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部落之战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18 06:01:21 字数:3978 阅读进度:237/585

日月同辉,星辰漫天,红霞映红西半天,这本该不是一个正常的天,但在这极乐界,唯有你想不到,而没有界主李虎做不到的。

“夫君,这葡萄甜不甜啊?”公孙绿萼全身赤着,依偎在李虎半侧,手拿着清洗过得葡萄喂着李虎。

李虎盯着她那高耸的圣女峰,猥琐道:“这葡萄在甜,也没老婆身上那两颗葡萄好吃。”

在一旁听到两人对话的华筝,脸一红,娇声道:“夫君,就会说粗鲁的话。”

“呵呵,我粗鲁,筝儿,我对你可曾粗鲁过。”嘴上说着,李虎一把拉起华筝,抱着她赤着的娇体,一手从小腿游弋到她的软腰上。

华筝娇羞笑了笑,任凭李虎的魔手在她身上游走,一阵燥热更是在小腹中燃烧而起,虽与李虎早成夫妻之好,她却不是很习惯在别人面前与李虎欢爱。

公孙绿萼见两人如此亲密,跪在一边,抓住李虎的凶器,一口吞了下去,吞吐之余,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惹得华筝看了去,只见公孙绿萼那本就很小的嘴,被撑得鼓鼓的,好像嘴里吃了很多东西,被塞住了一样。

“绿萼妹妹,真是会投机取巧啊。”华筝调侃着笑道。

公孙绿萼吐出凶器,仰头娇笑道:“姐姐,妹妹可不愿看着夫君对你那般好,我先吃一会,就让你好了。”

华筝啐道:“去,你吃吧,我才不吃。”

“是不用嘴吃吧。”公孙绿萼挑眉问道。

“是。”华筝也不管李虎是否生气,而是直接说道。

却见公孙绿萼脸上露出狡猾的笑道:“上面的嘴不吃,下面的嘴吃,不都一样嘛。”

听她如此说,华筝做打状,李虎哈哈大笑了起来,二女斗嘴,他可是见得多了,却没见过公孙绿萼也会这么流氓说话。

被公孙绿萼这么一堵,华筝起身下到地上,也蹲了下来,白了身边的绿萼一眼道:“哼,别以为我不会,去,姐姐先来。”

“那怎么行,姐姐是大,我是小妹,理应姐姐让妹妹才对。”公孙绿萼不依道。

华筝笑道:“这道理在夫君面前行不通,反正我要先来。”

见两人争执起来,李虎坐起身,笑看着两女道:“争来争去的干什么,你一边她一边,不就行了嘛,夫君也就享受享受,若是你们这样争执,岂不是让我很扫兴。”

“呵呵,夫君,人家跟华筝姐姐开玩笑的,我才不忍跟她争呢。”公孙绿萼说着,主动让开了。

华筝歉意的看着公孙绿萼道:“姐姐也是跟妹妹开玩笑的,还是你来吧。”

一来二去的推脱,两人一对视,还是按照李虎所说,一人一边,如此挑撩的场面,让李虎热血沸腾,而两女却也激动无比,因为只要一不小心,那舌尖便会碰触到对方的舌尖,这样的刺激,可是两女从未尝试过的。

一番与双凤得欢爱之后,公孙绿萼先行下去沐浴,华筝脸红身软得依偎在李虎怀里,看着正前方的红霞天空,脸上似有些惆怅,又有些低落。

“筝儿,怎么了?”李虎见她如此表情,不禁轻声问道。

华筝眺望远处,柔声道:“夫君,我想我哥哥拖雷了。”

李虎吻了下她的耳垂道:“那就去看他去啊。”

“可是我不想离开夫君身边,但这里姐妹众多,知道你也离不开,所以一直都没跟你说。”华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李虎捏了捏她的脸蛋,朗声笑道:“真是我的傻老婆,你想见哥哥,我这做妹夫有何理由不陪你去见见他,再说了,我娶你为妻,也都没通知他,于情于理,我都该陪你走一遭。”

华筝激动的回头亲了李虎一口,娇声呼道:“我爱你老公。”

“我也爱你老婆。”李虎也深情的回应了一句。

华筝这时却皱眉道:“夫君,此去蒙古,可不是一两天便能回来的啊。”

“那又如何?”李虎疑惑道。

华筝低声道:“离开襄阳,我们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啊。”

李虎晃了晃手,指着那血指环说道:“襄阳我一点都不留恋,龙凤宫已在这极乐界当中,我到哪,极乐界便到哪,你又有何担心,又有何留恋这呢。”

“夫君说的对,这里没什么号留恋的,呵呵,那夫君,几时出发?”华筝迫不及待的问道。

李虎点了点头道:“呵呵,明日一早,你们在极乐界,我自己去蒙古。”

华筝嗯了一声,脸上露出了幸福无比的笑容,与李虎一起欣赏着那神化出的天空红霞。

最后看了一眼襄阳城,李虎转身骑上身下襄阳城主找来的一匹良驹,双手一拱,看着送行的襄阳城主和一些官吏,笑道:“后会有期。”

众人也都回礼,喊道:“虎哥,大人,望你早日回襄阳。”

李虎挥挥手,绝尘而去,只留下一个伟岸的背影,供众人遥望。

“城主,大人此去蒙古,独身一人,可有危险?”襄阳城精卫府新任城主得师爷轻声问道。

襄阳城主摇头大笑道:“虎哥是个神奇的人,他可以将那龙凤宫一夜搬走,他可以以一己之力让蒙古退兵,又有什么可难倒他的。”

众人都忙点头应和,师爷初来襄阳,他自认为自己很聪明,想找个识得自己才能的人,在襄阳城摆一天卦摊,就被李虎识得,举荐做了襄阳城城主的师爷,他不了解李虎,却也认同了城主的话。

有了前往蒙古的路线图,李虎快马加鞭未下鞍,丝毫没在路上耽搁,三日后,便已到了蒙古的边陲小镇,蒙宋已和平共处,两国也开始了贸易往来,这边陲小镇,还不少大宋人在这做生意,倒是李虎一身紫罗绸缎的华丽衣服,在这小镇上挺抢眼,不时招来羡慕与嫉妒的眼神。

“喂,大宋过来的?”李虎牵着马,看着地摊上摆的货物,大多都是些大宋特产之物,看到一个年轻小哥,他上前问了句。

那年轻小哥点头,一脸的笑容,搓着手道:“是啊,您是想买点什么?”

李虎摇头道:“不是,我只是路过。”

听他这么说,年轻小哥脸拉得老长,沉声道:“你不买东西,问我哪来的干什么。”

“这位小哥,我不买东西,难道还不能向你打听点事嘛。”嘴上说着,李虎从袖子里掏出一金锭,在手里垫了垫。

年轻小哥一件金锭子,两眼放光的盯着李虎的手,声音颤抖道:“想问什么,我虽在这里是个卖葫芦的,却也算是这缁门镇的包打听,三姑家的狗和乔老五家的驴……”

“我不是听你废话的,我想问你,这镇子有没有富人?”李虎蹲下身,小声的问道。

年轻小哥也蹲下来,皱眉盯着李虎上下打量了一下,立刻脸上显露出了些许害怕的神情,他不禁暗想,难道此人是传说中极度凶险的江洋大盗,看穿着打扮是个富人,原来他的钱是偷来抢来的。

心中虽然已怀疑此人,年轻小哥却不敢声张,也不敢乱说,万一不是呢,自己岂不是冤枉了好人,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声道:“这镇是贸易用的,有钱人都在里面。”

顺着他的手指,李虎只看到他身后是很平常得二层商铺楼,在看一楼铺子里,一个中年男人正忙碌着,身上也没穿什么好衣服,于是他问道:“这里的有钱人,是不是都不喜欢打扮自己?”

年轻小哥一愣,突然明白了过来,哈哈大笑道:“这位大哥,你是有所不知,这里长年风沙,谁会特意打扮自己,而你身上这身衣服,用不到半个时辰,就会被尘土污染。”

“哦,我说怎么一路走来,被很多人像看稀有动物的一样看待。”李虎自嘲道。

与年轻小哥又闲聊了几句,李虎也学会了看天观象,如此阴沉的天,看来不到片刻,可真的会来大风沙,想到自己还可以进极乐界,李虎便加快了行进的速度,出了这个缁门镇,向前行了几千米,看四周无人,风沙又起,他立刻带着马匹一起躲入了极乐界中。

风沙一小,李虎再次赶路,这血指环虽是空间神物,却也不能自已移动,若能世界之大,各处都可一瞬而到,李虎又怎堪骑马这么辛苦。

临近中午,李虎骑了很久,才看到前面的草原依稀现出了几座搭建的帐篷,这蒙古地大,游牧民部落分几个,而这些搭建的少数帐篷,应该是游牧野民,即是没有部落收留的人。

“夫君,这里的人说话你是听不懂的,要是不让我出来,你连口水都要不来。”骑在马背之上,华筝在前,李虎在后怀抱着她。

李虎笑道:“呵呵,他们把我当坏人了。”

李虎刚去讨口酒水吃,却没想到那些游牧民防备的很,根本不给李虎说话的机会,若不是看他们都是一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李虎早就上去明抢了。

骑马到了那些帐篷前,华筝立刻下了马,前去和一个穿着保守的胖大娘聊了起来,蒙古语李虎也懂一点点,但是她们说话太快,李虎也是没听明白,倒是那个大娘看过来时,已是一脸的歉意。

不一会,华筝走过来,招呼着李虎一起走了过去,虽然这仅仅只有二三十个游牧民,但是有华筝在这,他们也体现出了蒙古族的好客和豪爽,午餐弄得非常丰富。

李虎吃了个饱,也在吃饭的空当,得到了一些让华筝愤怒的消息,蒙哥是赤哈部落,乃是这蒙古草原最大的一个部落,但是因为征讨大宋失利,虽得到了李虎赠与的财富和战马、武器,却也引来了另外三个部落的仇视和凯觑。

这一年中,赤哈部落被三个部落联手打了不下十次,已经频临灭亡,拖雷就是赤哈部落的大将,所以华筝担心的并不是赤哈部落,而是自己的哥哥和一些亲人。

谢了这些游牧民的挽留,李虎带着华筝急赶往了赤哈部落,几个时辰后,才找到部落的根据地,华筝却傻眼了,在她记忆中,赤哈部落是个繁华昌盛的部落,而眼前的破烂帐篷,和一些伤兵,与那些饿得皮包骨的孩子,着实让她震惊了。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