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夺鸡战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2:21 字数:4763 阅读进度:36/585

犹如修罗再世妖魔重生的李虎杀了近千兵丁,并且杀了关将军后,剩下的二千多士兵犹如无头苍蝇一样,面对恐怖的李虎那里敢抵抗都逃命一样的跑了,李虎自然不是杀人狂,虽然斩杀千人让他煞气十足,不过终究没有疯狂,扔掉已经不成样子的钢刀,李文强运气禹步,脚踏天罡带起狂风离开了镖局。

当他蹋这狂风开到城外的土地庙时,却发现空无一人,林紫嫣等人并不在,这让他心中发冷,难道他们出事了,焦急之下就要赶回城中,忽然发现土地像的香案上压着一张字条,展开一看,清秀的笔迹写道:

“夫君,我和师傅师娘父亲师兄都已经逃了出来,为了怕有追兵我们先离开了,我决定和师娘他们回点苍山,我从父亲口中知道了,今天之难都是紫嫣引起的,这让我很难过,我知道夫君的武功是不惧怕千军万马的,但是让你一个人抗敌而我逃走十足让妾身自责。我的武功实在太差,不管时候什么都容易成为你的负担,所以我决定去点苍山苦练武功,师傅决定传授我点苍最高神功上清无名决,师傅说为了让我专心,我暂时不能够和你见面,所以我和你定下二年之期,请相信等待紫嫣好吗?”

看着字条的李虎不由的喃喃的道:

“真是个傻丫头,我会保护你的呀,哎,你太笨了,你师父这明显就是想用时间来冲淡我们的感情呢,这两夫妇真是可恶,哼,不过,我李虎的女人岂是那么容易就变心之人。”

李虎双手一合,顿时那字条灰飞烟灭,他决定按照紫嫣的心意,让这个傻丫头认真修炼,毕竟,神雕的世界要正式开始了,带这女人在乱世的确有些不方便,李虎正好要往终南山古墓派而去,去干吗?当然是把尹志平踢成太监,把小龙女上了。

今天一战李虎发现自己远程攻击力太弱,虽然可以催发刀气,但是相对于身体力量来说他对内力的运用十分薄弱,武侠世界真正的宗师高手一份内力可以发挥出三分力量,他却是三分力量之能够发挥一分威力,不过他精通现代内家拳,捏拿气血,对全身肌肉力量内脏力量可以控制入微,加上金钟罩本身就是强化身体,增加力气的武功,内力方面比起其他神功到没有什么特点。所以李虎现在需要一门绝技,来配合力量和内力结合,才能够把两世为人的巨大优势发挥,而古墓派的九阴真经残卷记载的武功最是适合不过了。

李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天龙八部中虚竹曾用松果伤人一事,虚竹原先也并没有练过这种功夫,只是凭沉厚的内力将手中的松果掷出,便伤了十几位江湖好手。若是自己勤加修练,必然也是一门江湖中一流的武功。

想到此处,李虎猛得站起来,仰天长笑数声:“对不住了黄岛主,这弹指神通不在是你的专利了。”

幻想着自己弹指一挥之间,便克敌制胜的潇洒,很是让李虎陶醉了一把。既然有了努力的方向,当下也不耽搁,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在路边捡着石子练了起来。

宽敞的官道上,一个黑衣青年正沿着路边缓缓而行。但若有人留心观察他的脚步,一定会大吃一惊。这青年与其说是在走,不如说是贴着地面飘,脚步一点,人便向前飘出数丈,偏偏去势极缓,看起来实在怪异非常。更奇怪的是,这年轻人身边不远处,常会突然爆起一记如金石相碰般的响声。甚至有的路人不禁会抬头看天,以为是打了旱雷。

这人当然就是李虎。

那怪异的步法是他为了练习轻功所想出来的。自从他偶然掌握到一点运功提气轻身的窍门之后,就时时运功保持着轻身的状态,尽力贴地飘行,一边又用内力控制住自己的速度,十余日下来,不仅提纵的身法越发纯熟灵动,体内真气运行也更加圆通自如。也幸亏金钟罩神功与寻常内功大有不同,否则这样练轻功,再深的内力也累垮了。

而那响声,便是他已略有所成的弹指神通。开始时,只是用手指扣住小石子,运内力笔直弹出。渐渐地,真气在指间的运系日益熟悉,不仅准头大为提高,石子也不再是只能直线均速弹出。十几日后,石子在李虎的指间已能做出种种玄妙的变化,不仅线路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速度也可在石子离手之后再有变化,石子上所带的内劲也各有不同,甚至可以在击中目标时突然爆发,他自已取名为破字诀。李虎用弹指神通打猎之时,试了一回这种破的劲力,石子只打在獐子的腿上,却将其内脏全部震碎,连他自己都吃惊不已。

虽然练功有成,李虎却不满足,尚觉得威力不强。于是一路不借用石子,隔空向路边空处弹指,锻炼指力。那响声便是指力偶尔打在离路边较近的树上所发。其实此时李虎已可用石子击穿碗口般粗细的树木,若有其他人见到,定然瞠目结舌。只是某人野心太大,念心不足罢了。

这十几日来,李虎问明了终南山的方向,沿着官道随意而行。饿了便钻中道边森林深处打猎,顺便也算是对自已武功的实战训练。古时生态环境比起后世自然是好得多了,故而林中野味甚多,虽然没什么调料,但用火烤来,却也别有一番风味。作为一个现代人,几天不洗澡实在是不能忍受的,好在河流小溪一般都很清,李虎衣服也不用脱,直接就跳入水中,洗完上来只一运功,便可将身上和衣物蒸干,倒也方便。夜里休息直接挑一棵高大的树木当床,反正身负金钟罩神功,身体早已是寒暑不侵。可能也是内功深厚,李虎整日风餐露宿,却也不见脸上有什么风霜之色。

行行复行行,李虎虽旅途颠簸,却是轻松自在。这一日,日头当空,眼见已是中午时分,李虎又错过了打尖的时间,就行向路边的树林,要打猎自己烧烤解决午餐。此等方法,他已不是第一次用出。刚进树林,未等动身打猎,李虎突然耸动着鼻端,嗅到一股香味,忙提起轻功,小心翼翼的顺香寻去。江湖中有一句话,叫“逢林莫入”,但凡有胆量行走武林,在林中打尖过夜的,几乎都是江湖高手,因此李虎才提起领悟的轻功谨慎接近,先探察对方的虚实,不好被对方发现。

行的近了,香味更是浓郁,似乎是烤肉的香味。李虎悄悄掩近,见坐在烤肉旁的竟是个中年乞丐。这人一张长方脸,颏下微须,粗手大脚,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的打满了补钉,却洗得干干净净,腰里别着一根绿竹杖,莹碧如玉,身边摆着个朱红漆的大葫芦,脸上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神情猴急,似乎等不及烧鸡烤熟一般。李虎见其装扮心中一动,往他的右手望去,果然只有四指,其中食指齐掌而缺,便已猜到这乞丐就是九指神丐洪七公。

这时见洪七公有些不安扭动,眼睛直盯着烤鸡,那烤鸡已是黄的流油,可以食用,洪七公一把抓了下来,也不嫌烫,双手抱住就往嘴边送去,李虎现在正空腹饥饿,看的流口水,忙跳出叫道:

“等一下,撕作两份,鸡屁股留给我。”

那洪七公吃了一惊,怎地身前有人掩来,自己竟然毫无知觉,江湖上还有何人修为高过自己不成?急忙抬头,只见说话的李虎已大马金刀的坐他在身边,取过他身旁葫芦,拔开塞子,酒香四溢。骨嘟骨嘟的喝了几口,把葫芦递给洪七公,道:

“老头你可真会享受。”

洪七公见李虎年纪轻轻,轻功之高竟然可以掩到自己身前不被自己发觉,心中本已大惊诧异,可此时又见他行动奇特,不拘小节,却正对自己胃口,道:“小娃娃轻功不赖,可从我一个老叫花子口中讨食物,不觉得不妥吗?”

李虎嘴上回道:“看老头你的装扮应是江湖中人,而敢独身一人在江湖行走,想来也是个厉害人物,大家江湖救急,分半份给我,有何不妥?”说着伸手去抢洪七公手中的烤鸡。他从没和洪七公打过照面,总不能张口就说出他的身份,因此故意装作不识,而且他心中敬重洪七公为人,故也不自称小爷。

洪七公本以为这个年轻人只是轻功高绝,不曾想他出手亦是高明,一个不备就被抢去了手中烧鸡,顿时又惊又气,叫道:“小娃娃好不知礼,竟然抢我老人家的东西!”说罢也出手向李虎手中抢去,可惜李虎天山现代擒拿手却不是好对付的,他一手执鸡,另一手拆向洪七公伸来的手抓,见每一式挑、砍、擒、抓、撕、扯、盘、扣、封、虚实变幻无穷。两人均是以招式相斗,出手迅捷,一沾即分,双手并不相交。

洪七公见对方招式精妙,竟稳稳压过自己,心中更惊,江湖上怎会出现如此年轻高手,不知他内力如何,且试上一试。想到便突然运转内力,使出“吸”字诀,此功暗合擒龙功,只是他只知其法门,却不曾练会。虽然如此,但李虎亦是不备,只觉得对方手中一股吸力,烧鸡就被抢了过去。

“好!”李虎赞了一声,使出现代擒拿抓法,紧追而上,这次是洪七公一手执鸡,一手相抗,可李虎并不象他一样守江湖规矩单手对单手,而是双手齐上,快捷狠辣,都往他拿鸡的手上攻去。洪七公单手横进阻挡,却无法完全应接下来,忙用逍遥游身法想与之游斗,可几番展转腾挪都被李虎用禹步紧紧贴上,这才想起对方的轻功高绝,定然身法亦高绝,自己是以己之短攻其之长了。

眼见着烤鸡渐渐冷却,再不吃就凉了,洪七公心中焦急,虚晃了一招跳到一旁道:“停,老叫花子分你一半总行了吧!”李虎听罢也放下双手笑道:“早这样不就行了,凭添许多麻烦,分做两份,我要有鸡屁股的那份!”

洪七公胡子直翘,想他行走江湖半生,还是头一次被人家打劫,而且如此的赤.裸.裸,自己有心继续斗下去,可手中烧鸡却等不及,所以只好服软,不曾想李虎竟贪心不足,要和他挣他最喜爱的鸡屁股,当下便叫道:

“小娃娃别不知足,这鸡屁股老叫花子是说什么也不会让你的!”

“哈哈……不让?那就先打赢我再说!谁赢谁吃!”说罢不管洪七公哇哇叫停,无比霸道凛冽气势的一拳击出,空中隐现阵阵轰鸣的风雷之声,其笼罩范围之广,威力之强大让人侧目惊心,封死了洪七公每一个可能闪避的角落,逼的他退无可退,唯有硬拼一途。

洪七公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迫人压力,那凛凛有若天威的一掌还没接触,但攻击前所形成的强劲风压已经逼的他呼吸困难,洪七公何等眼力,怎能看不出此招威力,忙一丢烧鸡,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李虎双掌迎来。李虎有心试探自己现在的水平,也不躲让,也使出了自己真正的本领,形意拳之虎形!!吼~~~一招猛虎下山带起虎豹雷音和几千斤的力量硬硬地单掌对上洪七公的单掌,这一招实打实,凭借的只有掌法威力,和自身功力。

“啪!”

一声巨响,洪七公向后退了两步,而李虎却多退了小半步,这一掌相交高下立判,虽然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不全,但也只是后面三掌是他按照丐帮记载自己创出来的,而这招“亢龙有悔”却是原装货,这就说明了李虎此时的内力仍比洪七公稍逊一丝。但李虎并不就此认输,狂笑一声,使出虎形拳,双拳大开大阖,拳风奔涌,轰远及近,出拳沉稳而有力,拳势如雷霆霹雳,真气似火山爆发,滚烫流泻,浩浩荡荡,横冲狂扫,威猛霸烈。每一拳每一肘的力量都沛不能挡……

毕竟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最巨威力的后三招是自己东拼四凑来的,威力远远不如原本掌法,因此斗到后来,就显示出力量上的差距,但是李虎的功力又不如洪七公,两人棋逢对手,这才斗的旗鼓相当,谁也胜不了谁,不过仔细观察发现,李虎还是稍有不如的,因为他已经使出全力,而洪七公始终保留了一丝气力。

“砰——!”

三掌接实,气劲剧爆,汹涌的劲气以两人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冲击而去。方圆一米范围内的地面在强大震撼力的作用下裂缝如蜘蛛网般密密麻麻延伸开裂。两人同时收手,不约而同的大笑出声,李虎直叫“痛快”,洪七公第一次遇到不是性命相搏,却愿意和他的降龙十八掌硬碰硬的对手,也是从未如此畅快淋漓过,这是和其他四绝相斗体会不到的,因此也是大笑不已。最终两人罢手,决定把鸡屁股也分成两份,两人谁都能吃到。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