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名器宝壶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18 06:00:19 字数:3870 阅读进度:183/585

李虎让薛婉蓉坐在了木桶里,能感到她贴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张俏脸该是多么的火热,也能想像出她那双眼瞳该蕴含了怎样的羞意,不过,这反倒激起了隐藏在李虎心底的暴虐情绪,一下把她的翘股托起,让她整个人都盘坐在了自己的怀里。

而那昂起得凶器此时正好夹于她的腿缝之间,或许是因为薛婉蓉已动情的缘故,那凶器与她的之间,很配合的接洽在一处,李虎略微抬起她的身子,在轻微落下,如此来回,竟使得薛婉蓉娇声喘息了起来。

“别折磨我了,快……给我吧。”薛婉蓉哪受得了他这般挑撩,虽是第一次,但是她却知道,男女之事,非得男女结合,方能灭掉那腹中之火。

李虎早就在等她这句话,那煎熬又何等折磨着薛婉蓉,他李虎本就不喜调情手段,但是凡事都要讲究个顺序,如若不让她猴急,那这情欢,又怎能继续下去。

虽在木桶水中,李虎却不用手探,亦能知道那蓬门所在之处,昂着的凶器,顺着那湿滑向一处移去,刹那,李虎感到有洞可寻,便让凶器停了下来,先是慢慢的耸动了一下,那门还关着,似是不那么容易进得去。

“好生巨大。”薛婉蓉娇羞着在李虎耳边呼气说道。

李虎笑了笑,轻声道:“若是怕痛,那就不做了。”

薛婉蓉一听他这么说,连连摇了摇头,她是个年已三十的女人,虽未与男人有过情欢历程,却对男女欢爱有着很强的念想,在这春情汤漾之时,她又岂肯因痛而罢休呢?何况她里面骚痒得如千万蚂蚁在爬行,痒的难过,比痛苦还难熬,她哪肯听李虎的善意劝告,扭动翘股,竟自己向前猛冲了一下。

凶器本就对着蓬门之口,她这么一顶,顺着那湿滑,竟让打开了大门,那凶器之首,出乎李虎的意料进去了,此时的薛婉蓉却全然不顾,只是唷唷的两声娇唤。

“进去了,进去了。”薛婉蓉双臂搂着李虎脖颈,仰头哀嚎着。

两人之间的水,在呼吸间竟泛起了红波,李虎知道那是她的处阴之血,而让李虎惊叹的是,薛婉蓉的第一次竟然不痛,他绝不是怀疑薛婉蓉失去了第一次,而是这世间,确有如此奇女子,第一次与男人欢爱时,不会有太大的痛苦。

眼见那水越发的红,李虎故意脸上现出吃惊,失声叫说:“咦,怎么水变成血红了呢?”

这时,薛婉蓉又痛又痒,真是食之又痛,弃之可惜,她正紧闭眼睛,忍受痛苦,想体会这苦中之乐,听到李虎惊叫,微微张开眼睛,说:“你别羞煞人家,难道你不懂,这血水,是……是人家第一次的见证嘛。”

李虎笑道:“呵呵,老婆,若是痛,就先这么放着,休息一会便是。”

薛婉蓉皱着眉头,但见她头上的汗珠唇豆大般的冒了出来,搂着自己的纤手,微微颤抖,但是她脸上也有着坚毅的神情,只见她低垂粉脸,含羞似地答道:“休息一会也是痛,长痛不如短痛,我听人说,过一会就会舒服了。”

听她如此老练,李虎也是心底高兴,既然薛婉蓉懂得男女之事,他便可任意施为了,托着她的翘股,李虎便向前更深的送了进去,冲破紧缩的枷锁,一下到达了底处。

薛婉蓉依旧皱着眉头,嘴上哎呦哎呦叫唤个不停,但是那神情分明是一种享受,李虎已知她是天生的宽大,而这宽大,也是女人中非常少见的十大名器之一宝壶,有如此名器,薛婉蓉自然只会感到舒服,而不会感到痛苦。

而十大名器之中,羊肠名器,在李虎的女人中也有一位,那便是后来成为李虎女人的程瑶迦,羊肠名器,虽已破身,但是每次行同房之好,都如第一次破身一般。

李虎轻微的撞击,双手也不忘在她身前的酥软圣女峰上按捏,如此手段,哪是初经人事得薛婉蓉所能受得了的,水波随着两人的前后晃动而荡漾,那木桶竟也合宜得发出了咔咔的声音,似是为两人伴奏。

“姐姐,你说夫君此时可休息了?”罗霄与林朝英逛街已回到客栈,两人先行上了楼,走到楼道入口,罗霄便轻声问道。

林朝英却伸手做了个噤声的姿势,让罗霄停下了脚步,看林朝英侧耳倾听,罗霄便也学着她的样子倾听起来。

寂静的走道中,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声响,那是似乐非苦,似甜非甜的声音,好酸软,林朝英和罗霄都如此感叹。

再一细听,两人暧昧的笑着对视了一眼,那声音是发出来的快感声,是一个女人爱情的奔放,接着,便是一阵几几呱呱肉搏交战之声,一个女人乐得死去活来,浪叫连连。

“夫君,我……我要死了……”

那声音戛然而止,林朝英拉着罗霄,立刻退了下去,两人很明白,那女人就是白日被夫君救来的女人薛婉蓉,那她此时和哪个男人在一起,两人已经不用说都猜到了。

屋内,薛婉蓉的头伏在李虎肩上,一动也不动,两人同是气喘吁吁,而薛婉蓉得心脏跳却急速了一些,她初尝之欢,感觉到非常的快乐,这一番欢爱足足耗了两个时辰,高峰过了之后,两人仍然互相拥抱一阵,才先后从木桶里站起,相视一阵,彼此的脸都泛起一阵红润。

“夫君,你好强。”薛婉蓉已再无顾忌,整个赤体都让李虎看在了眼里。

那微微发红之处有些晶莹,却更显魅力,李虎揽着她的腰肢,附耳说道:“今晚别回去了,就在我屋里歇息吧。”

“不可,若是被人看见,让我怎么见人啊。”出了木桶,薛婉蓉遂拿起自己的衣服,穿戴了起来。

李虎止住她的手,轻声说:“那又如何,她们看到是好事,反正日后,你还是会和她们一起与为夫一起欢乐得。”

薛婉蓉俏脸依旧发红,低头娇声道:“那是日后,夫君,别为难我,我们可以这样相会,等待时机成熟,我自然与她们解释,行吗?”

她的声音娇柔,那面孔更是让人看了想怜爱,李虎哪还能说什么,他最不愿意强制自己的女人做某些事,而薛婉蓉初次与自己成为情侣,林朝英那些人,不免会先欺负她一番,在加以关怀。

“呵呵,当然行了,老婆,回去好生休息,饿了就让我的手下去给你准备饭菜。”李虎也穿戴整齐,拉开门送薛婉蓉到了门外。

薛婉蓉嗯了一声,翘脚在李虎嘴上亲了一口,不等他回吻,便已跑了出去,

看她回房,李虎也关门开始了休息,不知怎的,一晚上也不见林朝英等人来找自己,但是如此,却让李虎很是欣慰,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一晚平安,李虎并不想在这多呆,便吩咐戚家福准备行头马车,继续上路北行,从绵阳向北,行了一天,竟没见到村落和镇子,一直行到星辰漫天,李虎才让戚家福停下来,就地安营休息。

草草吃了一些饭菜,李虎并无睡意,这处临近树林,而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之地,更是让李虎有些不放心,在此处,他也不方便进谁的帐篷,只能和戚家福等手下谈心。

到了半夜,看守的人已换了三波,李虎休息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又起了来,戚家福还没睡,他到了帐外,看到戚家福和手下聊着天,不禁走上前,说道:“家福,你去休息吧,我来值守。”

戚家福看李虎起来了,忙起身躬身道:“大人,你怎能值守,我不累,没事的。”

“呵呵,不累,这赶了一天的路程,身子不累,还能不困嘛,快去休息吧,他们陪着我,没事的。”李虎坐在火鞲前,挥手不容戚家福拒绝的说道。

戚家福双手一拱,点头道:“是,大人。”说完,回身进了一个里。

这些手下都跟随李虎许久,熟知他不是那种死板之人,便与他聊起了趣事,有时有人胆大的问李虎,和女人欢爱到底是什么滋味,看到这些手下都双眼发光,李虎心里苦笑,看来自己做的还不够,这些人见自己有如此多的女人,他们却都还没尝过鲜,心里那滋味可想而知。

李虎小声的对几个手下说:“等回到襄阳,我给你们放假吧,怎么样?”

这些人都没有自由,整日跟着李虎,哪有时间谈情说爱,当听到李虎给自己放假的话,每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显然是很兴奋。

果然这些人听到李虎的话,每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显然是很兴奋。

正和他们聊得开心,这时从前面树林跑来一个手下,这手下刚才内急,所以前去前面树林小解,只是去了不一会,就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怎么,小子,怕黑啊。”李虎见他一脸惊色,不禁调侃道。

那手下到了李虎身前,连忙说道:“大人,前面树林有火光,大约有十几人,其中不乏三五个高手。”

一听着手下回报,李虎立刻站起了身,能被他称为高手的人,李虎就觉得绝不是平凡之人,这些跟随自己的手下,全都受过自己的真传,内家拳各个都是顶级好手,虽然内功还有所欠缺,但是如若让这五十手下去闯荡江湖,别说天下五绝,就是灭一个全真派,也不在话下。

“他们在干什么?”李虎沉声问道。

那手下低声道:“似是在畅聊,但是听口音,不像是大宋人,有点大金国的口音。”

李虎一愣,随即追问道:“你怎知他们说的是大金国的口音?”

“小人以前与大金国接触过,只是小人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李虎点了点头,吩咐道:“好生值守,我前去看看。”

“大人,我们跟着你一起去吧。”几个手下连忙站起来说道。

“不用,我自有分寸。”李虎断然拒绝道,有他们跟在身边,那自己更不好接触那些人,若是自己前去,倒是可以查探一下那些人,到底在那里面干些什么。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