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绝情谷 六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18 06:00:10 字数:4216 阅读进度:170/585

崖底传来一声嘶啸,只见崖上一男一女同是趴在崖边向下看了下去,但是下面除了黑暗,再无其他,只有

那痛苦哀嚎之声不断从下面传音而上。

“萼儿……”裘千尺痛不欲生的嘶吼了一声,嘴角噗的吐出了鲜血。

她身边的公孙止也是气的脸色发绿,怒吼道:“裘千尺,这就是你的义弟,他竟然对萼儿做出这等事。”

两人同在这里,原来是公孙绿萼前来找李虎时,裘千尺就一直跟着,而公孙止怕裘千尺在谷内作恶多端,

便跟着她,没想到却见到李虎带着公孙绿萼来到了这里,更没想到,李虎会强占自己的女儿。

“我……我要杀了他。”裘千尺沉声怒道,嘴里鲜血更是汹涌喷出。

虽与她没有了夫妻情义,公孙止却不忍裘千尺因为女儿被糟蹋而气血攻心,导致走火入魔,忙侧身拉起她

,双手立即贴在她背后,想运功给她稳定心神。

哪知裘千尺根本不接受,反而用内力挡回公孙止的内力,咬牙切齿道:“别管我,我要下崖,救我女儿。”

公孙止拦住她,急道:“别乱动,你会走火入魔的。”

“那又怎样,难道我要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他糟蹋。”裘千尺回头瞪着公孙止道。

听她这么说,公孙止也是没理由拦住裘千尺了,但是这崖深不见底,以他和裘千尺的本事,莫说下崖,就

是跳到对面,那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我来。”拦住要下崖的裘千尺,公孙止站在崖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只见他双手托在腰间,脸上红意十足,突然呐喊道:“李虎,你欺我女儿,我便杀了你所有的女人。”

崖谷回荡起公孙止的呐喊,雄厚无比的声音,竟比李虎的虎豹雷音还要大上许多分贝,只是他的呐喊,丝

毫没有用处,崖下根本没人回应。

他连连喊了数声,崖下就是没人回应,而他如此用内力发音,也受到了重创,气血混转,公孙止刚想盘膝

稳定心神,只觉丹田处火烧一般的剧痛,丫的一声,他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千尺,我们的女儿,啊……”公孙止悲鸣一声,头一歪的闭上了眼睛,也不知是死是活。

裘千尺这时哪还记得与他的仇恨,强忍着体内那股乱窜的内力,趴在地上,艰难地爬到了公孙止的身前,

身后一探他的鼻息,哪还有出气。

“夫君,夫君……”裘千尺悲戚得连喊了两声,她知道公孙止已死,但是她却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本就因内力乱窜的裘千尺,突然身体扭曲起来,全身如煮熟了虾一般的弓起了身,再看她全身经脉,突兀

的爆裂了开来,肮脏的血洒射周围,使得两具尸体变得是那么的恶心。

她死了,死得是那么的悲戚,和公孙止的死法几乎一样,被李虎糟蹋自己女儿而气得血气混乱,导致了走

火入魔而死。

崖下此时已安静了下来,柳树下,公孙绿萼蜷缩着身体,两行眼泪顺着她娇美的脸蛋滑落了下来,拿着那

已被撕破的衣衫遮住羞体,但是那破衣衫,却挡不住她的。

“别哭了,做女人总会经历的,有什么好哭的。”李虎不耐烦的怒吼道。

公孙绿萼果然不哭了,但是却冷视着李虎骂道:“你是个坏人,欺负我,我不会放了你的。”

“哦?你想怎样?杀了我?哈哈。”李虎赤身站了起来,那依然带着狰狞的巨大,晃动在公孙绿萼的面前。

她一撇头看向了一处,李虎这时却蹲,伸手按在了她的肩上,公孙绿萼很厌恶的推开了他的手。

“呵呵,好了,萼儿,都怪虎哥不好,还不行吗,只是你太漂亮了,我也喜欢你,不然我怎么能用这种手

段得到你。”李虎见她不吃硬,也怕她想不开,找机会自杀,只得来软的。

公孙绿萼小嘴撅起,道:“卑鄙。”

“对,我卑鄙下流,可是难道刚才你不快乐,你表现的实在……”

李虎的话还未说完,公孙绿萼伸手打了他一巴掌,清脆得响亮震彻崖底,打完这一巴掌,公孙绿萼又转回

了头。

李虎暗道,这小丫头的脾气够烈,跟她平常简直判若两人,但是越如此,李虎就越喜欢,这几日的憋屈,

他也不会用一次就完全的化解。

看着公孙绿萼腿间那红肿,他再一次的动心了,伸手按住了她的膝盖,整个人猛的向前一蹲,跪在了公孙

绿萼的身前,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已被李虎又侵占了进来。

这一次李虎依然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意思,而是粗鲁霸道的一下下得野蛮冲击,他要用这种方式,来驯服

公孙绿萼,也只有这种方式,公孙绿萼才会感到自己的强大,虽然这只是李虎的一种猜想。

只觉得一股雄性的体味直冲脑门,公孙绿萼心神一阵汤漾,一种与之刚才有差别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又

似乎很陌生的兴奋,让心脏有如小鹿乱撞一般混乱的跳动着。

身下传来的满足感,让她忘记了羞耻,只记得这个男人,她喜欢。

在一阵猛烈后,李虎慢了下来,因为此时的公孙绿萼发出了轻微的低吟之声,第一次她不曾这么低吟出声

,也没用双手去环住自己的腰肢,更没有主动的回应。

“萼儿,我爱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现在是,以后也是。”李虎深情的说道,并退了出来。

他情不自禁,微微托起公孙绿萼的脸庞,只见她羞红的脸颊,如映红霞,紧闭双眼睫毛却颤跳着,樱红的

小嘴润晶亮,彷佛像甜蜜的樱桃一般,李虎不禁一低头便再次亲吻起了公孙绿萼。

公孙绿萼连忙将眼睛紧闭,以掩饰自己此时的羞涩,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自拔了,虽然李虎在糟蹋自己,

但是她却喜欢上了这种滋味,那刺激和野蛮,让她无法压抑。

李虎温柔地让四片嘴唇轻轻的磨擦着,并且用舌伸进她的嘴里搅动着。

只见公孙绿萼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轻轻的在李虎的背部滑动着,柔若无骨的娇躯像虫蚓般蠕动着,似

乎还可听见从喉咙发出断断续续“嗯嗯”的低吟声。

李虎的嘴唇离开了,但却又往公孙绿萼的耳根、颈项、香肩滑游过去。

公孙绿萼只觉得阵阵酥痒难忍,把头尽力向后仰,全身不停的颤抖着,娇喘吁吁,她彷佛陷入昏睡中,已

不知道李虎正在她身上做什么事,只是很兴奋,蒙胧之中觉得好像很需要,但又说不出是需要什么。

当李虎微微分开公孙绿萼的前襟,亲吻她雪白的圣女峰时,公孙绿萼只觉得像是兴奋过度般,全身一阵酥

软无力,若不是靠在柳树上,她早已倒了下去。

抽过破的衣衫扑在了地上,李虎拉着她让她横卧在衣衫上,而此时的七彩之光更是异常的闪亮,好似故意

替李虎照明一般,而此时披头散发的公孙绿萼,那白里透红的娇体更显得晶莹剔透。

如痴如醉的公孙绿萼,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顺从李虎,更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被他这么欺负,而这一切

仿佛天意般,她没有挣脱反抗,而是温顺的向一只小绵羊。

李虎是个调情圣手,不知多少女人被他的一双大手所折服,而公孙绿萼先苦后甜,也被李虎的那双手折磨

的全身如火烧般得热,她扭捏着双腿,两眼微红却含情的盯着李虎。

或许是受不了了,她仰头,突然双手勾住李虎的脖颈,在他耳边轻呼道:“虎哥,爱我,快点。”

这简直就是圣旨,李虎哪敢不从,翻身上人,轻易的与已动情了的公孙绿萼合为了一体,他的本钱依然让

公孙绿萼皱了下眉头,但她却发出了幸福的一声“嗯”得哼声。

这次李虎很温柔,却速度不减的冲击,给足了公孙绿萼享受,同时,他自己也尝到了独特的滋味,在这崖

底,静悄悄,唯有奇异的虫鸟在偷kui偷听,那滋味很特别。

许久,李虎与公孙绿萼同来了,看着她闭着眼,脸上及颈上的红晕久久不褪、看着她比平常红润许多的双

唇,刚才ji情的热吻与片段,在李虎脑中一再地重演。

“不许偷看。”公孙绿萼休息了一大会,才得以起身,而第一件事,就是到那湖泊旁清洗身子,那里还有

李虎留下来的痕迹。

李虎笑了笑,道:“都是我老婆了,还有什么不能看的。”

“就是不许看,要是你在看,我就不跟你玩了。”此时的公孙绿萼很可爱的说道,嘴上这么说,但是那赤

着的身体,却没有要避开李虎眼神的意思。

李虎的注视,对于她来说,更是一种欣赏,她竟然喜欢李虎火辣辣的盯着自己的美体,那样的感觉也让公

孙绿萼很享受。

“好了,我不看就是了,快洗吧。”李虎转身看向了别处,背后顿时传来了哗哗水声。

这里虽然是个极妙的谈情地,但是此时是深夜,温度实在低得很,李虎倒是不怕,可是公孙绿萼洗完身子

,已冻得全身发青,浑身抖动个不停。

“来,披上。”李虎拿起自己那唯一没撕破的衣衫,给公孙绿萼披了上。

公孙绿萼娇声嘟囔道:“这让我怎么上去,要是被人撞见,我可要丢死人了。”

“呵呵,不会的,放心吧。”李虎笑道。

“怎么不会,我娘见我这么晚没回去,一定又守在我门口得。”公孙绿萼低声说道。

李虎一愣,随即释然了,公孙绿萼虽会武功,但是却很平平,刚才她根本不知道公孙止和裘千尺一直跟着

他们来到了这里,突然李虎脸上露出了些许惊惧。

“虎……夫君,你怎么了?”公孙绿萼见他这等表情,立刻询问道。

李虎摇了摇头道:“没事。”嘴上这么说,李虎心里却紧张了起来,公孙止刚在崖上说要杀了自己的女人

,若是他和裘千尺联手的话,那还真说不准,会不会对林朝英等人造成威胁。

公孙绿萼虽有疑惑,却也不好多问,随即被李虎怀抱着,李虎运功,脚踏崖壁,像一阵风般得登上了崖顶

,只是他走得不是原来下崖的方向。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