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万人敌 上

小说: 神雕风云(色不得大师) 作者: 色不得大师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2:19 字数:10746 阅读进度:34/585

只见李虎手一甩,将那晕倒的公孙兴丢到墙角,便与林紫嫣旁若无人地走了出去,无人敢拦。出了门,李虎一路不停地打量林紫嫣,她忍不住羞红了脸:“相……相公,嫣儿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没有。”李虎道:“我的嫣儿可漂亮着呢,哪来的脏东西?”

林紫嫣红着脸道:“那,那相公为何一直盯着嫣儿看。”平时两人行路,林紫嫣总喜落后一步,即便偶尔与李虎并行,他也只是久久打量一上,却无今日这般频繁。

李虎听得,摇摇头道:“我觉得嫣儿变了。”

林紫嫣停住脚步,惊道:“嫣……嫣儿变了?”

“是啊,变得更像我李家的媳妇了。”

林紫嫣大羞:“相公,你又取笑嫣儿了。”李虎怜爱道:“相公可不是取笑嫣儿,而是说真的。你想想,嫣儿平时说话总是羞答答的,特别是看到相公,总喜欢害羞,一张小脸蛋从早到晚红个不停,但今天,嫣儿你却两次大胆告诉别人,说你是我的妻子,这让我怎么不感动?”

林紫嫣听得,小脸先是越来越红,臻首越垂越低,听到后面,却是抬起头来,一脸真挚地直视李虎:“相公,若你维护嫣儿时,嫣儿还不站在相公身边支持,那还配作相公的妻子么?”顿了顿,又幽幽道:“嫣儿知道,昨天,昨天与师父师娘见面时,没注意到师父师娘,还有江师哥的表情,让相公为难了。而且,若是嫣儿昨天不是因为害羞,说是爹爹作主的婚事,如果肯站出来承认,承认……那昨晚凌师哥就不会去找你了,而师父,师父他也不会……”

李虎一愣:“你知道了?”

林紫嫣点点头:“师哥走火入魔的事,师父告诉了师娘,师娘跟我说了。”

李虎道:“那嫣儿怪不怪相公把你师哥……”

林紫嫣吓得忙捂住李虎的嘴:“相公别这么说,嫣儿只是担心相公和师父师娘闹僵了,嫣儿,嫣儿可想当个好……好妻子呢。”

说着,脸红了下来,后边的声,越是低若蚊蝇了。李虎听得一怔,先前看到林紫嫣的慌张,心下不解。他不知道,当世有妻妾七出之说,所谓女嫁从夫,帮外不帮亲者,丈夫可以七出之例为名休妻,林紫嫣虽未过门,但心中已将自己当作李虎的人了,自以此为戒,希望在李虎心中有个完美的形像,所以才会如许紧张。

李虎心下感动,抓着林紫嫣的小手,两人行在街头,也不顾旁人侧目。李虎道:“嫣儿,相公可会好好珍惜你的。”林紫嫣羞红了脸,李虎道:“嫣儿脸又红了,真可爱,来,让相公亲一个。”

“啊……”林紫嫣吓了一跳,忙退开,左右看了看,心中乱得慌,道:“相……相公,这里好多人呢。”

李虎目光流转,但见四周众目睽睽,路上行人俱目瞪口呆,无数儒生摇头叹息,暗道人心不古,有辱斯文,而有不少牌坊贞妇却是一边心中暗羡,一边大骂不知廉耻,虽李虎不在乎这般俗人看法,却不得不顾及林紫嫣的看法,当下道:“嫣儿,我们何必理会这般俗人看法?来,咱们回局再好好畅谈人生。”言罢,一手搂住林紫嫣腰际,不顾惊世骇俗,用力亲了一记林紫嫣香颊,飞身跃到民房顶上,迅速离去。

林紫嫣大窘,心中又羞又喜,看到路上行人惊骇的目光,心道:“他这般搂着我奔街上,日后传了出去,我的名声算是毁尽了,只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跟了这么位相公,便只由他去吧。若相公真对我好,他人目光,我又何需放在心里?”想着,背后又传来阵阵喧闹声,不由回头一看,却见大街小巷中钻出了大群的兵丁捕快,一边大喊:“抓飞贼,抓飞贼,飞贼出现了,是一男一女两个奸夫妇,抓住了大人有重赏啊。”

林紫嫣听到“奸夫妇”四字,倒吸了口凉气,差点没晕过去。李虎一愣,心下火起,直想回头把那些人杀个七零八落,但思及现在是街头,又值捉拿钦犯之机,实不应与官兵发生争头,便忍下气。李虎搂着林紫嫣在民房上飞奔,脚下不停,过片晌,李虎道:“嫣儿,刚才,刚才是相公不好,这下你的名声算是毁尽了。”

林紫嫣哀叹道:“那还能怎样?嫣儿便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跟了相公,相公怎么,便是怎么吧。”

李虎瞪大眼睛,戏笑道:“嫣儿把相公比作鸡狗?”

林紫嫣慌道:“不是不是,相,相公误会了,嫣儿只是……嫣儿只是……”说着,越急越不知如何分辩,看到李虎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急得差点哭了出来。李虎见状忙哄道:“呃,嫣儿别急,是相公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莫放在心上。”

“开玩笑?”林紫嫣一怔,看到李虎眉目间的微微笑意,心知他把自己那句无意间的表白给忽略了,不由垂首不语。

不知如何,林紫嫣竟想起了死去的赵青山,赵青山自小便暗恋于她,但在感情方面根本是呆头鹅,偶而被耍得团团转,但只要林紫嫣稍假以辞色,他便喜逐颜开了。其实,除了赵青山,凌问天之外,林紫嫣所遇的年青男子,哪个不是对她心生爱慕,将之捧得高高的,时时迁就,唯恐稍有触怒于她?虽因林紫嫣家教师教甚严,未致于令她像那些千金小姐般趾高气昂,却也让她眼界变高了,心中常认为一干奉承拍马之辈无不是缺乏男子气概,难成大器,无以委托终身。

至那日,初遇李虎,便见其大展神威,纵横驰骋,所向无敌,一干武林好手,竟无一合之众,又见其手段血腥狠辣,一股山一般高大的气势扑面而来,林紫嫣芳心大为震憾,再加上与之有夫妻之名,无意间,竟将一缕情愫暗牵。

只是李虎虽称喜欢她,却常常是口花花地胡乱调笑,林紫嫣羞赧之余,实难辨他真情亦或意,常以为李虎只喜她美色,未必喜心喜欢她。再思及李虎不像他人那般迁就于她,心下不免失落,此时想起,幽幽暗叹,直不知当如何是好。

林紫嫣匆匆瞄了李虎一眼,忽而,脑海里闪过昨夜师娘“面授机宜”时的几句话,心中一动,忍不住要跃跃欲试,又大是犹豫,不知师娘所说的是真是假,万一惹了李虎不快,岂不麻烦?

林紫嫣心中难下决定,眉着轻蹙,看起来便似黯然神伤的样子,李虎见她一语不发,又观其神色,便以为林紫嫣着恼了,心中一急,便寻了个无人之地,落形,道:“嫣儿,你怎么了?莫非生气了?”

林紫嫣垂首不语,李虎登时慌了手脚,连声安慰,林紫嫣却仍臻首低垂,突然微微抽泣一下,李虎慌得低头一看,却见怀中林紫嫣俏脸上珠泪留痕,不由心中大恸,手忙脚乱地帮她拭去泪痕,道:“嫣儿……我,刚才是相公我不好,不该如此抱着你在光天化日之下飞掠街头,引来匪议……唉,嫣儿别哭别难过了,是相公不好,是相公错了,你别哭了行不行?若你怕有流言非短,我们离开便是,反正有人将矛头对准了镇远镖局,我们终是要离开的,天下之大,一时一地的看法又理会他作什么……”

林紫嫣摇摇头,道:“嫣儿不怕别人看不起我,也不怕别人误会嫣儿,只是……只是……”说着,林紫嫣声音哽咽:“别人怎么看我,嫣儿是不会在乎的,但嫣儿如此大胆表时心迹,却换来相公一句玩笑,莫非在相公心里,嫣儿是如此不重要吗?想来也是,当日若非情势所迫,嫣儿也是不会嫁与一个陌生人,你若非见到我的相貌,也不会随便应承的。想来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徒惹情伤罢了。”

林紫嫣本想以泪博取李虎怜惜之情,但说着说着,越说越觉得自己所说有理,最后竟忍不住狐疑起来,认为事情说不定便像自己所想那样,也许李虎并不是很在意她。这个念头一起,刹那间,往日种种,似水无痕,所有甜蜜回忆,竟仿佛变得如同镜花水月,似幻非真。

一想到自己委付真心,有可能换来空欢喜一场,林紫嫣悲从心生,珠泪便忍不住哗啦啦直下,李虎慌了手脚,却不知林紫嫣为何越哭越厉害,想安慰又不知从何入手。

林紫嫣不见李虎出声,直以为他心虚了,更显伤心,小脑瓜子里自怜自伤的想法层出不穷,忍不住自怜自弃,一时间,自己仿佛便是天底下最可怜的人儿了。

李虎看不得林紫嫣落泪,心疼怜惜不已,猛一咬牙,双手突然捧起林紫嫣小脸,用力亲了下去,两人接触,林紫嫣惊得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脑海里一片空白。片刻,李虎放开林紫嫣,道:“傻丫头,眼睛睁那么大干什么,快闭上眼睛。”说着,又要亲下去,这下子林紫嫣避开了,右手捂着胸膛,俏脸红得通透,呼吸剧促,浑身发软,竟不敢看李虎。心中大羞,随又感到一阵酸楚,直以为李虎有心轻薄于她。

这时,李虎突然举手向天道:“嫣儿,相公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般伤心,但归根到底总应是相公我的不是,在此,我李虎向天发誓,今后一生一世都要对林紫嫣好,要喜欢她,爱着她,宠着她,让着她,如果做不到,就让老天爷罚我万箭穿心,死无……唔……”

林紫嫣见李虎发誓,心头一惊,待听到背后,芳心又是感动又是害怕,猛地捂住李虎的嘴,不让他说下去。李虎一把搂住林紫嫣,道:“嫣儿你放心吧,相公我绝不会负你的。”

林紫嫣心神剧震,方才心中所有的怀疑猜测,所有的委屈不满全部消失了,变成满心欢喜,乖乖让李虎抱住,脑袋埋进他怀中,又将刚才的委屈慢慢地哭出来。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李文强带着林紫嫣出了城外游玩。

衡阳城外不远是座大湖,春风和蔼,宽广的湖面有如一面硕大而光滑的镜子,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辉。宽敞的湖面上波光鳞鳞,不过却没有什么船只。李虎看到三四百米以外有一个小岛,心念一动,对她说道:“嫣儿,你有没有去那座小岛上玩过?”

林紫嫣摇了摇头,李虎说道:

“今天相公就带你去那座小岛上去看一看,我们现在就去。”

林紫嫣说道:“这湖边没有船呵,我们怎么过去呢?”

李虎洒然一笑,说道:“看相公我的!”

右边有一棵小树,李虎随意挥了挥手,那小树就断成了十多节飞了过来。李虎故意在林紫嫣这里显摆武功,那棵小树,正是李虎用内力震断的。

李虎随意一挥手,其实是用了六成内力推过去,虽然无色无相,但这一挥手间,却有十龙十象的大力。那小树一瞬间就被他的神力震为十多节。李虎对内力运用十分巧妙小树刚被震断,回力已经施展在树节上面。

只听得呼呼几声响过,那十多节树枝从李虎和林紫嫣两人的眼前飞过,向湖中飞去。李虎又劈口一掌,那十多节树枝被他掌力所送,都落在了湖中。在水面上一上一下。李虎的内功已经完全纯熟,所以刚才用的力道,也是刚刚好。那十多节树枝,就平均的落在从这里到那个岛上的湖面上,每两节树枝间,都相隔十丈。

林紫嫣正在怀疑,李虎已经抱起了她的身体,向空中飞去。李虎虽然内功大成,但要凭空掠过百多丈远,也实在不能,只能踏着水中的树枝,向小岛上飞去。飞到河边的一棵柳树上面,用脚在柳树上一蹬,这一脚,李虎已经用了十成的内功,将柳树蹬弯。当回力到时,李虎用将柳树的弹力转移到他的身上,立刻,李虎和林紫嫣就被凌空弹了出去!

在空中飞出了二十丈远,刚好落至一根水面的树枝上,李虎将下坠的力量用内力转化到树枝上,身体又凌空而起!如此在水面上弹了十多下,已经到了小岛的旁边。怀中的林紫嫣,在李虎凌空而起的时候,就已经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在空中弹了几下,她已经没有那么害怕。即便如此,还是紧紧的搂住了李虎。

李虎心中大乐,有此美人在怀,而自己也正是她现在唯一的依靠。想到此处,李虎就更加紧紧的搂住了她。最后一根树枝!李虎此时心中大乐,内功使出来,有如神助,将神功发挥出了十二层!用平生之力,将内力也发挥到极致,从树枝上一跃而起,远看,他的身体从水面陡然拔起,直冲云天。

到最高处,李虎看到陆地就在眼前,随即劲道微一摆腰,竟然凭空生出一股力道来,笔直的向前面飞去。这时,林紫嫣看着李虎的眼神里,只剩下了佩服和爱恋。看着她那如水的双眸,娇嫩的红唇,李虎还怎么压得下去,一低头,就向她鲜红的嘴唇上吻了下去。

这时,下落的力道已经转化为旋转,两个紧紧的抱住,向地面旋转着落了下去。只见一个白衣英俊青年,那就是李虎,抱着娇美如花的黄衣少女,旋转着向下面的花丛中落去。身形之潇洒,直如天女散花一般!踩到了实地,林紫嫣心中一松,就推开了李虎。

刚才被李虎吻的时候,在那种浪漫的情况下,不由自主的接受了李虎的吻,现在精神恢复正常,一羞之下,就觉得不对了。看着林紫嫣娇羞的样子,李虎这岁月场上的老手,还有什么不清楚的。知道现在她心情激荡,正是乘虚而入的好时机,李虎一把拉住林紫嫣,也不管她的挣扎,紧紧的抱住了她。

林紫嫣挣扎了一会儿,见挣不过,也就从了。嘿嘿,李虎心里暗暗好笑,这样的小女孩,就是好骗。别看林紫嫣身为江湖子女,便说到风月,却是一窍不通。要的就是你一窍不通!一面搂住她,一面悄悄的将在她的胸前磨来磨去。

别看林紫嫣现在才十七岁,可是那刚刚发育的,却着实不小。不难想象将来李虎就可以每日每夜波涛汹涌了,林紫嫣现在已经情动。脸上一阵发烫。林紫嫣的脸本来很白,这时的娇羞神情,真好像玉女初承恩泽时一样,让李虎顶也顶不住。

只听她用细如蚊蝇的声音说道:

“相公,李虎以后始终都是要跟你的,何必急在一时呢?等位面完婚后,那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说到最后,声音几乎听不到了。

李虎对着林紫嫣的耳朵轻轻吹气,说道:

“既然早晚在一起的,不如现在我们就在一起吧。”

李虎这时已经气喘如牛,一阵袭来,就咬住了紫嫣的耳垂。

女孩的耳垂几乎是上身最敏感的部位,尤其像林紫嫣这样的女孩子。耳垂更是布满了神经,被李虎轻轻一咬,她全身就发起抖来,喘息不已,情难自禁之下,双手抱住李虎的头,用力的向她胸前按去。

被林紫嫣按住了头,李虎只好张开口,放开了她的耳垂,在她的胸前一顶一顶,突然感到了一个小小的突起,口一张,就含住了小突起,在嘴里面裹了起来。

林紫嫣这时已经陷入了之中,头向后仰,前突。用力的将胸前的滑腻往李虎嘴里塞去。李虎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看到这种情况,再不行动,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林紫嫣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有着远超常人的,李虎在里面拱了一会,几乎要窒息。头昏脑胀的钻了出来,吻上了林紫嫣,说道:“紫嫣,我知道一个地方,我们去那吧?”

林紫嫣这时已经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只能任李虎施为。李虎将她带到一个长满花丛的地方,这里是李虎专门让人种的花丛,长满了明黄色的小花,当时种这花丛的目的,李虎就是为了等这一天的到来。

找了一个好点的草地之上,李虎扶着林紫嫣躺下,咬着她软软的耳朵,轻轻的说道:

“紫嫣,我来了。”

李虎突然挺起,翻身压下。林紫嫣妩媚娇艳的对李虎一扬柳眉,媚目含情,李虎会意地用力一挺,“嗤”的一声。

“啊,痛。”林紫嫣轻呼一声,皱起了柳眉。

“对不起,紫嫣,我太用力了。”李虎吻着她,轻轻的在她那深处研磨着。

过了一会儿,林紫嫣在李虎的耳边又开始娇哼起熟悉乐曲……

如同仙乐缥缈,犹如小鸟依人。

“啊,相公。”

猛地,林紫嫣全身一阵抽搐,颤抖。

她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双手突然紧紧地抓住李虎的手臂,口中大声的呼喊,顿时激潮横流,眼中也因极度的快感而涌出了热泪。

当李虎抱着林紫嫣回到镖局之时,天色已经很晚了,李虎没有走正门,而是从围墙上飞跃而过,这才在林紫嫣强烈的要求下放下了他,两人走过院子来到大厅,正好林紫嫣的师傅和美艳的师娘都在商量事情,看到两人回来目光都看向了二人,林镇海正要问两人怎么这么晚回来,而林紫嫣在三人的目光下,有些心虚的躲在李虎后面,不过,只是挪动一下脚步就眉头皱起,因为李虎不顾她是初承恩泽,足足要了她三次,得到金蛇精华的李虎是真正的金枪不倒,连何香云都根本无法让他尽兴,何况是处子之躯的林紫嫣?

林镇海和赵青松夫妇都是老江湖了,眼光何等毒辣,一下就看出了,林紫嫣已经于李虎了,林镇海道没有什么,赵青松却是眉头扭在一起显然有些生气,而他妻子卢玉心却是心中叹息道:

“多好的牡丹花呀,竟然让牛给啃了。”

赵青松夫妇一直没有生育自己的孩子,两人都把从小抚养长大的开山大弟子凌问天看成自己的儿子,对于林紫嫣他们都十分喜欢,都把他当成女儿来看待,按照他们的意念这次来本来就是想为林问天提亲的,想不到半路蹦出个李虎来,二人都十分不甘心的对林镇海进行了盘问,才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而且李虎这个开起来十分粗野的匹夫竟然是个无法想象的绝顶高手,要知道当今天下能够称之为绝顶高手的只有五绝宗师,其他的再厉害没有突破先天也不过是超一流高手,两夫妻就是此列,两人如果联手勉强可以和宗师一战,但是二人自问无法在上百个二流高手甚至十几个一流高手的对抗,李虎那么轻易的赢了让他们几乎不敢相信。

李虎面对三人的目光,脸不红心不停,脸皮厚的很的道:

“岳父大人,还有师傅师母你们吃了晚饭吗?”

赵青松站了起来拂袖而去道:

“不要叫我师傅,我可担当不起你这等绝顶高手的大侠的称呼。”

他对李虎没有一点好感,毕竟他抢了自己心爱徒弟的老婆,并且用嘴就把徒弟说成了内伤,现在两人还没有完婚竟然就于他,这实在让他很难有好脸色。卢玉心叹了口气,也跟着丈夫后面,这让林振海有些尴尬,毕竟一面是女婿,一面是老朋友加上女儿的师傅,不知道帮谁好。

就在这时候一个下人慌张的跑了进来道:

“老爷,大事不好了?”

林振海不悦的道;

“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

那下人恐惧的道:

“老爷,我们被包围了,被关总兵带着几千人马包围了…”

“什么?”

不管是林振海,还是正要走进内屋的赵青松夫妇都是吃了一惊,连忙转过身来,林镇海更是奇怪,要知道他开镖局的时候,和县令以及周围驻军的总兵关系都是很好的,每年都要送份厚礼打通关系,开镖局的不是武功高就可以的,要的就是人脉,黑白两道都要打通关节,不然你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喊打含杀的,一年下来要死多少镖师?为什么这个关总兵竟然忽然包围了镖局?

林镇海三人都是先一步走出了大厅来到院子中,李虎劝林紫嫣去休息,她却摇头,要李虎带她出去看看,李虎无法。只好带着她进了后院,穿过走廊,便听大厅外有人声,探头一看,却见林镇海、卢玉心(紫嫣的师娘)两人对面坐着一个军官制服的汉子。

林镇海道:“关将军,林某已经说过,那趟重镖已交由镖主领回。”

那叫关将军的男子一声冷笑:“林总镖头,请恕关某直言,你一直说那趟镖已由镖主领回,那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辞。请问人证何在,签收何在?”

林镇海道:“领镖之时,林某女儿女婿均在场,且那人留下一玉佩为证。”

“玉佩?”

“不错,此玉佩天下无双。那日托镖之人便以此玉佩为凭,签压画印,言明日后认玉不认人。此时玉佩在时,便说明那趟镖早已领回。”

“哈哈哈哈。”关将军大笑道:“林总镖头,你当我关某是三岁小儿么?一枚玉佩能说明得了什么?或许那领镖之人未曾领走镖,而将玉佩留在此地呢?或许是那玉佩掉了,不小心被你林总镖头捡到,甚或,是你以签压所说的形状大小色泽特征重铸一枚玉佩呢?关某重责大身,可轻忽不得呀。”

“你……”林镇海大怒:“林某行镖二十余年,向来一言九鼎……”

“哎,林总镖头。”那关将军道:“关某可没说不信你呀,只是这事甚为奇怪。你想想,你威远镖局莫名奇妙跑到千里之外保回一趟镖,那趟镖是何物事连你林总镖头都不知道便接下了,昨天魔教暴徒袭击了县令衙门,还杀了好几个大户,其中一人还是贾似道贾丞相的外亲,这家事情我们得到消息都和你托的镖有关,那镖师魔教中人委托的,你说这镖让人接走了,问你是谁接的,你又说不明白,你让我怎么回去交差?”

关将军两根手指头在几案上敲了敲,几乎是一字一句地道:“如果死的是其他人也就算了毕竟我们认识了二十多年了可是贾丞相的外亲死了,那可是丞相最宠爱的小妾的表哥。”说着,他又回头道:“要是丞相怪下来,别说你,就是我和县令大人的头颅都不保,林总镖头,你可别让关某为难呀。”

林镇海道:“那你想怎的?”

“没怎么样。”关将军道:“要么你将那镖交出来,并出面说明那镖从何而来,要么你便让我们搜上一搜。”

林镇海哼了一声,道:“若是搜不到呢?”

关将军道:“我就不信搜不到,即使是挖地三尺,将威远镖局每一寸草皮都翻遍了也得搜。”

林镇海叭的一声,在桌子上怒拍一掌:“关将军这不是诚心拆了我威远镖局?”

关将军冷笑道:“哼,关某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呀,若你林总镖头肯好好合作,关某又岂会出此下策?再说了,你威远镖局不是说明天就宣布要关门大吉了么,今天关与明天关有何区别?”说着,又低声道:“哼,刚刚爆发魔教叛乱就说着关门,说不奇怪有谁信呢?”

林镇海大怒,他这是明白了,定有人要对付他,否则这关将军怎的每句话里都藏着刺?似乎就认定他犯事了。那卢玉心在一旁道:“关将军,我听你的意思,似乎就认定是威远镖局犯的事了?”

关将军拱拱手:“不敢,赵夫人,莫非点苍派也要插上一手么?”

卢玉心道:“是非曲折自有公断,妾身一介女流,本不该插话的,但心中总觉得奇怪。”

“哦?哪里奇怪?”

“妾身奇怪的是,关将军消息为免太灵通了吧。那贾丞相的外亲死了几个时辰,你就找上门了,而且想一巴掌把威远镖局拍死,那妾身不得不怀疑,关将军有私心哪!”

“你~~”关将军大怒,拍案而起,但卢玉心在江湖中名声甚大,且其丈夫号称“剑尊”,武功比点苍掌门尚高出一筹,自己虽掌兵权,但除了正面交兵,实不是这等武林高手之敌,所以不敢与之翻脸。当下忍住气,道:“赵夫人,此话怎解?”

卢玉心微笑道:“关将军且坐下,喝杯茶消消气。”

关将军目中寒光闪烁:“希望赵夫人能把话说明白啊。”

卢玉心淡然道:“那是自然。关将军这般确认威远镖局与此案有关,妾身想,不外乎两种情形,其一,便是有确凿的消息与证据,其二,那便是关将军一心想欺负威远镖局了。可是,关将军若真有确凿的消息与证据,为何不当面取出,却来此要胁林总镖头?所以,妾身不得不怀疑,是其二了。关将军,假公济私,这罪名可不轻啊。不过,妾身想,关将军也是武勇正直之辈,否则也不会如此年轻便当上了‘所指挥使’(千户),关将军说,是不是呀。”

那叫关将军的脸色数变,哑口无言。卢玉心趁热打铁问道:“希望关将军,要看清楚再下定论啊。”

沉寂片刻,那叫关将军的道:“虽然关某没有威远镖局直接犯事的证据,但所有苗头都指向威远镖局,且有武林中人言之确确,又有上头直接命令,所以请恕关某得罪了,这威远镖局,确实还是要搜上一搜的。”

林镇海与卢玉心对视一眼,这关将军语气刚软了下来又变得强硬,依然要霸王硬上弓强搜威远镖局,看来这事不简单,背后定有了不得的人物在推动。想到这,两人无可奈何,林镇海只好道:“既是如此,关将军只管自便,不过,还请将军稍为约束一下手下,若是威远镖局若是损坏了点什么东西,或是丢失了点什么东西,那可就不好办了。”

关将军脸色一变,哼了声:“搜!”一干兵丁如潮水般从门外涌来,闯进威远镖局,翻箱倒柜。李虎与林紫嫣躲在横梁上,忽而李虎脸色一变:“不好了!”

“怎么了?”林紫嫣问,李虎道:

“昨天晚上有个和魔教有关的女刺客在我的屋子里,她似乎留下了一件血衣,如果被看到我们就是十张口也说不清楚了,而且这次拿关将军明显是有备而来,他要陷害实在太容易了?”

李虎脸想起自己房中还有一道血痕,特别是五姑娘拿走了一袭男装,她的血衣如果换下,很有可能便随手埋在院中,如果被什么东西嗅到挖了出来,这些东西完全可以把威远镖局所有人变成了刺杀钦差的钦犯。如果再有人推波助澜几把,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正想着,却见几个兵丁分别闯入了李虎与林紫嫣的房间,李虎脸色再变,目光一寒,便从屋顶飞掠,先从窗户溜进自己房中,一把敲晕房中的兵丁,然后用同样的手法绕到林紫嫣闺房,一看,不由得勃然大怒,原来那些人在翻着箱柜,枪尖挑着那些贴身衣物谈笑着,另一个兵丁却在怀中取出一件黑色的衣物,上面沾了点火药燃剩的气味,溜向床头,便塞了进去。

果然是栽赃嫁祸?李虎立时想到了这四个字,当即闪身过去,一下子将几个兵丁砸晕过去。而林紫嫣也适时从窗外飞身进来,一看到这情形,不由急问:“相公,这……这下子怎么办才好?”

李虎道:“那些人早就想着要载赃嫁祸,不论我是否打晕他们,此事都难以善了。”说着,目中寒光闪烁,一股淡淡的杀气,透体而出。林紫嫣看到自己的衣物被翻得如此林乱,又羞又怒,正要去收拾,突然感到李虎散发的杀气,脑海中不由得闪过那日李虎大开杀戒的情形,心下一惊,忙抓着李虎的双臂:“相公,你,你……”

“嫣儿,这次我们可能真的要逃亡了,你怕不怕?”

林紫嫣摇头道:

“不怕。”

李虎道:

“好,你去叫所有的值钱的细软带些,其他的都藏起来,我去通知你师父师母好友岳父大人,让他们带着你准备突围,我听到很多人正在占据制高点,显然是弓箭手,对武林中人最具有杀伤力了。”

林紫嫣连忙点头,李虎从怀中掏出一本书道:

“这是我的一本拳法密集。你小心点收好,不好给任何人看,你按照上面修炼最多半年就可以成为一流高手,等会有什么变故,我脱着他们。你和岳父他们撤退,我过段时间会去找你们的。”

“别怕。”李虎笑道:“相公我突然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林紫嫣一愣,李虎又道:“你现在赶快收拾你和相公我还有师娘和岳父的衣物碎银和常用东西,没带上的银票也全部带上,外面那些人由我来摆平。”林紫嫣一惊:“相……相公,你要杀……杀出去?”

Ps:书友们,我是色不得大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