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切磋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2:24 字数:4564 阅读进度:37/585

“还未请教小兄弟如何称呼呢?老叫花子姓洪,排行老七,你可以叫我洪七公。”洪七公眼见着李虎的半个烧鸡即将吃完,又盯上了自己的那半只,急忙抱起烧鸡护住,并提问转移李虎的注意力。

“小子我叫李虎,我知道你是洪七公。洪老头,烧鸡你不吃就让给我吧。”

李虎说着伸手就抢。洪七公一口咬下了鸡屁股,然后把烧鸡一送道:“给!”

李虎收回抓出去的手,两眼一翻:

“少恶心!”

“你何以知道是我?”

过了片刻,洪七公满嘴油腻的问道。李虎笑道:

“当然,天下能够正面抵挡我的拳头的只有数人而已,您的特征正面明显,只要是江湖中人混的就知道你北丐的大名呀,谁不知道天下武功代表着武林最高水平呀。”

洪七公道:

“虚名而已,不过小兄弟,你竟然能够如此年纪就达到这等境界实在让我难以想象,你修炼的是什么武功,我感觉好像是横练功夫,不像是铁布衫和十三衡量太保,倒像是金钟罩,当年黄老邪的弃徒铁尸陈玄风就是金钟罩,配合黄老邪独辟蹊跷的内力也算是内外结合,在江湖中创下极大的凶名,但是你的武功却是真正内外如一,原转如一,实在是高过铁尸太多。”

李虎赞叹道:

“前辈果然见识多广,我修炼的就是金钟罩,铁尸修炼的避过是流传在江湖的山寨版而已,我却是正宗的少林七十二项绝技第一的金钟罩。”

听到山寨版洪七公很是惊奇,不过也算明白李虎的意思,不由的笑了起来,然后道:

“真正的金钟罩?我也听说过,达摩祖师就是靠着他雄霸江湖成为当之无愧的千古宗师,无人能够超越,少林的镇派至宝【易筋经】是他来中原后结合中原武学学习的啊,后来的七十二项绝技都是后人从易筋经中演化而出,只有金钟罩是达摩祖师的武功,我本来以为这是传说,想不到却是真的,我听说金钟罩十分难练,如果修炼到第十二层圆满境界,就可以金刚不坏,不知道小兄弟修炼到了第几层?”

本来询问他人的武学是江湖大忌,不过洪七公实在好奇,所以忍不住的问了起来,李虎也不隐瞒道:

“第十层。”

“第十层?怎么可能?”

达摩之后只有五祖曾经修炼到第十层,以五祖这等千古人杰也是用了五十年,李虎怎么也不会超过三十岁,怎么可能达到这等境界?李虎解释道:

“我曾经运气好得到一些奇遇还有吃了一些天才地宝才能够达到这个境界。”

洪七公仍然觉得十分惊讶,他行走江湖几十年什么人没有见过,吃了天地灵萃的也见过几个,但是这等运气好的人也许内力无比雄厚,但是他们的发展就定格那里了,绝对不可能修炼到先天境界,而且对内力的运用也十分粗糙,但是李虎对力量的捏拿已经达到了入微的境界,内力雄厚纯正,没有一丝灵物所化的那种驳杂。洪七公虽然是武学大师,但是那里会想到另外一个世界有种叫做内家拳的东西,内家拳和这个世界的内功心法结合产生的效果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洪七公对李虎越发好奇起来。

“我想在和小兄弟比试一番,请出招。”洪七公笑道。

李虎也不说话,一掌朝洪七公拍去。出击如风如火,奔雷浩荡。洪七公见来势凶猛,也举掌迎上。

“轰!”的一声大响,两人分别飘身而退,随即又闪身攻上。李虎脚踏禹步潇洒自如,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刚猛无比,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洪七公哈哈一笑,道:

“好,李兄弟,小心了!”

他看李虎脸色一喜,心里明白,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一圆圈,“呼”的一声,向李虎推去,用的便是降龙十八掌第一招:“亢龙有悔”。

李虎听那风声呼呼作响,见落叶吹动过来,知道厉害,随即变招,瞅准了那一掌方向,右脚跨出半步,身子往右侧开,堪堪避过那掌风。洪七公反应过人,立刻又揉身上来,右手屈起食中二指,半拳半掌,向李虎胸口打去,左手同时向里钩拿,右推左钩。料想这一招定然让李虎难以闪避。李虎瞧得清楚,这是一种左右夹击的攻势,让自己无处可避,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不得不佩服降龙十八掌精妙,却也不慌忙,身子猛一个旋转,在那一旋转的瞬间,飘逸地从洪七公双手的夹击之势中退开出来,好不从容。

洪七公见他的禹步进退有序,身形飘逸洒脱,微微诧异一下,暗道:

“这步法如此精妙!”

立即猛提一口气,双手变了而招式,然后以气化掌,左掌前探,右掌嗖的从左掌下穿了出去,直击李虎小腹。面对洪七公快捷绝伦的攻击,李虎最后很明智的放弃了出拳的机会,干脆把气运至全身,凭着硬气功来承受着对方疾如可怕的打击。’噼里啪啦‘全身骨头一阵炒豆般暴响,块块结实的肌肉鼓胀,棱角分明,隐含一种暗淡的奇异金属光泽,这就是硬气功达到极至时的一种神奇的外在体现。

“噼蓬……“洪七公狂猛决烈的一掌阵飚风般席卷李虎的全身上下,强大的力量犹如惊涛裂岸、连绵不绝的倾泄在他身上,但是这天下第一刚猛的掌力却犹如打在山上。由打在对方身上部位处传来的阵阵强劲的反弹直震的他手脚发酸发麻,让他不禁暗暗惊讶不已。

“好可怕的横练功夫!金钟罩第十层只要不中罩门,恐怕任何人都无法伤他半分。”

李虎猛的在原地迅速屈膝窜起,身体一步跳跃近乎六米的高空,身体侧卧,腿立如刀,“嚯嚯……”

疾旋如轮,最后腿刀以雷霆万均之势暴斩在迎上来的洪七公,洪七公也不惧怕,单手托天,顿时一到可怕的气劲呼啸而出,犹如龙吟,空气都起了激烈的波澜!正是‘飞龙在天!’

碰——腿掌交际顿时时间似乎都停止了千份之一秒,接着肉眼可见的空气冲击缓慢荡开,飞沙走石好不可怕。罡风吹扫两人衣袂,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地上却是被扫出一个大圈,落叶纷飞。飞舞到半空中的落叶,被外泄劲气劈成粉碎,竟是满天飞舞。洪七公同时一招双龙取水,由下而上,击往李虎左右胸口,却是一种败中取胜的招式。

李虎潇洒落地后的立马沉腰坐马,拳收腰侧,随着他的动作,好像他身周附近的空气也变的动荡不安起来,洪七公明显的可以感觉到他的右拳有一股惊人的、锐不可当的力量在不断敛收着,积聚着,下一刻爆发出来的势必将是惊天动地的一拳。

“呀喝——!”李虎沉喝一声,眼中精芒暴涨寸许,扭腰,出拳,毫不犹豫:顿时一阵狂风随着他的出拳席地而起,带动地上的碎小石板片向前方飚射狂舞而去,顿时前方几米范围内浩气滔滔,沛莫能御的劲风惊涛裂岸般呼啸激荡着,尘土飞扬如一条透明灰影龙咆哮着向前冲击而去,声势浩大,威猛绝伦。

洪七公早就知道李虎的拳法的可怕,立即撤回右掌,横绕一圈,猛地往外拍出,将掌力蓄住,回缩后左臂内弯,左掌又划一个圆圈,猛地向外推出。两道凝聚有石破天惊力量的拳头相撞在一起。

——轰——

两人各自被震退了十几步,不过随即又碰撞在一起,出手间越发威猛,四周树木花草俱是根断叶折。再次冲击在一起,一瞬间气劲交接,拳头互碰的“劈劈啪啪”声仿佛放鞭炮般连串响起,两条矫捷的身影化为两道黑色的疾风,闪、跃、挪、移,互相追赶、缠斗、交错,速度迅猛绝伦,到处激荡的拳风劲气肆虐的四溢扩散,尖啸声大作,摄人心神。

两人在半空不断拳锋交错,“砰——”一声同时跌坠到地上,脚下的大地裂缝蜘蛛网般延伸碎裂,却又在刚猛绝烈的劲风中仿佛忽然间长了翅膀般纷纷拔地而起,加入了随风疾舞的碎石乱流中,这更使的两人身周几米内的劲风充满了难以想像的杀伤力。场中两条疾影连闪躲避,首尾相交相接,一触及分,一分又接,疾风乱石使的无形的劲风拥有了可以外显的形态,乱石穿空,四处激荡徘徊,偶尔脱离了疾风范围向外激射的碎石尖啸着击打在远处几米外的树上留下犹如子弹有般入木几分。

两人人一个拳若天外流星,记记开碑裂石威猛无铸:一个掌似霹雳暴雷,招招开天辟地横扫八荒惊心动魄。两大决顶高手之间的对战惨烈而惊人,每一拳每一脚的力量都会令空气卷起激荡的乱流,大地碎裂成片继而成粉,被两人恐怖的力量蹂躏的惨不忍睹。两人斗了百招不分上下,终于停手,李虎哈哈笑道:

“前辈,这是我们第七次不分胜负了,你果然宝刀未老。”

“哈哈,你别奉承我了,我知道前百招我们可以不分胜负,但是到了后面我绝对输了,我毕竟老了,精力气血怎么能够和你这等壮年相比,武功越是早达到巅峰越是容易保持,你起码在一个甲子内都保持巅峰,我却没有几年活了。”

这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天,因为洪七公对李虎的好奇,所以一直跟着他,两人不时的讨论武学,江湖局势,或者切磋打斗,双方都是大有所获,李虎对内力运用十分粗糙,在洪七公的指点下,对内力的运用真正的达到的一流高手的境界,而洪七公也从李虎那里学到了现代内家拳捏拿气血,对身体力量掌控的法们,我们都知道不只是现实世界的武术分为内外,小说世界的武功也是如此,外家功夫易成却很难成为决定高手,天下五绝只有洪七公是凭借着外家武功由外入内的绝顶高手,拥有李虎控制力量的法门,也让他的战斗力提升,要知道达到他这中境界想要在上一步是多么的困难,上次是借助从郭靖口中听到的【九阴真经】总篇,有所领悟才恢复了武功并且更近一步,现在却是从李文强的内家拳中再次有了进步,由此就可以看出内家拳对这个世界的高手,价值绝不下于九阴真经。

李虎听到洪七公的话,不由笑道:

“那是您和我硬,我知道您最擅长厉害的武功不是降龙十八章,而是丐帮真正的绝学打狗棒法吧,不如我们来比下兵器吧。”

说完李虎把身边一颗碗口粗的大树轻松的拔了出来,抖了个枪花,所有的树叶树枝全部被震落,形成一把巨大无比的木枪道:

“掌上没分胜负,来,洪前辈我们比比兵刃!哎,洪老头你别跑啊!”

“哈哈……老叫花子可经不起你这样折腾,我去也!”

如此可怕的大枪要自己用小木棍对抗,开什么玩笑,两人武功可是同级高手呀,一寸长一寸强,他长了几米了,见势不妙忙洪七公闪身就跑,声音远远的从树林里传来。李虎诧异,自己有这么可怕么,干嘛跑的这么快。无奈,李虎也收拾了一下,就要走,忽然发现洪七公走的时候似乎掉了什么东西,接起一看,就是一张兽皮,上面用动物血液写了几个大字【九阴真经】总篇。李虎楞了一下,接着向洪七公走的地方行了一个大礼。

李虎收拾了东西,就起身向古墓而去,下午来到一处官道时,忽然听到一生怒吼。

“混蛋,要你老婆伺候大爷是给你面子,你这贱民竟敢反抗。”

李虎闻声望去,却见一个蒙古人装束的士兵正在挥鞭打人,嘴里还在大骂。

而另一边的景象更是令李虎心中火起,又一个蒙古人正在扒一个女人的衣服,那女人哭哭啼啼,正在做着无力的反抗。李虎心中大怒,大踏步向前走去,也不知是不是距离近了的关系,那个女人的惨叫更加在李虎听来更加的刺耳,李虎从地面捡起几颗石头,路出狰狞的笑容。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