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石女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18 06:01:00 字数:3984 阅读进度:218/585

一夜缠绵ji情到天亮,宫内到处响起了哀乐之声,床榻上,完颜萍蜷缩在李虎的怀里,脸上还挂着未褪去的红晕,李虎抚着她的肩膀,轻声喊了一句。

“萍儿,起来了,去看看吧。”

完颜萍扭了扭身子,娇声迷迷糊糊得说:“看什么啊,我好累好困。”

“你父王是不是今天下葬?”李虎问了句。

完颜萍“嗯”了一声,猛然做了起来,揉着昏沉沉的脑袋,自怪道:“真是的,我怎么忘了这么大的日子,快,夫君,我的衣服呢,都是你啦,非要和人家欢愉,身子都被你弄散架了。”

李虎笑了笑没说什么,从完颜萍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可是一刻都没闲着,完颜萍说累也是情有可原。

好一会为完颜萍整理好衣裳和发型,李虎催促道:“快去吧。”

“夫君,那我先走了。”完颜萍说着,已开门往外看了看,见没人就跑了出去。

走出房间,李虎刚要去寻李菁菁几个人,蓝月这时和她的六个徒弟都赶了过来,看见李虎,蓝月急忙走了过来,娇呼道:“主人,出事了。”

李虎背负着双手,一脸疑惑的问:“出什么事了?”

“三个虎符拥有者都到了长宁殿,而且据我刚才查探,宫内的禁卫军大部分都换成了新人。”蓝月如实禀报道。

虎符拥有者即是金国掌握兵权的人,金国兵权在三人手中,但是皇帝完颜伦却有发号施令的权利,不比大宋,只要虎符在谁手中,那谁就能统领皇城内外的所有军队。

“哦,我知道了,呵呵,看来好戏要上演了,蓝月,听我口令。”李虎笑了笑,突然平静的看着蓝月沉声道。

蓝月双手一拱:“主人,月奴在。”

“用你手中的权利,给我把长宁殿到慈安殿两个地方保护起来,凡是完颜家的家眷,一定要给她们足够的安全,能不能做到?”李虎下令道。

“能,主人放心,我一定不负主人重望。”蓝月朗声回答道。

李虎点了点头,道:“好,你们六人,此时去长宁殿,保护三位公主和蒋莲。”

红女和五女嗯了一声,都退了下去,蓝月这时也转身要走,李虎这时却说道:“月,一切都小心点。”

他的关心让蓝月很是激动,只见蓝月回身到了李虎身边,主动的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一脸羞红的娇笑道:“主人,我的身子是你的,所以我一定会珍惜,等你临宠月奴。”

看着蓝月离开了慈安殿,李虎立刻穿起了让完颜萍找来的公公服装,换上以后,嘱咐花雨洁几人不要出去走动,这才走出殿外,朝着长宁殿走了过去。

只见长宁殿外早已站满了人,人山人海却丝毫不乱,井然有序的排着队列,这皇帝死了,不管是宋国还是金国,都是活葬,所为活葬,就是保持全尸,加以工法保持尸体存放百年甚至千年不腐烂,虽然没亲眼看到那棺木里的完颜伦是用什么办法保住尸首,李虎也不想去看。

“你,溜达什么,看不到那边都准备出发了。”就在李虎找了个角落,准备看看热闹时,一个女人对着他吼了一句。

李虎顺着她手指的地方一看,那里排着的都是和自己一样打扮的人,还有几百宫女,对这个像是丫鬟头目的女人点了下头,李虎连忙跑了过去,站在了最后一个位置。

“呜呜,我不想死啊。”李虎身后就是那些女丫鬟,他刚站在那里,身后的一个丫鬟便低声哭了起来。

李虎疑惑的回头看了去,这个哭的丫鬟顶动十五六,还是个小女孩,看她伤心欲绝的样子,李虎忙问道:“什么死不死的啊?”

那个女丫鬟抬眼看了眼李虎,却没说话,还是低声哭着。

这时李虎前面的一个公公压低声音说:“你是新来的吧,站在这里得,都是要去陪着皇帝合葬的。”

“啊,合葬?”李虎惊呼出声,他知道古代确实有这种习俗,但是却没想到这金国竟然也有。

那个公公奇怪道:“你的声音怎么这么粗啊?”

李虎轻声道:“哦,偶然风寒,兄弟,我问你,这陪皇帝合葬的规矩谁定下来的?”

“看样你真是新来的,这规矩上年才颁布,是顾文栋将军定下来的。”那公公声音很细,让李虎听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顾文栋是什么官?”李虎又问道。

他身前的公公可能也知道自己要死,也不闲李虎啰嗦,便给他说了起来,顾文栋是金国的护国将军,金虎符的持有者,他的兵权也是金国最大的一个,掌控着金国皇城外所有的兵。

而常泽乃是皇宫的一品带刀护卫长,银虎符得持有者,掌控皇城的十五万禁卫军,他就是这次完颜伦下葬的主事者,蓝月被自己收服,显然没有在参与其中,这公公提及过蓝月,却只知道蓝月会些法术,虽任职金国护法一职,却没兵权在手。

而另一位铜虎符的持有者,竟然是完颜萍的姑姑完颜可欣,她主要执掌金国吏部司,要是顾文栋和常泽违反了律法,她便有权利收回两人的兵权,可是现在看来,她根本没有那权利。

“这金国哪是完颜家的啊,完颜伦啊完颜伦,你现在死了倒是好了,要是等顾文栋和常泽造反,你岂不死得更惨。”心里这么想着,李虎答谢了前面的公公。

在这排队近一炷香的时间,李虎看到有人开始大喊了起来,全是金国当地语言,他也听不懂,却感觉那是叫魂的一种方法,迷信在古代那是相当盛行的。

“转身。”就在李虎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带着鬼神面具的十几个人手舞足蹈,前面的公公却转过了身说。

他一看,前面的人全都转了过来,他也转过去,原来前面已经开始出发了,想到自己是去陪葬完颜伦,李虎一阵好笑,但是此时想脱身也不行,两边都有持着武器的官兵看管,显然是怕他们这些陪葬者跑掉。

为了不添乱,李虎只好顺着队伍向前走去,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自己连同前后宫女和公公,近约千人全都被无数的官兵夹围了起来,看来出宫后,他们会看管的更严厉。

“哎,兄弟,怕死吗?”李虎侧脸问道。

跟在他身后的公公轻笑了一声,道:“死有何惧,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难道怕死就可以不去陪葬了嘛,我宁愿去陪葬,也不想被乱刀砍死。”

听到他的畅言,李虎一阵激动,如此被废了男人权利的人,竟然在死亡面前还有如此豪气,听到他的死亡宣言,李虎不禁想笑,难道这重于泰山轻于鸿毛之死的语句,是从这个公公口中流传出去的。

“好样的,我也不怕死,对了,什么时候能到墓地?”李虎又问道。

“很快,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他这么说着,还不忘提醒李虎注意周围的官兵,要是被看到在这还敢聊天,他们必然都要被立马处死。

果然如这个公公所说,一盏茶时间就算刚刚好,队伍便停了下来,李虎朝前面望去,前面看似一个小山丘,而这里竟然是皇宫的后边,葬在这里,就能看到皇宫里的情景。

在这里站了又一盏茶的时间,李虎有些不耐烦了,这皇帝下葬可是真麻烦,但是这时,队伍又向前面移动了过去,而且隐约可以听见前面传来了哭声,那哭声由前面传来很快,李虎一看,原来这些宫女都是一个哭,后面一个接着哭,就好像队列报号一样。

“快装哭。”转眼间哭声已传到了前面的宫女处,李虎甚至都想笑了,哪有要哭的意思。

听到身后的公公说了句,李虎才明白过来,立刻手臂挡在额头上,弯腰向前走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哭声,走了许久,他看到前面的人在官兵的看守下走进了在山丘下开得通道,那完颜伦的墓就是在这里。

随着她们进了通道,暗道两边的墙壁都挂着燃灯,灯火通明的照着,李虎止住假哭的动作,四处看了起来,这墓看起来不算太大,但是大约估计也有几千平方米的占地面积,而且里面装饰的犹如一个皇宫一般,光是陪葬的金银财宝,就堆积了像一座小山一样。

“怎么样,没见过这么多金银财宝吧。”见李虎双眼看着那堆宝物,他身后的公公笑道。

李虎回头笑看着他道:“没见过,这些在我眼里都是破铜烂铁。”

这公公点了点头,也是一脸的笑意,说道:“哈哈,你说得对,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确实是一堆破铜烂铁。”

李虎看着他的笑,那是一种有些悲凉的笑,或许他在外面说不怕死是真不怕,但是一旦一个人即将面临死亡,那心还是会生出胆怯,只是他是一个不愿表达的人。

“兄弟,我问你,要是你有机会活着出去的话,你想过什么生活?”李虎深沉的问道。

“活着出去,做梦呢。”他摇了摇头苦笑道。

李虎盯着他追问道:“告诉我,你想过什么生活?”

他看着李虎的眼神,轻声道:“找一个有山有水的好地方,一个人种点粮食,过自由的日子,我一个废人,又不能娶老婆,要是有钱,在买个孩子养着,给我送终。”

“你觉得那些破铜烂铁,拿多少够你吃喝一辈子的?”李虎伸手指着那堆金银财宝问道。

他也看了过去,脸上却依旧挂着悲凉的笑意,说:“大哥,你就别刺激我了,如果让我升起要活下去的念头,我会很怕死的。”

李虎还想说话,这时却被官兵推到了墙边,原来是蒋莲她们来到了,只见为首的赫然是蒋莲,在她身边的还有一个女人,李虎没见过她,倒是看她脸庞,有些和完颜萍相似。

“那个在蒋皇后身边的女人是谁?”李虎轻声问道。

身边的公公说:“她就是我跟你说的完颜可欣,知道嘛,她都三十多岁了,却还没嫁出去。”

李虎一愣,疑惑道:“为什么?”

“呵呵,因为她是一个石女,不能和男人那个,你明白的。”这个公公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李虎很明白的点了点头。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