼,长长的胡须挂在下巴处,高高的颧骨,让这个老者看起来就像个仙人一般。

看到这张脸,李虎有些熟悉的陌生感,总感觉自己在哪里见过他,又好像从没见过这个人,如此矛盾的心理,出现在一向审时度势的李虎身上,实属罕见,但是这个老者给李虎得压力,却让他心中不自觉的升起几分仰慕和尊敬。

“谁是我,我又是谁,这样的问题,你不觉得很没有意思嘛。”老者轻缕着胡须,笑道。

李虎挑眉道:“老头,你可别在这么说话了,人得忍耐力是有限的。”

见他双拳握紧,老者非但不怕,反而伸手虚空点化一庙镜,李虎往镜中一看,那不正是自己极乐界之中的猫仙她们嘛,显然都在一起聚集,讨论着自己消失几日的事。

他并不关心镜中人物,反而对这老头凭空制出雾镜而惊叹不已,低声笑道:“老头,我老婆也会虚空做出镜子来,也能从中看到我想看的人。”

可他说完话,心中却震惊无比,这老头怎么知道自己在想猫仙和黄蓉她们,难道他会读心术?

老头手一挥,雾镜消散,背手盯着李虎摇头道:“猫妖的本事都是我传授的,想她当年还是一只小猫,现在却已在你的帮助下,成了妻子,真是可喜之事。”

听老头这么说,李虎心头一颤,小猫的主人是谁,广成子啊,谁是最早拥有极乐界得主人,还是广成子啊,李虎暗骂一声糊涂,双手拱起,满脸歉意道:“广成子大仙,恕李虎眼拙,竟未认出您来。”说着,单膝跪在了地上。

“呵呵,现在认出我来也不晚。”广成子上前扶起李虎,轻声笑道。

李虎不知说些什么好,自己能有现在的好日子,还不是广成子留下来的血指环功劳,但是既然广成子来了,就一定是来点化自己,告知自己这里不懂的一切。

看了眼李虎,广成子转身走了几步,仰头说道:“血界原为一,却因我分二,一界皆生灵,二界皆人途,忘却烦恼事,化恨为烟云,此界非我属,只缘接替人,若想长享乐,即大统两界。”

听着广成子的一阵念叨,李虎一阵疑惑,刚要追问是何含义,只见广成子手一挥,他眼前一阵白雾,在睁开眼时,却又奇妙的回到了床榻上。

看着自己双手握着冯蘅的圣女峰,那身下的凶器还泡在她的粉缝你,感受着真实得捏了一捏,却招来冯蘅的埋怨。

“夫君,人家都要懵了,你是急一阵子,缓一阵子,别这样吊人家胃口好不好。”

对冯蘅报以微笑,李虎不在多想,立刻奋力出击,享受着刚才没有用灵魂享受到的快意,捏拿更是大力,凶器更野蛮的撞击,如此的,让冯蘅又朗声娇哼了起来。

“夫君,你好强悍哦。”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