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公孙泽之女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12 01:57:26 字数:4728 阅读进度:158/585

天际泛起白光,大地再次转换到了光明,而慕容府在外看,俨然一副平静,但是府内的前院里,此时却有着堆积如山的尸体,李虎冷眼看着这近千的尸首。

而在这时,从慕容府外进来了一群人,为首的穿着一身紫色锦袍,年纪大约四十出头,而他身边,李虎最得力的手下戚家福也跟着他一起进了院子,紧随其后的皆是穿着兵服的将士。

“大人,这就是江南城城主肖远飞。”戚家福向着李虎介绍道。

肖远飞眼里露出惊骇,只看了一眼那堆积如山的尸堆,脸上就已变成了惨白,他到了李虎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急道:“国侯大人,还请大人恕罪。”

李虎轻声笑了笑,扶起肖远飞,直接说道:“你何罪之有,是我不让你参与的,倒是这些尸体,要你的人帮我清理掉了,最好不要让百姓看到。”

“是,国侯大人,我已知道这事是公孙家做的,我一定给他们点颜色看。”肖远飞早已是冷汗直流,护国侯李虎的声名远播,他在昨日就被通知,但是因为李虎说了不让他昨夜出现,他也只能听令。

“这倒不必麻烦,你带路,我和你一起去公孙家,有些事还是我亲自处理的好,对了,这张名单是昨夜袭击慕容府的各路人马,你该明白怎么做吧。”李虎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了肖远飞。

肖远飞双手接过纸条,立刻回身走到自己带来的一个人身边,轻声跟他耳语了几句,后者立刻离开了。

这时肖远飞才赶紧指挥自己的手下,打扫起了慕容府的大战后的残迹,一炷香不到的时间,慕容府到处又恢复了干净,但是那浓郁的血腥味,却不是一会半会能消除掉的。

“国侯大人,您请。”慕容府外早已备好了马车,肖远飞站在马车边,撩起马车的帘子,招呼着李虎上去。

李虎也不客气,直接上了马车,肖远飞立刻喊了声:“往公孙家去。”说完他也钻进了马车。

“肖城主,这次江南之变,公孙家如果败落,对你一定会有影响吧。”李虎看着坐在一旁的肖远飞,冷声说道。

肖远飞立刻摇了摇头道:“大人,我和公孙家可没任何瓜葛,只是公孙家在朝廷里有人,所以我才不敢去管。”

他很聪明,在得知护国侯李虎来到江南,他就想到了,自己的底细一定被查了,所以肖远飞对戚家福很是客气,待他也似上级一样,而戚家福回来一说,李虎自然很喜欢这种人,因为这种人更容易被自己掌控。

从慕容府到公孙府,也就一炷香不到得时间,马车停了下来,李虎和肖远飞一起下了马车,这次李虎只带了戚家福领头的十个精锐手下,有他们十个,就算公孙府高手如云,他李虎也能全身而退,而且有这肖远飞陪同,公孙家也不敢在白日撒野。

“好气派。”李虎由衷的赞了句。

只见这公孙府的大门就高达三米之高,宽五米,门前两座巨大的雕刻石狮子,还有花岗岩铺得阶梯,光是这门外的装修功夫,就已能说明这公孙府是个超级大户了。

古铜的大门紧闭着,肖远飞命人上去叫门,那人上前,抬手就拍起了门板喊道:“快开门。”

“来了来了……”时间不长,门内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只见一个小老头露出脑袋向外看了一下,当看到肖远飞和李虎并肩站在一起时,他的眼神立刻定格在了肖远飞的身上,一脸嬉笑的跑过来,拱手道:“呵呵,原来是城主大人啊,找我家老爷吧,里面请。”

“大人,您先请。”肖远飞理都不理那个老头,直接伸手弓腰先招呼李虎道。

李虎笑了笑,先一步进了公孙家的院子,刚进到院子里,李虎就心里惊叹,这公孙家果然不愧是江南第一首富,这院落虽然没慕容家的大,但是里面的装扮和建筑,却比慕容府内的要好了很多很多,简直就是一个迷你版的皇宫。

而最令李虎眼亮的是,院子最前端竟然有一座雕饰,金碧辉煌的盘龙,栩栩如生,李虎上前仔细的看了看,在用手摸了摸材质,顿时心惊,这盘龙竟然是金子打造的,而且内部也是金子,是一块实体雕饰。

“大人,这叫范金,据我所知,这盘龙雕饰是别人要送给当今圣上的,但是公孙泽却在之前,把他买了下来。”肖远飞来到李虎身边,小声的说道。

范金,是古代得一种很好看的金种,虽然价格略比纯正的骆驼金和其他金品种低一些,但是这范金却是最好打造雕饰和首饰的好东西。

李虎回头笑了笑,嘴角挑起道:“那这一条罪,是不是可以定他公孙家一个死罪呢。”

“额,是,对,敢和皇上争好东西,我这就定他个满门抄斩,只是大人……”肖远飞话说道一半,却停了下来。

李虎伸手入怀,拿出自己的护国侯令牌,塞到肖远飞手里,淡淡笑道:“满门抄斩不至于,公孙泽和他的两个儿子,我倒是不想看见,至于公孙府的其他人和财产,清点一下再说吧。”

肖远飞激动的接过护国侯令牌,他虽远在江南,却也知道这令牌的重要性,这令牌就跟那皇上的谕旨一样,见令牌就如见到皇上,他看着手中令牌,立刻转身去了。

时间不长,李虎依旧站在金龙之前,而肖远飞此时已从外面又回了来,而跟在他身后,起码有着近千的士兵,各个手中都持着武器,在肖远飞的一声令喝下,这些士兵如潮水般涌向了公孙府的各处。

“大人,我们要不要回避一下?”戚家福这时上来轻声问道。

李虎点了点头,回身对他笑道:“我回避倒是无关紧要,而是你,必须留在这里给我把关,公孙家女眷什么的,多注意下。”

戚家福笑着答道:“大人放心,我明白着呢。”

送走李虎,戚家福急忙领着自己带来的手下,开始进行清点,他虽然只是个士兵,但是城主肖远飞可丝毫不敢小觑他,而是和他一起,对公孙家的人和财务进行统计与清点。

忙到快傍晚,戚家福才和众兄弟回到慕容府,人刚到院内,就见李虎迎了上来。

“大人,您这是要去哪?”

李虎摇了摇头说:“不去哪,就是想看看你回来没。”

戚家福笑着说:“大人,这是清单,上面列了公孙家的人和奇珍异宝,光是金锭子,就有百万两。”

“公孙泽和他两个儿子呢?”李虎接过清单,边看边问道。

“杀了,原来公孙泽的关系是朝里的翁管事,翁贤,皇上以前的老师,也是公孙泽的旧友。”戚家福这么说道。

李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指着名单上,轻声问道:“这公孙静是谁?”

戚家福往名单上一看,可不是嘛,公孙静在公孙家的女仆人一行列里,但是这姓氏可和公孙泽如此相近啊,他摇了摇头。

“这单子谁写的?”

“肖远飞。”

李虎转身让人把披麻戴孝的慕容江燕找了来,急忙问道:“燕儿,这公孙家只有两个儿子嘛?”

慕容江燕低头想了许久,才说道:“不,公孙泽还有一个小女儿,今年十七八岁,和我与姐姐都相识,那时因为她两个哥哥要来求亲,她还和我与姐姐成了好朋友呢,只是现在却成了仇人……”

“不然,她既然是你们的朋友,就还会是你们的朋友,想必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那种人,甚至连昨夜发生的事她都可能不知道。”李虎如此分析着。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她虽然有些刁蛮无礼,人却是个好人,夫君,我想求你,别伤害她好吗?”慕容江燕哀求道。

李虎轻声道:“我没要伤她的意思,但是现在恐怕她已凶多吉少,我现在就去看看,希望能赶得及。”

“家福,给我带上所有弟兄,奔赴法场。”

“是,大人。”戚家福手一挥,随着他一起来到江南的众兄弟,立刻牵起马匹。

李虎骑上一匹良驹之上,让戚家福带路,向着江南城外南边奔了过去,他早就交代好只准杀公孙家的主人和他的两个儿子,但是肖远飞竟敢瞒着自己,连公孙泽的女儿都不报出来,可见他安的不是好心眼。

午时已到,烈日当头,只见城外的法场早就聚集了很多想看热闹的人,但是法场周围五百米,全被一层布纱遮住了,谁也不能看到里面是什么情景,却都知道这被杀的人是公孙家的。

“城主,你看,是不是该下令了。”

只见肖远飞惬意的靠在一张椅子上,而一个身穿官服的人站在他身边,浅笑着问道。

肖远飞仰头看了看天,手一挥又闭上了眼。

这官员立刻回身做到自己的位子上,抽出了一个令牌,一下扔在了前面的土地上。

“斩。”

“狗贼,肖远飞,李长河,你们不得好死,老夫待你们可不薄啊。”公孙泽被五花大绑,见自己要被斩头了,他也不再害怕了,大喊了起来。

这时他的两个儿子都吓得魂飞魄散,还有就是公孙家的一些管事人,他们是第一批要被斩首的公孙家人。

“给我砍了他。”李长河大喊道,他本是这江南的知府,和公孙泽有些交情,但是这公孙泽惹到了大人物,他也不能再帮着他了,只能看着他被砍头。

只听噗噗数十声闷响,十几个人头滚落在地。

“呜呜……”

很快那些被砍掉脑袋的人全都撤了下去,又换上了一批人,但是这批却全都是女人,女人们都没见过这场面,更别说刚才还亲眼见了被砍头得情景,甚至有几个早就吓得尿了裤子。

“大人,我们是无辜的啊。”数十个女眷哀嚎着求饶。

李长河怒骂了句:“都给老子安静。”说完扔了他手里握着的令牌。

只见那令牌落地,刽子手们举起手中的大刀,齐齐对准了那些老shao妇孺,而就在一个刽子手喊完杀的口令时,手起刀还未落下,周围却好似四面八方传来了呼啸之声。

“嘭……”一声巨响,搭建的法场台子剧烈的颤了一下。

十几个刽子手全都停了下来,而那些女人的尖叫哭声也都止住了,只见在一个女人面前,一把黑色的长刀直插木板之中,阳光散射上去,反射了奇异的光芒。

“是谁?这么大胆,胆敢来劫法场。”李长河站起身,惊恐的看了看周围,也没看出个名堂来,那刀从哪飞来的。

肖远飞也站了起来,看向法场入口那边,根本没有一个人,他抬头看了看天,难道那刀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虽然距离那到有近百米,肖远飞却看到那刀有些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李长河急了,忙想肖远飞问道:“城主,这可怎么办啊?”

“砍呗,不管是谁,我们有护国侯大人的口谕,杀了他们,在通报天下,如果有人敢劫法场,这里有这么多手下,我都不怕,你怕个什么劲。”肖远飞恼怒道。

“是是。”李长河连连点头,有城主在这撑腰,他还怕什么。

拿起令牌,李长河抬手就要再扔,突然一道劲风从后袭来,李长河转身去看,只见一把钢刀直劈他的面门,噗的一声,李长河还没来得及尖叫,人已被劈成了两半。

一旁的肖远飞见到此等情景,吓得就要逃,人还没跑出两步,脖子上已被刀架住了,他回头一看,吓得啊一声叫了出来,不知何时,身后的围布已被人割破,而自己身后赫然站着十几个人。

“肖城主,别来无恙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耳边。

肖远飞往人群后一看,原来是李虎来了。

“啊,国侯大人,你……你怎么来了?”他一脸森然的问道。

李虎冷笑道:“我不来,你岂不是要坏了我的名声,敢忤逆我的意思,你真是胆大包天。”

他的话音一落,肖远飞还想解释,却已被戚家福一刀结果了命。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