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春梦一场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18 06:00:56 字数:3950 阅读进度:214/585

有女不上,天诛地灭,李虎看着怀中美人,她那羞红的脸蛋似是秋天熟了得柿子一般,那小嘴更是因为刚才的激吻,而在唇壁上留下了两人的口液。

他的手突兀的环住蒋莲,有些粗鲁的把她抱起,又放在了床榻上,蒋莲蜷起洁白细长的腿,那裙摆自然滑到了腰际,李虎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蒋莲的腿根,她似是早就准备好了献身,那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

“看什么看,还不上来啊,人家都羞了。”蒋莲手掌在嘴上来回游动着,那姿态媚意十足,如是李虎有着很深的道行,也是难以抗拒她的引诱。

李虎快速褪上的衣物,那一身精硕的肌肉显露在了蒋莲的面前,只见她双眼露出了惊叹,待李虎刚横坐在床榻上,她不禁用手指放在了李虎的上身,逐一轻轻按了起来。

“好硬啊,你得身材可真好,就是不知道那里怎么样?”嘴上娇柔的说着,蒋莲的手指顺势从李虎小腹滑了下去,大拇指和食指一起拈住了那根已经在慢慢觉醒的凶器。

李虎任由她得主动,笑着低声在她耳边道:“你有很久没了吧。”

“十年了,啊,你怎么知道?”蒋莲已用手掌完全包裹住了李虎的凶器,听到他的话,抬头惊讶的看着李虎问。

“呵呵,我不觉得一个皇后,会放荡的如你这般,就算心中放荡,你身为皇后,可不敢与我在此嬉闹,所以我猜你很久没了。”李虎故意这样说道,他听过完颜萍说过,如果算起她记事的年纪,也就七八岁,而现在十七八岁,那蒋莲倒是真的十年没尝到的滋味了。

蒋莲脸一红,那握住李虎凶器的手竟松了开来,李虎忙按住她的手,轻声说:“怎么?后悔了?”

“你很厉害,知道我在想什么,其实这十年来,我作为一个女人,又怎能不想男人,就算你不来,等完颜伦的国丧一过去,我也不会在为他守寡。”蒋莲平静道。

李虎抬起蒋莲羞怯的脸,说道:“我可以叫你莲吗?”

蒋莲点了点头,轻声说:“随你。”

“莲,我知道你想坐稳这金国主人的位置,虽然起初我不是很想帮你,但是现在,我必须帮你实现。”李虎看着她说道。

“如果我不准备把身体交给你呢?”蒋莲撤了撤身,一脸犹疑的看着李虎问道。

其实她本身就没觉得自己会和李虎有过多的关系,但是想到自己要做金国得女皇帝,加上这十年来没有男人的慰藉,她见到李虎时,就被年轻帅气的李虎所倾倒,她是在名利双收。

李虎一脸无所谓得向后倚靠,轻笑道:“我不会强迫任何女人成为我李虎的女人,你也一样,就算你不做我的女人,我还是会想完颜娇两姐妹,我很花心。”

他的直接让蒋莲有些无所适从,对,是她引诱这个男人来到这里,但是如果现在驱他出去,蒋莲做不出来,她也不想那样做,看着那昂起的凶器露着狰狞的面孔,蒋莲跨腿坐在了李虎的双脚面上。

那丰腴光洁肩并着柔软的翘股,轻微的摩擦着脚面,李虎满意的看着蒋莲,心说,幸亏你自己上来了,不然老子今天可非得来个霸王硬上弓才行了。

“别这样看着我,羞人得。”蒋莲见李虎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脸不禁撇向一侧说道。

李虎笑道:“有什么好羞人的,这又没外人进来。”

蒋莲笑了笑,身体又向上挪了挪,翘股左右的摩擦在李虎的膝盖上,如此的方法,不到片刻,她得翘股已挪到了李虎的凶器旁,那的蓬门早就湿凝了。

“你得这么大,我真怕伤到我。”低头俯视着那昂着头的凶器,蒋莲吞了口口水。

与蒋莲在这屋里已呆了近一炷香的时间,他看着蒋莲,这个女人确实不简单,能这么长时间,还能把持的住,可见她的控制力非常人可比,李虎却不想在耽误时间。

“怕它伤到你,你就要好好照顾一下它喽。”李虎脸上挂着猥琐的笑。

蒋莲身体轻轻提了起来,刚要用蓬门去包裹凶器,李虎却突然向后撤了子,那凶器自然也向后退了一点,蒋莲一愣,疑道:“怎么?你不想人家好好照顾它啊。”

李虎用手指了指蒋莲,说:“用它来照顾一下,可比什么都好。”

“用嘴?那里……那里好脏的。”蒋莲不想李虎竟然会有这样的爱好,嘴上说着,但是看到李虎坚定的眼神,她又屈服了。

只见蒋莲退了退身子,俯身探了下去,那微红的唇张开,先嗅了嗅那凶器上的味道,才一下将那凶器咬在了嘴里,她的技术很糙,不是牙齿咬到凶器壁,就是一直伸到喉咙,被呛的直咳嗽。

“呵呵,慢慢来,什么都是学会的。”李虎只用了这一招,便能看出她的本质来。

果然如自己猜想,蒋莲的小嘴是第一次为男人服务,她生涩无比的品尝着那凶器,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她渐渐才学会了如何用嘴去取悦李虎。

许久之后,蒋莲媚笑着吐出了那凶器,嘴角还挂着腺液,她抬头妩媚的看着李虎,轻声问:“怎么样?我的照顾它一定很满意吧。”

李虎伸出手拉起蒋莲,让她往前挪了挪,如此近距离相视,蒋莲像个小女生一样的脸红,李虎则直勾勾得看着她,说:“莲,我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愿意为我做任何事,虽然你我只认识短短的一阵时间,但是我发现,我爱你。”

听到他的吐露真情,蒋莲低下头摇了摇,叹气道:“可我是金国皇后,若是被人知道我与你的事……”

李虎没有说话,他知道蒋莲把权势放在了首位,他不为强迫蒋莲,本想这次回去后,带着蒋莲也回襄阳,但是现在看来有些不太可能了。

他双手抓住蒋莲的手臂,轻轻的把她提了起来,脸埋在她的圣女峰间,闻着那芬香,说道:“莲,叫我一声夫君,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哪怕就这一次。”

蒋莲轻“嗯”了一声,主动伸手抓住那凶器,往自己那早已等待许久的蓬门填了进去,当那凶器进去一点时,蒋莲就皱起了眉头,但是她却继续往下落翘股,直到她觉得那凶器的长度,已经让她无法在往下落了才停住。

“夫君,真好。”蒋莲轻呼了一声,那脸上的表情更是满足无比。

李虎身子向后一靠,双手支在床板上,笑看着蒋莲说:“还有更好的,让为夫好好慰藉一下你吧。”

嘴上说完,李虎突然向上挺动,蒋莲被突兀的撞击差点掀着倒到后面,身子向前一趴,双手抓住了李虎的手臂,而李虎猛烈野蛮的撞击,使得她像骑在一匹烈马上一样,只是这匹烈马给她的冲击太强了。

李虎使劲撞击着,近乎疯狂的颠簸着身上的蒋莲,而蒋莲也近乎痴迷的享受着,嘴里乱喊乱叫着一通,她本不敢太放肆的大叫,但是李虎给予她的刺激,让她却无法忍住,只能肆无忌惮用嘴喊出来,发泄那心底的压抑。

十年来,的欢乐都快被遗忘了,蒋莲想都不敢想,自己今日竟然能碰到这么好的女婿,她浪叫着女婿夫君,说着让李虎都激动的情话,那是一种发自肺腑的情怀发泄。

两人剧烈的撞击应和,整个殿里不禁都有着回音,甚至传到了停棺木的大殿里。

“啪啪”之声不断从内屋传来,棺木之前跪着的完颜娇一阵脸红,她回头看去,自己的那些亲戚有的睡着了,有的也和自己一样倾听着那动人心魂的浪叫声。

“母亲到底和谁在一起?”完颜娇暗自想着,看到墙角熟睡的两个妹妹,她决定起身过去看看。

绕过棺木,完颜娇看到两个侍卫在门口看守,径直就要往内殿走进去,两个侍卫却伸手拦住了她。

“公主,皇后有令,谁都不许进入。”

完颜娇脸一冷,瞪着那个说话的侍卫说:“难道我也不许。”

那个侍卫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如实禀告道:“是,皇后娘娘说了,任何人都不许进入。”

“你……”完颜娇刚想发怒,但是一想母亲能下令,那里面传来的声音,岂不是她在偷人。

那声音还在持续着,完颜娇听得见,两个侍卫自然也听得见,她恨恨的退了回来,就算自己进去又如何,要是真看到自己的母亲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苟合,她又能怎么做。

想了想,完颜娇还是回到了棺木前,她倒要看看那个男人到底是谁,这长宁殿唯一的出口只有大门,若是里面有男人,他就算插着翅膀,也不可能从内殿飞出去。

“呼,夫君,你真是要了人家的命了。”床榻上,蒋莲半卧着,伸手打了后的李虎,娇笑着喘息道。

李虎伸手揽着她的蛮腰,那凶器依然还在那蓬门内里,这招从后侧卧撞击的招数,不止深,而且让蒋莲连连升入云霄了两次。

“难道不舒服吗?”

蒋莲回头媚意十足的看着李虎英俊得脸庞,娇声说:“恍如一场春梦一场,太舒服了。”

“哈哈,春梦一场,好一个春梦一场,那你不想这春梦长久做下去吗?”李虎探手,一个猴子摘桃,握住了她的圣女峰,大力的按了一下。

“唔……你好坏,这春梦哪是一场,连三场,我的身子都快瘫痪了。”蒋莲娇喘着说道。

李虎轻轻揉按了几下,便起了身,拿起衣服边穿起边说着:“想做春梦了,便让萍儿叫我,我先回去,免得被人看见。”

看他穿回衣服,蒋莲也起了身,嗔怪道:“薄情寡义,就这么走了。”

“你还想来?”李虎笑看着她。

蒋莲忙摇了摇头,起身赤着抱住李虎,那酥软的圣女峰在他的身上磨蹭着,嘴里吐气呵香得说:“今日我与你这事,不算我为了求你为我做事。”

听她这么说,李虎爽朗的笑了起来,她这么说,明显的是反义,看着蒋莲,李虎平静道:“莲儿老婆,为夫不是薄情寡义之人,你要做这金国女皇帝,我当然是乐意看到,放心,我必助你心想事成的。”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