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尹志平成了太监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2:42 字数:5754 阅读进度:44/585

第四十三章尹志平成了太监小龙女我上了1

这关元穴位于脐下三寸五分,不要说被带有内劲的高手点中,就是平常人打架,不小心小腹上中了一拳都会浑身无力,痛得弯下腰去。若是配以内劲,更能断绝中极元阳脉,再无阳举之能。也就是说会令人终身阳萎,而且无法可解。

此法玄妙,若以后遇上采花贼,又不想多造杀孽时,就用这招。于是对这招很是上心,又根据点穴内劲的用法诀要,配上暗隐内劲,让人感恩戴德间,却早已成了废人。

尹志平和赵志敬垂头丧气的回到了重阳宫,他们二人都是第三代弟子中的杰出人物,平日里都高高在上,今日却被一个小辈制服,都感脸上无光。

尹志平回去之后心怀忐忑,他思恋小龙女的事情已经被赵志敬知道了,虽然今天没事,但是难保他以后不再舀这个威胁,当下心中烦躁,将杨过的事情转眼间抛在了脑后。若是他现在运功检查身体的话,或许就能发现下阴部位的那一道隐晦的内力,以后也就不会生出那么多的事端了!

赵志敬也是心情郁闷,他这一次没有威胁尹志平成功,相反尹志平那种拼命的架势却让他害怕,回去之后越想越是气愤。心中更加有了要夺取全真派到时候天下谁不看自己脸色的决心。

赶在两个跳梁小丑后,心中却暗笑不已,现在已是月中,半个月后的月圆之夜,伊志平就将在一阵钻心裂髓般的巨痛后彻底废了。李虎想到自己终于废了尹志平这个让无数人痛恨的道士心中觉得十分舒畅,至于赵志敬根本就是个垃圾角色,连收拾他的价值都没有,见李虎那么高兴的放了两人走,林朝英十分奇怪的道:

“夫君,为什么这么高兴?”

“哈哈,今天出手废了那个道士,让我心中念头通达,真气更是圆满了。”

“不是吧?一个小角色而已,就会让你这么高兴。杀了他们不是更好吗?难道我们的武功还怕全真教的报复不成?”

“你不知道的,杀了他们都没有这么爽,那家伙身为道士却不收清规,而且竟然对小龙女有所窥视,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废了他,让他永远绝了这个念头。”

“嗯?听你的口气,对小龙女不是一般的关心吧,好像把我那个徒孙小龙女视为自己的禁脔了。”

看着林朝英似笑非笑的神色,李虎一把抱住她也不隐瞒霸道的道:

“当然,你是古墓派的师祖,古墓的一切都是你的,我是你老公,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小龙女还有你那个叛徒徒孙李莫愁也是。”

当这句话说出后,连李虎自己都惊讶了许久,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如此霸道。他清楚地感觉到林朝英此时除了她的心在跳,其它的都好象失去了功能一样。

林朝英听到他霸道的说法顿时一塞,不知道该这么说,李虎不等她再次开口顿时大嘴温了上去,在李虎威迫和抚摸的双重攻击下,林朝英开始慢慢的融化。她的两条腿先是紧紧地夹着对方的一条,一只小手也在他的胸口上来回游动起来。

林朝英放弃了无用的阻挠后,整个人彻底的处于瘫痪状态,李虎的大舌头就像进入了蜜罐一样,狼吞虎咽地吸食着里面的资源。偶尔还会和她的小纠缠在一起,玩着人类的同一种游戏。

林朝英完全沉迷在李虎的热吻中,处于本能的反应,她的一条腿也不老实起来,不停地在对方的上摩擦,释放着自己的热量。有时也会不慎将她的羞处撕磨到李虎的腿上,导致细缝里的大量蜜汁遗留在对方的上。

看到林朝英超出想象的上路,李虎心里别提有多美了,在他的慢慢引导下,她似乎忘记了此时所处的环境,准将配合着对方的抚弄。

林朝英的小手在点燃李虎身体里的,让那充满ji情的热血更加沸腾。更要命的是她那快要流成河的,还时不时地在勾引着他,让他无法控制地伸手想去碰它!

就是的腾飞,箭要离弦一样,这个时候,谁都不能阻拦他们的爆发。

就是火山一样的喷发,熔浆横流,火花四溅。

李虎得意的在她的耳边说道:“娘子!看爷今天怎么满足你!”

虎压抑不住狂喷的,猛的扑向林朝英。

“啊………”

身下的林朝英发出了痛苦又满足的娇唤,李虎毫无前戏的进入了林朝英的,里面的灼热腻滑让他很顺利的顶到了她的尽头。

“哟……杀好大……啊!”

这是林朝英唯一一句可以清醒的呻吟出来的浪叫,接下来的呻吟,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叫出来的,拦都拦不住。

林朝英亢奋的娇声尖叫着,一只纤手拨开零乱的秀发,露出了如花娇美的粉脸,眉目如画,俏脸晕红,果然是妖艳迷人。

李虎听了她的呻吟更加用力冲击着美妇的丰润,爆发出惊人的活力。伴着林朝英无法控制的呻吟,李虎在她身上不顾一切的倾泄着自己的。

没有终止,似乎也不会终止!

直到李虎如山洪一样在林朝英的体内爆发,将她推向九天云霄,这持久的欢爱才最终停止了下来。经过刚才一阵狂风暴雨式的缠绵,林朝英感觉有点吃不消,并且行动不便,只能依偎在李虎的怀中。

——————————分割————————————

因为李莫愁的来袭,让杨过和小龙女不得不放下断龙石,经过一番斗智斗勇后,他们都出了古墓在一处隐秘的山谷隐居了起来,在山谷中又多住了一年有馀。小龙女和杨过重经秘道潜入墓中,将重阳遗刻诵读数日,记忆无误,这才出来修习。年馀之间,师徒俩内功外功俱皆精住。但墓中的重阳遗刻只是对付玉女心经的法门,仅为九阴真经的一小部份,是以二人所学,比之郭靖、黄蓉毕竟尚远为不如,但此却非二人所知了。

这一日练武已毕,两人均觉大有进境。杨过跳上跳下的十分开心,小龙女却愀然不乐。杨过不住说笑话给她解闷。小龙女只是不声不响。杨过知道此时重阳遗刻上的功夫已然学会,若说要融会贯通,自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但其中诀窍奥妙却已尽数知晓,只要日後继续修习,功夫越深,威力就必越强。料想小龙女不愿下山,却无藉口相留,是以烦恼,便道:“姑姑,你不愿下山,咱们就永远在这里便是。”小龙女喜道:“好极啦……”只说了三个字,便即住口,明知杨过纵然勉强为己而留,心中也难真正快活,幽幽的道:“明儿再说罢。”晚饭也不吃,回到小茅屋中睡了。

杨过坐在草地上发了一阵呆,直到月亮从山後升起,这才回屋就寝。睡到午夜,睡梦中隐隐听得呼呼风响,声音劲急,非同寻常。他一惊而醒,侧耳听去,正是有人相斗的拳声掌风。他急忙窜出茅屋,奔到师父的茅屋外,低声道:“姑姑,你听到了麽?”

此时掌风呼呼,更加响了,按理小龙女必已听见,但茅屋中却不闻回答。杨过又叫了两声,推开柴扉,只见榻上空空,原来师父早已不在了。他更是心惊,忙寻声向掌声处奔去。奔出十馀丈,未见相斗之人,单听掌风,已知其中之一正是师父,但对手掌风沉雄凌厉,武功似犹在师父之上。

杨过急步抢去,月光下只见小龙女与一个身材魁梧的人盘旋来去,斗得正急。小龙女虽然身法轻盈,但那人武功高强之处,在他掌力笼罩之下,小龙女只是勉力支撑而已。杨过大骇,叫道:“师父,我来啦!”两个起落,已纵到二人身边,与那人一朝相,不禁惊喜交集,原来那人满腮须髯,根根如戟,一张脸犹如刺猬相似,正是分别已久的义父欧阳锋。

但见他凝立如山,一掌掌缓缓的劈将出去,小龙女只是闪避,不敢正面接他掌力。杨过叫道:“都是自己人,且莫斗了。”小龙女一怔,心想这大胡子疯汉怎会是自己人,一凝思间,身法略滞。欧阳锋斜掌从肘下穿出,一股劲风直扑她面门,势道雄强无比。杨过大骇,急纵而前,只见小龙女左掌已与欧阳锋右掌抵上,知道师父功力远远不及义父,时刻稍久,必受内伤,当即伸五指在欧阳锋右肘轻轻一拂,正是他新学九阴真经中的“手挥五弦”上乘功夫。他虽习练未熟,但落点恰到好处,欧阳锋手臂微酸,全身消劲。

小龙女见机何等快捷,只感敌人势弱,立即催击,此一瞬间欧阳锋全身无所防御,虽轻加一指,亦受重伤。杨过翻手抓住了师父手掌,夹在二人之间,笑道:“两位且住,是自己人。”欧阳锋尚未认出是他,只觉这少年武功奇高,未可小觑,怒道:“你是谁,甚麽自己人不自己人?”

杨过知他素来疯疯癫癫,只怕他已然忘了自己,大叫道:“爸爸,是我啊,是你的儿子啊。”这几句话中充满了ji情。欧阳锋一呆,拉著他手,将他脸庞转到月光下看去,正是数年来自己到处找寻的义儿,只是一来他身材长高,二来武艺了得,是以初时难以认出。他当即抱住杨过,木叫大嚷:“孩儿,我找得你好苦!”两人紧紧搂在一起,都流下泪来。

小龙女自来冷漠,只道世上就只杨过一人情热如火,此时见欧阳锋也是如此,心中对下山一事更是凛然有畏,静静坐在一旁,愁思暗生。

欧阳锋那日在嘉兴王铁枪庙中与杨过分手,躲在大钟之下,教柯镇恶奈何不得。他潜运神功,治疗内伤,七日七夜之後内力已复,但给柯镇恶铁杖所击出的外伤实也不轻,一时难以痊可。他掀开巨钟,到客店中又去养了二十来天伤,这才内外痊愈,便去找寻杨过,但一隔匝月,大地茫茫,那里还能寻到他的踪迹?寻思:“这孩子九成是到了桃花岛上。”当即弄了一只小般,驶到桃花岛来,白天不敢近岛,直到黑夜,方始在後山登岸。他自知非郭靖、黄蓉二人之敌,又不知黄药师不在岛上,就算自己本领再大一倍,也打这三人不过,是以白日躲在极荒僻的山洞之中,每晚悄悄巡游。岛上布置奇妙,他也不敢随意乱走。

如此一年有馀,总算他谨慎万分,白天不敢出洞一步,踪迹始终未被发觉,直到一日晚上听到武修文兄弟谈话,才知郭靖送杨过到全真教学艺之事。欧阳锋大喜,当即偷船离岛,赶到重阳宫来。那知其时杨过已与全真教闹翻,进了活死人墓。此事在全真教实是奇耻大辱,全教上下,人人绝口不谈,欧阳锋虽千方百计打听,却探不到半声消息。这些时日中,他踏遍了终南山周围数百里之地,却那里知道杨过竟深藏地底,自然寻找不著。

这一晚事有凑巧,他行经山谷之旁,突见一个白衣少女对著月亮抱膝长叹。欧阳锋疯疯癫癫的问道:“喂,我的孩儿在那里?你有没见他啊?”小龙女横了他一眼,不加理睬。欧阳锋纵身上前,伸手便抓她臂膀,喝道:“我的孩儿呢?”小龙女见他出手强劲,武功之高,生平从所未见,即是全真教的高手,亦是远远不及,不由得大吃一惊,忙使小擒拿手卸脱。欧阳锋这一抓原期必中,那知竟被对方轻轻巧巧的拆解开了,也不问她是谁,左手跟著又上。两人就这麽毫没来由的斗了起来。

义父义子各叙别来之情。欧阳锋神智半清半迷,过去之事早已说不大清楚,而对杨过所述也是不甚了了,只知他这些年来一直在跟小龙女练武,大声道:“她武功又不及我,何必跟她练?让我来教你。”小龙女那里跟他计较,听见後淡淡一笑,自行走在一旁。

杨过却感到不好意思,说道:“义父,师父待我很好。”欧阳锋妒忌起来,叫道:“她好,我就不好麽?”杨过笑道:“你也好。这世界上,就只你两个待我好。”欧阳锋的话虽然说得不明不白,杨过却也知他在几年中到处找寻自己,实是费尽了千辛万苦。

欧阳锋抓住他的手掌,嘻嘻傻笑,过了一阵,道:“你的武功倒练得不错,就可惜不会世上最上乘的两大奇功。”杨过道:“那是甚麽啊?”欧阳锋浓眉倒竖,喝道:“亏你是练武之人,世上两大奇功都不知晓。你拜她为师有甚麽用?”杨过见他忽喜忽怒,不由得暗自担忧,心道:“义父患病已深,不知何时方得痊愈?”欧阳锋哈哈大笑,道:“嘿,让为父教你。那两大奇功第一是蛤蟆功,第二是九阴真经。我先教你蛤蟆功的入门功夫。”说著便背诵口诀。杨过微笑道:“你从前教过我的,你忘了吗?”欧阳锋搔搔头皮,道:“原来你已经学过,再好也没有了。你练给我瞧瞧。”

杨过自入古墓之後,从未练过欧阳锋昔日所授的怪异功夫,此时听他一说,欣然照办。他在桃花岛时便已练过,现下以上乘内功一加运用,登时使得花团锦簇。欧阳锋笑道:“好看!好看!就是不对劲,中看不中用。我把其中诀窍尽数传了你罢!”当下指手划脚、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也不理会杨过是否记得,只是说个不停,说一段蛤蟆功,又说一段颠倒错乱的九阴真经。杨过听了半晌,但觉他每句话中都似妙义无穷,但既繁复,又古怪,一时之间又那能领会得了这许多?

欧阳锋说了一阵,瞥眼忽见小龙女坐在一旁,叫道:“啊”,不好,莫要给你的女娃娃师父偷听了去。”走到小龙女跟前,说道:“喂,小丫头,我在传我孩儿功夫,你别偷听。”小龙女道:“你的功夫有甚麽希罕?谁要偷听了?”欧阳锋侧头一想,道:“好,那你走得远远地。”小龙女靠在一株花树之上,冷冷的道:“我干麽要听你差遣?我爱走就走,不爱走就不走。”欧阳锋大怒,须眉戟张,伸手要往她脸上抓去,但小龙女只作不见,理也不理。杨过大叫:“义父,你别得罪我师父。”欧阳锋缩回了手,说道:“好好,那就我们走得远远地,可是你跟不跟来偷听?”

小龙女心想过儿这个义父为人极是无赖,懒得再去理他,转过了头不答,不料背心上突然一麻,原来欧阳锋忽尔长臂,在她背心穴道上点了一指,这一下出手奇快,小龙女又全然不防,待得惊觉想要抵御,上身已转动不灵。欧阳锋跟著又伸指在她腰□点了一下,笑道:“小丫头,你莫心焦,待我传完了我孩儿功夫,就来放你。”说著大笑而去。

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湖水四周寂寞无声,月光轻柔,荷叶垂青,烟波摇漾,放眼顾去,青泉碧潭,美荫幽谷,想起古墓中漆黑的情景,真是恍如隔世。

李老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觉花香浓郁,怡然神爽,走上岸边运用内功将身上的湿衣水气蒸干,逐渐感到武功如同电脑一般,妙处无穷,都是不同时代的优秀产物。

飞上一株大松树枝,见树下丈许远处,有两间小茅屋,茅屋墙壁扯满了紫藤;一间房前花光浮动,飘着玫瑰茉莉的芳香,另一间门前极是淡雅清幽,茵草匝地,而草地上正卧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

女子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像是被人制住了穴道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